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超一流纹枰论道第二十章冠军,我是冠军(大结局)

日本名古屋道场,说是道场,其实只不过是一间小屋加一个还算宽敞的院子。wWW、QuanBeN-XiaoShuo、cOM

普通,十分的普通。肖奕看见决赛场地的第一个印象。

肖奕认为它普通,可是其他的人目光却完全不一样。同来的李昌镐的眼中出现的依然是平淡从容。而老聂,马晓春等人的眼中却是一种说不明的感觉。一旁的日本棋手却满脸都是骄傲之色。

“小古,他们的神情很奇怪啊,什么样的都有,你知道怎么回事?”肖奕低声问身旁的古力。

古力用一种奇怪的眼光扫过肖奕,语气郁闷的说:“我真不知道你现在的围棋水平从何而来,还算不算一个真正的职业棋手,居然连他们脸上的神情是为什么也不知道。”

肖奕委屈的说:“我真的不知道啊。这小破屋,小杂院的,就是打扫的干净了一些而已,看起来古雅点罢了,用得着带着朝圣的目光去看吗?”

“朝圣?这个词用得好。对日本棋手来说,用朝圣这个词来形容他们现在的心情也不为过。”耿昆插嘴道。

“这里发生过什么事情啊?难不成这里曾经住了超级无敌大棋手?”肖奕笑嘻嘻的说。

“超级无敌大棋手?亏你想得出来。这个名古屋道场由来已久,相传当年的本因坊秀哉、棋圣藤泽秀行,昭和棋圣吴清源,木谷实大师等等顶尖棋手都选择在巅峰时期到这里下一盘棋。你说这是为什么?”古力笑了一声,娓娓说来。

“流传后世?他们都选择到这里来一次流世之作啊。唉,作为一个棋手怎么能够如此的心态浮躁呢,下棋在哪里不是下呢?只要实力强劲,哪里都一样。”肖奕故意叹了口气。

耿昆笑着说:“少废话,你今天能到这里下棋那是你这一生地荣誉,想想怎样战胜李昌镐让这次的经历划上个圆满的句号吧。”

说到和李昌镐的决赛。肖奕一改嬉笑的面容,满脸正色的说:“我没把握赢他。他也不见得有把握赢我。我相信今天这盘棋会很精彩。”

“我也很期待这局比赛。”一个熟悉却有显得陌生的声音在左侧响起。

“大李,今天地棋我没有理由下不好,要不我对不起躺在医院的高川秀。”肖奕转过身,缓缓地说道。

“他地身体怎么样?要不要紧?”李昌镐面露关切的问道。

肖奕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在我离开的时候他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不过医生说……他的日子不会很长久了。”

李昌镐看着天空。缓缓道:“那我们就奉献出一场精彩的对局来祈祷高川他能够走的更远吧。”

肖奕同样看向天际,郑重的点点头。

名古屋道场其实只是几间小矮屋组成,左边一间是厨房,右边地一间是卧室,中间才是真正对弈的地方。由于空闲狭小,因此原本应该在研究室里的马晓春、曹薰铉等人现在却稳坐在正中的对弈室里面,离面前的棋坪仅仅两米之遥。

当李昌镐和肖奕两人落座后,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想不到居然是我们两个老头来做裁判。可真是有意思。你来宣布比赛开始吧。”

一群人齐刷刷的转头看向右侧珠帘隔开的圆形拱门,两个老者大家虽然熟识,不过很多人却是缘锵一面。门口,吴清源和藤泽秀行出现在众人地眼前。

非常整齐,原本坐着的一群人立刻站直了身体,谁也没想到日本棋院竟然安排的裁判居然是这两个老者。最接近围棋巅峰的两个老人。

吴清源看着一群人,转头笑着说:“藤泽君,别浪费时间了,让大家都坐下吧,你来宣布比赛开始。”

藤泽秀行微颤颤的扶着桌子,精神却是异常的抖擞,看着一群人说:“那好,简单点,比赛开始吧。”说完和吴清源并肩在裁判席前坐了下来。

李昌镐和肖奕同时向着裁判席弯了弯腰,随即便坐下身来。

这样地棋战李昌镐经历的多了。并不感到有多么的特殊。而对面的肖奕却出现了紧张。脸孔微红,喘气的声音有些大。李昌镐微微的摇了摇头。心想:毕竟是经验太少,还是紧张了。

就在他心里的想法一闪而过之后,李昌镐忽然发现肖奕面色平淡,从容,在霎那间居然恢复如常。李昌镐眼中一丝惊异闪过,微微的点点头。

猜先,黑棋就在李昌镐的手边,探手抓起一把连同右手一起放到了棋盘上。肖奕看起来非常的镇静,稳稳地拈住一枚白棋轻轻地放落到了棋盘的中央。双,双,双,还是双,单,棋盘上最后剩下了一枚黑棋,单数。肖奕在如此重大地比赛中顺利的猜到了黑棋。

每个国家只有一个记者,而且除了中日韩三国的记者其他国家的一律不准进对局室拍照。因此屋子里只有三个记者,两男一女,中国的是个女记者,王也怡当仁不让的成为了中国唯一的那个记者。

别扭的姿势,非常难看的下棋之法。肖奕捏了一枚黑棋,轻轻地放落在了左下角星位。顿时,虽然只有三个记者,不过闪光灯的照耀却连续不断的闪了又近两分钟,相机忠实的记录下在富士通杯的决赛中,棋手肖奕第一手棋下在了左下角的星位,而他对面坐的是世界第一人李昌镐。

普通,姿势也不优美,李昌镐的手一如既往直直的拍在棋盘上,啪地一声。白棋出现在了右下角的小目。闪光灯再次照亮了对局室,无数的照片从这里流了出去。

星小目守无忧角,黑棋没有选择花里胡哨的招法,现在的开局是最有心得的。

星小目后分投黑棋的阵营,以防对手形成好形。白棋地开局同样是普通到了简单。

十分钟后,记者出去了,一些资格不够的棋手也自觉地离开对局室。里面只剩下老聂。老曹、马晓春和大竹英雄等几个资格很老的超一流棋手。

左下角白棋小飞挂,黑棋二间高夹。十分的轻灵。白棋脱先,分投的一子顺势拆二,获得了根据。

对局室外,九月的太阳火辣辣的,虽然有顶棚,也有许多解暑之物,不过在外观棋的一群人依旧是汗流浃背。炎热无比。

“怎么会选择在这个鬼地方进行决赛啊。热就热一点,怎么还没有直播画面,棋谱居然还要用手记,然后一张张地传出来,这不是精力多余嘛。”衣服湿透的古力终于忍不住了,低声的抱怨。

“就是,这地方是人家日本的骄傲所在,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居然在太阳底下看棋。这不是活受罪吗?”李世石这一次出奇的没有反对,不住的擦着滴落的汗水附和着古力。

“小李子,认识你这么久了,就这句话我最爱听。你要早附和我的话,说不定现在我们就是好朋友了。”古力先是满脸惊讶地看着李世石,随即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现在很平淡啊。两人不是号称都在一个全新的境界上徘徊吗?怎么下的四平八稳的,也不激烈,更不精彩。”张栩喝完手里的冰镇酸梅汤,惬意地舒了口气。

古力看着前面的大棋盘,过了半晌说:“我觉得等会肖奕就要变招了,这样下最终吃亏的是他。”

这边刚一说完,里面就出现了变化。肖奕好像听见古力的话语般,手指间拈着的黑棋一改前面软绵绵的姿势,狠狠的拍落,二路点。犹如蝎子尾后致命的毒针深深的扎进了白棋的身体。

本来都在擦汗避暑地一群人顿时喧闹起来。终于将注意力从对付骄阳转到了棋盘上。

张栩地第一感觉就是过分:“黑棋这手棋有点过分了,打入的太深了。”

古力鼻翼间嘶了一声。有些不屑地说:“过分?他要是不这么下我还不习惯呢,这才是肖奕的特点。”

耿昆看着大棋盘,过了半晌才点点头说:“好棋,有魄力的一手,虽然过分,但是这才是肖奕应该下的棋。”

李世石满脸的凝重,盯着棋盘说:“现在就看李昌镐要怎么应对了。”

这一手虽然出乎意料,也有些过分,不过李昌镐好像根本不为所动,脸上一丝的涟漪也没有泛起。只是稍微的想了片刻,便小尖逼住黑棋,不放它进角。

肖奕抬起头看了看对面,又是一手漂亮的落叶棋,黑棋出现在了棋盘的另一端。这手棋更加的无理,居然要在没有任何援助的情况下要意欲掏空白棋的实地。

李昌镐的落子比前一步更加的快,白影一闪,一颗白棋直接压住了黑棋。要是任由你随便进出的话,这世界第一的名头也别占着了。

肖奕看了看白棋的那手压,再次脱先,抢占了左边的大场。

“肖奕在干什么?怎么这里还能脱先?要是白棋花一手吃住的话,损失就太大了。”古力看着传过来的棋谱满脸的经讶。

“那也不一定,就算白棋吃住了黑棋的那颗二路打入的棋,那么也只能说在局部领先了,放眼整个棋局,差距并不大。不过由于白棋多花了一手,那么很有可能这一手就成为了缓手,使得黑棋有机会将模样做起来。”马晓春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对局室里出来,放着空调不吹,居然跑出来晒太阳。

“不会吧,黑棋这颗棋要是净死的话,那么白棋就厚重了许多,中间的潜力也不差。”李世石反驳道。

“的确,潜力是有。但是你认为在这个时候,李昌镐会选择委屈吃棋吗?我猜他肯定选择各抢大场。气势上绝对不能落了下风。”马晓春看着李世石笑了笑。

果然,李昌镐默默地思考了二十分钟后,没有选择吃棋,不过也并没有像马晓春所说的那样去抢大场,而是将直接点进了左下黑角,点三三。

肖奕地脸上微微的抽*动了一下,眼中带着些诧异看着那么点三三的白棋。有看看外面小飞挂角一子,思索了片刻。还是选择了挡住,不过是向着小飞挂角的白棋那边挡住,把角彻底的让给白棋。

“肖奕是不是下的头昏了?怎么能挡在这边呢?这样一来白棋就盘面要领先了。”古力大急,看着棋盘一脸的不可置信。

“肖奕昏不昏头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李昌镐是昏了头。”耿昆号称老僧,以心态从容、平静著称,这个时候却满脸地惊讶。

对局室里的李昌镐居然没有选择活角。而是抢占了上边地一个大场,十分的令人费解。

对局室外一片哗然,而里面的肖奕却好像是理所当然一般,落子将左下角的白棋吃住,护住了角地。

“这是什么棋?我怎么一点也看不明白?”对局室里的老聂受不了了,和曹薰铉一起走到了屋外。

“老师你也看不明白啊?我们也都弄不明白,两人到底下的什么棋。好像在玩家家似的。”古力舀了碗冰镇酸梅汤递了过去。

“哈哈,你们都不明白啊。我还以为就我看不明白呢。”曹薰铉大笑几声,从李世石地手里拿过毛巾抹了下额头上的汗珠。

就在观棋的一群人莫名其秒之间,中午封盘的时间到了。

“盒饭?中午就吃盒饭啊?”古力看着手中的饭盒大声地问道。

“那你还想吃什么?还想到酒店里去吃一顿?这盒饭可是道场的厨房出品,你有机会吃到就喊荣幸吧。”老聂的扇子从不离身,这个时候出现在了古力的脑袋上。

古力厥着嘴巴,肖奕也同样。坐在李昌镐对面地他看着桌上的盒饭脸都黑了。因为饭菜里面没有一块肉或者其他的荤菜。蔬菜也只是寥寥的几筷子,这叫每顿无肉不欢的肖奕如何能吃的下?

刷拉一声,肖奕地面前出现了一块真空包装的牛肉。

“我早就知道这鬼地方什么也没有,只有蔬菜可以吃。因此早就备好了两袋牛肉,一人一袋,吃吧。”李昌镐的声音在对面响起。

肖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对面的李昌镐正在朝他微笑,然后拿起那一大块牛肉上狠狠的咬了一口。愣了半晌,肖奕这才抓起那块牛肉啃了起来。

吃过午饭,连休息的地方也没有。肖奕和李昌镐便只能再次回到了对弈室。坐在了棋盘前。利用中午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好好的为下午的比赛谋划。

下午一点半,续盘开始。思索了一个中午地肖奕率先落子。天元。放弃了下面和左边两块尚不安定地棋不补,占据了天元。

“这算什么?还让不让人看了。一个比一个奇怪。”古力大声地吼道,只恨不得能进去狠狠地抽两人几下。

“既然看不明白,那就把心安稳下来,吃吃雪糕,喝点梅子汤多好啊!”耿昆靠在椅子里,左手一支雪糕,右手一碗酸梅汤。

对局室里,李昌镐脸上那种古井不波渐渐的消散而去,取而代之地是微微的笑意。而对面的肖奕却是满脸的苦涩,盯着棋盘,不时的揪几把头发。

“肖奕要输了?刚才曹老师说他的表情很痛苦啊。”李世石兴冲冲的跑了过来,挑衅的站在耿昆和古力的身前。

“什么?肖奕的脸色很痛苦?”出乎意料的是,耿昆满脸的兴奋,而古力则直接跳了起来。

“肖奕输棋你们这么开心?”李世石看着两人的表现,心头一片茫然。

古力和耿昆相视一笑,然后古力拍了拍李世石的肩膀说:“小李子,慢慢的往下看,棋局还有意思着呢。”

李世石满脸的郁闷,本来想过来打击一下他们地。虽知道这俩小子居然是满脸的兴奋。

大飞,然后等白棋切断后,黑棋再点一个,白棋接上,黑棋然后转身到外面刺了一手,白棋封断。这时候下面的六颗黑棋必须要跑,不然白棋补上一手的话。六颗棋就彻底的死绝了。

侵消,黑棋竟然脱先到上面侵消。难道他下面的六颗黑棋不要了?上面的获利和下面相比差了很多啊。肖奕怎么会选择脱先呢?这是败招还是另有伏笔?对局室外地一群人脑子里齐涮涮冒出了这个念头。

现在的看点就在于李昌镐到底会不会吃了那几枚黑子,按照一般来说,没有不吃地道理。李昌镐会如何选择呢?

白棋在半个小时后落子了,这次终于和观棋的棋手们一致了,李昌镐选择了吃棋,吃住了黑棋的六颗子。不过吃住六颗棋的代价是黑棋在同一个地方连走了两手棋,正好把白棋从中切开。成为了两块看起来成活比较容易的孤棋。

拈棋,落子,收手。切开白棋后肖奕的脸上更加的苦涩了。

外面40度高温下看棋地中国棋手的脸色同样是苦涩的很,其中还夹杂着目瞪口呆的某些人。

“这也叫弃子?这么一来中间不要了?上面就算能吃住白棋一块孤棋,目数应该还是不够啊!肖奕在想什么呢?”一直就没有作声的常昊也忍不住了,疑惑的看着棋盘。

“完了,连你也看不懂,那边老马也看不明白。这大太阳的还不如回去睡觉呢?”古力摸着脑袋郁闷的很。

“是啊,看得我感觉无聊地很,兴致都没了。”这样的话从常昊的口中说出,的确是令人惊讶,也充分说明了里面的对局已经不在他们这个层面上。

现在,对局室里的两人好像结束了捉迷藏。每一手都本分地很,看上去都很普通,甚至在局部还有些委屈,不过细细推敲之后放眼全局,却都是最好的手段。这一系列的进程让外面的一群人大呼佩服,兴致又高了起来。

然后只是舒畅了一会,十几手棋后,肖奕在长考了一个小时后下了手令人费解、感到不可思议的棋。在中间靠了一手,不再攻击白棋的两块孤棋了,放任它们成活。意图居然是想要接出白棋口中的六颗黑棋。

“这算什么棋?浪费一手?白棋能让你接出来?”这次惊讶呼喊的已经变成了曹薰铉。看着棋盘进程的他同样的是一脸地不可置信。因为白棋只要简单地一长,靠上去的黑棋也没了生路。

可是二十分钟后白棋落子了。居然就是让黑棋接出去。李昌镐通过收官并做活了一块孤棋。而黑棋则是轻松地将那六颗黑棋接了出来,立时,局面变得细微起来。

“黑棋六十四目,白棋五十八目。半目的差距啊,谁能想到居然会下成这样?”古力和李世石一同点完目数,感慨着说道。

“不过官子是李昌镐的强项,所以他的赢面可能要大一些。”李世石的全副精神早就在投入到这盘棋中,居然附和着说。

“官子是李昌镐的强项,可是现在的肖奕也未必弱了,能到他们这样境界的,难道你们还认为有某个地方会差距很大吗?”马晓春走了过来,正好听见李世石的话语。

肖奕的官子弱吗?不弱,岂止是不弱,到最后一两目的小官子了,他在李昌镐的压逼下依然是滴水不漏,犹如磐石般坚硬。但是不管磐石如何坚硬,磐石身外的东西是不能控制的。劫,一个劫,一个单官劫。这就是这盘棋最后的胜负之所在。

“古力,数一下劫材。”老聂着急的说。

“嗯,好的。6、7、8……”古力赢了一声开始数了起来。

这个时候马晓春从对局室冲了出来,声音有些变样的喊道:“不用数劫材了,棋局结束,肖奕半目胜。富士通杯的冠军到手了。”

“这么快?棋局混乱的很啊,这个他们肯定在开劫的时候也算不清楚劫材的。”曹薰铉有些失落,却又不敢相信的问道。

“是的,肖奕半目胜。”曹薰铉身后,李昌镐和肖奕同时出现在门口。李昌镐的脸色依然平淡从容,而肖奕也同样是一幅春兰杯时的苦涩。

“肖奕,哦不,应该是肖奕九段。你怎么这幅表情啊?你难道不为自己的第一个世界冠军高兴吗?”率先出现在肖奕面前的是王也怡。

“小怡姐啊。我脸色不好看是有原因的。”肖奕侧头看了看李昌镐,发现他满脸的微笑,便转头说,“问题是我找不到对手了,李昌镐九段说他要退出棋坛一年,你说我以后到哪里去找对手?”说完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扑到了马晓春等人的堆里,将酸梅汤、矿泉水等饮料都倒在了自己的头上,疯狂的庆祝起来。

李昌镐要退出棋坛一年?这个消息绝对要比肖奕夺冠来的轰动。王也怡抢到李昌镐的身前递上了录音机。

李昌镐静静的看着一群目瞪口呆的棋手和那些记者,两者间的动静形成了巨大的反差。等的记者全部围到自己的身边,他满脸笑容,缓缓地说:“我要筹备婚礼,用一年的时间来筹备婚礼。所以你们只有在一年之后才能看到我继续出现在职业围棋的舞台上。”

李昌镐要结婚了,毫无征兆的宣布要结婚,明天所有报纸的体育版头条应该都是这条新闻,充满了爆炸性的新闻。

不论是哪国的棋手还是记者,都呆住了,随即便蜂拥到了李昌镐的四周,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对局室的门口,两个微颤颤的老人并肩出现,正是吴清源和藤泽秀行。两个老人的目光柔和的扫过李昌镐,然后便停留在了肖奕的身上,目光中带着期望和祝福。

肖奕看着一群人都围在了李昌镐的周围,根本没有几个人在留意他,也没有人留意出现在对局室门口的两个老人,两个曾经驰骋棋坛多年的霸主。微微的笑了笑,也不以为意,抬起头看着西方,眼中流露出了一丝的柔情,心里暗暗念叨着:淼淼,我是世界冠军了,我可以还清债务理直气壮地到扬州去找你了。等着我,我马上就飞回来了!

远在扬州的淼淼正坐在电脑前,看着网上迟到的信息和延迟的比赛对局,娇美的脸上露出了难以言语的笑容,充满了开心和幸福。

突然,淼淼好像感觉到了什么,美丽的眼睛一亮,站起身打开门冲到了阳台上,背对着夕阳满脸的笑容和期待,静静的看着遥远的东方,那个地方应该有着心爱之人将会带回来的冠军奖杯,有着心爱之人将要带回来的一生承诺!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