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奕?你不是刚回去吗?怎么又来了?”淼淼看着站在楼道口的肖奕问道。wwW、QUanbEn-xIAoShUo、COm

“午后与小姐匆匆一别,倒让小生思念的紧啊。”肖奕心情大好,学着刚才那三级片里的对白向淼淼作揖回答道。

“少跟我来嚼文弄墨,就你那点点文学功底,也就别出来丢人了。”淼淼听到肖奕这样说话,掩嘴轻笑,“快说,有什么事情?”

肖奕笑嘻嘻的上前挽着淼淼的手臂,上下摩挲了一番,说:“没事,就是想你了呗,我们出去走走,马上就吃晚饭了。”

淼淼奇怪的看了一眼肖奕,点点头说:“那好,等我上去换件衣服。”说着就要往楼上走去。

“别,姑奶奶你将就一下吧,别浪费时间了。”肖奕一把拖住淼淼的手臂说。心想:要等你去换件衣服,每一个小时能下来啊?

“对了淼淼,我记得你有一辆自己的车啊?怎么没见你开呢?”肖奕站在路口等了半个小时,竟然没有一辆空车路过。

淼淼指着鼻尖说:“我的?我没有车啊,以前开的一辆是我同学的,上次和你约会的时候也是我同学送我过来的。”

“哦,我还以为是你的呢。看来要努力一些了,争取奋斗个一年,也混个有车族。”肖奕点点头看着一辆辆飞驰而过的轿车叹道。

“你没发烧吧?你这么一个吝啬鬼怎么会想起买车的?”淼淼仿佛看到站在她面前的不是肖奕,而是一头怪物。

肖奕哈哈大笑,正好一辆空车过来,伸手拦下,帮淼淼打开车门说:“等会吃饭的时候再告诉你,上车吧,mm。”

淼淼看了一眼肖奕,钻进了出租车。

两人刚刚从车上下来,淼淼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喂,您好。”淼淼从包了拿出手机,按下了通话键。

“淼淼啊,肖奕在不在?对了你们在那里啊?”电话那头传来的是耿昆的声音。

“哦,耿昆啊,肖奕他在呢,你找他有事吗?”

“没事没事,你们在那里呢?”耿昆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异样。

“我们刚刚到新街口呢,怎么你们也过来,好啊,等会一起吃饭。”淼淼不但长得漂亮,而且人还实诚,告诉了耿昆他们现在的位置。

肖奕看着淼淼挂上电话,问:“老耿的电话?他要干什么?”

淼淼将手机塞进包中,回答说:“他和白岚也在新街口一带,约我们一起吃晚饭呢。”

肖奕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说:“他们也在新街口?不可能吧,我出门的时候两人还在家里办事呢,哪有那么快?”

“办事?办什么事?”淼淼带着些许的疑惑问。

肖奕愣了愣,挠挠头笑着说:“也不是什么重要的是。”装模作样的四下张望里一番,突然一拍脑袋说:“老耿太无耻了,原来是准备吃我的啊。”

淼淼投过来一个疑问的眼神。肖奕苦着脸说:“本来想在吃饭的时候给你个惊喜的,现在我们今晚的两人世界没了。今天老陈打电话过来,告诉我说我的禁赛处罚已经提前结束了,从下个月开始就能参加任何的大赛了。”

“真的?”淼淼一脸的惊喜,顿了顿继续说,“怪不得你说他准备吃你的,原来这样啊。其实她就是想帮你庆祝一下吧。”

“他帮我庆祝?”肖奕满脸的不屑,“你跟我们处了这么久,他是什么样的人还不知道吗?我们要想吃烛光晚餐的话,还是赶快闪吧。”

“走不掉了,他们来了。”淼淼看着肖奕的身后,笑着说。

于是在耿昆的贼笑下,四人进了国际金鹰的门。

晚上八点多钟,脸色迥异的四人出现在了金鹰的门口。

“大家各顾各的,再见。”肖奕满脸通红,脚步发晃的扶着淼淼的肩膀对耿昆说。

“你行不行啊?可别最后变成淼淼送你回去。”耿昆的脚步同样发晃,大着舌头说道。

肖奕看看身旁的淼淼,转头说:“没事,我没醉,清醒着呢。淼淼,我们顺着马路走走吧。”说着拉起淼淼的纤手就朝前走去。

“可别酒后乱事啊?要注意安全、保险。”身后的出租车内传来耿昆和白岚的笑声,有些暧mei。

携着淼淼的手,迎着扑面而来的晚风,凉爽的感觉让肖奕的酒也醒了些许。

看着过往的行人,肖奕看向手边的女孩。容颜娇艳,雪白的粉脸上因为喝了点红酒隐隐的透出了一抹胭脂色,光滑如玉的脖子修长挺拔,顺着脖子下去,一片刺眼的雪白让肖奕的脑袋有些发胀。

深深的嗅了嗅那乌黑亮丽的秀发上传来的那股淡淡的幽香,肖奕携着淼淼的手说:“淼淼,今天晚上你真美。”

自从两人恋爱后,淼淼这还是第一次从肖奕口中听到如此的赞美,不禁有些醉了,脸上的胭脂色越发的浓了起来,低着头对着马路虚踢着脚,片刻后抬起俏面带着一丝顽皮的笑容反问道:“嗯,难道我昨天晚上不漂亮吗?”

“漂亮,什么时候都漂亮,只是今天晚上格外的漂亮。”肖奕听了哈哈大笑,一把环住那纤细的蛮腰,入手柔如无骨。

将头微微的侧在肖奕那不算厚实的肩膀,淼淼甜甜的笑了。这初夏的晚风轻轻吹拂过,好似情人脉脉含情的目光,弥漫在空气中,感觉格外的温馨。

一路渐渐的行去,两人没有任何的话语,只是默默却有缓慢地向前走着,心中那诉不尽的情话在这一刻也不再需要说出口来,只需用心,用心就能感受到对方散发出的那股浓浓的情意。街灯映照,贴在一起的身影在灯下拖出一个长长的影子,合到了一起。

就这样走着走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肖奕的耳边传来水浪拍打岸壁的声音,抬眼一看,竟然到了月色笼罩下美丽而又有些朦胧的玄武湖畔。

将手中的女孩向怀中紧了紧,顺着湖边的那条有些昏暗的小道慢慢前行,小道边茂密的树冠两两相抵,幽暗的灯光带着些异样的情调挥洒在两人身上。肖奕低声说:“淼淼,你看,这是玄武湖,我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

一直沉浸在那浓浓的爱意中的淼淼将头从肖奕的肩头抬起,看了看四周,喉间发出一声柔美甜腻的声音,说:“是的哦,真是我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呢。怎么走到这里来了,难道有爱神默默地指引着我们吗?”

肖奕听了微微的一笑:这如今的女孩子就是喜欢幻想,还爱神呢。轻轻的扳过淼淼柔弱的肩膀,凑在她耳边,轻轻地吹了口气,说:“三生三世的爱情,我只要今生的这次。”

一句从书上看来的情话,立刻将处于幻想状态的淼淼向着幻想的深处又狠狠的推了一把,樱咛一声,靠在了肖奕的胸膛上,顿时,一丝如兰的气息钻进了肖奕的鼻子,直冲到他酒后有些兴奋的脑中。

肖奕只感到一股甜甜的幽香直冲脑门,轰的一声,脑袋里全都乱了,紧紧地抱住胸前的那吐气如兰的女孩,缓缓地坐在了身旁的长椅上。

小心的捧起那娇媚的容颜,弯弯的柳眉,挺拔的瑶鼻,紧闭的美目上面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动,鲜红欲滴的樱唇略微的张开,似在祈求着什么,等待着什么。肖奕现在的脑中一片混乱,对着那绝美的容颜本能的吻了下去,有些笨拙,有些颤抖。

两人双唇轻轻的一碰,均感到对方的身体传来猛地一下的剧烈的抖动。微顿片刻,肖奕紧紧地抱住眼前的女孩,而淼淼也勾住了肖奕的头颈,樱咛一声,两人紧紧地吻在了一起。

‘酒能乱xing,要注意保险和安全。’耿昆的话语犹在耳边,肖奕和淼淼的身子却已经躺倒在了那长椅上,而肖奕的右手已经按在了那隔着衣衫依旧传来的柔软之上,这使得他原本混乱的脑子越发的混乱起来。片刻间,肖奕的手就从外面滑进了淼淼的衣内,一阵细腻柔滑的感觉顺着右手指尖传到了肖奕的大脑中,连续的刺激立刻让他灵台失去了所有的清明,微一起身马上又深深地压在了淼淼那柔软的身躯上。

就在两人将要在玄武湖畔的长椅上做出进一步的接触时,扑通一声,不远处的湖中传来一个入水的声音,随即一阵狗叫声传来,狂吠不止。

正要再进一步的肖奕和淼淼顿时从混乱中清醒过来。肖奕连忙将手从淼淼的内衣中抽出,手忙脚乱的爬起身,一脸尴尬的看着羞红了脸坐起身来的淼淼。

“淼淼,对…对不起啊。”肖奕有些尴尬,搓着手小心翼翼的低头说了一声。

“没……没什么。”脸红到了脖子的淼淼轻轻的吐出一声蚊音,将头别向了另一边。

“那么我送你回去吧?天色也不早了。”肖奕被晚风一吹,清醒了许多,试探的问道。

“好的,那我们走吧。”淼淼依旧深深的低着头,率先站起身,向前行去。

肖奕一时间也没有什么话语,只能紧紧地跟在后面,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不知道淼淼到底在想什么。

又是静静没有话语的一段路,不过这一次的心情和刚才完全不同,两人心里多了一些忐忑,多了一丝担忧。

玄武湖离淼淼的宿舍很近,只是一会的功夫,两人就一前一后的到了宿舍的门口。肖奕定了定心神,上前一步,轻轻地拉住淼淼的手臂,迟疑了半天,说:“你…你进去吧。明天我再打电话给你。早点休息。”

淼淼抬起头,眨了眨美丽的眼睛,静静地凝望了肖奕片刻,点点头,没有回答,转身进了宿舍了。

肖奕默默地目送着淼淼进去,等到她走到楼梯转角的时候,肖奕突然大喊:“淼淼,晚上睡觉盖好被子,戴着帽子睡觉不敢冒。”

顿时楼道口的淼淼眼睛一亮,用力的点了点头,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浮现在俏丽的面容上,顿了顿,转身便上楼去。

看着淼淼展露出一丝笑容,肖奕心神大定,一身的轻松,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满脸笑容的对司机说了声:“虎踞北路。”司机看着咧嘴暗笑的肖奕满脸的惊异,油门一踩,车灯破开弥漫的夜色,飞驰而去。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