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又是下午,肖奕和陈祖德先后醒来,两人洗漱完毕,到隔壁房间将刘淡然和老张喊起,四人吃了点清淡的算是中午饭。WwW、QunabEN、coM

发布  陈祖德说:“小刘啊,我今天晚上七点的飞机回北京,等会你们帮着肖奕收拾一下,他和我一起走,到北京过年,而我也要趁这段时间好好的调教他一番,等明年让他参加定段赛,早日入段的好。”

发布  刘淡然说:“这么急啊?明天走不行吗?大家再聚聚。”

发布  陈祖德说:“没时间了,明天就星期一了,棋院那边一堆的事情等着我呢,今天不走,明天就来不及了。”

发布  肖奕接口说:“那刘哥,我们就回去收拾一下吧,反正我也没什么东西,很快的。”

发布  回到棋社,肖奕花了半个小时将东西收拾了两个包,扔到刘淡然的车里,看了看棋社门口那四个苍白的大字,钻进汽车,两辆车前后向禄口机场驶去。

发布  到了机场,老张抢先办理好了登机手续,搂着肖奕的肩膀说:“小奕啊,去了北京可别忘了张哥啊,到时候出名了也记得回来看看,千万别忘记是我发现你的。。。。。。”开始没完没了的罗嗦起来。

发布  肖奕不住的点头,嗯、啊,应着些无关痛痒的话语。

发布  刘淡然听得心烦,骂道:“我说老张啊,你怎么像个娘们啊,婆婆妈妈的,罗嗦个没完,小奕去了北京又不是不回来了,你烦不烦啊。”

发布  陈祖德拿着机票,拉着肖奕对两人说:“你们回去吧,开始登机了,有空来北京玩,到时候我们再喝他个痛快。”领着肖奕向登机口走去。

发布  肖奕这时候才真正感觉到要离开美丽的南京了,回想起来,刚到南京,自己的运气也实在是好的让人羡慕,第一天就遇到了老张,随后在他的介绍下进了淡然棋社,跟刘淡然学棋,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尽然杯中国棋院陈祖德九段看中,收了做弟子,这一切好像在做梦一样,让人吃惊。回想起老张和刘淡然对自己的那默默地关心和无私的爱护,不由得鼻子一酸,眼泪滑落下来,朝着两人用力的不断挥手,大声地喊着再见,一步三回头慢慢的过了登机处,生平第一次踏上了飞机。

发布  坐在座位上,新奇的看看这,摸摸那,等飞机轰鸣着起飞,冲上蓝天,从窗户中俯观南京,那建筑和行人不断的变小,登机时的离别之意早已经抛到了脑后,兴奋得在飞机上来回观望。经过八十分钟左右的飞行,飞机缓缓的落在首都机场,肖奕踩着梯子下了飞机,心里一个声音大声喊道:北京,我来了。

发布  两人下得飞机,天色已经很晚,便在机场的餐厅胡乱吃了些东西,陈祖德说:“小奕,今天晚上你就住在棋院的招待所,明天我帮你安排宿舍。”

发布  肖奕满嘴食物,点头说:“好的,老师。”

发布  打个出租车,从首都机场一直开到了中国棋院门口。肖奕拎着包下车来,六层的大楼,门口四个烫金的大字:中国棋院。

发布  陈祖德领着肖奕踏进大门,门口传达室出来个老头,手里拿着一本围棋书,看见两人说:“陈院长,你回来了啊,这么晚了还去办公?”

发布  陈祖德对那老头笑笑,说:“是啊,有点小事情需要处理,顺便带这孩子来住宿。”

发布  进了棋院招待所,一路有人来打招呼,寒暄了半天,终于安顿完毕,进了招待所得房间。陈祖德说:“今晚你就先在这里住下,早点休息,明天我带你去见几个棋手,顺便帮你安排宿舍,你自己注意点,我先走了。”起身出门。

发布  肖奕连忙送到门口,说:“老师您慢走,我自己会当心的,您放心好了。”

发布  送走了陈祖德,肖奕慢慢的关上房门,打量起招待所的房间,不愧是搞艺术的,房间布置得古色古香,墙面的装潢都是复古的木壁,桌椅都是雕龙刻凤的红木,推开卫生间的门一看,雪白的瓷盆,现代化的浴缸,肖奕不禁感到有点失望,只觉的浑身上下很不舒服,当下放了热水,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直觉得浑身通泰,躺在松软的席梦思**,调着电视机,在不知不觉中沉沉睡去。

发布  第二天早上,一阵徐徐的敲门声将肖奕吵醒,揉着朦胧的睡眼,都囔了几声,爬起身来开门,陈祖德微笑的站在门口。肖奕咧嘴笑了一下,连忙将他让进房间,飞快地穿上衣服,说:“老师您等一下,我去洗漱,您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啊。”边说边进了卫生间。

发布  陈祖德笑骂道:“还早啊,你看看几点了,十点半了,还早。”

发布  肖奕迅速的洗刷完毕,说:“老师,那么我们去那里吃早饭呢?”

发布  陈祖德笑着说:“吃什么早饭,留着肚子等中午一起吃吧。”领着肖奕出了招待所,穿过一条幽暗的走廊,一幢单元小楼出现在面前,楼道口处掉着个破旧的牌子:棋院宿舍。由于肖奕来的晚,本来两人一间的宿舍已经住满,陈祖德带着肖奕上了三楼,打开一个房间,低头递过钥匙,说:“师傅对你还不错吧,单间哦。”

发布  肖奕笑嘻嘻的接过钥匙说:“谢谢老师了。”

发布  宿舍里的东西很齐全,肖奕只要将随身物品带来就可以入住,不一会功夫,两人就安顿妥当,关上房门,离开宿舍。

发布  随即转身进了宿舍前边的棋院大楼。

发布  棋院二楼,国少队训练室,门开了。

发布  里面正在训练的国少队员们看到陈祖德进来,纷纷起立问好,陈祖德摆摆手示意他们坐下,问一个少年:“古力,你们俞教练呢?”

发布  古力回答说:“俞头他上厕所去了,陈老师您找他啊,要不我帮你去喊。”

发布  陈祖德说:“不用了,今天给你们介绍个新朋友。”招了下肖奕到前面,接着说,“这是肖奕,昨天刚从南京来,我让他先和你们学习一阵,他现在还没有定段,大家都帮帮忙。”

发布  肖奕可是机灵的很,马上微鞠了个躬,说:“各位兄弟,以后拜托各位照顾了。”

发布  古力跑上前来,个头足比肖奕高了有半个头,拍着他的肩膀,说:“好说,大家以后一起混了,现在我在这里算是老大,你以后跟我混吧。”

发布  肖奕寻思着:这是什么话,怎么像在混黑社会啊。只听陈祖德一巴掌拍在古力脑袋上,说:“就你厉害,还老大呢,你们俞教练是怎么教你的,不要拉帮结派,搞得像黑社会的。”

发布  古力捧着脑袋,苦着脸说:“不是您老要我们帮忙的嘛,我带带他嘛。”

发布  陈祖德转身对着肖奕说:“那么你先在这里和大家熟悉一下,我先去处理些事情。”说着向门口走去。

发布  肖奕连忙抢前将门拉开,说:“那您去忙吧,我先和古力他们熟悉熟悉。”

发布

[www.QuanBen-XiaoShuo.com]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