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九十二章 明珠的新兴趣

“毒”这些日子发展得相当不错。照这个样子继续下去,夏明珠想自己应该不用担心亏本的问题了。

最近店里人气不错,第一位来店时的那位姓卫的夫人介绍来了好几位夫人,口耳相传,客人渐渐多了起来,不再是门可罗雀了。

而且,一直张贴在门口的招聘广告总算发挥了应有的作用,招来了两个新的成员,夏明珠相当满意。

一个是具有相当亲和力的温如玉,甜美的外型,精准的目光,能为客人推荐适合她们款式的衣服,一个是虽然看起来了酷了点,不太爱说话,但是有十分强的造型能力的门萤紫,能为顾客提供最佳的发型、丝巾、腰带、项链、鞋子以及包包等配件的搭配建议,分担了不少石敢当的工作,让她更能专心于服装设计之中。

不过,石敢当想找的样衣师却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着落。

本来一直合作的师傅因为要出国,而且,那位师傅有自己的店。也不方便来“毒”,因此,找一个属于自己工作室的样衣师便成了当务之急了。

石敢当通过自己的渠道也见了一些人,但目前还没有找到满意的。

夏明珠也在店门前贴了招聘广告。

目前招到的几个人夏明珠都很满意,有很卓越的工作能力,或许,也会再有意外的收获也说不定?

只是,赵晶晶个兼职打工的,不知怎么地也成了这里的常客。

而她最大的爱好,就是观察兼骚扰夏明珠。

虽然夏明珠一向对她不怎么客气,也改变不了她几乎风雨无阻的报到。

这一天下了雨,夏明珠这个自从店里有了人就无事一身轻的老板本来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逍遥地看着新买的漫画书。

这是她最近跟着美男培养的新爱好。

说来也好笑,夏明珠以前也看过不少书,但是,看漫画好像倒似乎是第一次似的,原本只是美男从学校回来,说是一个叫小妍的新的转学过来的孩子说《魔法小樱》很有趣,可是,美男一向喜欢看电视剧,连动画片都很少看,更不用说是漫画了,哪里晓得是什么东西?结果被小妍鄙视了。

于是一脸消沉地回到家里来了,肩膀垂得很低很低。

夏明珠于是专门带他去卖漫画的书店里买了好些套漫画。

而睡前的故事时间也变成了陪美男看漫画的时间,没有想到这一看却不可收拾了。没有想到,原来漫画是这么有意思的一个东西。

就连上班的时候,她也不忘人手一本。

店里的人最近已经很习惯她们看着明明挺有气质的美女老板手里却拿着一本那种貌似十多岁的小孩子才看的漫画的奇怪情形了。

“小猪——”

赵晶晶又来报道了。

果然想要利用别人也是要付出代价的,尤其这个女人。似乎以骚扰自己为乐时。

夏明珠无奈地睁开了点,夏明月给特别订制的老板椅真的很舒服,还可以半躺,这样看漫画最是舒服不过。

“什么事?”

“小珠,今天下雨,店里也没有什么客人来,好无聊,我们来玩牌吧。”

赵晶晶兴致勃勃地提议。

最近,夜未央到外地出差去了,考察在别的城市建酒店的事,而萧风也出外景去了,赵晶晶的目标人物少了两个,只能将火力集中到夏明珠的身上了。

本来以为回国之后会很无聊的,但没有想到,日子似乎很有意思啊。

而最有意思的却是夏明珠这个人。

明明比谁都冷淡,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信息,但看着她与陶砂、石敢当以及家人之间的相处,却发现她对自己认可的人,却是意料之外的温柔。

这种冷淡与温柔的矛盾,越发吸引人。

让赵晶晶也很想呆在这么一个人的旁边。

因为,觉得很安心。不会受伤害,不会被背叛,也不会以朋友什么的名义,勉强你去做一些你不愿意做的事。

这样的感觉很舒服、很自在。

“玩牌?没兴趣,找石敢当去吧。”

夏明珠一口拒绝,她手里的漫画正看到关键时候呢。这本叫《千面女郎》的漫画虽然是一本很老的漫画了,人物也不够美型,却是意外地有趣呢。

“不要这样嘛,小当好像有了什么灵感了,正在那里画来画去的,小月又说她不会打牌。现在就三缺一呢。”

赵晶晶双手合什,又是拜托又是威胁。

夏明珠被吵得受不了,抓起赵晶晶的衣领,把她扔出了门外,无视她眼泪汪汪的模样,落锁。

赵晶晶敲了会门,夏明珠干脆躲到了休息室。

这下没辙了,她只得垂头丧气地下了楼。

门萤紫对着温如玉伸出了手。

“交钱。”

温如玉不舍地掏出了两张钞票,还以为这次会成功的,又失败了啊。

看着新入账的宝贝,门萤紫心情大好,脸上少有的地出现了灿烂的笑容,这个女人,就只有看到心爱的钞票时,才会有这样可爱的表情。

温如玉常想,只怕她看见自己的男朋友的脸也没有灿烂,当然,到现在为止,门萤紫还是无男友人士一名就是。

“漫画就那么好看吗?”。

赵晶晶一脸哀怨。没有这个爱好之前,小珠没事的时候还是会一起下下棋什么的,这几天,老是呆在上央不下来,突然,有点寂寞啊。

“晶晶姐,不是还有我们吗?三个人也可以打牌的,玩斗地主不就成了吗?”。

温如玉赶紧安慰道。

“不想玩,又没有小珠在。”

赵晶晶完全提不起兴趣,极为沮丧地缩在沙发上,浑身上下散发着我很郁闷,不要理我的气息。

温如玉还要再接再励地安慰她,门萤紫却将她拉到了一边。

“不要管她。到了现在还不知道吗?她只是想跟老板一起而已。”

“可是,就这么放着也可以吗?”。

温如玉有点担心。

她们两个本来就是好友,见到这里在招人,就一起来面试,也都通过了。

对这份工作,她们很珍惜。

薪水高,老板虽然不算亲切,但是,只要做好了份内的事情,没有人说你什么。像她们这种没有学历,不是正规院校出身的人。就算有能力,想找一份合适的工作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温如玉一直在一些个人服装店打工,工作不稳定,收入也低;门萤紫虽然有能力,但她不善与人相处,外貌又阴沉,不善于说些讨好客人的话,常常被排挤,常常在一个地方干不了多久就被炒了。

直到进了这里,才终于找到了发挥自己的地方。

没有那些复杂的人际人关系,只需要好好地做好自己份内的事。自己研究一些发型也没有人干涉,或者说这不行那不行,成功了有人会赞赏,失败了老板和当当姐也会率真地摇头,或者说出觉得哪里不对劲的地方。

这里,真的很好。

甚至有一种家的感觉。

所以,门萤紫了解温如玉想关心赵晶晶的心意,可是,过度的关心只会带来反效果,晶晶姐需要的人不是她们。

没有了耳边烦人的声音,夏明珠继续看书。

一会儿,就翻到了末页,嗯,今天的结束了。

还想看,不过,今天带过来的都看完了,也只能明天再看了。

想起赵晶晶刚才似乎进来了。

夏明珠终于出了笼,下了楼。

温如玉喜出望外。

“老板,你来了。”

“嗯。月明珠,给我一杯***茶。”

“好,明珠,我新做了一种草莓饼干,要不要试试?”

“好啊。”

夏明珠在沙发上坐下。

赵晶晶听到了声音,明明知道夏明珠下楼了,却脸一撇,假装没看到。

哼,叫你刚才不理我。

“刚才不是说要打牌吗?我现在有时间了,还打吗?不打的话,我就上楼了。”

赵晶晶的脸一下子就笑开了花。

“打,怎么不打。温如玉,你们两个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拿牌过来?”

夏明珠知道,自己到底是心软了。

所以,当初才不想让赵晶晶接近自己的。

人是一种日久生情的动物,而夏明珠实在是不喜欢复杂的人际关系,现在拥有的一切,对她来说,已经足够多了。

她讨厌麻烦。

虽然伴随着麻烦而来的。也有很温暖值得留恋的东西就是。

“未央出差去了喔,我可是跟我爸爸说了,想要等他回来之后就谈婚事的,小珠你不担心吗?”。

这两个人的关系赵晶晶实在搞不明白,看似有情却又无情。

夜未央明明对小珠有情,却答应了自己的爸爸跟自己相处一段时间,也从不拒绝自己的邀约,他不怕小珠误会吗?

而小珠也很奇怪,按说她也应该是喜欢夜未央的吧,但夜未央在出差之前来过店里,她却闭门不见。

这两个人在捣什么鬼?

“那是你们之间的事,不用跟我说也可以。”

夏明珠听到了跟没听到一样,脸色没有任何分别。

夜未央会怎么做夏明珠并不担心,他们之间的问题,从来跟别人无关,只在于他们之而已,她有不能跟他在一起的理由,那么,即使他选择跟别人在一起,那也不是她能干涉的事。

就像她,有一天,或许也会选择跟另外一个人在一起。

一个会让她心安,但不心动的人。

这样的选择,或许会让自己不那么后悔一些。

温如玉、门萤紫从刚开始的瞠止结舌,到目前已经对这样的对话毫不稀奇,可以做到面色自如了。

大概情形如下:

夜先生喜欢老板,不过,目前正跟晶晶姐约会当中;

晶晶姐对夜先生好像也没有那么喜欢,对老板倒似乎更喜欢一点,但,又打算要跟夜先生结婚似的,还不忘随时刺激一下老板;

老板情绪一向不外露,喜不喜欢夜先生看不太出来,但显然不打算跟夜先生交往,从夜先生出差前也避不见面就可以看得出来。

……

怎么一个复杂的局面。

都是一群怪人,她们普通人是搞不清楚的啦。

两人找来了牌,四个人坐在一起玩起了升级。

说到这点就叫人郁闷了,跟老板一起玩牌最没有成就感了,老板的财运似乎极好,从来都只有赢的没有输的。

她们可是可怜的工薪族。

尤其是门萤紫,看着一张张小票票飞出去,简直是心痛死了。

虽然这里给的薪水是以前的好几倍,可是,也不能这样浪费啊。

下了班,夏明月准时过来报到了。

自从开店以来,他几乎就是夏明珠的专属司机,随了他有事晚下班或明珠提早走的情况之外。

夏明珠上了车,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怎么啦?累着了?”

“没事,今天打了一下午牌,没有睡午觉,有些困。”

“又是那个赵晶晶对吧?”

夏明月哼了一声,忍不住就再次确定道。

“明珠,我绝对不喜欢夜未央那小子,你坚决不能再跟他扯上关系,知道吧。一定喔。”

?000拿髦樵缇捅丈狭搜劬Γ诔鲆桓彼帕说募苁疲恋枚喾芽谏啵凑哉飧龆缭僭趺此狄彩撬挡煌ǖ摹?br/>

夏明月最近经常的叨唠源自于他终于不知从谁那里听说了明珠和夜未央在派对上的事。于是,夏明月就心里惴惴不安地打起鼓来,明珠不会又给那小子勾了魂吧。

那赵晶晶也奇怪,按说,她跟夜未央那小子在交往,就不应该缠着明珠嘛。

却一天到晚窝在明珠的店里。

明珠也不管。

跟家里大人说了,也只说明珠的事让她自己去处理。

处理个什么啊?

等出事了就来不及了。

所以,夏明月最近尤其勤奋,上班下班,绝对一次也不迟到,免得夏明珠等不到他,自个儿坐地铁,给了夜未央可乘之机;而上班途中,即使人来不了,也不忘随时电话查勤。

不过,这个举动,因为夏明珠的告状,很快被夏承志扑灭在了摇篮之中了。

所以,夏明月觉得最近自己的头发都掉了不少,白头发也冒出来了不少。

看来,得加紧给明珠找一个可靠的对象可是。

可是,看来看去,怎么一个觉得顺眼得可以当妹夫的家伙都没有呢?不是长相有问题,就是脑袋有问题,要不然就是太轻浮、太严肃、太木讷、太害羞……

这世界上,怎么打一个配得上明珠,当自己妹夫的家伙就这么困难呢?

这是夏明月身为哥哥最大的烦恼。

不过,怎么也得找出一个就是。

夏明月暗暗地下定了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