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超一流纹枰论道第十九章呕血

富士通杯的决赛三天后将在名古屋道场进行,对阵的双方是肖奕和李昌镐,这样的一场比赛可以说是众望所归。WWw。QuAnBen-XIaoShuo。COm

“小古,你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好不好?一身的鸡皮疙瘩。”古力已经盯着肖奕半天了,沙发里的姿势一动也没动过,看得肖奕心里直发毛。

坐姿依然没有丝毫的改变,嘴角微微的划拉了一下,古力带着一种怪异的眼神说:“我在想,你厉害到等同于李昌镐了,我已经很纳闷。现在又出来一个高川什么秀的,居然一眼就看清了你的棋,而且是近五十路后的棋。这围棋界什么时候突然冒出一片牛人了啊!”

“高川秀?他虽然在棋盘上不一定能赢我,但是在围棋的理解和境界,他绝对在我之上,应该和李昌镐差不多。可惜的是他身体不好,受不了职业围棋的强度,可惜了一个超级高手。”说起高川秀,肖奕满脸的敬佩。

“就算他是一个不世出的高手那也罢了,我最纳闷的就是你小子怎么突然就变厉害了,而且现在官子的实力也具备了超一流的实力。难道这些东西都是能顿悟的?”古力的屁股终于动了,挪了一个地方,接着问道。

肖奕忽然脸上露出了诡异的微笑,说:“顿悟,就像你所说的那样,我这就是顿悟。你也不想想,我的中前盘实力那么强,判断力、观察力和计算能力出类拔萃。官子没有理由下不好的啊!以前只不过是没有想通,现在顿悟了当然就容易多了,你们嘴里地超一流其实也没啥大不了的。我现在想知道的是李昌镐到底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境界之中。”

“境界?李昌镐的境界?”古力的脸色突然一变,看起来有些惊恐。

“小古,你搞什么东西?怎么脸色突然变得如此的难看,莫不成下午地那盘棋给了你很大的打击?”肖奕眨眨眼睛问道。

古力苦笑一声,说:“其实我也说不清。我还是摆给你看,看着我全盘没落后多少。盘面也就差个两目左右,可是不管我怎么乱,怎么无理,这盘面就是没有改变,到最后也一直是两目地差距,最后我输了一目半。我的感觉就是这盘棋一直在他的控制当中,有一种他想怎么下就怎么下的感觉。要真是这样的话,他的全盘掌控能力和对围棋的理解实在是太可怕了。”说着便将下午地对局一手手的摆了出来。

随着棋盘上黑白两色棋子渐渐的增多,肖奕的脸色也越来越凝重了。其实他和李昌镐的差距真的已经非常的细微了,技术上基本没有差距,现在所相差的只是境界和对围棋地理解。肖奕一眼就看出来这盘棋李昌镐的确是在控制,那种恐怖的全盘控制力毫无保留的展示在他的眼前。

“这样的控制力!这样地控制力!”肖奕眼睛死死的盯着棋盘,口中默念着。

“怎么样?三天后的决赛有把握吗?”古力摆完最后一手抬起头问道。

肖奕摇摇头,样子极其的无奈。“要是他决赛中也有这样的状态的话,我的机会不大。虽然计算能力差不多,机敏处可能还是我稍微的强一些,但是在他如此的控制力之下,我最多有四成的机会。”

“四成不错了,你没看我一成也没有嘛。”古力是个大条。看起来对失败毫不在意,拍着肖奕地肩膀说。

“一边凉快去,你要是和我下,同样是一成地机会也没有。”肖奕窃笑一声,目带鄙视的看着古力。

“操!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强悍了?我和你下一成机会也没有?来来来,我们下一盘快棋,看看你地水平到底达到了什么地步。”古力听到自己一成的机会也没有,心里极其的不服气,整理出棋盘将白棋递给了肖奕。

“好,今天就让你看看我这两个月到底达到了什么水平。”肖奕嘿嘿一笑。接过棋盒。

李昌镐是依靠全盘无以伦比的控制力和天下无双的官子来获胜。所以看起来总要下到最后才分出胜负,而且差距不大。不过肖奕的棋却完全不一样了。古力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他正经的下过棋了,事后的打谱是不会有对战时候的那种心情的。三个字:乱,无理。肖奕的白棋在棋盘上横冲直撞,浑然不把黑棋放在眼里。古力终于亲身体会到了那种无理手在三四十手棋后变成绝对好手的棋。

看着棋盘上自己七零八落的黑棋,古力心中郁闷的一拳捶在了棋盘上,震的棋子洒落一地。黑着脸说:“不下了,这棋没法下,太打击人了。”

肖奕笑眯眯的收拾着棋盘,说:“我都说了你没机会,还不服气。像春兰杯半决赛后那种态度多好,那个时候的小伙子你多么的谦虚好学啊!”

“干!”古力的口中再次嘣出一个脏字,随后猛地将肖奕扑到在地,狠狠的掐着他的脖子说,“臭小子,还是赶紧想想三天后怎么比赛吧。反正不管能不能夺冠,回去后一个礼拜的希尔顿别想躲。”

肖奕被他掐的眼泪都快流了出来,咳着说:“没……没问题。你……你小子先……先松开手。”

“还打击我不?我看你下次还敢不敢打击我。”古力收回双手恶狠狠地回答,然后满脸的挑衅。

肖奕看了看比自己高出近一头,肌肉也还算发达的古力,心里暗暗的叹了口气,只能认了。

“肖奕,开门,在不在里面。”一阵敲门声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马老师。您找我有事?”肖奕打开门,外面站着地是马晓春,目光扫到他身后,大吃一惊,“李昌镐?你也来了?马晓春身后站着的不是李昌镐又是谁?

李昌镐微微一笑,说:“我就不能来找你了?三天后就要是我们俩的决赛,我来摸摸底。”

肖奕正诧异间。一个轮椅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面前,却是高川秀和寒武。

“李昌镐君说来看看你到底到了什么境界。三天后能不能奉献一场精彩的比赛。”高川秀白纸般的脸上荡漾着一丝笑容。

肖奕怔住了,稍微的有些失神,随即笑着说:“进来再说,什么境界我也不知道,你们一起来参谋参谋。”

房间内,古力看着进来地一群人,看向李昌镐的眼神中充满了无奈。

“古力啊。你地水平其实已经很高了,等明年你就会有大作为的。”李昌镐出乎意料的走到古力身旁,抬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明年?为什么?”古力这小子看起来大咧咧的,却非常的敏感,隐约觉得李昌镐的话语中另有所指。

“是啊!小李你有什么想法?这话听得别扭。”马晓春随即也问道。

“没什么,我随便一说而已。明年地事谁知道呢,还是好好的准备三天后和肖奕的决赛,你们猜我们谁能夺冠?”李昌镐脸色不变。打了个哈哈。

“这可说不准,毕竟不是番棋。一局定胜负的棋有太多的变数。这次谁夺冠都不稀奇。”马晓春率先说道。

“我押老肖,赔率是不是要高点?”古力眼珠一转,看着肖奕的眼神有些猥琐。

“什么叫赔率高点?大李一定能赢我啊?”肖奕听着这话极度的不爽。

高川秀看着嬉笑的两人,转头对李昌镐说:“按照目前来看,你地赢面要大一些。不过还有三天的时间,谁能肯定肖奕不会达到你现在的境界呢?”

“三天就能有所突破?这也太玄乎了吧。”古力大吃一惊,满脸的不可置信。

“当然能,境界不是练出来的,是悟出来的。”李昌镐微笑着回答。高川秀和肖奕重重地点点头。

第二天下午,在东京的某酒店的套房内,三个人坐在了一张茶几前,茶几上放着一块棋盘,上面试零零落落的黑白两色棋子。

“老高,这样的开局怎么样?和李昌镐的决赛我认为要出奇制胜。要不我的赢面不大。”说话的是肖奕。只见他指着棋盘向对面询问着。

“出奇制胜?”对面的是高川秀,沉吟了半晌说。“是要出奇制胜,在这一局定胜负的比赛中,也只有出奇制胜才能拿下李昌镐,要是番棋地话,现在地你根本没有机会。”

“嗯!你看我这个开局要得不?”肖奕问道。

高川秀的脸上出现一丝无奈,说:“两个三三开局,这行吗?你是想迷惑李昌镐还是?”

“迷惑吧。不过看起来他也不是那么容易迷惑地,这家伙贼精,而且冷静的可怕。”肖奕顿了顿,面带苦笑说。

房间里顿时很沉闷,高川秀和肖奕都低着头看向棋盘,不知道在思索着些什么。

高川寒武看着两人感到很奇怪,说:“这围棋又不是全凭技术水平的,还有很多因数。李昌镐他也是一个普通人,只不过在围棋上的成就傲人罢了,你们两怎么就泄气了?”

肖奕从小就在混混里打堆,早就对事情看得比较轻。这时候闻言猛地拍了一下大腿,说:“就是,李昌镐也未必天下无敌。他总有状态不好的时候。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就不信他不出错,决赛的时候我就和他乱搞,有多乱搞多乱。看看他的全局掌控力强还是我的乱战无理手厉害。”

高川秀笑着说:“那好,我就来模仿李昌镐的棋和你练习一下。虽然他的全盘掌控力比我强一些,不过我也总能够模仿的差不多,来来来!”说着便伸手将棋盘上的零碎棋子收拾妥当,然后把黑棋给了肖奕。

模仿。模仿的再好也不可能有李昌镐自己下出来地效果。高川秀的实力虽然足以傲视棋坛,但是利用全盘的控制力来下棋毕竟不是他的强项,只是一百多手棋,白棋的中间便被黑棋践踏的不成样子,盘面起码落后了十五目以上。

“老高,这样下其实一点效果也没有,毕竟画皮难画骨啊!。”肖奕扫乱棋盘道。

“是啊。这样我下的极其难受、不自然。”高川秀点点头,随即眼睛一亮说。“这样吧,我们两人来对弈一局,既然不能模仿李昌镐,研究棋谱地效果也不大,难么我们来盘高质量的对局,说不定能从里面悟出些东西来。”

肖奕闻言点点头,说:“也好。那我们就下一盘。”

高川秀和肖奕两人一直在网络上对弈,从来没有真正地面对面下过一盘完整的对局。这个时候终于有了一个机会,而且这个机会居然是为了迎战李昌镐才得来的,说出去都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肖奕执黑,星小目守无忧角,最拿手的开局方式。高川秀则是应于平稳的星小目,然后分投。两人早就知根知底,开局基本上没有费什么时间。短短的三十分钟后棋盘上就出现了四十余手棋,布局基本结束。

“你们下的还真快,不过这样能下出精彩有质量地对局来?”寒武看着两人落子如飞,纳闷的问。

“质量?我们的对局开始不要质量,中盘才精彩,中盘过后又不好看了。”肖奕嘿嘿笑着回答。

高川寒武更加郁闷了。从来没听过下围棋只看中盘,布局和官子都没看头的,这还叫对弈?还叫围棋?

“你别听他的,我们对彼此的棋路太熟悉了,每次的关键都在中盘,所以肖奕才这样说。”高川秀笑了笑,咳嗽了几声,看起来有些虚弱。

“哥,你不要紧吧。你刚才下了一盘,这盘再下的话身体可能吃不消啊。”寒武满脸地紧张。抓着他哥的臂膀。

“是啊!你身体承受不住就别下了。我们以后有的是机会。”肖奕深知高川秀的身体状,担心的说。

高川秀摆摆手。低声说:“没事,继续。”说完拈枚白棋拍落在了棋盘上。

肖奕带着担心的目光看了看他,随后手里地黑棋软绵绵的放在棋盘上,打入。

计算,进入中盘后两人就需要充分的计算。高川秀和肖奕的计算能力都是在五十路以上,说是五十路,其实算上各种变化的话,起码有近一百手棋。当实力到了他们这种地步,碰上一个实力相近的对手已然是很不容易,因此高川秀和肖奕早就忘记了这是在下着玩,两人皆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棋局当中。

棋盘逐渐的丰满起来,黑白棋子夹杂在一起,相互缠绕,相互攻击。边角早已经安定下来,现在棋局的焦点在于中间的七颗黑棋,要是能顺利地突破白棋防线地话,后面地棋局也没有什么意思了。可是这黑棋要想突破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甚至可以说是无法逾越地天堑。其中包含着各种变化、手段,要是全部计算清楚,怕要一百手以上才能理出个头绪来没,而且有个现在就有一个难题摆在黑棋的面前,不知道要下在什么地方。

肖奕已经计算了快两个小时,头发早就揉成了鸟窝,脸上好像喝醉了酒一样通红通红。左手小指上的一排排牙印也能看出现在肖奕的心理,实在是着急,找不到点。

执白的高川秀看起来居然好像比肖奕还着急,苍白的脸色不再,取代的是酡红。眉头紧紧地纠缠在一起,仿佛打了一个结。

“老高,这棋没法下了,跑不出去了。”又过了半个小时,肖奕抬起头说,语气中充满了落寞。

“等等,里面有棋。”高川秀制止了肖奕要探手拂乱棋盘的动作。

“里面有棋?”肖奕难以相信的问道,然后将头倾到了棋盘之上。

高川秀的脸色突然变得煞白,然后变得通红,如此反复了几次。

寒武眼尖,也没有像两人那样吧全副的身心沉浸到棋局中,看着他哥的脸色数次变换,神情十分紧张的说:“哥,你怎么了?要不要紧?别想了。”

高川秀对寒武的问讯好像根本没有听到,只是死死的盯着棋盘,嘴里边喃喃着日语:“是了,是了,就是这里。原来黑棋还有脱困的妙招啊。”

“老高你说什么?叽里咕噜的,说中文啊。”肖奕听着对面传来的日语,一句也没能听明白。

“哥,别想了。你的脸色好吓人。”这时候高川秀的脸色再次起了变化,寒武猛地向后一拉轮椅。

轮椅刚刚被拉开两米左右,“噗!”的一声,一道血箭从高川秀的口中喷出,虽然轮椅已经被寒武拉离了棋盘,还是有许多的血迹掉落在了棋盘上。

“哥,哥你怎么了?”寒武大吃一惊,一把按住高川秀挂着鲜血的嘴,眼眶中的泪水一涌而出,滴落在高川秀被鲜血浸湿的胸口。

“棋……棋……”高川秀右手微颤颤的抬起,指向棋盘。

“肖奕,你在干什么?我哥吐了好多血。你快过来帮我送他去医院。”寒武大声地喊道。

棋盘前,肖奕看起来居然是呆如木鸡,怔怔的看着棋盘,对寒武的话语充耳不闻。

“这里,居然这里还有棋,谁能想到这里有棋呢?居然是这样……”肖奕好像傻了一般,自言自语道。

棋盘上,一大滩血迹四散在各处,而中间某处,一个黑色的污血块刺眼的躺在那里,正是黑棋大龙出逃的唯一一手,也是难以用语言来描述的一手棋。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