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超一流纹枰论第二章偶遇

没费什么吹灰之力,肖奕就赢到了四百块钱。wwW,QUanbEn-xIAoShUo,CoM把揣在上衣口袋里的啤酒瓶狠狠的砸在路旁的电线杆子上,肖奕只感到心中很是惬意。

“这钱也太好赚了,明天再来。”回头看了一眼灯火通明的棋社,肖奕笑了一下。

第二天早晨,棋社刚一开门,负责开门的伙计就看到了一个头戴鸭舌帽,眼戴着墨镜,胡子寸许长的男子等在了门口。

“这位先生,我们现在刚开门,还没有什么人,您是来下棋的吗?”那伙计打量了一下肖奕问道。

肖奕低下头,目光从墨镜后面透出,然后说:“你这是棋社,我不下棋哪来干什么?”说着径直超里面走去。

伙计连忙跟上,看着肖奕坐下身。从柜台上拿过一块毛巾在棋盘和桌上擦了擦,说:“那您要和什么茶?我给你泡去。”

肖奕问:“开水有没有?要钱不?还有你们这里下棋台费怎么算?”

“开水不要钱,茶水才收钱。”伙计闻言明显的愣了一下,随即又说,“我们这里下彩棋一般是赢棋的那个人交台费。”

肖奕点点头,然后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掏出个水杯递给那伙计说:“那好,给我倒满一杯开水就行了。”

伙计目瞪口呆,过的半晌才接过水杯,在柜台里的水瓶中倒了一杯水,然后递给了肖奕。

肖奕接过水杯。感受着杯中之水透过杯壁将丝丝地暖意传入手心,十分的受用。

过了一会,棋社中开始陆陆续续的进来客人,不过大都是两两进来,然后对弈。、

“难道没有一个人来的?”肖奕看着身边对弈的人渐渐的多了起来,不禁心中郁闷。

这时候,从门口进来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只见柜台处地伙计连忙点头喊:“江老师,您好。”

那中年人微笑着点点头。然后坐在了肖奕左侧的一张桌前。伙计麻利地递过一个紫砂壶,然后退去。那江老师轻轻的摩挲着砂壶,过了片刻,轻轻地将杯盖掀起,一朵白色的水雾冉冉而起,渐渐消散。

“好茶啊。水雾凝而不散。”肖奕看得忍不住赞了一句。

“哦,小兄弟你也是识茶之人。”那江老师脸带惊异的说。

肖奕站起身。握着装有白开始的茶杯走到了江老师的对面,拉开椅子坐下,说:“我也不是什么识茶之人,就知道好茶腾起的水雾很多都是凝而不散。”

“原来这样。”那江老师微一点头,看着肖奕地水杯说,“那么小兄弟有没有兴趣对弈一局?”

“和我?”肖奕将墨镜摘下,直白的说,“我只下彩棋。要是下着玩就算了。”

“彩棋?我江棠也好久没下彩棋了,你说下多大的?”江老师名叫江棠,乃是一名业余7段,多年来在南京的业余围棋圈颇有名声,基本上就是下些指导棋。

“你愿意多少都行,你说了算。”肖奕看着眼前神色淡然地江棠心里暗自欣喜。不会第二天就逮住了大鱼吧!

江棠淡淡一笑,说:“我也好久没下彩棋了,那我们就来一盘五百的?”

肖奕连忙点头,将手边的黑棋抓起一把,然后按在了棋盘上。

江棠脸色微愕:这小家伙不懂围棋的礼节?居然抓子让我猜先,难道是个初出茅庐的棋手?我先前还以为他有些门道呢。摇头笑了笑,拈出一枚白棋拍在棋盘上。

肖奕地手缓缓摊开,棋盘上出现两个黑棋。江棠猜错,执白。

肖奕冲着江棠笑笑,拈起一枚黑棋。却久久不落下去。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对面。

江棠有些奇怪,第一手棋有什么好考虑的?居然半天也不落子。于是问道:“小兄弟,你贵姓?怎么不下棋?有什么疑问?”

“你还没有把五百块掏出来压在棋盘下,我怎么下棋啊?”肖奕将手里的黑棋握在掌心,然后手指间出现一个数钱的动作。

江棠一怔,随即微笑一声,从皮夹里掏出五张百元大钞,在肖奕的眼前晃了一下然后压在了棋盘地右上角下。

肖奕嗯了一声,将左手中早就掏好的五百元压在了左下角。然后右手的黑棋软绵绵的放在了右上小目。白棋则是下在了右上星位。肖奕随即在右下落子布成星小目,而白棋则是二连星。收无忧角和下边的星星成配合,这个开局肖奕不知道下过了多少遍。

“这小子不是昨天晚上赢小詹的那个吗,居然今天上门和江老师下了。”一个棋迷刚一进门,就看见了江棠和肖奕。

于是原本在下棋的人都转过头看向这桌,江棠的对手果然就是昨天气焰嚣张的那个小子,纷纷离开各自的棋局,围观了上来。

“昨天晚上你赢了小詹?实力不错啊。”江棠听见有人呼喊,抬起头惊异地问道。

“那个臭棋篓子啊?实力一般,下不过我。”肖奕想起昨天送给自己两百块地小詹,对他的棋可是不屑一顾。

江棠原本对肖奕很是轻视,现在居然听到他昨晚赢了小詹,还说他是臭棋篓子。不由得小心起来。因为小詹地棋力和自己相较起来,差距也不算很大。放弃了原本做三连星的选择,将棋分投在了黑棋的阵营之中。

肖奕看着白棋将原本悬在上方星位的手最后落在了下面选择了分投不禁暗笑一声,原来你是在怕啊。心中一转冒出个念头。于是抬起头朝着围观的群众喊道:“下注了,前二十手接受大家下注,买我赢地一赔二,买白棋赢的一赔四。别客气啊,下注啊。我就是庄家。”

包括江棠在内,棋社里的一群人面面相觑。过得半晌,只听人群中的一个竹竿说:“小兄弟你很狂妄啊。你可知道对面的人是谁,江棠7段。南京的有数高手啊。”

“高手?他是高手你怎么知道我就不是?反正他赢了我一赔四,有本事就压他赢,看看到底最后你能拿多少钱回去。”肖奕满脸不屑的说。

一群人顿时纷纷从口袋里掏出钱,重重地拍在棋桌上,全部压在了江棠的那边。一叠钱看起来足有两千多块。

肖奕心中暗乐,说:“没有一个压我地?当心全部都输光啊。”

“压你?难道明天钱不用了?”刚才的那个竹竿不屑的笑了一声说。人群附和声一阵。

肖奕故意摇摇头,拈着一枚棋子拍在棋盘上。左下小飞挂角。白棋二间低夹,黑棋跳出,星位白棋也跟着跳去。黑棋却没有选择继续跳出,直接点进了三三。

江棠抬起头略带疑惑的看了看肖奕,落子挡住了黑棋。黑棋长,白棋板,一系列的交换后,黑棋先手将角掏走。而外面的两颗棋也被白棋封锁,基本活路已断。

围观的棋迷看见这个结局,不由得脸上出现鄙夷之色,均感就黑棋这个水平,怎么昨天会下赢小詹呢?

江棠倒是没有这些想法,只知道能下赢小詹地肯定实力不错。虽然黑棋先跳再点三三,看起来是损的挺大,不过谁知道他有没有什么后续手段呢。还是小心点的好,别一世英名毁于此地。由于占得了便宜,便开始稳扎稳打起来。

听着围观群众不时发出的嘘声,肖奕自顾自的安排着将来中腹作战的准备工作。很快的,七十多手棋过去,肖奕暗地里布置下了几个陷阱,中盘战斗前的准备工作完成。

白棋依旧在实地上领先着黑棋,势力也不弱于黑棋。这时候江棠地脸上有了淡淡的微笑。心中笃定。而围观下注的棋迷跟是眉开眼笑,更有几个看着那压在桌上的钱开始了遐想。

退。黑棋面对白棋挺进中腹的手段选择了退让。肖奕看着那有如空降兵的白棋嘴角忍不住拉了拉:进来吧,再深一点,到时候我一起全歼了你。

江棠虽然是业余7段,不过这些年来养尊处优,虽然资格渐老,但是棋力却没有长进,有可能还比六年前获得全国晚报杯赛亚军地时候稍微差些。因此现在的他只感觉到对手的水平一般,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正一步步地踏入黑棋布置得陷阱之中。

拆一,小飞、腾挪。白棋很快在中间确立了眼位,里面已经有了一只眼,再添一手便能就地做活;而黑棋要是破眼的话,那么白棋只要简单的一跳就能和左下角的白棋取得联系,顺利回家。

江棠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了,耳中满是周围棋迷的赞叹声,被这么多人同时夸赞,不禁感觉有些飘飘然了。

对手在笑,肖奕也露出了笑容。白棋已经掉入陷阱,中间和下面两块棋必吃其一。破眼,肖奕开始了屠杀。

白棋跳和左下角取得联系,看起来已经回家。

肖奕突然抬起头,看着对面的一帮人,眯着眼睛笑了笑,拍了拍卓上的钱说:“不少钱啊,一个月地伙食费又到手了。”

“几个月地伙食费都没了吧,你说反了。”人群里竹竿摇摇头说。一群人一齐点头。

肖奕看了看江棠,拈起一枚黑棋打入下面的白棋阵中。江棠略微计算了片刻,选择了飞攻,黑棋简单地长乐一手,白棋逼住,黑棋再一次简单的长,白棋扳,黑棋跳起。

只要白棋每下一手,围观的群众就叫声好,当黑棋选择跳的时候,一群人的喉咙口的好字有齐齐的憋在那里,只等白棋落子就可以喊出。

但是江棠却并没有落子,原本笑意盈盈的脸慢慢地平静了下来。随后脸上因为舒心带来的红晕也渐渐褪去,换上了苍白色。

江棠这时候发现出问题了,黑棋看起来是简单的一跳,这却是要命的一跳。下面的白棋要补一手棋,要不然黑棋只要简单的一冲一断,下面的白棋将被从中切开,原本连成一片地棋将变成两块都要成活的孤棋。但要是补了这手棋却更加要命。就因为黑棋地看似委屈损棋的那几手却正好将中间的棋回家之路卡死,那开局被封锁鲸吞的两颗棋在这个时候死灰复燃。重新焕发出活力,虽然依旧不能逃逸,但是却配合着另一边的黑棋将中间白棋的回家之路封住,那么中间的白棋就倒在了家门口。所以不管是补还是不补,这棋看起来居然是没法下了。

围观地棋迷依然没有看出这里面的奥妙,还是等着江棠落子,然后可以将喉咙口的那声好给喊出来。

肖奕扫了他们一眼。然后开始欣赏江棠的脸色,从苍白慢慢的变得通红,片刻后又开始转为苍白,并且砸额头上出现了点点的晶莹。

江棠足足计算了半个多小时,但是依旧没有能够找到应对的办法,无论下在什么地方,两面的白棋居然必吃一块。虽然先前在目数上有着一些优势,但是也不可能比得上这里面地损失。江棠抬起头看了看对面盘膝坐在椅子上的肖奕。深深地吸了口气,说:“你是职业棋手?你贵姓?”

“我贵姓肖,你还下不下?快点。”肖奕看着江棠的疑惑的神色扯开了话题。

江棠再次低头看了看棋盘,然后面露苦笑,说:“我输了。”

围观的棋迷大惊,这怎么就输了呢?不是白棋优势啊?一时间都指着棋盘议论纷纷。还有人怀疑江棠和肖奕是一伙的,来骗钱。

江棠看着群情激昂地众人,摇头笑了笑,伸过手去拈起一枚黑棋放在了棋盘上,挖断。断开了上下白棋的联系。片刻后,有些吵闹的人群慢慢的静了下来,一些水平稍微高点的人看出了其中的奥妙,于是一脸的恍然。

肖奕笑吟吟的将桌上的钱一一收起,胡乱的赛进口袋,问:“要复盘不?一盘两百块。”

江棠怔了怔。过了片刻才摇摇头。这盘棋输在什么地方,心里已经清楚了。何况自己口袋里地钱已经不足两百。

肖奕看了看一群人,刚才还群情激昂,现在都像斗败地公鸡一样,哈哈一笑说:“我问了几遍有没有人压我赢,还一再暗示。你们居然一个都没有压我身上,那怪不得谁了。”说着便朝门外走去,经过柜台朝里面的伙计笑了笑,往柜台上拍了一张主席头说:“开水是隔夜地哦,我明天再来。”

伙计怔了怔,随即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而刚进门才弄清原委的棋社老板则看了看里面的江棠,然后微微的点头将手边的一百钱递给肖奕说:“江老师是我们棋社的坐馆棋师,这钱不用交。

肖奕点点头,接过钱往屁股口袋一塞,径直出了棋社。

“老李,这年轻人我们这里没人能赢他,要是明天再来的话谁去接?要接不下来我们棋社在南京也就没脸再混了。”江棠站起身面色凝重的看着了老板说。

“要不我去棋院找个职业的来?”李老板试探的说。

“不行,这个可是触犯业余棋界规矩的,还是我来想办法吧。明天他要是来的话就先别让我们的人和他下。”江棠摆摆手说。

“那行,明天再说。”李老板点点头,然后转身回到了柜台前。

冬天的寒风本来就让行人裹紧了衣衫行色匆匆,而高挂在天上的太阳在中午的时候终于发散出了他的暖意,路上的行人渐渐的敞开领口,惬意的享受着阳光的照耀。

肖奕这时候在卤菜店买了点牛肉烧鸡,再从超市里揣了几瓶啤酒,在长江路的某个巷子里找个没有阳光的地方席地而坐。用牙咬开啤酒盖,对着瓶口咕咚就是一大口,冰凉的啤酒穿过原本就在寒风中有些发抖的身体,肖奕顿时浑身一个哆嗦。

一瓶啤酒下肚。胡乱地扯了些牛肉和烧鸡,习惯了啤酒的冰凉后,肖奕的身子也逐渐的暖和起来。看了看面前的烧鸡和啤酒,肖奕的心突然感觉疲惫不堪,自从自己加入职业围棋圈子来,非但没有拿过一个头衔,还背上了禁赛处罚的耻辱。然后一直身体康健地叔叔居然被查出肺癌晚期。花了数十万也没能让他看到新世纪的阳光。而为了这事还和自己心爱地女孩吵了一架,现在还不知道要如何的处理。一瞬间。肖奕突然感到自己实在是太失败了,在围棋上没有马晓春和老聂那样呼云唤雨的能耐,在家庭上现在更是孤立一人,而最爱的女孩也和自己在冷战。拿起酒瓶狠狠的灌了两口,然后对着一旁的一块石头就是甩了过去,酒瓶狠狠的砸在上面,玻璃地碎片飞溅的到处都是。

“操!这算什么事啊。事业不行,亲人没有了,女朋友也不肯原谅我。更搞笑的是身家几十万居然是负的。”肖奕看着地上碎裂成无数碎片的啤酒瓶嘟囔了一句。

三天了,肖奕三天没有去棋社骗钱了。在家蒙头睡了三天,饿了就到冰箱里找东西吃,然后就继续睡觉。耿昆倒也细致,在三天前和白岚出去旅游时还不忘把家里的冰箱填满,也成全了肖奕的三连睡。

“老板。上次那个年轻人来了,你看。”棋社的伙计眼尖,远远地就看到肖奕出现在巷子口。

“哪里?我看看。真的是他啊,可是老江他们都不在啊。怎么办?”李老板眯着眼睛看了看棋社外面猛拍了一下柜台。

“反正我们的那些棋师也不在,丢不了我们的颜面。”伙计的脑子比较活络,看着渐渐走进的肖奕转头说。

李老板刚恍然似地拍了一下秃了的脑门。嗯了一声。然后看着已经到达门口的身影。

“李老板,你好。今天有没有实力好点的棋手啊?”肖奕一进门就趴在了柜台上,笑嘻嘻的说。

“今天啊?老江他们都不在,代表各自的俱乐部参加比赛去了,要不你随便找个人下下?”李老板也是满脸堆笑的回答。

“随便找个人?开玩笑,随便能找到一盘几千的人啊?”肖奕环顾了一下棋社内寥寥的人头,心下琢磨着要怎么办。

“也是,一般的棋手都不是你地对手,下起来也没什么意思。”李老板点头和应着,然后又试探着说。“要不你明天来?明天估计老江他们就回来了。”

肖奕点点头。看着棋社内正在对弈地几桌,然后朝那伙计笑了笑从怀里掏出那个玻璃杯递了过去。

伙计一愣。然后马上接过杯子,倒满了一杯开水,拧好盖子递了回去。

肖奕接过杯子捧在手心搓摩了几下,说:“今天的水温不错,看起来是当天地开水。”说完嘿嘿一笑推开门走出棋社。柜台后的李老板和伙计同时长吁了一口气。

从巷子转回了长江路,肖奕没走几步,对面过来两个女孩。前面一个身着粉红色的上衣和牛仔裤,颇有姿色。而在她身后的一个女孩个头跟肖奕差不多高,虽然身子包在那白色的羽绒服下,不过下面的两条腿看起来纤细修长,隔着冬装也令人眼睛停留。背风而行的脸上被几缕秀发遮挡,不过在秀发飘起的一瞬间,一张秀美精致的脸蛋立时出现在肖奕的眼中。

“美女,虽然没有我家淼淼那么漂亮,但是气质却胜出一筹,绝对的美女。”肖奕在那两个女孩即将行过身边的时候给出了结论,于是身子一偏和那穿着白色羽绒服的女孩肩头微碰,随即擦身而过。

正当肖奕转身继续欣赏那白色羽绒服女孩背影的时候,女孩却也转过身来,盯着肖奕。

“这小mm看我干什么?难道我这造型很吸引人。”肖奕看着那女孩转身盯着自己,不由得挺直了胸膛,然后将鼻架上的墨镜摘了下来。

“肖奕?肖初段?”那女孩看着肖奕摘下墨镜的脸,一脸惊讶的喊道。

“你认识我?你是谁?”肖奕没想到她居然认识自己,也是满脸地惊异之色。

“你连她也不认识。你还是不是下职业棋手啊?她上次还给你报道了个大新闻呢。”一旁穿粉红色上衣的女孩说。

肖奕脑子里马上运作起来,过了片刻,看着面前两个笑意盈盈的女孩,恍然说:“王也怡?围棋报的记者?中国围棋第一美女记者?”

“答对了。”穿粉红上衣的女孩却是王也怡的助手小崔,做了一个可爱的手势喊道。

王也怡微笑地看着面目全非的肖奕,说:“肖奕,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肖奕闻言眼睛瞄了瞄身后地巷子口。说:“没什么,闲逛而已。对了你们来南京采访谁吗?不会是我吧?”说着打了个哈哈。

王也怡抬手将被风吹得贴在脸颊上的一缕秀发理到耳后。说:“你还猜准了,就是来采访你的。”

“我?我又什么好采访的?”肖奕指着鼻子大为吃惊。随便在路上就能和美女搭上讪,而两个美女居然还是来采访自己的,实在是难以置信。

“你不会让我们在这寒风中来采访你吧,要不找个地方?”王也怡看着满脸惊讶的肖奕,紧了紧羽绒服说道。

肖奕这才感觉到风是有点大,笑了笑指着前面的巷子说:“那好。前面巷子里有家棋社,我们去那里坐。”话刚一说完,心中直呼不对,要是让这围棋报地记者知道自己一个职业棋手来这里欺负业余棋手的话,报道出去之后之怕马晓春和老陈两人提着刀子杀上门来。

可是没等他提出换个地方,王也怡和小崔两人早就到了巷子口,正向着肖奕招手呢。

肖奕无奈,只能走上前去。然后领着两人走向棋社。

“老板,那个人又来了。”这伙计看来视力真是不错,肖奕三人刚进入巷口,又落入了他的眼中。

“谁?谁又来了?”李老板微微的将身子向前倾出,随即满脸苦恼的说,“这小子刚才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我还做不做生意了。”

这时候肖奕带着两女已经到了门口。那伙计赶忙上前拉开门,说:“没水了?续水来了?”

“续水?”肖奕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怔了一下说,“续什么水,给我个包厢,我和这两位美女要下棋。”

伙计抬眼看向肖奕身后,顿了顿转头朝肖奕暧昧的笑了笑,说:“那好,到二楼,那里清静。”说着领着三人便向楼上走去。

二楼果然清幽雅静。隔着一个个的包厢。门口用垂帘遮挡,进得里面。居然是秋千式的座椅,适合情侣来坐。

“一壶碧螺春,一壶龙井,快点。”肖奕看了看桌上地竖牌对那伙计说道。

“好,马上来,三位稍等。”伙计的眼神在两女身上一扫而过,随即退出了包间。

只见小崔从身后的包中拿出一个录音机和一个相机,说:“肖奕,你接受我们采访前能不能把尊容修一下?”

“尊容?”肖奕摸了摸脸,头发不用墨镜也能遮挡眼睛,原本寸许长的胡子更加茂盛,长了一倍有余。笑了笑说。“就这样,不是挺好的嘛,正好让广大棋迷看见我不羁的一面。围棋也是艺术,搞艺术地很多都这样,为什么我们围棋界就没有了呢?你们说是不是?”

王也怡和小崔两人面面相觑,让你修整一下仪容居然能引出艺术方面的事情来。

“算了,小崔。就这样好了,这样估计我们的报纸反而能买得更火呢。”王也怡怔怔的看了一会肖奕,附首在小崔的耳边轻声低语。

“对啊,这样我的们的奖金又要涨了。”小崔眼睛一亮,拍着桌子说道。

这时候伙计将三人要的茶水送了上来,还顺带了几道小点,有开心果、爆米花之类。放好茶水小点,伙计说:“这些我们老板送的,你们慢用,不够在叫我。”

肖奕说:“送的?不要钱?那好,等会你再送点上来,现在我们要下棋谈事了。”说完朝着伙计挥了挥手。示意他离去。

“不要钱地爆米花。肖奕你不愧是下围棋地,居然还让他们再送点上来,寸土必争啊。”小崔笑吟吟的捧起爆米花,往嘴里塞了一把。

“对了,刚才你们说什么奖金地事?我接受你们采访你们能涨奖金?那你们给不给采访费?”肖奕帮两人的杯中倒满了碧螺春,然后看着王也怡问道。

“采访费?我们采访一般的棋手都没有采访费,我们这时帮你打名气呢。”小崔抢在王也怡之前。嘴里塞着爆米花含糊的说。

“打名气,算了。我名气够响的了。你还是给我采访费,要不恕不奉陪。”肖奕坐在秋千里,微微地晃悠着。

王也怡和小崔再次领教到了这外号邪恶屠龙手的无赖之处。

王也怡轻轻地摇了摇头,端起面前的瓷杯,喝了口茶,说:“那行,我给你两千元的采访费。你看怎么样?”

“那好,本来我是不肯的,不过既然是两位美女采访,那么我就少收点。”肖奕笑眯眯的点头说道。

王也怡看着他点头答应,心中暗笑,本来主编的意思是给肖奕五千以下的采访费,现在居然两千就搞定了,那么多余地就是自己和小崔的了。晚上要到新百去看看。有么有什么新的春装款式。

“那好,我们这次采访轻松点,既然在这里喝茶,那么就当作是茶话会好了。”王也怡说着捅了捅小崔,示意她赶紧将肖奕的形象给拍下来。

小崔马上抓起相机,对着肖奕猛按了一通快门。

“对了。你们要采访什么?要是关于我叔叔的事,还是别开口的好。”肖奕看着眼前那张秀美精致的脸蛋说。

“啊?”王也怡愣了一下,随即说:“那好,我们就聊些围棋方面的。对了,马上就要三星杯了,对于这次地决赛,你怎么看?”

“三星杯?我这个月还有三星杯的比赛?”肖奕闻言居然满脸的惊讶,随即拍了一下脑袋说,“对了,我三星杯进决赛了。对李昌镐吧?”

“是啊。你对于这次的三番棋战有什么想法?有信心吗?迄今为止可从来没有中日棋手能在番棋上赢李昌镐的。”王也怡看着肖奕半晌才想起来,苦笑了一声。继续问。

“没想法,没信心。”肖奕靠在秋千里,干脆利落的回答。

“什么?没信心也没有想法?”王也怡地脑子忽然间有些短路,顿了顿说,“难道你不想赢?”

“想,当然想。”肖奕喝了口茶,继续说,“不过就我现在的水平,和李昌镐还有些差距,要是一盘决胜负的话,我还有机会,三番棋嘛,连老马和常昊都赢不了,你们说我有机会赢?”

王也怡和小崔两人再次面面相觑,随即看起来满脸的兴奋。大新闻啊,三星杯决赛在即,中国棋手肖奕居然未战先怯,这绝对是大新闻。

“那刚才你对我们说的这些是不是能见报呢?”王也怡按耐住心里的兴奋,试探着问。

“既然我说了,你们也给了采访费,当然能见报了。”肖奕作了个理所当然的姿势。

“那好,我们就这样说定了。可是你就不怕这见报以后对你的围棋生涯有影响?”王也怡再一次小心翼翼的问,她想确认一遍。

“影响?有什么影响?你不觉得这样一来我更加出名了,说不定还能有广告商来找我拍广告呢。”肖奕看着王也怡俯身问他,于是凑过头去闻了下美女身上的香味,满足地说道。

噗,小崔听见这话嘴里地爆米花全部都喷了出来。看着肖奕说:“就你的尊容也会有广告商来找你?也就是我们围棋报才来找你,帮你做做广告。”

“那好,既然你这样说,那么把前面地采访都销了吧。我也不要采访费了,你们也别发,就当美女陪我喝茶好了。”肖奕看着对面的两个美女笑了笑说道。

“她说着玩的,别理她,我们继续,对了,双良围棋俱乐部最近有什么动作?”王也怡赶紧扯开话题。开玩笑,这样的大新闻要是不能见报,这趟南京还有什么价值呢?

于是,那么接下去的采访就没有什么紧要的了。王也怡和小崔东拉西扯了一会,匆匆的将采访结束,站起身向肖奕告别,其间直夸了肖奕一通,说什么棋力超强,中国未来的围棋界的旗手之类的屁话,然后兴奋的离去。

“靠,采访费还没收到呢。”肖奕被两女夸的有些晕糊糊,居然忘记要采访费了,轻骂了声说,“算了,下次总有见面的日子,到时候再要回来好了。”

昨天打不开网页,今天一起更新,省得分上下两章。大家见谅。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