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杯的比赛如期在北京的中国棋院举行,决赛的第三盘,堪称天王山的一局棋。wWW。QuanBen-XiaoShuo。coM如果马晓春再胜的话讲以三比零封王,夺得自己的第三个世界冠军,彻底的奠定中国第一人的称号。而要是常昊能拿下这关键的一局,那么形势就缓和了许多,起码有了一争之力。

上午八点刚过,马晓春就带着肖奕几人出现在了棋院。

“马老师,今天是您的黑棋,拿下的把握应该很大,晚上到哪里去庆祝?”在对局室的门口,肖奕看了看身边的耿昆几人,笑嘻嘻的问马晓春。

“常昊的棋力不在我之下,围棋比赛什么事情都会发生。”马晓春装模作样的用外交辞令回答,随即笑着说,“如果今天拿下比赛,晚上哪也不去,自有lg公司举行欢庆晚宴。”

“那你准备怎么花那两亿五千万韩元的冠军奖啊。”肖奕想起那奖金就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本来是能好好花的,可是你师傅老陈太狠啊,要抽掉百分之六十五,到我手也没几个钱了,我准备存着等以后不能下棋了作为养老金。”马晓春哈哈大笑的说着走进了对局室。

肖奕和耿昆几个面面相觑,感情这了老马也是个铁公鸡啊。

上午九点,第三局的比赛正式开始。这个时候,对局室里进来一个人,只见他缓缓地走到棋盘前,看了看两人,转身在裁判席落座。

马晓春看着那人满脸的惊讶:“老陈,你什么时候来的?医生让你出院了?”

而常昊则赶紧站起来朝着陈祖德问好。

“我上次去南京就基本痊愈了,回上海后再复诊了一次,医生说可以回来工作了。这不,今天给你们当裁判来了。”陈祖德坐在裁判席上笑眯眯的回答。

随着陈祖德宣布比赛开始,lg杯棋王战的最关键一局棋开始了。

常昊看起来有些慎重,夹了一颗黑棋在手里半天没有落子。急的那些夹着长枪短炮的记者满头大汗,眼睁睁的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却没有拍到棋手落子时的英姿。

终于在十分钟的时间将满之际,常昊那架在棋盒上的右手迅速的抬起,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落在了棋盘的右上星位。而马晓春也没有任何的停顿,抢占了对角的小目,不给黑棋下出对角星的战斗开局,表明自己的态度,就是要稳扎稳打。

而各路记者也长舒了一口气,一时间镁光灯不停的闪烁。

布局阶段,由于已经是二比零落后,常昊下的非常积极,一反以往全盘厚实的下法,选择了乱战。先在上面把局面打散,随后又在左上方集中火力猛攻黑棋的两颗孤子,一副搏命的样子。

而黑棋并没有被白棋的猛烈进攻给吓倒,依然扎实的守空作模样。二十几手棋下来,形成了黑棋实空,白棋模样的局势。

这个时候对局室里却热闹非凡,古力肖奕几个年轻棋手围在一起不停的对着面前的棋盘指指点点。而一旁以俞斌为首的老一辈棋手则相对来说安静许多,只是偶尔对局势发表一些自己的看法。

“老肖,你看这盘我师兄下的不错啊,很有气势,看来上次被聂老师骂惨了,知耻而后勇,今天要拼命啊。”古力是个好战分子,看见常昊布局所表露出来的气势,非常兴奋。

“回光反照,老常现在只能说回光反照,你看吧,下午他就没劲了。绝对不是什么知耻而后勇。”作为马晓春的弟子,这个时候的肖奕当然支持黑棋。

不过,常昊在前面雄起了一阵,随后气势就降下来了,落子越来越慢,充分的表现出他内心的谨慎,想赢怕输。

或许前半盘值得研究的技术点并不太多,所以肖奕他们并没有表现出多么高的热情来,摆了一阵就几个人凑在一起交头接耳开始闲聊。还没有等到中午十二点钟,研究室里的棋手们就匆匆散去,只剩下空荡荡的研究室。

也许是因为这盘棋的重要性,到陈祖德宣布中午封盘的时候,棋盘上才落了寥寥的六十几手棋,真正的战斗将在下午进行。

淼淼最近是越来越温柔,午餐的时候,小心的把面前碟子里的鱼挑去鱼刺放到肖奕的碗里。看的古力和耿昆几个满脸的羡慕。

“你们说,下午续盘谁会在四十手内先出缓手?我们来打个赌。”肖奕将鱼肉和米饭搅在一起拌匀,一脸幸福样的问道。

“缓手?”古力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小心的看了看四周说,“现在来看,老常下的非常积极,不过这也就是他出勺子的时候了。在这方面他和我老师真的很像啊。”

“要赌出缓手的话,我还是看好老马,他优势的时候常常出错,现在二比零领先,他这盘肯定要出缓手。”耿昆往碗里扒拉着菜,边吃边说,说着将肖奕面前的一条鱼夹走,完全无视淼淼愤怒的目光。

“那好,你们选他们都出缓手,那我就吃亏点,赌他们四十手里谁也不出缓手,赌资是全聚德的烤鸭。”肖奕飞快的吃完碗里的鱼拌饭,像只猫一样伸手抹了抹头面。

耿昆和古力两人相视对望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成交。”

下午一点半,续盘开始。经过中午休息之后,常昊明显已经把心态平复下来,恢复了开始时的那股气势,拿起一颗白棋,狠狠的在下边打入。

马晓春很明显也早就算到了白棋的这一手,略微的沉吟片刻,一改上午忍让的棋风,小尖,逼迫白棋就地做活,黑棋在攻击中竖起模样,然后和白棋在中腹进行决战。

“好,这一下比赛才有意思了,不然扭扭捏捏的像娘们。”双方强硬的着法让古力跳了起来,大声地喊道。

“俞老师,白棋的这手算不算缓手?这个时候打入有些早啊。”肖奕对比赛精彩不精彩没有什么兴趣,只想知道这手棋有没有问题,于是指着棋盘问一旁的俞斌。

俞斌扫了一眼肖奕,心想:你小子自从到了北京,也没问过我一手棋,今天怎么就知道要我指点了呢?于是细细的看了看棋盘,然后摇摇头说:“这棋打入看上去早了点,不过也可以,算不得什么缓手,局势基本差不多。”

肖奕失望的哦了一声,转头再看向电视画面。弄的俞斌在一旁直摇头:你小子知不知道礼貌啊,连个谢谢也不说一声。

“四十手啊,老马老常,你们只要四十手不出问题,我全聚德就到手了啊。”肖奕看着电视画面嘴里念念叨叨着。

棋局继续进行,双方虽然展开了战斗,但是下的还算比较本分。

“看,马老师出勺子了,全聚德到手了。”本来静静的坐在棋盘前的耿昆突然跳起来指着电视画面,满脸兴奋的喊道。

肖奕和古力的心里登时一个咯噔,凑过头看着棋局。

对局室里,马晓春的脸色一如先前的悠闲。而常昊的脸色却微微的发红,身子有些颤抖,很明显是马晓春的这手棋给了他机会。默默的盯着棋盘心里不停的计算:黑棋这手断是不是看错次序了啊,应该现在下面点一手,等我应了再断的,马老师他怎么直接就断了?不过虽然感觉黑棋出勺子,但是常昊也不敢怠慢,小心翼翼的计算着各种变化,等脑子里将三十棋,八十几种变化、七十多种次序计算清楚了,下午的时间也过了一大半。在计算清楚后,常昊抬眼看了看队面对马晓春,稳稳的打吃了一手。

等常昊落下这手打吃,研究室里本来高涨的热情顿时暗淡了许多。

“全聚德,你们两个输了,今天晚上看着安排吧。”耿昆嘿嘿的笑了一声。

古力叹了口气,无奈的摇摇头。

“等等,你看从下午续盘开始到老马出勺子一共多少手棋?”肖奕看着棋盘突然喊了一声。

“我数一下,第一手是打入,黑棋小尖,然后跨……到最后这手,刚好四十手棋。”古力反正已经输了,于是就帮着肖奕开始计算手数。

“那怎么算?我说的是马老师出勺子,四十手以内,这四十也应该算吧。”耿昆难以置信的说。

“那四十以内,第四十手当然不能算了,要不叫什么以内啊。”肖奕指着棋盘大声说道。

“可是我没输。”耿昆据理力争。

“难道我输了?四十手以内啊。“肖奕拍了下桌子说道。

两人争了几句突然非常有默契的停了下来,一起转头看向古力。

肖奕嘿嘿的笑了几声,将古力按坐在椅子里说:“小古,你看我们都没有输,那就是你输了,你看晚上的全聚德,你是不是负责一下?”

“门儿都没有,我输了我认,你们两个家伙起码也有一人输了,分出一个出来承担才行。”古力挣扎着要跳起来,无奈肩膀被肖奕和耿昆死死压住。

“小古,我看你还是认了吧,省得受那些皮肉之苦。”耿昆凑在古力耳边说道。一旁的肖奕连连点头,面露狰狞。

古力左右看看,心知今天这顿血是放定了,哭丧着脸紧紧按住口袋,无奈的点点头。

顿时,耿昆和肖奕两人放开手,哈哈大笑。而一旁看着三人嬉闹的淼淼再也忍俊不住,掩嘴轻笑起来。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