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奕,过来。wWw,QuAnBen-XIaoShuo,CoM”刚刚走出对局室,肖奕就看见面前阴沉着脸的马晓春朝他喝道。

“马老师,有什么事情吗?”肖奕看起来有些小心翼翼,明知故问的说道。

这时候,在另一边的走廊里,比老聂高出半个头的古力正耷拉着脑袋,看上去满脸的委屈,就差点要哭了出来。

“你看看你,这下的什么棋?领先了十目以上的棋竟然也能被人反盘,我聂卫平这么就收了你这样一个弟子啊!你以后出去别到处跟人讲是我的徒弟,我丢不起那份人。”老聂非常的恼火,刚才古力和胡耀宇的那盘棋深深的刺激了他。

古力原本就耷拉的脑袋显得更低了,嘴角有些轻微的抽*动。

马晓春眼睛瞄了一下老聂,转身想门外走去,“肖奕,你跟我来,别在这里丢人。”

肖奕转头看向古力,正好他也抬起头来,两人目光相碰,尽是自求多福之意。

“这手棋你怎么想的?”马晓春坐在棋盘前,将肖奕和邱峻的对局摆了出来。不过出乎肖奕意料的是,马晓春这个时候指的那手棋并不是官子出错的那一手,而是中盘的那手大跳。

“这一手棋?”肖奕看着棋盘有些出乎意料,原本他是准备等着挨骂的,没想到马晓春问的是那手大跳,于是顿了顿说,“邱峻的中盘一般,我早就计算清楚了里面的变化,就赌一下他看不见这手棋,要是他看到的话,那我就直接认输,目数怎么也不够了。都是上午下的太保守了啊。”

“每一盘棋都想在中盘结束战斗是不现实的,其实这盘棋你的官子发挥的已经很不错了,最后那个失误应该是你在激动之余所犯下的。”马晓春竟然没有一丝半点的要责备肖奕的意思,将手里的棋子不断的放落在棋盘上,见棋局进程摆到官子出错的地方。

“是啊,当时我自己也感觉下的很不错,就是不知道最后怎么会出问题的。好像是有些激动,从来没有下的那么舒心的官子。”肖奕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

马晓春站起身,拿过一本李昌镐的对局谱,递给肖奕说:“看看吧,作为一个棋手所需要具备的冷静和沉稳,李昌镐的棋里有你所缺乏的东西。”说完轻轻的走出了房间,并带上了门。

肖奕接过棋谱,目送着马晓春离开,俯身坐在棋盘前,慢慢的翻开了李昌镐的对局精选,翻过扉页,只见里面的每一页的棋谱上都密密麻麻的写满了蝇头小字,那鞋都是马晓春打谱留下的注释。

富士通杯的决赛刚刚结束,在师徒间的争斗中,李昌镐在全局形势不佳的情况下,冷静沉稳的等待着每一个机会。终于在最后的官子阶段,曹薰铉的一手看起来非常隐蔽的缓着被李昌镐抓住,最终以一目半战胜自己的老师,蝉联了富士通杯。

就在富士通杯结束后不久,三星杯的本赛也在汉城拉开了帷幕,三十二个席位中,中国占据了九个席位,韩国十一个,日本九人,欧美各一人,最后一个席位来自中国台北。

照例在欢迎晚宴上,三星公司的代表作了一番慷慨激昂的陈词后,最激动人心的抽签仪式举行了。

“中国的肖奕初段对来自法国的琳娜二段。”当曹薰铉的握着话筒从嘴里喊出这一句话的时候,全场的一阵啧啧的声音,随即目光聚集到了肖奕和琳娜身上。

“你小子的运气也太好了吧,上次是迈克,这次竟然又是一名欧美棋手,居然还是个女棋手。”耿昆纵然是号称老僧,参研禅学多年,也不竟大呼肖奕的运气简直好到了极点。

“是啊,肖奕你运气真的不错,不过那个琳娜看起来很漂亮哦。”唐莉这次是自费过来,胸口带着一张记者证,看着肖奕笑嘻嘻的说。

“漂不漂亮关我什么事?我是来下棋的。”肖奕一脸正色的回答。开玩笑,要是说琳娜漂亮经你的嘴传到淼淼的耳朵里,那不知道要发生些什么呢。

“十六强里又多了一名中国棋手了。不,应该是两名,我的对手是迈克。”这时候古力听到老曹读出的对阵表,兴奋的喊道。去年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古力郁闷了好久才缓过来。今年在预选赛中一路杀出,顺风顺水,心情本来就非常的好,现在听到明天的对手居然是来自美洲的迈克瑞恩,心情当然是更加的爽了。

“记得去年我第一轮碰到迈克,当时也是大呼运气真好,不过第二轮我就碰到了石佛李昌镐,你可不要重蹈我的覆辙啊。”肖奕看着兴奋异常的古力,给他浇了盆冷水。

“李昌镐怎么了?要是让我杀的兴起,李昌镐也挡不住。”古力心情大好,自信心膨胀。

“有信心就好,我们等着看就是了。”耿昆排着古力的肩膀,笑了笑说道。

这小妞长的还真不错,都说欧洲女人的皮肤是比较粗糙的,不过这琳娜的皮肤看起来和淼淼也有的一拼呢。肖奕坐在棋盘前,看着对面一身运动服饰的琳娜,发挥着自己优秀的观察力。

“你好,很高兴和你对局。”对面的琳娜突然冒出了一句汉语,虽然有些生硬,不过还是给了肖奕一个意外。

“你会说汉语?法国也流行学习汉语吗?”肖奕满脸的兴奋,看着琳娜那淡蓝色的眼睛说道。

“会一点,我有十六分之一的中国血统哦。”琳娜那雪白而美丽的脸上绽放出了一丝笑容。

肖奕惊异的哦了一声,顿了顿,拿起棋盒递给琳娜说:“猜先吧。”

哪知道琳娜接过棋盒并不抓子,摸出一颗黑棋拍在左下角的星位,笑着说:“我们国家提倡女士优先,中国也是礼仪之邦,我下黑棋好了。”

“啊!”肖奕怔了怔,随即拿过棋盒拈起一枚白子放在了右下角星位,笑着说,“那好,就让你用黑棋好了。”

琳娜给了肖奕一个媚眼,柔声说,“那就谢谢了。”纤手翻下,二连星。

两人落子飞快,一会的功夫,棋盘上已经有了四十来手棋,形成了黑棋外势,白棋实空的局面,

而那琳娜每隔一会就给肖奕抛个媚眼,看起来是想要扰乱他的心神。不过肖奕的脸上虽然一副色迷迷的样子,不时还回抛给琳娜一个眼神,但是手里的棋却没有丝毫的柔情蜜意,一手紧似一手。在近百手的棋后,实地遥遥领先的肖奕无理的扎进了黑棋的中腹,而且还搅得风生水起。

这时候,琳娜也早就没有了先前的那种神态,白皙的脸上飞起了一片红霞,纤细的手指被牙齿咬出道道的红印。

欧洲的职业棋手和中日韩的职业棋手相比较起来,还是有着巨大的差距。琳娜作为欧洲唯一的代表,可以说代表着欧洲的最高水平,但是现在的她却被肖奕那近乎无理的棋砍的遍体鳞伤,还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就在中午封盘前的十几分钟,棋盘上琳娜的黑棋已经支离破碎,数块孤棋在白棋的疯狂进攻中风雨飘摇,形势岌岌可危。

“不下了。”琳娜将手里的几枚黑子往棋盘上一扔,嘟着嘴说道。

“认输了啊?不过你的水平倒真的不怎么样,我记得荷兰有个家伙很强的,他怎么没能出线啊?”肖奕笑吟吟的在一旁的小棋手递过来的本子上签了个名。

“他啊。他决赛输给我四十多目呢。”琳娜说道欧洲的对手,顿时将刚才输棋的不快抛到了脑后。

“哦,他输了你四十多目?你不是骗人的吧,就你这棋,也就我们这里的业余五段左右。”肖奕满脸的不可置信。

“你想知道他为什么输了那么多?”琳娜的眼珠一转,飞快地从包里掏出张纸,匆匆的写了一行字递给了肖奕说,“今天晚上你来我房间吧,我慢慢的告诉你。”

这算什么?一见面就约人到房间去,都说法国人开放,没想到竟然开放到这种程度。肖奕下意识的接过纸条,怔了怔说:“我…我看看,晚上再说吧。”

琳娜歪着头给了裁判席上同样一脸不可思议的曹薰铉一个微笑,步伐轻盈的走出了对局室。

肖奕脸色有些无奈,却也带着些期望。朝曹薰铉笑了笑,鞠了个躬起身也出了对局室。

“肖奕,下的不错。上午就将那法国小女孩搞定了啊。那小女孩长的真不错。”陈祖德这次也跟了过来,看见肖奕出来,心情不错的他开了句玩笑。

谁知道肖奕一个哆嗦,转头四下里看了看,然后朝陈祖德笑了笑喊道:“陈老师,其他人的对局怎么样了?”

陈祖德眼神带着些奇怪,看了看肖奕说:“都不错,现在只有王磊和胡耀宇两人局面有些看不清,其他人都或多或少的有些优势。”

肖奕哦了一声,径自在陈祖德旁边的一张棋盘前坐下。

“生病了?要不要紧?”陈祖德看着有些失神的肖奕,摸了摸他的额头。

“没……没有。我好着呢,就是在想一些事情。”肖奕赶忙站起身,忙不迭的回答。

“想你叔叔的事情?别想了,好好下,拿个冠军回去。你叔叔的看病钱也就有了,我给你作主,如果你拿到三星杯的冠军,奖金我只扣你五成。”陈祖德拍着肖奕的肩膀说道。

“真的?奖金只扣五成?那好,说定了啊。”肖奕猛地站起身来,非常的兴奋。

“当然,我陈祖德说的话什么时候不算数了,只要你能拿到本次的三星杯,我就只扣你五成的冠军奖金。”陈祖德微笑的点点头,看着肖奕说。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