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前门全聚德烤鸭店始建于一八*年,迄今为止已有一百三十五年历史,是“全聚德”的起源店,以经营传统挂炉烤鸭蜚声海内外。WWw!QUAbEn-XIAoShUo!cOM全聚德烤鸭,外形美观,丰盈饱满;颜色鲜艳,色呈枣红;皮脆肉嫩,鲜美酥香;肥而不腻,瘦而不柴,素有“京师美馔,莫妙于鸭”之说。

一九九九年恰逢全聚德建店一百三十五周年,前门店打开老墙,精心装修出一间仿古餐厅,命名‘老铺’,展现了全聚德的历史风貌和老北京的特色。现在肖奕等一群人正坐在这间老铺中。

除了肖奕古力等四人,在座的还有马晓春。本来肖奕是还要喊上老聂一起,不过却被赢了棋兴奋不已的常昊率先拉走了,于是古力拍了拍腰包长长的舒了口气。

“马老师,看你的样子不像输了棋啊,怎么一脸的笑意呢?”古力看着马晓春的脸色,有些纳闷。

“我这不还是二比一领先嘛,有什么不开心的呢?再说这全聚德来过很多次了,可这新开的老铺我可第一次来,当然心里高兴。”马晓春喝了口茶水,给了古力一个笑脸。

“那既然这样,今天就多吃点。”古力捂着钱包,心里在滴血。顿了顿又说,“淼淼,我还是第一次请你吃饭,你想吃什么尽管点,别客气啊。

“淼淼,这全聚德的鸭子可是一绝啊,你今天可别帮古力省钱,他这个人很要面子的。”肖奕凑在淼淼的耳边轻语。

淼淼展了一个迷死人的笑脸给古力,笑嘻嘻的点点头。

不多时,所点的一桌子菜就上的差不多了,看着那一道道上来烤鸭,坛子肉,红烧鱼唇、霸王花煲瘦、鹿茸水鸭汤等,每上一道古力的心就抽一下,等看到小姐拿进来几瓶五粮液的时候,古力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脸色煞白。

“马老师,祝您下一盘能拿下常昊,完成第三个世界冠军。”吃饭的耿昆和下棋的他完全不能等同,低头猛吃了一阵,抹了下油滑的嘴唇举起面前的五粮液站了起来。

“来大家为马老师能夺得世界冠军干一杯。”趁淼淼还没发言,肖奕赶紧跳了起来。

马晓春放下手中的鸭腿,举杯道:“来大家一起来,古力,端起你的酒杯。”

古力慢吞吞的站起身,举着杯子心道:你们怎么就知道后天老马能赢?难道我们老常就是砧板上的肉不成。不过这话是不敢说的,这面前四人可都是一伙的。于是端起酒杯和四人相碰,一声清脆过后,五人面前的杯中都空了,不过淼淼喝的是牛奶。

趁着淼淼的注意力还在烤鸭上面,肖奕很快的就和古力他们喝了好几杯,偷偷的看了一眼正对付烤鸭的淼淼,对马晓春说:“马老师,我们再来一杯,感谢您教导我。”说着将两人的杯中满上,举着杯走向马晓春的身旁。

“肖奕,你今天好像喝不少了吧。”对付完烤鸭的淼淼优雅的擦拭了一下樱唇,吐出一道柔美的声音来。

“没呢,没喝多少,今儿个高兴,陪马老师他们喝点。”肖奕的脚步明显的顿了一下,转头看着淼淼,笑眯眯的回答。

“你知不知道你的身体不能喝多吗?难道你不记得前几次你宿醉后第二天起床脑袋剧痛了吗?你要让我为你担心吗?”淼淼的语气突然变得幽怨,幽幽的叹了口气说道。

“好了好了,老肖我看你还是到那边乖乖的坐着吧,别出来混了。看哥几个喝酒就行,你就在那边对付着那写牛奶和烤鸭吧。”古力走过来,可怜的拍了拍肖奕的肩膀一屁股将他挤开。

于是肖奕在淼淼幽幽的眼神和古力他们嘲笑的眼神中进退两难,愣在了当场。一番思想斗争后,还是乖乖的坐到了淼淼的身旁,坦然接受古力和耿昆他们鄙视的眼神。

淼淼看着肖奕坐到自己身旁,马上换上一个灿烂的笑容,拿过酒瓶帮肖奕满上,温柔的说:“肖奕,我们别学他们那样酗酒,那对身体不好,我们少喝一点,对付这些菜就可以了,不够的话再叫。”

肖奕看了看眼前的酒杯和笑嫣如花的淼淼,点了点头,夹起一块鸭子吃了起来。

虽然少了肖奕这个酒桶,但是古力并没有因此而少出钱,只因为肖奕将满腔的酒量都化作了食量,一人就干掉了两只烤鸭和一些其它菜肴,粗粗的计算下来,竟然比和两瓶五粮液还要花费的多,古力买完单看着发票上的一千三百元差点流出眼泪来。

lg杯棋王战的第四局比赛移师到年代悠久的北京饭店举行。

马晓春在吃了一顿全聚德之后心情明显非常的不错,坐在棋盘前不停的对常昊展露微笑。开始常昊也还以微笑,但是时间一长心里就开始犯嘀咕了:这马老师是不是想玩心理战啊?是不是要我让这盘棋?这不可能啊,就他那性格,怎么也不会在棋盘上求人的。

正在常昊胡思乱想间,陈祖德宣布比赛开始。

这次轮到常昊的黑棋,没有像上一盘那样让记者急得满头大汗,黑棋明显是准备充分,上来就用星。无忧角这种马晓春最喜欢的布局。

马晓春看到黑棋的第5手棋明显的一愣,笑了笑占据了黑棋中间的那个边星,防止对手下一手成为绝好形。这个时候时间还没有过十分钟,看的对局室里的记者大呼过瘾。

“老肖,你看黑棋用的是老马最拿手的布局。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厉害啊。”古力看着常昊的开局不由得大声感慨。

“完了完了,老常估计昨晚没睡好,现在出勺子了,要不怎么会用对手最拿手的布局呢。”肖奕故意暗叹一声,摇摇头说道。

“马小才出勺子了呢。”没等古力回答,刚进门的老聂急吼吼的冒出一句。看了看棋局的进程,晃着脑袋,摇着折扇说:“妙啊,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果然不枉我昨天的一番教导。”

古力和肖奕面面相觑,随即一齐露出无奈的苦笑。

对局室里,马晓春的状态明显要比上一局好,脸色看起来也凝重了许多,上一盘棋的告负确给了他压力。静静的看着棋盘,然后白棋有如一颗颗雪白的精灵跳跃在棋盘上,看起来曼妙灵动,飘然欲仙。

而常昊的棋也恢复了自己的本色,深厚的全局掌控能力加上卓越的大局观对抗着马晓春的妖刀,丝毫不落下风。

上午三个小时的时间,双方的落子有如梅花间竹,在中午封盘前棋盘上已经落下了一百三十手棋,相比较前一盘来,这一局棋简直可以说是快棋赛。

这个时候,盘面上黑棋的厚势将中央远远的围住,一块超级大空呼之欲出。

马晓春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要是不能将这大空破掉的话,这盘棋恐怕要被对手扳成二比二了,那么第五盘的压力就全到了自己这边。抬头看了看时间:十一点半。还有计算的时间,于是将手里的棋子轻轻的扔进棋盒,看着棋盘默默地开始计算起来。

中午十二点,马晓春看着老陈站起身,像要宣布比赛封盘。飞快的拿起一颗白棋,点进了黑棋那还没成型的大空中。

常昊“啊”了一声,正要细看,只听老陈的声音传来:“封盘时间到了,请棋手去餐厅用餐。”说完两个小棋手就过来催促两人离开座位。

常昊依依不舍的看着棋盘,无奈的跟着马晓春出了对局室,朝餐厅走去。

“聂老师,您看马老师中午封盘前的这手棋怎么样?”肖奕看到老聂皱着眉头故意上前问道。

“这手棋很厉害啊,黑棋没有很好的进攻点,要是被白棋在里面成活的话盘面就不行了,必须将它赶出去,而且在追击的同时能拿下这一块空才行。”老聂沉吟了片刻,指着棋盘回答。

而下午续盘一开始,常昊的确想老聂所说的那样,一手拆,逼迫着白棋往外逃去,然后可以利用追击拿下左边的十几目的一块实地。

可是马晓春在低头计算了片刻,并没有选择出逃,反而向着里面大跳了一手。

一时间,研究室里热闹了。

“老马又出勺子了。”古力笑嘻嘻的指着屏幕对老聂说。

“老马是你叫的?”老聂顺手将扇子柄敲在了古力的头上,一脸的笑意。

“这……”肖奕对马晓春的这手棋有些不能理解,抓起棋子不停的在棋盘上和耿昆计算。

这时候常昊也有些纳闷:跳进去?我跨断怎么办?黑棋只要有了跨断的这个子,那么先前打入的那颗白棋就没有那么容易逃走了,左边起码能刮出二十目来,这样的话,盘面就有十几目的优势了。不过常昊的有一个优点是老聂所不具备的,那就是仔细,虽然很想跨断白棋,但还是埋头默默地计算起来。

时钟缓缓地走向四点,常昊进入读秒了。虽然花费了一个多小时的计算,但是依然没有看到白棋如何才能就地做活或者赚取更大的利益,在小棋手的读秒声中,跨断。

就在常昊落子的同时,研究室里早就沸腾成了一片,因为在半个小时前,肖奕就摆出了黑棋跨断后白棋的后续手段,虽然不能就地做活,但是正因为大跳进去的那颗子,使得白棋有一连串的妙手可以将上边的那颗白棋逃逸出去,顺带压制左边黑棋成空的潜力。因此当常昊的跨断落下,研究室里欢呼声和哀叹声四起。

而对局室里的马晓春显然早就看到了那一连串的妙手,没有丝毫的犹豫,一颗颗白棋有如那充满妖气的飞刀,狠狠的扎在黑棋的身上。

等到白棋的飞刀及身,常昊愣住了,脸色煞白的呆坐在棋盘前,完全没有听到小棋手那声声的读秒。过了良久,苦笑一下,抓起了棋子认输。

lg杯棋王战,马晓春九段夺得个人的第三个冠军,也是中国棋手夺取的第三个世界冠军。

第二十三章马晓春的提议上

lg杯棋王战的冠军,中国围棋的第三个世界冠军,虽然中国棋手包揽了前两名,冠军早就是囊中之物,但是这冠军带来的欣喜还是那么的难以言喻。当马晓春从lg集团中国区总裁手中接过冠军奖杯和那张两亿五千万的巨额支票的时候,整个北京饭店沸腾了,中国围棋多年来的梦想在苦熬了四个酷暑寒冬之后,终于又一次实现了,实现者依旧是带来前两次冠军的马晓春。

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马晓春却出乎意料的看起来并不激动,好像这次的冠军队他来说没有什么根本的影响。

体坛周报的记者率先发问:“您好马九段,我是体坛周报的记者,请问您拿了这次的世界冠军后,有什么话想对广大棋迷朋友和您的下一辈棋手说吗?”

马晓春闻言微微一笑,看了看身旁的老陈等人,沉吟片刻说道:“首先我要感谢广大的棋迷朋友们支持我,没有你们的支持,中国围棋是不可能有今天的成绩。其次这个冠军奖杯是我应得的,我认为在整个世界棋坛,只有李昌镐和我是站在了世界的巅峰,其他的棋手还要差一些。”

顿时台下一片喧哗,马晓春这话说的有些狂妄了,可以说得罪了一大批的棋手。各大媒体的记者纷纷开始记录,记录下马晓春的这番话语,明天肯定可以登上体育版的头条。

看着场下喧闹一片,马晓春做了个安静的手势,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还有一个建议我希望棋院能考虑一下。我们围棋队伍中有许多出色的棋手,他们有的人也具备了冲击世界冠军的实力或者潜力,但是因为某些原因被剥夺了一段时间的比赛资格,这样对他们的围棋生涯非常不利,不知道棋院方面能不能靠考虑在今天这个日子里,适当的作出一些调整呢?”说完转头看向一旁的陈祖德和华以刚等几个棋院领导。

台下又是一片喧闹声,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清楚马晓春在说什么,由于某些原因被禁赛的棋手就那么几个人,其中古力耿昆他们的禁赛期已经满了,只有马晓春的弟子肖奕还在禁赛期内。马晓春这番话语非常明显的就是希望棋院能将肖奕的禁赛处罚提前终止。

这时候陈祖德坐不住了,拿过面前的话筒,一脸微笑的说:“马晓春九段说的非常的好,他的确是当今世界棋坛最顶尖的高手,这次的lg杯冠军就是对他最好的褒奖。至于他提出的建议,我个人认为还是很不错的,这个我们棋院领导层会适当的考虑。谢谢大家的参与,今天的新闻发布会到此结束。请大家去三楼大厅参加lg公司为我们准备的欢庆晚宴。”

由于夺取了世界冠军,这次记者们都显得非常的大度,并没有再追问陈祖德和马晓春等人,三三两两的收起吃饭的家伙离开大厅,前往三楼聚集。

“小马,你刚才说的那些是什么意思?”电梯里的陈祖德语气有些怒意,黑着脸问马晓春。

“没什么意思,现在老刘那个家伙走了,你也回来了,你总不能看着你的徒弟继续受委屈吧。”马晓春耸耸肩,笑着回答道。

“你的意思我了解,但是这事情真正实施的话可能棋院下面的棋手会认为我们朝令夕改,认为我们包庇自己的弟子,到时候棋院的声誉将置于何处?”陈祖德叹了口气,摇摇头说。

“你看,这个月底国内的名人战就快开始了,而两个月后新人王战的预赛也要开始,随后就是三星杯的预赛,要是现在不把肖奕的禁赛处罚取消掉的话,他是没有资格报名参加这些比赛,那么也就是说他今年整个就废掉了,只有等明年才能真正的参加高质量的比赛。”马晓春数着即将开始的各种比赛,苦口婆心的在陈祖德耳边劝说道。

这时候电梯到了,陈祖德低声说:“这件事过几天再说,我会好好考虑的。”说着率先走出电梯,换上了一张笑脸朝晚宴大厅走去。

“马老师,今天你怎么在会上将那些话啊。”肖奕端着一杯五粮液来到马晓春的身前。

“你知道什么,要是你能提前将你的禁赛处罚撤掉的话,今年下半年就基本上就不能参加什么高质量的比赛了。”马晓春把刚才和老陈交谈的那些话一一的讲述给肖奕听。

肖奕越听嘴巴张的越大。等到马晓春讲完,肖奕整个人就愣掉了,随后苦笑着说:“本来我还以为禁赛九个月也没什么,照你这样说的话,那就是一年多的时间算废掉了,想不到老刘还真是狠啊。”

“不过你别急,现在老刘那个家伙已经调走,你老师也回来了,只要他同意,你这件事也就算个芝麻大的小事,随手就能解开。”马晓春喝了一口握在手里的香槟,点点头说道。

肖奕如有所悟得点了点头,举着酒杯就和马晓春对饮起来。

由于是中国围棋夺取了世界冠军,在肖奕的软磨硬泡下,淼淼终于同意他今天晚上可以喝个痛快。肖奕一声欢呼,将淼淼塞给了张璇徐莹她们,自个跑去找古力他们拼酒了。

没有了制约的肖奕到处表现着他的酒量,憋了许久的他基本上是来者不拒,很快就一瓶五粮液下肚,外加几杯威士忌。片刻后就和古力两人搂在一起开始说胡话了,耿昆和马晓春等人没有办法,只能叫人将他们送进了饭店的房间,然后他们继续狂欢。

宿醉过后的脑袋总是非常地难受,肖奕也不例外。早上十点左右,准时地睁开眼睛,揉了揉有些晕乎乎的脑袋爬起身来。在卫生间洗漱完毕,肖奕站在床前开始整理身上的衣服。当身上的衣服刚整理完毕,准备出门的时候,突然脑子里那熟悉而又剧烈的疼痛袭来。霎时间,肖奕整个人就靠着墙蹲在了地上,捧着剧痛的脑袋,意识一片空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剧烈的痛楚渐渐远去,意识又恢复到了肖奕的脑中。回味着刚才的剧痛,肖奕不禁感到十分后怕:这头痛的毛病自从淼淼开始控制自己饮酒后,好像已经好久没有出现了。昨天放纵了一次,今天立竿见影的看见成效,难不成脑子里真的有什么毛病?要不怎么没见古力、马老师他们也出现这样的痛楚?越想越怕,进卫生间用凉水冲了冲脑袋,微微的擦拭了一下,开门出了房间。

刚出房门,左边的一间房也出来一人,正是昨晚住在隔壁的淼淼。

“肖奕,你起来了啊,怎么一头的水珠啊?你在搞什么?”淼淼快步走到肖奕的身边,看着他的脑袋轻声地问。

“没什么,我刚才洗了洗头,凉快一下。”肖奕笑了笑回答到,心想:这能让你知道嘛,你要知道的话还不给你说一顿啊。

淼淼也没有注意肖奕的表情,挽着他的手臂说:“那我们下去吧,马老师和耿昆他们等我们一起去吃中饭呢。”

肖奕这才感觉肚子咕咕直叫,点了点头,携着淼淼的手钻进了电梯。

两人在服务员的引导下进了四楼的一个房间。推门进去,里面一张大桌上围坐着马晓春老聂等人,其中还有一个带着眼镜的老人,赫然就是陈祖德。

“老师,你也在这里?”肖奕看着陈祖德,惊讶的问道。

“过来到我身旁坐,好久没和你一起喝酒了。”陈祖德也是一个爱酒之人,身体刚刚恢复就想着喝酒了。

肖奕如言走到陈祖德的身边坐下,说:“老师,您身体虽然复原了,但是还是别喝酒了。我今天也不喝,陪你吃饭。”

“你不喝酒?作为我们国少队的老大不喝酒?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古力听到肖奕的嘴里吐出我不喝酒几个字来,一脸的不可置信。

“不喝了,昨天的酒还没醒呢,中午就不喝了。”肖奕顿了顿,看了眼淼淼回答道。

这次古力听得确切,摇了摇头坐下身,嘴里念叨着什么。

没等酒菜上齐,马晓春等几人就喝开了,交杯晃盏,一杯杯的白酒就落肚。

“肖奕,昨天小马的提议你也听到了,说说你的想法。”陈祖德和肖奕没有喝酒,于是两人凑在一起开始谈论昨天马晓春提出的建议。

肖奕看了看陈祖德,低头沉吟了片刻,然后抬起头说:“老师,您也知道,要是我被禁到八月底的话,今年的那些高强度、有质量的比赛就基本参加不了,那我不知道怎么保证自己的状态和棋力。”沉思了片刻的肖奕直言不讳。

“这个问题我也考虑到了,我也觉得小马说的对,以你的天分只要在世界大赛这几个高质量的比赛中锻炼个一到两年,保不准就能闯出你自己的一番天地。要是因为那些无聊的原因而失去了现在涨棋最好时间的锻炼的话,对你以后的职业生涯的确有着很大的影响。”陈祖德点点头说道,拿下眼镜擦着镜片继续说道,“所以我准备过几天召开一个会议,把你的问题研究一下,看能不能把你的禁赛处罚提前结束掉,那么你就能参加下半年的各种比赛了。”

“真的。”虽然肖奕早猜到了陈祖德的心思,但是真正的听到的时候心中还是一阵感激。

[www.QUA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