过了正月二十,回家过年的国少队员都陆续的回到了北京。wWw、QuANbEn-XiAoShUo、COm古力和邱峻两人也在二十一下午分别赶了回来。两人住一个宿舍,放下行李直奔棋院二楼。

发布  一脚踹开研究室的大门,古力大喊一声:“哥哥我又回来了,大家想我不?”只见研究室里聚集了好多人,齐刷刷的转头看向门口,随后俞斌的声音响起:“谁在那里喊呢,哥哥回来了,我们都很想你的,你给我过来,古力。”

发布  古力正得意间,那想到俞斌在里面,脸色一变,看了一下身后,哪里还有邱峻的影子,暗骂了一声,乖巧的走到俞斌跟前:“俞老师,我回来了,和邱峻一起,咦,邱峻呢。”转头四处张望。

发布  俞斌说:“别打岔,刚才你踢门踢得很爽啊。”斜着眼看向古力。

发布  古力低身笑着说:“一时冲动,主要是和大家好多天没见了,想大家了,大家都有这个感觉吧。”转头向身旁喊了一声。

发布  俞斌说:“既然这样,那这次就饶了你,下次再有的话看我如何收拾你。回去写个一万字的检查,然后你不是想大家吗,晚饭那就你负责吧。”说完起身出了研究室。

发布  古力原本听到前面半句,嘴都快笑裂了,哪里知道俞斌后面又冒出那半句,张着嘴愣在了当场,一脸哭笑不得。

发布  对局室里国少队员齐声高呼,看着古力哄堂大笑。

发布  肖奕跑上前,忍住笑意,拍着古力的肩膀,说:“小古啊,其实我们真的很想你的,本来准备给你接风的,哪知道你却自掏腰包,请兄弟们,真是够义气啊。”

发布  古力大骂:“邱峻你无耻,没义气,那门明明你也踢了一脚的,竟然让我一个人顶。”

发布  邱峻笑眯眯的说:“哪里,我是看古老大你英明神武,够兄弟,当然不会出卖我的。”

发布  古力马上处于快暴走的地步,这个时候耿昆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说:“出不出卖我们不关心,我们只想知道今天晚上哪里吃?”于是古力彻底暴走,顿时,国少研究室里鸡飞狗跳,喧哗声四起。

发布  回香楼二楼被古力称为总部的包间内,人声鼎沸,酒杯撞击声不断,一瓶瓶的白酒下去,国少队的十几个人都已经东倒西歪,只听邱峻在那大叫:“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老肖,干。”头一仰,见了底。

发布  肖奕和耿昆两人算是稍微清醒的,看着眼前东倒西歪的诸位,肖奕说:“昆哥,我们出去走走,吹吹风,醒一下酒。”耿昆点点头,两人一起出了酒楼。

发布  正月的夜晚很是寒冷,一阵凉风吹过,原本将冬衣解开的两人一阵哆嗦,死死的捂住了上衣,晃了晃头,就醒了不少。

发布  肖奕说:“昆哥,你马上要去参加lg的预选赛了?什么时候走?”

发布  耿昆说:“好像是下个礼拜吧,反正我也搞不清,是王老在安排的,好像常昊和王磊这次也要参加预选赛,在广州吧好像。”

发布  肖奕说:“还是你们好啊,可以参加世界大赛了,可我连定段赛还没参加呢,看来只能等明年了。”

发布  耿昆骂道:“好个屁,来回的费用要自理,要是进不了本赛,又亏了上千块,奶奶的。很快就四月份了,定段对你来说还不是小菜啊。”

发布  肖奕笑着说:“那倒也是,我的实力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发布  两人说着说着就走岔了路,发现已经不是在棋院的那条路上了,进了一个黑糊糊的胡同。肖奕问:“这是那里?走错路了?”耿昆看了看四周,说:“好像是的,回去吧。”

发布  两人正要转身回头,一个声音冷冷的响起:“哥们,上哪去呢?”七八个人影从两边掩出,将两人围在中间,只见其中几人手中刀光暗闪。

发布  肖奕以前也算是混过的,也不害怕,说:“各位大哥,有话好说嘛,干嘛要动刀动枪的呢?万一失手就不好了。”

发布  其中一人大怒:“小子,你丫还挺牛的啊,今天不给点颜色你看看,还不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了。”一个箭步,抢到肖奕身前,一刀捅去。

发布  肖奕平时也都是说的利害,哪里知道对方一句不合就动手,等到要闪躲的时候,只感觉到一个凉凉的东西进了自己的身体,低头一看,那人手持匕首,在他的肚子上连捅了几下,刚要大叫,头上一阵剧痛,脑子轰得一声,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发布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肖奕慢慢的睁开眼睛,雪白的天花板刺的眼睛一阵疼痛,耳边传来一声兴奋的喊声:“老肖,你可终于醒了啊。”眼前出现古力的一张脸,全是兴奋和喜悦。

发布  肖奕轻声说:“是啊,我怎么会在这里呢?这是医院?”

发布  古力点点头回答:“是啊,在医院,你小子命也真大,医生说了,要是那刀再偏上个几公分,你就算是挂挺了。”

发布  肖奕一头雾水,说:“刀?什么刀啊?”

发布  古力摸摸肖奕的额头,说:“我靠,你小子是不是被捅坏头了?你和老耿被人打劫都不记得了啊?”

发布  肖奕想了片刻,说:“好像是有那么回事,不过好像很久了啊。对了,那耿昆怎么样?”

发布  古力笑着说:“那小子是个高手,从小习武,那几个毛贼他随便摆平,就是他送你到医院的,他没事,你倒是昏迷了快十天了。”

发布  肖奕大奇:“十天?怎么才十天呢?我感觉好像过了有好几年了。”

发布  古力以为他会跟一般小说里昏迷的病人那样说:啊,怎么都十几天了呢?我感觉才一会。听他说感觉过了好几年了,连忙伸手摸摸肖奕的额头说:“没烧啊,怎么就尽说胡话呢?”顿了一下跑到门外大喊:“医生,医生,15床的病人醒了,尽说胡话呢。”远处的走廊立刻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发布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