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九十七章 交 往

“爷爷,有人想要见您。麻烦您出来一下好吗?”。

“谁啊?在客厅里稍等一下,我这就来。”

夏承志正在打一个电话,虽然希望不大,但还是要尽最大的努力才是。到底是夏家几代的心血,如果毁在自己的手里,不是不痛心的,只是,再怎么样,他也不会牺牲明珠的幸福就是。

讲完电话,他换了一身衣服,这才来到客厅。

夜未央站了起来,恭敬地道。

“好久不见,您的身体可好?”

会在家里再见到夜未央夏承志是完全没有想到的,而且,态度如此恭敬,完全没有了以往的那种气焰,让夏承志颇有些讶异。但他的面上不露丝毫声色,来者是客,夏承志伸出一只手,作了个请坐的手势,随后自己也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夏明珠沏好了茶。给夏承志和夜未央端上,自己也在一边坐了下来。

“很好,多谢问候。请喝茶吧。”

“是。”

两人均端起茶来轻抿了一口,夏承志这才问道。

“不知夜先生专程来此有何贵干?”

夜未央看了夏明珠一眼,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请爷爷您不要这么客气,随便一点叫我未央吧。事实上,我是从明珠的口中听到了夏氏目前的困境,还希望您允许我献上微薄之力,助您和夏氏一臂之力。”

爷爷?明珠?

夏承志的脸一肃。

“明珠,这是怎么一回事?”

“爷爷,事实上,我上次在平安夜派对上又见到了未央,经过了慎重的考虑,我们决定再在一起。请爷爷原谅我的任性。不过,我和这个人都是真心的。”

夏明珠说道。

“夜先生,麻烦你在这里等一下,我跟明珠有些话要私下谈一下。”

夏承志站了起来,夜未央赶紧也站了起来。

“是,您请便。”

夏明珠跟着夏承志进了房,夜未央一个人坐在外头却有些坐立不安起来。不知道夏承志会跟夏明珠说些什么,明珠会不会又变了心意。明明知道夏明珠不是会轻易改变自己决定的人,但是,夜未央还是担心不已。

清兰的嘴张得比鸭蛋还大。

“奶奶,我刚才听到什么啦?没有听错吧?明珠姐说又要跟这个坏家伙在一起?”

春奶奶瞪了清兰一眼。

“什么坏家伙,是明珠中意的人,礼貌一点。”

她又沏了一杯茶端了过去,递给夜未央。

夜未央双手接过。这位春奶奶在夏家的地位可不是普通的帮佣,他以前来夏家里也曾经见过夏家的人对她的态度。

“董事长和明珠可能还要谈好一会儿,边看电视边等吧。”

“不,我看杂志就好,谢谢。”

“嗯,有什么事就叫我啊。”

春奶奶慢慢地往回走,是不一样了,连对自己的态度都不一样了,这人和明珠之间应该是真的吧。

这样就好。

春奶奶稍稍放下了心。

“明珠,老实回答爷爷,你是不是为了得到夜先生的帮助跟他做了什么交易?”

夏承志紧紧地盯着夏明珠的眼睛,不容她有一丝一毫的闪躲。

不过,夏承志不会轻易相信自己的说词早在夏明珠的意料之中,因此,她并没有一点儿的慌乱之色,她任由夏承志看着自己的眼睛,没有避开。

“不是,爷爷。虽然跟这次的事有一些关系,但不是交易。事实上,爷爷,自从车祸失去记忆之后。我的想法产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我觉得爱一个人只要能看到他就好了,至于他爱不爱我这样的事,我从来不敢奢求。但是,失去记忆之后,我却好像变得贪心起来了,因此,对未央不爱我的事觉得很痛苦,也想忘了这些事重新开始,这也是我选择和未央解除婚约的原因。

但是,人的心就是这么奇怪,明明想忘记一个人,却总是忘不了。那次我发烧入院的事,其实也是因为未央的关系。

本来以为再也不见面,总有一天,所有的事情都会过去的。没有想到,却因为意外,我们再一次在平安夜的派对上见面了。

而且,未央说,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分离,他也发现了对我的感情,想跟我重新在一起。

但是,我一直在犹豫,爷爷。

或许是因为我实在害怕那种爱一个人却得不到回报的痛苦了,所以,一直不能决定,甚至想,如果爱一个人会这么痛苦。那还不如跟随便一个人结婚算了,那样,即使不能幸福,也不会感觉到痛苦吧。

所以,吴端找上我的时候,我曾经想过,就算跟他结婚也无所谓。

可是,爷爷不同意,我也只有放弃这个念头了。

而我能想到的,只有未央了。

我仍然?000墒侨匆恢痹谔颖堋N也环袢希蛭庖淮蔚钠趸也挪坏貌辉僖淮蚊娑宰约旱母星椋墒牵饩圆皇墙灰住?br/>

我想好好地再相处看看,想给自己一次机会,也想给未央一次机会。

也许他过去真的伤我很深,可是除了他,爷爷,我大概很难再爱上别人了。

因此,爷爷接不接受未央的帮助,我不强求。但,不管爷爷接不接受他的帮助。我都决定再跟他重新开始了。

我的这份心意,希望爷爷能明白。”

这番说词是夏明珠仔细考虑的结果,如果说全然没有关系,自家爷爷也不是普通人物,绝对不会轻易相信,说不定反而将事情弄砸。

夏承志看着夏明珠,从她的眼里只看到坚定,看不出一点的动摇。

他再一次郑重地问道。

“明珠,你确定,你真的爱夜先生吗?”。

“是,爷爷。我爱他。”

夏明珠的回答没有一秒钟的迟疑。

“好,我知道了,我们出去吧。”

夏承志的门又一次开了,夜未央立即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这个年青人的确是跟以前不同了,除了因为明珠本身,夏承志也想不出其他的原因,这一次,没有任何好处,反而要拿出一大笔资金。

依夜未央无利不图的个性,这样的决定,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也许,他真的可以相信他们的说词吧。

虽然夏明珠的说法没有什么漏洞,可是,夏承志仍然心存怀疑。

主要是时机太凑巧了。

但现在,自己也没有多余的选择,也只能暂时相信他们了吧。

“明珠,你下去,我和夜先生单独谈谈。”

“是,爷爷。”

夏明珠看了夜未央一眼,这才起身离去。

“夜先生。”

“是,爷爷,请叫我未央吧。”

“好吧,未央。你们的事我都听明珠说了,这话,我问过明珠,我也想再问你一次。你真的爱我们明珠吗?”。

夜未央坐直了身体。

“爷爷,事实上,到了现在,我仍然不太明白爱情是什么?我生长在一个没有爱情这种东西存在的家庭里,我的爷爷、爸爸都是利益联姻,所以我以前以为这样的婚姻也没有什么不好。既然要结婚,那当然要获取最大的利益才是。

所以,以前我才做出了用一半的栖霞谷来交换婚姻这样荒唐的事。

那个时候的我,并不认为这样做是错误的,也一直是这样活着过来的。

明珠出车祸之后,她不再像以前那般看着我,我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发觉自己的眼光总是离不开她了,总是想着她,她在身边的时候我就觉得很开心,不在的时候会想念。

事实上,这样的感觉让我觉得很不安,也很痛苦。

所以,贸然地同意了明珠解除婚约的请求。以为我能回复过去平静的日子。可是,没有想到,见不到她的日子,不但没有平静下来,反而比以前更要痛苦,经常要靠喝得醉醺醺地才能入睡。

我不想承认自己是因为一个女人而如此,但却又不能不承认。

我是经过再三的思虑才决定重新跟明珠在一起的,这一次,我们都很慎重,绝对不会轻易分开了。

我知道,明珠对爷爷来说是多么宝贵的孙女,但是,她现在对我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存在。

爷爷,爱情是什么我因为没有在那里的环境下感受到,所以无法轻易地说有多爱明珠。但是,我知道,现在,只有明珠在我的身边,我才能觉得自己可以继续走下去。我不能没有她。

请您同意我们的交往吧。”

夜未央的姿态从来没有一次这么谦逊过,如果不是明珠对这个年轻的男人有着特别的意义,他不可能做到这一步吧。

夏承志想起以前第一次见到的那个男人,如果宝剑一般,锋芒四射,一往无前,仿佛要将阻挡他面前的一切障碍都斩断似的。

就是在他这个老人面前,也是这样的倨傲。

“要我娶你的孙女,也行。用一半的栖霞谷来换吧。”

而这样一个男人,如今在自己的面前,却这么恭敬、谦逊、诚恳地请求,只是交往而已,如果是以前的夜未央,绝对是想都想不到的。

夏承志想,真的变了。

只是——

“未央,我们现在的确是需要你的帮助。但是有一点,请你记住,我绝对不会用我的孙女来做任何的交易,即使是她同意了,我也绝对不会承认。所以,你们可以交往看看,但是,如果我不能确认你们两个的确是真心的,我是绝对不会同意你们的婚事的,这一点,你要记清楚。”

“是,爷爷。”

“好了,我这个老人也累了,你先回去吧。”

夏承志背着手回房了。

夏明珠走了过来。

“走吧,送你出去。”

两人双双朝外头走去,而清兰则躲到一边,拿起了手机,大消息,她要跟明月哥报告一下。真没有想到,明珠竟然跟夜先生暗通款曲,这个形容词没有用错吧!

“再见。”

夏明珠将夜未央送到了门口,跟他道别,要应对爷爷也不是件轻松的事,今天不去店里了,好好休息一下。

“哦,你这个女人。”

夜未央的眼睛眯了起来:“将人利用完了,就想跑?”

“那还要怎样?你不是要上班吗?”。

夏明珠莫名其妙,该办的事都办完了,她也很有礼貌地将他送到门外了,还想要做什么?

“既然要交往,就当然要好好地交往一下。爷爷可是说了,如果没有看到我们的真心,可是不会同意我们结婚的。现在,我们得加快进度了。”

夜未央可是打算以最快的进度将这个女人娶回家的。

这样才能安心下来。

“加快进度,也不用急这么一天了,我有点困了。”

夏明珠打了个哈欠,他以为做这个决定是很容易的事吗?昨天晚上都没有睡好,今天,想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夏明珠挥了挥手。

“你走好啊,不送。”

转身就想进去。

夜未央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另一只手拉开了车门。

“是自己上去,还是要我扛你上去?”

又是这一招,这个男人就没有什么新意吗?

虽然是这么想,夏明珠发觉自己还是蛮吃这一套的,毕竟,她可不想真被扛进去,怪难看的。

对夏明珠的听话夜未央极为满意,他熟练地开车到了公园的老地方停下了车。

“好了,现在要交往?”

早点做完了早点回去休息。

夏明珠的心思完全收进了夜未央的眼里,这个女人,有没有谈恋爱的自觉啊。不过,要怎么交往,貌似对夜未央也是一个难题就是,他也从来没有跟女人正式地恋爱过。

“不管了,先做这个吧。”

夜未央将夏明珠拉进了自己的怀里,紧紧地抱住她,将头搁在她的肩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觉尽是她的气息。

“怎么办?我现在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你这个女人,知道前些天让我多伤脑筋吗?”。

“是吗?程度估计还不够。”

“为什么?”

“头发还是黑的,不是白的啊?”

夏明珠边说边笑了。

听着夏明珠的笑语,夜未央这才渐渐地有了实感。

“怎么办?一点儿也不想去上班了。”

夜未央抱怨道,偏偏下午还有一场会议,还是不能取消的那一种。

“快去吧,以后见面的时候多着呢。”

夜未央磨蹭了许久,又让夏明珠陪他吃了午餐,这才放人回去,自己驾车往公司而去,心情极好地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老板,您的父亲来了,正在办公室。”

爸爸?

夜未央一愣,从来不来公司的人,怎么会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