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的比赛陆续结束,中国棋手大获全胜,在十六强中占据了半壁江山。WwW、QunabEN、coM而韩国棋手则有六人突围,日本棋手依旧有些疲软,依田纪基和张栩占据了剩下的两个席位。

当晚进行第二轮的抽签。第一个走上台的是聂卫平,只见他率先抽出的纸条上赫然写着曹薰铉。

“老曹出来了哦,让我们看看他的对手是那个。”老聂又摸出一个圆球,打开拿出了一张纸,“马晓春,马晓春对曹薰铉。这可是第二轮最重量级的对阵了。”老聂看着自己抽出的对阵图非常的兴奋。

这时候,老聂在台上兴奋着,而台下的马晓春已经走到了曹薰铉的跟前,两人握了下手。

“老曹,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就又碰面了,这次我可要报仇啊。”马晓春握着曹薰铉的手,咧嘴笑着说道。

曹薰铉的汉语也非常的优秀,闻言点点头笑着说:“来吧,放马过来就是,反正我们斗的时间一天天的少了。”

“李昌镐,第二个是李昌镐。”老聂将手里的纸条递给了一旁的服务员,顺手又拿起一个球来,“古力,李昌镐对阵古力。”老聂这个时候的话里没有了兴奋之意思,只有一些无奈。

“老肖啊,被你说中了,我还真的碰李昌镐。”古力看着台上的对阵图苦笑着说,毕竟先前说的杀得兴起李昌镐都怕的话语有些信心不足。

“没事,最多就像我去年那样,被李麻计算了将近上百步棋。有我垫底,你别慌。”肖奕又刺激了古力一下,看着他无奈的脸笑了笑。

“师兄,你这么能这样呢?毕竟古力是你的兄弟,你怎么也不望着他赢呢。”唐莉突然不高兴了,嘟着嘴对肖奕说。

“哟,我家小师妹什么时候开始帮小古说话了?莫不成你们已经发生了那个什么的?”肖奕看着两人打趣道。

唐莉顿时粉脸通红,追着要打肖奕。而古力倒是非常的大方,笑着说:“你看,小莉是你师妹都不帮你了,可见你这人有多么的不上路。”

“别吵了,你们看老曹上去抽签了。哦是肖奕,老曹抽出的是你。”耿昆一直就关注着台上的抽签,根本就没有去理会肖奕他们的打闹。

“李世石,肖奕对李世石。真是令人期待的比赛啊!两位选手都是依靠中盘的强大力量出名的棋手,这样的比赛真的令人非常期待。”曹薰铉举着手里的纸条大声地说。

“肖奕,是李世石那小子啊。去年他被我一阵乱棒打死,今年轮到你了。”耿昆一把抓住肖奕,低声在他耳边说。

“这小子不是一直叫嚣着要在棋盘上让我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棋手嘛。后天的比赛我就让他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职业棋手,谁才是中盘真正的王者。”肖奕咬着牙狠狠地说道。然后抬起头看向韩国代表队那边,正好李世石也看往这边,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一碰,都强烈的感觉到对方眼中的那股战意。

抽签很快就结束,然后晚宴也就开始了。由于淼淼不在身边,肖奕只感到是猛虎下山,龙游天际,早就将淼淼临行前的嘱咐抛诸脑后,不断地从过往的侍者手里接过一杯杯的酒,跟认识的,不认识的喝个痛快。

“肖奕,晚上记得我们的约会哦。”生硬的汉语传进肖奕的耳朵,随即琳娜也出现在了他的身前。琳娜已经将那一身白色的运动装换下,这时候穿的是一件低胸的晚礼服,胸前的那片雪白让肖奕有些微醺的脑子开始混乱起来。金色的秀发散落在赤露的双肩,一条铂金的项链顶端那耶稣的十字架正对着深深的乳沟,而那看起来有些紧身的晚礼服将琳娜玲珑的曲线尽显无遗,凹凸有致的身材使得在场许多男士的目光长久的停留。

“琳娜啊,你今天晚上可真漂亮。”肖奕被眼前那一大片的雪白晃了眼,愣了片刻。

“谢谢。”琳娜喝了一些酒,雪白的脸上有了一丝的绯红,“记得晚上来听故事哦。”说着伸手轻轻的掠过肖奕的腰,轻笑一下擦身而过。

肖奕转头盯着那诱人的背影,咽了咽口水,伸手在身旁穿过的侍者盘中拿过一杯香槟,一饮而尽。

晚宴很快就进入尾声,一伙人酒足饭饱,三三两两的朝各自想要去的地方散开。

“老肖,我和唐莉出去走走,你去不?”古力和唐莉两人刚要出门,在门口碰见了肖奕,于是古力故意问了一声。

“我去干什么?汉城的街上路灯亮的很。”肖奕看着唐莉嘿嘿的笑了一声。

“那好,我们先出去了,老耿好像喝的稍微的有些多,他先回房间休息了。”古力点了点头,朝肖奕挥了挥手,两人出了酒店的大门。

1617房间,去还是不去呢?肖奕站在电梯口突然感到犹豫不决。在大厅走了几个来回后,他毅然的按下了电梯的按钮。片刻的功夫,电梯到了,肖奕看了看周围闪了进去,颤抖着按下了16的字样。

很快电梯就停在了16楼,肖奕在电梯里磨蹭了片刻,探头看了看,然后走出电梯。走廊里静悄悄的,在这个时候,客人们一般都在下面的咖啡屋或者四楼的娱乐场所,要不就是出去观赏汉城美丽的夜景,很少有人在这个时候出现在酒店房间。

肖奕蹑手蹑脚的走到了1617房间的门口,看了看两旁,轻轻地敲了下门,然后闪到了一旁的走廊中央,面孔对这电梯口。

嘎吱一声门开了,不过开的不是1617,而是对面的1618,出来的也不是肖奕期盼的琳娜,而是马晓春。

“肖奕,我正要去找你呢,你自己就来了啊。”马晓春看着门外的肖奕惊讶的说。

“是啊,马老师,后天我和李世石争夺八强名额,我想找你商量一下。”肖奕没想到马晓春竟然住在1618房间,愣了愣脑子转的飞快。

这时候,对面1617的房间门也开了,只见琳娜穿着一件低胸的睡衣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琳娜,你住在马老师对面啊?”肖奕不愧是下围棋的,脑袋就是好用。

“是啊,马老师您好,想不到我们住对门哦。你们好像有事?那我不打搅你们了,晚安。”琳娜反应也很快,朝马晓春笑了笑退回了房间,关上了门。

“这小姑娘人长的不错,可是棋却不行,不知道她怎么出线的。”马晓春待肖奕进了房间,边关门边说。

“是啊,我看她最多业余5-6段的水平。对了,马老师您对李世石了解吗?”肖奕暗呼了口气,转身对这马晓春问道。

“我拿了一些他最近的棋谱,我们研究一下,制定几个策略出来。”马晓春指着茶几上的一叠纸,招呼着肖奕坐下。

肖奕看了看门口,眼神中有些遗憾。拿起李世石的棋谱开始研究起来。

“小李子,我们又见面了,你上次不是说要在棋盘上好好的招呼我吗?今天可不要客气啊,别家底不够就见不得人了。”肖奕看着眼前非常瘦弱的李世石,也不管他能不能理解这话。

哪知道李世石好像汉语水平大进,竟然听明白了肖奕的话语,只见他冷冷的回答:“我的家底比你厚的多,要是你不够看那才可惜呢。”

“那就好,我最怕对手在中盘抗不住就挂了,你家底厚就最好。”肖奕一脸的嬉皮笑脸。

“哼!”李世石没有回答,伸手抓起一把棋子,眼神中带些挑衅和丝丝的得意。原来他的段位要比肖奕高,在猜先上占得了上风。

肖奕耸了耸肩,拍了一颗棋子在棋盘上。李世石飞快地张开手,将棋子洒落在棋盘上,两颗两颗的分开,最后剩下了一颗黑子。肖奕执黑先行。

刚才还是李世石占据了上风,转眼间肖奕就拿着黑棋开始朝李世石耀武扬威了。大拇指和食指捏着一枚黑子,缓缓地、轻柔的落在了右上的星位。

李世石看着肖奕的落子手势心里一阵鄙夷,夹了一枚白子在两指间,有力而又漂亮的拍在了棋盘上,一声清脆过后,左上角的星位多了一颗白棋。

肖奕已经继承了马晓春的经典布局,星小目守无忧角的开局已经运用的炉火纯青,看上去十分冷静的平衡着局面,对抗李世石三连星做出的大模样。

陈祖德的脑子已经经受不起职业围棋的强度,看着屏幕上寥寥的十来手棋,抬起头问:“老聂,你别只顾着看常昊和古力的棋啊。肖奕的局势现在也不错吧?”

老聂扫过一眼,说:“才几手棋啊,你急什么,现在黑棋看起来不错,稳重却又不失轻灵。看来这小子的布局又有一些进步了。不过我就纳闷了,他的棋中怎么我那流水的痕迹越来越少了?”

“就你的那些布局,也不见得厉害到那里。所谓道法自然,棋道也一样,你那所谓的流水一样的布局毕竟还是着了痕迹,算不得上乘。”陈祖德靠在椅子里不紧不慢的打击着老聂。

“那你倒说说,谁的布局才算得上乘?现在的职业围棋,胜负是本质,那里来的自然的围棋,没有痕迹的围棋。”老聂出乎意料的平静,轻叹了口气说道。

“你看李昌镐的棋,以前他的布局就像一座山,一座不能撼动的大山。可是你再看看最近的棋局,里面却包含着各种各样的棋意,感觉他在实验一种新布局,一种自然的围棋。”陈祖德指着古力的那盘棋,娓娓道来。

“反正我们都老了,就看他们年轻人的了。”老聂摘下眼镜擦了擦镜片。

退让,面对李世石的挑衅,黑棋已经第三次选择了退让。将本身的棋形补的非常的坚固,虽然在目数上有些许的落后,但是总体上来讲,差距还是极其微小的。

李世石虽然下的很奔放,也在棋盘上出尽了风头,但是他这时候却隐隐的感到难受,这肖奕的棋风和自己一样,都是酷爱战斗的人。本来赛前的制定中就是要和肖奕比拼一下中盘,只有在对手最强的地方击败他,那样的胜利才能彻底的击倒他。可是肖奕现在一反常态,将棋下得非常的低,摆明了要实地,先捞后洗,一时间李世石有些落空的感觉。

上午的棋局一直在这种状态下进行,虽然李世石下的攻击性十足,还不住的抛出陷阱,但是肖奕的黑棋就是不为所动,只是牢牢的占据着实空,任由白棋在中腹的实力日益的庞大。

当中午的封盘时间到来,同时进行的八盘棋竟然都没有什么大的差距,依旧都保持着两分的局面。这让研究室里的一帮人都大跌眼镜。看来真正的决斗都要在下午进行了。

北海道的札幌市,依旧是那间破旧的小木屋,依旧是那台嘎吱作响的旧电脑,轮椅上少年清秀的脸色依旧的那样如纸片般的雪白。

“寒武,你看肖奕今天上午的表现如何?”高川秀揉了揉有些疲劳的眼镜,对着身旁的高川寒武说道,语气依旧的沉稳平静,其中带着些对弟弟的爱意。

高川寒武一脸的调皮,笑着说:“不错了,我现在没有把握能赢他,可能我还要稍微的差一些,不过我敢肯定的是,中国象棋他绝对不是我的对手。”

高川秀笑了笑,叹了口气说:“在棋上,你的天赋绝对不在任何人之下,如果你能把那些研究中国象棋的时间放到围棋上的话,你现在的水平应该在我之上。”

“可是我喜欢中国象棋的激烈,只需要几十步棋就能决出胜负。相比下围棋就显得太慢了,而且变化繁复,一盘棋下来感觉很累。”寒武摆弄着手边的中国象棋,歪着头说。

高川秀轻叹了一声,溺爱的看着正在研究胡荣华对局精选的寒武。

中午肖奕只是稍微的吃了一些东西,然后就在棋手休息室美美的睡了一觉。等他在一点二十五分赶到对局室的时候,李世石早就坐在了棋盘前,眼睛直直的看着棋盘,脸上看起来有些虔诚。

“小李子看起来很执着于棋道嘛,看着一块棋盘竟然脸色那样的凝重。“肖奕看着李世石心里琢磨着。坐下身,伸手在棋盘上晃了晃,扰乱了李世石的思绪。

“到目前为止你还没有表现出可以跟我抗衡的实力来。”李世石的思绪被肖奕的手带了回来,虽然冷冷的说道。

“你也没有绝对的把握赢下这盘棋呢。笑到最后的才是胜者。”相比较李世石冷冷的脸色,肖奕就要轻松的多,嘻皮笑脸的回答。

李世石哼了一声,没有答话。然后在续盘一开始就拍下一手棋,居然马上开始谋篇中腹。

这么快就想围中腹了?这也太早了一些吧。肖奕抬头看了看李世石,对方的脸上没有一丝的波澜。既然对手要围中间了,那么先前慢慢吞吞的棋也就不能再下了,要不真让白棋将中间围住,那么前面领先的再多也是空话。肖奕拈起一颗黑棋,计算了再三,抬起手腕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漂亮的拍向棋盘,在离棋盘寸许处顿了顿,啪的一声,落在了中腹,非常的深入。

李世石眼中闪过一丝惊异,看了看肖奕,夹起一枚白子将中腹的口袋合上。于是胜负就在那枚有如空降兵般的黑棋之上,活出则黑胜,被吞则中盘负。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

谁才是真正中盘的王者,谁在是新一代的天煞星,一切的答案都在这一盘棋上。而且,赛前各媒体早就将这盘棋和去年的那次冲突联系到了一起,更有甚者将这盘棋提高到了中韩年轻棋手最高水平的决斗,提升到了中韩围棋荣誉的份上。

“老聂,你看着里面,黑棋能做活吗?”陈祖德早就没有了先前的悠闲,紧张的问聂卫平。

“我也算不清,你看常昊出来了,让他来给我们计算一下。”老聂摆弄着棋盘,突然看见常昊笑吟吟的从对局室里出来。

常昊在老聂的招呼下来到了跟前,棋盘上黑白双方又下了六七手棋,黑棋隐约出现一个活棋的形状。常昊低着头摆了一会,过了片刻说:“黑棋有个妙手,就看肖奕能不能发现了。你们看,这里黑棋有一手绝妙的挖,可以通过弃子将白棋压住,然后黑棋再靠一手,紧跟着有一手刺,接着只要简单的一长,黑棋就活了。”说着就在棋盘上摆了起来。

常昊有棋盘可以摆,对局室里的两人可没有,每一手棋都要在脑海里计算数遍,反复确认没有问题之后才能落子,一不小心就会全军覆没。

肖奕上午用的时间很少,因为他下的比较保守,所以现在有了充足的时间可以计算。

一个小时后,肖奕落子了,脸色看起来非常的平静,没有以往的那种急躁。果然是那手挖,绝妙的一手挖,顿时整个白棋的中腹烟消云散,面目全非。

李世石看着那手有如神之一手的挖,白皙的脸上却也没有一丝的的波动,只是怔怔的看着那手棋。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白棋进入了读秒,一次、两次,在第三次读秒堪堪用尽的时候,李世石动了,落子了,不过不是落下一颗,而是同时落下了三颗白棋,投子认输。

这局棋赢得其实并不艰难,但是肖奕却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疲惫,一种像是快要虚脱的疲惫。以至于李世石拒绝复盘后离开时的话语也没有听清楚,只是听见了“你下的真是不错”几个字。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