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对于某些人来说,那是非常宝贵的,所以才有了‘寸金难买寸光阴’这句俗语。wwW。QuanBeN-XiaoShuo。coM但是相对于那些昏昏度日的人来说,这时间却总是过的那么的慢,从早到晚掰着指头算的话,实在是很长。

相对于现在的肖奕来说,这时间可比那些昏昏度日的人还要感觉长了许久。因为自从前天的那盘棋后,马晓春突然有了许多的感慨,然后这感慨的结果就是给肖奕又出了一堆官子题和大局观练习题。现在肖奕正趴在棋盘上掰着指头算时间呢,只因他知道,由于淼淼也在,马晓春是不好意思用以前的那种手段逼迫自己的。

官子做不对,大局观的练习总会有一些的差错,于是肖奕干脆将练习题往沙发上一扔,开始研究起马晓春书房墙壁上挂的那幅画来。

“这画的什么山水啊,水也不清,山也不高,而且好好的山水间竟然还画了个人,失败。”肖奕对着墙上的那幅山水画大放厥词,只是没人和应他罢了。

这时候,耳朵里传来一声开门的声音,有人回来了,不知道是从棋院下班的马晓春还是出去买菜的淼淼。不过不管是谁,肖奕也不敢大意,坐正了身子,皱着眉头假装正对着棋盘上的那道题深思,而一时间却也看不出来,表情看上去有些痛苦。

嘎吱一声,书房的门开了,肖奕眼中余光扫过,是马晓春,于是眉头皱的再紧一些。

“肖奕,今天的练习完成了没?”果然,马晓春进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练习题。

“大局观的练习已经全部完成。”肖奕抬头装模作样的揉了揉太阳穴,顿了一下又说,“只是那些官子题,我就……”

“我就弄不懂了,官子练习你也算做了不少,怎么就没有什么长进的呢?最奇怪的是,你的布局和中盘一直在进步,按照你在前面表现出来的观察力和判断力,这官子应该也是你的强项才对啊,怎么就会差成这样呢?”马晓春接过肖奕递过来的练习本,纳闷的说道。

肖奕嘿嘿的笑了几声,说:“既然我官子一直没有进步,那么你就要因材施教,让我重点练习布局和中盘才对,何必费力的练习官子呢。难道以后的比赛中,我都是中盘取胜不好吗?还节省时间呢。”肖奕摇摇头,笑嘻嘻的回答。

“那么要是碰到像那个九州雷那样的棋手,开局和中盘都不弱于你,等到了官子怎么办?”马晓春一个栗子砸在肖奕头上,恶狠狠地说。

“不是跟您说过了嘛,我都快二十岁的人了,你别再打我头了,被人看见多没面子啊。”肖奕捂着头上被敲之处苦着脸说。

“你还知道要面子?你现在给我好好的吧官子练出来,到时候有面子的事情多着呢。”马晓春作势又要给他一个栗子,看着窜到门口的肖奕,换了个语重心长的口气说,“肖奕啊,你可知道我在你身上花费了多少的心思,你看见我收别的徒弟了吗?我看中的是你的潜质,指望你能接我的班,为中国围棋多捧回几座世界冠军奖杯啊。”

“您的意思是我只要练好官子就有了逐鹿世界冠军的实力了?”肖奕不愧是被老陈和马晓春看中的人,反应竟然如此的快。

马晓春闻言愣了一下,随即说:“不错,你现在前半盘的实力已经不在我之下了,就看你的官子了,要是也能到我这个水平,那你就有希望成为世界冠军了。你想想,拿一次世界冠军的话,人家那奖金发的可是美元啊。”话一说完心底不禁暗笑:你小子的中盘是超一流的,布局稍微差点,就现在这半吊子水平,离世界冠军还远着呢。

“奖金发的是美元?”肖奕想起刚到马晓春家的时候,他对自己说的那番话。朝着马晓春点点头说:“好,为了那美元我明天开始就玩命的练习官子了。世界冠军啊……”

“什么世界冠军?”马晓春家的大门隔音效果实在不怎么样,出去买菜的淼淼还没进门就听见了肖奕的吼声,开门进来问道。

“肖奕说要奋发图强,夺取世界冠军给你买房子呢。”马晓春打趣的说道。

“给我买房子?为什么?哦……”淼淼先是一脸的惊异,随即好像想到了什么,俏脸微红,拎着手中的菜,快步的进了厨房。

六月的北京,气温还算不错。虽然不是第一次王府井,但是这一次却是和淼淼一起,肖奕握着身旁美丽女孩的手,看着前面不断回头的人群,心里很是得意。

“淼淼,你看你又买了这么多衣服,我们那里穿得完啊。”肖奕一只手携着淼淼,另一只手拎的却是快和淼淼同样比例大小的各种塑料袋。

“知道什么叫潮流没,什么叫时尚吗?人这一辈子夜没多少年的活头,当然要对自己好一些了。”很难相信这话是从一个二十岁还不到的女孩口中说出来的。

“这…话说的也有道理,我们去前面的茶社坐下来休息一会吧,逛的累了。”肖奕听了这话只能苦笑,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家茶楼说道。

“好,我早就渴了,休息一下再逛。”说着挣脱肖奕的手,率先向茶楼行去。

在服务员妹妹羡慕地眼神中,肖奕和淼淼两人进了茶楼,点了一壶碧螺春,放下那些袋子,坐下身来。而淼淼则拿起一边书架上的最新的时尚杂志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刚坐下一会,肖奕的耳中便传来熟悉的声音,那黑白棋子拍落棋盘的声音。转头看去,旁边的一张桌上,一个中年人和三个青年男子正在对弈。于是肖奕站起身,探头一看,只见棋盘上黑白交错,一局棋正到了关键的时候,黑白双方围绕着一条大龙正在打劫,谁输谁赢就看这个劫了。

双方下得飞快,最好黑棋多一个劫材获胜。只见执白的三个年轻人站起身朝棋盘看了一眼,摇摇头转身出了茶楼大门。

那中年男子缓缓地从棋盘下抽出一叠百元大钞,笑嘻嘻的装进了口袋,自言自语的说:“每天两盘棋,每次赚两千,爽啊。这中国人的钱还真好挣。”

本来肖奕看见他们棋散人去就准备回自己的座位,突然耳边传来那个中年男子自言自语的声音。心里微微一动,转身来到那人跟前坐了下来,说:“您好,刚才看见你们在下棋,好像下的彩棋吧?看你们下,我也心痒痒的,不知道多少钱一盘啊?”

“你也想来下棋?”那中年男子看着主动坐下来的肖奕,小心的问道。

“对啊,好久没下了,正好看见你们在下,多少钱一盘啊?太贵的话我可能下不起噢。”肖奕满脸堆笑的说,而心里却想:要是真的两千一局的话,今天的损失可都补回来了。

那中年人看了看肖奕,沉吟了一下,说:“一般我们都下两千的,您看?”以为肥羊上门,中年人的称呼变成了您。

“两千啊,还能下的起,来吧。”肖奕故作沉愣的思索了一下,伸手将棋盘上的黑白棋子整理出来。

“那好,按照规矩是双方将钱压在棋盘下面,最后谁赢谁拿。”那中年人边整理棋盘边对着肖奕说道。

“给。”肖奕掏出两千块钱递给了那中年男子。

那中年男子接过钱连同自己的两千块合在一起压在了棋盘下,然后将装黑棋的棋盒递给了肖奕。

肖奕微微一笑,接过棋盒也不推辞,中国流开局。而白棋也非常快的布下三连星。

棋局进行的非常之快,肖奕在前十几手基本上摸清了对手的实力,在布局阶段故意的买了个破绽,然后等白棋攻击后,又故作示弱的亏了一些实地。这让对面的中年男子心情更加放松了:这明显的是一个雏鸟,虽然下的不错,不过经验不行啊。

整个布局肖奕都在默默地做着中盘决斗的准备,一再的示敌以弱,缓缓地将对手引进了布下的圈套,然后等白棋彻底进来后,马上妙手频发,全歼来犯之敌。霎那间,整个局面就被扭转了,黑棋领先了起码十五目以上。

看着面前那千疮百孔的盘面,中年人的面色变的有些惨淡,虽然茶楼里开着空调,但是他的额头还是微微的渗出细细的汗珠来。在打入的一块棋再次被肖奕鲸吞后,中年人看着四五十目的差距,无奈的低头认输。

“您是职业选手?”中年人的语气带着些疑问。

“您从哪里看出来我是职业选手?”肖奕将棋盘下的四千元钱塞进口袋,笑眯眯的反问道。

“如果你不是一个职业选手,是不可能以如此巨大的优势击败我的,我当年在日本可也有过职业的称号。”中年人低沉的声音明显的怀疑。

“哦,你是一个职业选手啊?曾经是?那我是不是职业棋手又有什么关系呢?”职业棋手和业余棋手下彩棋是会为人所不齿的。

“这……”那中年男子倒也没有生气,笑了笑说,“您下的很好,希望以后能在遇到您。”朝着肖奕弯了弯腰便向门口走去。

“对了,你们日本人的钱也比较好挣,特别是在围棋上。”肖奕朝着门口喊了一声。

门口的中年人明显的脚步一顿,转过头了,眼睛里一道冷光闪过,随即便出了茶楼的大门。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ahref=http:///showQuanBeN-XiaoShuo.asp?bl_id=76581target=_blank>围棋好书,大家帮忙顶顶!</a>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