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杯棋王战的冠军,中国围棋的第三个世界冠军,虽然中国棋手包揽了前两名,冠军早就是囊中之物,但是这冠军带来的欣喜还是那么的难以言喻。WWw!QUaNbEn-xIAoShUO!Com当马晓春从lg集团中国区总裁手中接过冠军奖杯和那张两亿五千万的巨额支票的时候,整个北京饭店沸腾了,中国围棋多年来的梦想在苦熬了四个酷暑寒冬之后,终于又一次实现了,实现者依旧是带来前两次冠军的马晓春。

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马晓春却出乎意料的看起来并不激动,好像这次的冠军队他来说没有什么根本的影响。

体坛周报的记者率先发问:“您好马九段,我是体坛周报的记者,请问您拿了这次的世界冠军后,有什么话想对广大棋迷朋友和您的下一辈棋手说吗?”

马晓春闻言微微一笑,看了看身旁的老陈等人,沉吟片刻说道:“首先我要感谢广大的棋迷朋友们支持我,没有你们的支持,中国围棋是不可能有今天的成绩。其次这个冠军奖杯是我应得的,我认为在整个世界棋坛,只有李昌镐和我是站在了世界的巅峰,其他的棋手还要差一些。”

顿时台下一片喧哗,马晓春这话说的有些狂妄了,可以说得罪了一大批的棋手。各大媒体的记者纷纷开始记录,记录下马晓春的这番话语,明天肯定可以登上体育版的头条。

看着场下喧闹一片,马晓春做了个安静的手势,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还有一个建议我希望棋院能考虑一下。我们围棋队伍中有许多出色的棋手,他们有的人也具备了冲击世界冠军的实力或者潜力,但是因为某些原因被剥夺了一段时间的比赛资格,这样对他们的围棋生涯非常不利,不知道棋院方面能不能靠考虑在今天这个日子里,适当的作出一些调整呢?”说完转头看向一旁的陈祖德和华以刚等几个棋院领导。

台下又是一片喧闹声,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清楚马晓春在说什么,由于某些原因被禁赛的棋手就那么几个人,其中古力耿昆他们的禁赛期已经满了,只有马晓春的弟子肖奕还在禁赛期内。马晓春这番话语非常明显的就是希望棋院能将肖奕的禁赛处罚提前终止。

这时候陈祖德坐不住了,拿过面前的话筒,一脸微笑的说:“马晓春九段说的非常的好,他的确是当今世界棋坛最顶尖的高手,这次的lg杯冠军就是对他最好的褒奖。至于他提出的建议,我个人认为还是很不错的,这个我们棋院领导层会适当的考虑。谢谢大家的参与,今天的新闻发布会到此结束。请大家去三楼大厅参加lg公司为我们准备的欢庆晚宴。”

由于夺取了世界冠军,这次记者们都显得非常的大度,并没有再追问陈祖德和马晓春等人,三三两两的收起吃饭的家伙离开大厅,前往三楼聚集。

“小马,你刚才说的那些是什么意思?”电梯里的陈祖德语气有些怒意,黑着脸问马晓春。

“没什么意思,现在老刘那个家伙走了,你也回来了,你总不能看着你的徒弟继续受委屈吧。”马晓春耸耸肩,笑着回答道。

“你的意思我了解,但是这事情真正实施的话可能棋院下面的棋手会认为我们朝令夕改,认为我们包庇自己的弟子,到时候棋院的声誉将置于何处?”陈祖德叹了口气,摇摇头说。

“你看,这个月底国内的名人战就快开始了,而两个月后新人王战的预赛也要开始,随后就是三星杯的预赛,要是现在不把肖奕的禁赛处罚取消掉的话,他是没有资格报名参加这些比赛,那么也就是说他今年整个就废掉了,只有等明年才能真正的参加高质量的比赛。”马晓春数着即将开始的各种比赛,苦口婆心的在陈祖德耳边劝说道。

这时候电梯到了,陈祖德低声说:“这件事过几天再说,我会好好考虑的。”说着率先走出电梯,换上了一张笑脸朝晚宴大厅走去。

“马老师,今天你怎么在会上将那些话啊。”肖奕端着一杯五粮液来到马晓春的身前。

“你知道什么,要是你能提前将你的禁赛处罚撤掉的话,今年下半年就基本上就不能参加什么高质量的比赛了。”马晓春把刚才和老陈交谈的那些话一一的讲述给肖奕听。

肖奕越听嘴巴张的越大。等到马晓春讲完,肖奕整个人就愣掉了,随后苦笑着说:“本来我还以为禁赛九个月也没什么,照你这样说的话,那就是一年多的时间算废掉了,想不到老刘还真是狠啊。”

“不过你别急,现在老刘那个家伙已经调走,你老师也回来了,只要他同意,你这件事也就算个芝麻大的小事,随手就能解开。”马晓春喝了一口握在手里的香槟,点点头说道。

肖奕如有所悟得点了点头,举着酒杯就和马晓春对饮起来。

由于是中国围棋夺取了世界冠军,在肖奕的软磨硬泡下,淼淼终于同意他今天晚上可以喝个痛快。肖奕一声欢呼,将淼淼塞给了张璇徐莹她们,自个跑去找古力他们拼酒了。

没有了制约的肖奕到处表现着他的酒量,憋了许久的他基本上是来者不拒,很快就一瓶五粮液下肚,外加几杯威士忌。片刻后就和古力两人搂在一起开始说胡话了,耿昆和马晓春等人没有办法,只能叫人将他们送进了饭店的房间,然后他们继续狂欢。

宿醉过后的脑袋总是非常地难受,肖奕也不例外。早上十点左右,准时地睁开眼睛,揉了揉有些晕乎乎的脑袋爬起身来。在卫生间洗漱完毕,肖奕站在床前开始整理身上的衣服。当身上的衣服刚整理完毕,准备出门的时候,突然脑子里那熟悉而又剧烈的疼痛袭来。霎时间,肖奕整个人就靠着墙蹲在了地上,捧着剧痛的脑袋,意识一片空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剧烈的痛楚渐渐远去,意识又恢复到了肖奕的脑中。回味着刚才的剧痛,肖奕不禁感到十分后怕:这头痛的毛病自从淼淼开始控制自己饮酒后,好像已经好久没有出现了。昨天放纵了一次,今天立竿见影的看见成效,难不成脑子里真的有什么毛病?要不怎么没见古力、马老师他们也出现这样的痛楚?越想越怕,进卫生间用凉水冲了冲脑袋,微微的擦拭了一下,开门出了房间。

刚出房门,左边的一间房也出来一人,正是昨晚住在隔壁的淼淼。

“肖奕,你起来了啊,怎么一头的水珠啊?你在搞什么?”淼淼快步走到肖奕的身边,看着他的脑袋轻声地问。

“没什么,我刚才洗了洗头,凉快一下。”肖奕笑了笑回答到,心想:这能让你知道嘛,你要知道的话还不给你说一顿啊。

淼淼也没有注意肖奕的表情,挽着他的手臂说:“那我们下去吧,马老师和耿昆他们等我们一起去吃中饭呢。”

肖奕这才感觉肚子咕咕直叫,点了点头,携着淼淼的手钻进了电梯。

两人在服务员的引导下进了四楼的一个房间。推门进去,里面一张大桌上围坐着马晓春老聂等人,其中还有一个带着眼镜的老人,赫然就是陈祖德。

“老师,你也在这里?”肖奕看着陈祖德,惊讶的问道。

“过来到我身旁坐,好久没和你一起喝酒了。”陈祖德也是一个爱酒之人,身体刚刚恢复就想着喝酒了。

肖奕如言走到陈祖德的身边坐下,说:“老师,您身体虽然复原了,但是还是别喝酒了。我今天也不喝,陪你吃饭。”

“你不喝酒?作为我们国少队的老大不喝酒?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古力听到肖奕的嘴里吐出我不喝酒几个字来,一脸的不可置信。

“不喝了,昨天的酒还没醒呢,中午就不喝了。”肖奕顿了顿,看了眼淼淼回答道。

这次古力听得确切,摇了摇头坐下身,嘴里念叨着什么。

没等酒菜上齐,马晓春等几人就喝开了,交杯晃盏,一杯杯的白酒就落肚。

“肖奕,昨天小马的提议你也听到了,说说你的想法。”陈祖德和肖奕没有喝酒,于是两人凑在一起开始谈论昨天马晓春提出的建议。

肖奕看了看陈祖德,低头沉吟了片刻,然后抬起头说:“老师,您也知道,要是我被禁到八月底的话,今年的那些高强度、有质量的比赛就基本参加不了,那我不知道怎么保证自己的状态和棋力。”沉思了片刻的肖奕直言不讳。

“这个问题我也考虑到了,我也觉得小马说的对,以你的天分只要在世界大赛这几个高质量的比赛中锻炼个一到两年,保不准就能闯出你自己的一番天地。要是因为那些无聊的原因而失去了现在涨棋最好时间的锻炼的话,对你以后的职业生涯的确有着很大的影响。”陈祖德点点头说道,拿下眼镜擦着镜片继续说道,“所以我准备过几天召开一个会议,把你的问题研究一下,看能不能把你的禁赛处罚提前结束掉,那么你就能参加下半年的各种比赛了。”

“真的。”虽然肖奕早猜到了陈祖德的心思,但是真正的听到的时候心中还是一阵感激。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