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超一流纹枰论道第十六章围剿李昌镐(下)

对局室里,肖奕站在马晓春的身后,看着最后的点目结果出来,李昌镐半目战胜马晓春。wwW、QuanBen-XiaoShuo、COm

“马老师,这盘棋输的好可惜啊。”肖奕陪同马晓春一起走出对局室。

马晓春的脸上却看不见任何的失落或者沮丧,带着微笑说:“可惜?你记得我在下午续盘开始的时候和李昌镐相视而笑吗?在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了,这盘棋我已经输了。”

“什么?”肖奕的脸上满是惊讶,“这怎么讲?”

“李昌镐从一开始就控制住了局面,虽然从棋局上看我并不吃亏。但是当中午封盘后,我静静的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他的棋,我这才知道他已经处于一个全新的境界中,而且今天发挥得极其出色。在下午的对局中,虽然看起来一直是黑棋盘面七到八目的样子,但是我知道已经输了,最后的结果应该是1目上下。”马晓春浑然没有失败的神色,侃侃而谈。

“他这么快就进入那个全新的境界了?不是还在试验阶段吗?”肖奕大吃一惊,没有想到李昌镐那么快就取得了突破。

“那到还没有,他目前依然是在两个境界中徘徊,要是他真正的进入了那个境界,那么在他棋路的转换时应该是不留痕迹的,现在还是能够看出来。不过估计也快了,照现在这个速度,他应该很快就能取得突破。”马晓春出奇的点了根烟,吸了一口满脸地惬意。

“那就好。那么明天我遇到他的时候还有的一拼。”肖奕摸着下巴上刚刚长出来的胡楂子喃喃的说。

这时候第二对局室的门开了,古力满脸春风的出现在了众人地面前。

肖奕凑过身去,说:“无理手?”

“没有,老常大勺子。”古力笑眯眯的回答。

“大勺子?他和你下也出勺子?要是遇到李昌镐怎么办?”肖奕惊异地道。

古力摆摆手,说:“我管他,反正我是进四强了,下一轮对老耿。李昌镐就留给你慢慢玩吧。”

肖奕想到另外的一场半决赛。不禁心中冒火。强压下要狠狠地勒索耿昆、古力的想法,悻悻的找马晓春准备明天的比赛。

第二天上午九点。半决赛开始了。

黑棋,在如此重要的比赛中,肖奕如愿的猜到了黑棋。转头看向另一桌,面朝着他地古力伸出了两根手指。

天元,黑棋的第一手棋落在了天元。对局室里的记者狂按快门,记录下了这个时刻。

纵然李昌镐驰骋世界棋坛多年,在这种关键的比赛中第一手下在天元的还是没有遇到过。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之色。随即抬手拈枚白棋落在了左上角星位。

对局中的肖奕突然转头朝着一干记者笑了笑,朝着挤在记者堆里的王也怡眨了眨眼,然后将手中的黑棋拍在右下星位。

李昌镐没有马上落子,静静地等待着。十分钟后,记者陆续退出了对局室,这才伸出修长白皙地手拍在棋盘的右上小目。黑棋没有丝毫的停顿,左下角的小目处出现了一枚黑棋。白棋左下小目一间高挂,黑棋依然没有停顿。右上小目同样是一间高挂。

“马小,昨天你们两个待在房间里一个晚上到底搞了些什么?”老聂刚从古力的对局画面上转到这边,看着棋局的进程纳闷地问。

“就是,你到底安排了什么样的战术?不会是想下模仿棋吧。”曹薰铉同样纳闷,指着屏幕问。

马晓春微微一笑,看了看两人说:“现在就是下模仿棋。谁让我们猜先猜到黑棋的呢?”

“想不到为了胜利居然连职业棋手的基本素质也不要了。”不远处传来李世石冷冷的声音。

老聂的脸色一变,嘴角抽*动了一下,然后便坐了下来。

马晓春倒是一脸的畅然,眼角斜瞥了一下李世石,说:“大家慢慢看,今天的棋应该很有意思。”

曹薰铉的脸色也有些发黑,毕竟对局的是自己地弟子李昌镐,不过模仿棋也是职业选手基础练习地一种,对自己这个弟子的还是很有信心地。

对局室里,李昌镐显然没有充分的准备。强大如他在这一刻也不禁有一点失神。略微的调整了十分钟,按照自己的思路继续落子。将角掏走。没有一丝一毫的差别,黑棋也同样将右上角据为己有。

既然是模仿棋,那么什么布局之类的都没有什么用了,况且黑棋在中间的天元处还多了一枚棋子,不管是如何发展,天元的那枚黑棋总有着无穷的力量。不过这模仿棋也并不是无招可破,只要白棋能朝着中央做出一个超级大征子来把天元的黑棋废了,那么黑棋也就不怎么敢继续模仿了,毕竟危险系数太大。不过在前面做征子的话,未免太过浪费子力。因此李昌镐现在还是稳稳的落子,静静地等待机会。

上午的比赛就在这样的模仿棋中结束,李昌镐耗费了大量的时间,整个上午只不过下了寥寥的三十二手棋。

“小李上午耗费了太多的时间,下午的时间有些紧。模仿棋,很难下啊!”刘昌赫和曹薰铉并肩走进了餐厅,叹气说道。

“这种棋很难下的,自从吴清源和木谷实下出之后,一直被棋手们所鄙夷,不过既然是比赛,又没有违反对局的规则,我们也没什么办法。不过昌镐的实力在肖奕之上,而且这段时间他好像又有了突破,应该问题不大。”曹薰铉坐下身子。语气中带着些沉重。

刘昌赫看着就隔着一道透明玻璃墙正在就餐的李昌镐叹了口气。

下午一点半,续盘开始。

“啪”地一声,肖奕将棋子狠狠的拍在了棋盘的右上边路,打入白阵。居然不下模仿棋了。

李昌镐上身晃了晃,根本就没有想到黑棋居然毫无痕迹的丢弃了先前的模仿手段,直接就打入到白棋阵营中。脸上隐隐的泛出红潮,随即又变成雪白之色。接着恢复了先前的那份平静。

小尖,封住黑棋地出路。放任它活在里面。

棋局终于恢复了正常,两人劈劈啪啪的飞速下了几十手棋。然后李昌镐收了最后地一个大场,将先手交给对手。

肖奕挠挠头,拿起茶杯喝了口水,黑棋狠狠的拍落在了左下角,刺。一手绝对看起来无理的棋。

这时候李昌镐彻底的平复了心情,“原来你小子是这种想法。先利用模仿棋来耗费我的时间,然后再突然变招来扰乱我的心神。”微微笑了笑,低下头静静的再次重新计算棋局。

一个小时地保留时间,李昌镐已经用去了四十多分钟,看他的脸色越来越轻松,肖奕实在是纳闷。现在的棋局明显是黑棋好下,只要利用好中间天元处的那枚黑子,在进入收官前盘面十目强是有的。那时候就是拼官子了,虽然自己的官子差,不过总不能俯首称臣吧。更何况中间的变化还很复杂,虽然自己和李昌镐都计算的差不多了,但是在某些关键处,还是自己地感觉要机敏些。说不定能取得更大的领先优势。

一个小时的保留时间堪堪用尽,李昌镐终于落子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白棋贴着天元的黑子落下。

“这是什么意思?这手棋有什么用?李昌镐是不是在找台阶下?”周鹤洋一连串的为什么从嘴里吐了出来。

研究室里一阵沉默,包括曹薰铉、马晓春在内地几个超一流棋手都没能弄明白李昌镐的这手棋是什么意思。不管在棋盘上如何推演,总看不出这手棋所能带来的利益。

“小李的棋现在我们都看不明白了,还是看肖奕如何应对吧。”老聂看着棋局,霎那间有些感慨。

研究室里的一干人的确看不明白,不过这并不代表肖奕也看不明白。

“这手棋是什么意思?难道想在中间搞出点名堂来?”肖奕虽然一时间也看不出什么东西来,但总感觉中间有棋,特别是白棋贴下这手后。中间的形状有些怪异。看了看计时钟。还有一个半小时的保留时间,于是将手心里的棋子扔回到了棋盒中。开始了长考。

李昌镐面带微笑的看着对面眉头紧皱地肖奕,这小子不时扣扣鼻孔,不时抬脚放到椅子上。或是抬起手拍拍脸,或是捏着一枚黑棋敲打着棋盒地盖子。棋风的确恶俗。

半个小时过去了,肖奕没有落子。又半个小时过去,肖奕还是没有落子。

就在研究室里地一群人认为肖奕依然不会在这半个小时落子的时候,画面里传来他迅猛的动作,一枚黑棋重重的拍在了棋盘上,夹住,把中间那枚白棋夹在了两颗黑棋的中间。

“这是什么棋?你们看的懂吗?”周鹤洋再次发出了疑问,眼中满是诧异。

又是一阵沉默,其他的人同样看不明白,这两人下的棋极其的怪异。在李世石他们看来,这几手棋简直是胡闹,没有任何的意思,说是损棋也不过分。

李昌镐的脸上满是微笑,看起来他心里非常清楚这几手棋。而肖奕的脸上却是充满了无奈的笑意,还带着些许的苦涩。

“肖奕要输了,虽然我看不清棋局里面的变化,但是从两人的脸色我就知道李昌镐要进决赛了。”周鹤洋满脸的失望,看起来对李昌镐的围剿没有成功。

研究室里寂静一片,中方棋手都清楚地知道,输了,肖奕输了。而韩国棋手则出于礼貌,虽然内心喜悦,不过也不好意思赤luo裸的表达出来。

然而就在大家认为肖奕输定的时候,对局室里的李昌镐做出了一个令他们难以理解的动作,白皙修长的手指间白棋缓缓地滑落在棋盘上,投子认输了。

研究室里的一群人目瞪口呆,谁能相信居然是李昌镐投子认输?呆呆的看着电视画面里传来两人起身握手的样子,相互间对望了一下,一群人都懵了。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