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战是我国历史最悠久的围棋比赛,从一九八八年首届比赛至今,已经举办的十一届比赛中有引起轰动的历史,也有近年来式微的感觉。WWw.QuanBen-XiaoShuo.COm随着我国广大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围棋名人战的奖金不高成为这一比赛渐渐走下坡路的一个原因。但是自从第一届的桂冠被刘小光九段夺取后,马晓春就再没有让余下的冠军旁落过,迄今已是十连霸。虽然看起来名人战有些走下衰落,不过由于马晓春的辉煌成绩在,谁能扳倒马晓春就成了每次比赛的话题,因此名人战的对局总是跌宕起伏,质量上乘。

“什么?我要参加预选赛?和那些业余棋手一起冲击本赛的资格?”肖奕看着陈祖德一脸的不可置信。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当初为了让你的禁赛处罚能提前结束,棋院的会议上一致通过了你今年的任何比赛都必须从最底层打起的决定。要是你不想参加的话,那么可以自动放弃参赛资格。”陈祖德坐在摇椅里喝着雨前龙井满脸的惬意。

肖奕看着面前悠然自得的陈祖德心里狠的痒痒:“可是,那样的话我的对局岂不是多了不少,这倒也无所谓,关键是本赛之前的对局都没有对局费啊。”

陈祖德对着个弟子可谓是了解甚深,笑骂着说:“臭小子,本来你是禁赛在身,现在有机会多赚些钱了,你不感激也就罢了,反而编排起我来了,不想参加的话就算了。”说完眯着眼开始闭目养神。

肖奕满脸的苦笑,无奈的看着陈祖德,转身出了院长办公室。

于是,七月,肖奕顶着火辣的骄阳开始四处赶场子。

“您好,我是来自广州的刘畅5段,很高兴能得到您的指点。”棋桌对面一个看起来年约三十来岁的戴眼镜男子朝肖奕微微的点头,并拿着雪白的软布擦拭着面前的棋具。

虽然对手是个业余棋手,但是被三十多岁的人称呼为您肖奕还是老脸微红,赶紧从对方手里拿过棋具和软布,说:“您客气了,希望今天我们能奕出一盘精彩的对局。”

比赛的过程正如肖奕所说的那样,非常精彩,不过只是他一个人的精彩,白棋从序盘开始就抓住了对方的一个失误,穷追猛打,中盘168手将黑棋的两条大龙合并屠掉,名人预选赛初战告捷。

随后肖奕又在上海、北京、南京三地间穿插,在经过一个多月的时间,十四盘棋后,肖奕轻松的从预赛中杀出,进入了六十四人大名单的本赛。

“肖奕,跑了一个多月,有什么体会吗?”看着肖奕那原本白皙的皮肤变的有些黝黑,耿昆用一个非常舒服的姿势躺在沙发里问道。

“体会?最大的体会就是哪个猪头安排的比赛制度,为什么不放在一个城市比完,竟然为了那些无聊的赞助费把预选赛分成三个地方举行,差点没被累死。这次去北京我要找老陈下棋,既然不能在现实里报仇,那么我就要跟他下棋,我要屠他大龙。”肖奕将手里的背包扔到一边,咬着牙狠很的回答道。

一个礼拜后的下午,北京中国棋院的院长室,棋盘前坐着陈祖德和肖奕两人,棋盘上白棋的一条七个子的大龙形势岌岌可危,肖奕的面上满是笑容。

正当陈祖德皱眉思考之际,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陈祖德起身拿起电话,眼睛还不时的瞟向棋盘。不一会间,陈祖德的脸上就露出了笑意,挂了电话说道:“肖奕,今天这盘棋下不完了,以后再下吧,我有事出去一下,你收拾收拾。”说完开门出了院长室。

肖奕坐在棋盘前看着面前那黑白相间的棋子,大呼一声:“天呢,竟然这样也没能屠掉大龙。”

“唐莉?想不到我第一轮的对手竟然是你啊。”肖奕看着对面一身白色连衣裙的唐莉搭讪。

“哼。”唐莉没有理会肖奕的搭讪,很显然她依旧对联赛中的那盘棋耿耿于怀。

肖奕看着眼前的唐莉,咂了咂嘴,心想:这小唐妹妹长的果然不错,这连衣裙隐隐有些透明,脖子下面看起来很白啊。

正当肖奕盯着唐莉的胸部色迷迷的时候,只听耳中传来一声咳嗽,抬眼望去,马晓春站在自己身旁。

“马老师,您来看我和唐莉的棋啊?中午要一起吃饭吗?您等等,很快就下完的。”肖奕收回眼神看着马晓春笑着说。

“很快下完?”唐莉的粉脸更加的白皙了,看起来有些愤怒。

马晓春咧嘴笑了笑,低声说:“好好下,希望到时候是你来挑战我。”说着朝唐莉看了一眼,转身出了对局室。

九点,比赛正式开始。猜到黑棋的肖奕上来就是下了一个五五,弄的唐莉一脸惊讶的朝他张望。

两个五五对阵唐莉的错小目,作为裁判路过的王汝南看着布局不禁停住了脚步,微微的摇头。

“错小目还守无忧角?”肖奕看着唐莉丰满的胸脯心想:看了小唐妹妹是铁了心要跟我慢慢磨了。

于是局势就如两人期待的那样,唐莉开始大捞实空,肖奕竖着巨大的模样经营中腹。

但是很明显,肖奕今天是要速战速决,中午的饭局好像比眼前的这位美女更有吸引力。在中腹还没有成型之前,黑棋选择了在左上打入,要掏空。

唐莉有些奇怪,按照现在局势的发展,黑棋选择打入有些早了,中腹明显四处漏风,起码要在补上个几手才能堪堪的围住,这个时候打入,什么意思呢?唐莉抬头看了看肖奕,发现他也正看着自己,目光围绕着自己的胸前来回的扫荡,粉脸一红,啐了一声,也不去理黑棋的打入那颗子,在中腹天元附近空降下一枚白子,双方互相破坏。

肖奕看着那颗白子,笑了笑,拆二,在白棋的空中,夺取了一些根据。

唐莉同样是黑棋的拆二,心情却是大畅:我那下边就是被破空的话,也只是二十来目的棋,对本身的棋也没有什么死活的影响,可是黑棋的中腹却完全两样,中腹是黑棋赖以争胜的地方,想不到肖奕就这样轻易的放弃了。抬头给了对面一个微笑,同样在中间下了个拆二。

肖奕并没有因为白棋中间的拆二影响心情,低头计算了片刻,在外面逼了一手,将白棋往自己的厚势上赶。

这时候左右游荡的王汝南和聂卫平分别的来到了肖奕这桌,看着棋盘上错落相间的黑白棋子,老聂出乎意料的哦了一声,引得唐莉抬头看去。

等唐莉计算了一番活棋的手段,正想落子的时候,陈祖德宣布中午封盘的时间已到。看来休息了近一年的他现在工作热情非常高涨,再一次充当了总裁判的角色。

中午吃饭,唐莉心情愉快的品尝着面前的饭菜,对上午的棋非常满意,想到棋局,不时露出丝丝的微笑。正当她再一次面露笑容的时候,眼前出现一个人影,肖奕端着饭菜坐在了她对面。

“小唐妹妹,一个人吃饭啊。上午你的棋下的真好,中腹都被你掏光了。”肖奕嬉皮笑脸的凑到餐桌中央,看着唐莉的眼睛说道。

唐莉冷着脸看着肖奕,哼了一声,没有理睬他,低头优雅的开始吃饭。

“啧啧,我们小唐妹妹就是长的漂亮,吃饭都那么好看。”一个人吃饭也没意思,肖奕使劲的搭讪。

“淼淼也很漂亮,她怎么没来呢?”唐莉突然冷冷的来了一句。

“这个……你们都漂亮,各有各的美丽之处。”说到淼淼,肖奕的额头突然冒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愣了愣回答道。

“那么你的意思就是我们都漂亮,你也想和我交朋友了?”唐莉看着肖奕的额头,语声突然变得温柔起来。

“对了,朋友,纯粹就是朋友,我们就是朋友。”肖奕连忙点头回答道。

“那好,你慢慢的想,怎么跟我做朋友吧。”说着唐莉站起身,朝着肖奕妩媚的笑了笑,转身离去,向对局室走去。

下午续盘开始,肖奕好像并没有为唐莉中午的那声朋友给打动,开始大肆搜刮起来,凭着强大的计算能力和卓越的观察力到处挑起战火,竟然完全不管无理还是有理,反正怎么混乱怎么来。

短短的四十多分钟,唐莉的好心情全部没有了,上半身倾在棋盘上,皱着秀眉小心的应付着肖奕的那些无理手。搞的肖奕的目光不住的看向她的胸前。

但是,肖奕的中盘能力明显的要比唐莉强出许多,在她小心翼翼的照顾好中腹的那几个子后,右边的大空却被白棋踩了个粉碎,加上左上打入成活的那块棋,现在的局面已经差不多了,白棋反而领先了黑棋几目。

唐莉的脸色更加的雪白,基本达到一般女孩子追求的那种白皙的效果。额头前的秀发由于那汗珠的缘故紧紧地粘在了一起。细细的计算了一下,没办法了,只能期待官子,听说肖奕的官子技术非常差,现在就等着他犯错误了。

但是这次肖奕却让他失望了,在马晓春的恶补下,肖奕的官子技术却是有了长进,面对局面并不繁杂的官子,竟然收的滴水不漏,最终白棋三目半胜出。

看着对面粉脸由白变红,再由红变白的唐莉,肖奕轻声地问:“小唐妹妹,复盘不?”

“不复。”唐莉猛地站起身,不管裁判王汝南的惊讶就往对局室外走去。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