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此后的一个星期,在刘淡然的带领下,肖奕把南京几个有名声的馆子都踢了个干净,三十六盘棋,三十一胜五负,一时间,只要是在业余棋界有所耳闻的棋手都知道淡然棋社有个中盘王肖奕,在南京业余围棋界名声大噪。wWW,QUaNbEn-xIAoShUO,cOM

发布  这天早上,刚刚睡醒起床的肖奕洗漱完毕到了棋社,前脚刚到,后脚刘淡然就出现了。

发布  那刘淡然一脸的风尘,看着肖奕说:“小奕,过几天南京棋院要举行个‘扬子晚报杯’业余围棋赛,我帮你报了名,比赛在后天开始。“

发布  肖奕这时候脑袋里正好在想钱的问题,脱口就问:“好啊,不过冠军又多少奖金呢?”

发布  刘淡然显然愣了一下,说:“没钱,冠军直接授予业余六段,整天就想着钱,等你以后有能力拿世界冠军了,还怕没钱啊。”

发布  肖奕尴尬的笑了笑,说:“嘿嘿,刚才想别的事情。对了,比赛后天进行吗?我要不要去准备一下?”

发布  刘淡然说:“都是些江苏周围的业余选手,还要准备个啥,不拿冠军回来,你都对不起我,是不是?”

发布  肖奕想了想,点头说:“也是,说什么我现在也能和你让先下了,要是连一群普通的业余棋手也搞不定,那还真是丢人呢。”

发布  刘淡然听了连连点头,两人都是一幅狂妄的猪哥样。

发布  扬子晚报杯围棋赛共有32名选手参加,淘汰赛制,双方各一个小时,三次读秒,每次十秒钟。整个比赛安排在周六和周日两天。冠军将获得2000元的奖金和业余6段证书,亚军是1000元和4段证书。

发布  首轮比赛在周六上午八点半准时开始。肖奕郁闷的发现他的对手是个花甲老头,看着他微颤颤的样子,肖奕很是怀疑,对手是否能进得起自己中盘的强烈攻杀。

发布  果不其然,执黑先行的老头只是布局阶段装模做样的抵抗了几手,然后就彻底的被白棋的滚滚洪流给淹没殆尽,第108手后,黑棋投子认输了。不过那老头倒是非常有棋手的风度,向肖奕点头说:“小伙子,中盘的力量真大,好好锻炼,前途不可限量啊。”自然散出一股有德棋手的气质来。

发布  肖奕心里鄙视着老头装模做样,表面上却点头连连,说:“多谢您老,谢谢您老的指教。”

发布  吃过中饭,下午第二轮比赛肖奕碰到的却是熟人,天意俱乐部的孙君。那孙君拿到对局表时,整个脸色顿时绿了,看着肖奕苦笑着说:“没想到咱们哥俩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发布  肖奕笑嘻嘻的说:“是啊,孙哥,上次我们在天意下的那盘棋我还记得呢,那局棋我们根本就没有发挥出水平来,今天趁这个机会就好好的下一盘。”

发布  孙君连连摆手,说:“拿到对局表我就知道基本上我已经算是被淘汰了,现在只是希望能和你好好的下一盘而已。”

发布  两人坐了下来,猜先的结果孙君的黑棋,这也让他看到了一丝的曙光。黑棋错小目起手,白棋应以二连星,黑棋取实地,白棋夺外势,棋局波澜不惊的平稳进行。

发布  当黑棋将棋盘上的最后一个大场抢占,拿到先手的肖奕开始发挥他的实力。先是侵消了一下上边的黑棋大空,然后东一下,西一下的,看似章法杂乱,可是每手却都下在了白棋棋形的薄弱之处,而黑棋也对肖奕的中盘攻杀能力非常忌惮,只好跟在后面一手手的应。十几手棋过后,原来看来杂乱无章的白棋却隐然形成了一道厚势,似乎要将整个中空围拢了。

发布  孙君这个时候再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高者在腹了,眼睁睁的看着白棋逐渐的将中间合拢,竟然就是找不到可以进攻的好点。捧着脑袋计算了半天,实在是忍不住了,照着白棋中空处就是一个轻飘飘的大飞,意图侵消白棋的实地。那里知道白棋在经过半个小时的长考后,一连串的手筋像组合拳一样发出,硬是将侵消的稍微有点过的那颗黑子给吃了进去,中空反而又大了些许。

发布  盘面十几目的落后,加上贴目,孙君也实在想不出任何理由将棋局继续下去,于是抓了两颗子,非常爽快地认输了。

发布  第一天的比赛陆续结束,八强产生,第二天的对局也在稍后抽签出来,令肖奕感到吃惊的是,他又一次遇上了熟人,冷面刀王杨大力,摇头笑了一声,心里暗叹:这世界还真是小啊。正暗自感叹中,孙君过来了,硬是要和肖奕一起晚餐,无奈之下,便答应了他。

发布  当酒足饭饱的肖奕摇晃着将孙君送走,上了一辆出租车要会棋社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迷路了。初秋的夜晚凉风习习,轻轻的拂过肖奕的身体,顿时让他的酒醒了不少。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肖奕却是急得满头冒汗,不住的和司机比划着,可是一连换了几辆出租车,几个司机竟然都统一的很,不知道淡然棋社在哪个位置。而司机反问在什么地方,那条路的时候,肖奕也是一问三不知。当司机知道他已经在南京生活了三个多月的时间,无一例外的带着白痴的眼神看着肖奕,然后摇摇头离去。

发布  无奈之下,肖奕只能从龙蟠中路的天一阁酒店顺着珠江路一直往前走去。也不知道是老天可怜还是肖奕他自己有一点点的印象,终于在凌晨一点多钟的时候,像个苍蝇似的满街乱窜了四个多小时的他发现自己已经在淡然棋社的巷子入口处了,顿时喜极而泣,一屁股坐倒在了棋社门口。

发布  第二天早上八点四十,肖奕终于在睡梦中醒来,伸了个懒腰,眼睛瞟过墙上的挂钟,顿时想受到了电击似的,飞快地穿好衣服冲下楼去,打了个车直奔南京棋院。

发布  砰的一声推开对局室,里面正在比赛的棋手和裁判齐刷刷的向门口看来。肖奕飞快地跑到自己的位置上,朝裁判和对面的杨大力弯了下腰,喘着说:“不好意思,我迟到了,还没有过半个小时吧?”

发布  那个头发花白的老裁判看了下表,说:“如果再有几分钟的话,你就迟到了,现在还没有,快下棋吧。”

发布  朝杨大力连说了几声对不起,肖奕请对手猜先,虽然迟到了,不过运气不错,如愿的拿到了黑棋。

发布  杨大力早就憋着一股劲要报仇,等黑棋落在右上星位,马上狠狠地将白子拍在右下星位。

发布  肖奕一看这个架势就知道自己基本算是赢定了。就杨大力的那种中盘力量和观察力,在业余棋手里算顶尖的了,可是在职业选手看来,根本不算什么,更不要说是中盘力量已臻职业的肖奕了。细细的计算了一番,谋定之后,不紧不慢的带着白棋满棋盘的乱跑,东一枪,西一炮,偏偏白棋还不能贸然脱先,只能满头汗的跟在后面。

发布  整盘棋共一百九十三手,白棋的大龙被屠,全盘没有亮点,黑棋的完胜局。

发布  肖奕如愿的晋级四强。

发布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