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八十二章 第一位客人

女人进入店里,第一个印入眼帘的竟是几个十分漂亮的显然经过特殊设计制作的字体。印在一个粉字白底雕花的牌子上,牌子斜斜地随意挂着。

“进门请换鞋。”

她错愕了一下,这不是服装店吗?从来没有听说进服装店还要换鞋了,抬眼打量了一下,这才发觉进门玄关处,还有挂衣服的地方以及存包的地方。

一时之间,倒不知究竟要不要进去了,这个地方,似乎有些奇怪。

就在这时,一个年轻好听的女声响起了起来。

“鞋柜里有拖鞋,就在您的右边,看到了吗?”。

十分有礼貌,但是并不是那种生硬的客气,而是仿佛在自己家里来了欢迎的客人的声音,让人觉得很舒服。

她抬眼望去,只见一个十分美丽的女子,手里捧着一个茶杯,正面带微笑施施然地走了过来,脚下赫然也是一双拖鞋。

“鞋柜上标了尺码,您自己随意。”

这女子的笑容淡淡的,不是那种服务业特有的那种热情的笑容。但并不让人觉得自己被轻慢了,感觉并不算坏。

只是,这情形还是有些奇怪。

女人犹豫了一下,只是外面的海报及宣传片实在是打动了她,既然来了,还是看看吧。下定了决心,她换上了拖鞋。却没有脱外套,也没有存包,说不定,很快就会出去的,她已经看了许多店了,都没有太令人心动的。

“要喝点东西先坐一下吗?有些累了吧!”

女人感激地笑了笑,她的确是有些累了,不过,却还是拒绝了夏明珠的好意。

“不了,可以让我先看看礼服吗?”。

如果没有合适的,也不必浪费时间了。休息的话,还是想去前面的咖啡馆里,一个人坐坐。

“好的,请跟我这边来吧。”

夏明珠作了个手势,在前面带路,来到了样衣展示区。

“您随意看。”

女人仔细地一件一件打量着,伸手触摸着,眼里满是赞叹。原来真的不是拍摄的效果,这些衣服与外面的海报一样漂亮,甚至因为能亲眼看到,亲手触摸到。感觉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每一件样衣模特儿身边都有一个牌子,仔细得写着衣服的尺寸、衣料以衣设计师的设计灵感,适合的对象,以及一些搭配建议,十分齐全。

夏明珠并没有跟在她的身边,而是在样衣展示区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衣服都很好,可是,女人却只是露出赞美的表情,并没有停留。

直到,一件纯白色的礼服印入了她的眼帘。

她久久地在前面站着,神情激动。

就是它了。

这是她看过到目前为止,最为满意的了。

她终于转过头,夏明珠站了起来。

“请问,这件衣服订做需要多长时间?”

做礼服的店子一般都是提供定制服务的,毕竟,样衣不可能适合每一个人的身材。

“您这边请。”

夏明珠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做了个手势,示意她跟着过来。

女人有些紧张,难道有什么问题?

她实在太满意这件衣服了,因此不免有些患得患失起来。夏明珠请她坐下,又问了她喝什么茶。这回她回答了。

夏明珠泡好了茶递给她。

这才问道。

“您什么时候需要用到衣服?”

“半个月后。”

女人的口气十分肯定,显然是早有预定的。

石敢当坐在一边,没有说话,但脸色有些难看,明珠,不会是要将这件衣服卖给这个女人吧?

但这个时候,已经答应了这些事她不插手,而且,就算是有什么话,也得等人走了再说。别的人也就罢了,明珠是朋友,这点尊重她还是要给的。

虽然心里十分不悦,但她还是强忍着。

这时,夏明珠却是说道。

“对不起,夫人,这件礼服却是不能卖给您。”

“为什么?我真的很喜欢。”

夏明珠摇了摇头,笑看着女人。

“不是,只是我们店的宗旨是,我们的衣服只卖给能穿出它灵魂的人,而这件礼服,虽然漂亮,却并不是十分适合您。”

“是吗?”。

女人的神情掩不住失落,她就欲站起身来。

既然如此,她也没有留下的道理了。

只是,心里却有些生气,哪有这样做生意的,这不是耍人吗?

“不过,我们的设计师却可以为您设计最适2000合您的衣服,不知。您有没有兴趣?”

夏明珠的话让本已经站了一半的她又坐了下来。

“你是说,专门为我?”

“是的。”

夏明珠点了点头,指了指石敢当。

“这位小姐就是我们的设计师,这里所有的衣服都是她设计的。其实,您一进来,我就知道,我不会将店里现有的衣服卖给您,因为,她们没有一件是适合您的。勉强穿了,或许也比普通的礼服强些,可是,人们最多会称赞您穿了件漂亮的衣服罢了,却达不到如同海报般的效果。我们的宗旨是让每一位客户都能如同外面的宣传片中的那个女孩,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衣服。不是这样的衣服,我们不卖。夫人,刚才之所以让您看那些衣服,是为了让您了解我们的衣服,了解设计师的实力,如果愿意的话,让我们的设计师为您设计专属于您的衣服,怎么样?”

原来是这样啊。

女人心中的不悦消失了,真的是一家特别的店呢。

在不夜城,还没有一家店敢于这样做呢。听说。在国外有些知名的设计师也有为客人设计专属于他们的衣服的,但在这里,还没有听说这样的事。

就是一些高级定制店,也不过是展示样衣,选中了款式之后,根据你的尺寸再定做罢了。

能设计出这些衣服的设计师,或许,真的能为自己量身打造一件自己想要的衣服吧。

“好,那么,就请为我设计吧。只要满意,价格不是问题。”

石敢当的嘴微微张大。又闭了起来。

她的心,就在刚才又是怒又是惊讶,到了这个时候又有些惶然。

这女人,怎么老这么自作主张,好歹同她商量一下吧。

什么都不说,搞得她都快无所适从了。

让自己为别人设计衣服,是啦,做服装设计师当然是要为别人设计衣服,她也做好了这种准备了,可是,石敢当挑剔地看了看面前的女人,都四十多了,身材也发福了,虽然保养得还算好,没有太过份,可身材摆在那里啊,穿什么衣服会好看?不过,气质倒是不错啦,嗯,还有那一双眼睛,黑得惊人,似乎总带着轻愁,倒是有些亮点就是。

可是,这种年纪、这种身材、这种相貌,她一点灵感也没有啦。

明珠,可害死人了。

等一会儿可要跟她说清楚,她石敢当可没有办法将不满意的作品给人的。到时候开了天窗,自己可不负责,谁叫她都不跟自己商量一声的。

“嗯,那么,能告诉我,您想要一件什么样感觉的衣服?是想要在什么场合穿的?还有,是要穿给谁看的?”

“这,有什么关系吗?”。

女人疑惑地问道。

“嗯,有很大的关系,请您说吧。既然选择了我们,就请相信我们吧。”

女人点了点头。拿出了一张照片。

夏明珠接了过来,石敢当也好奇地凑了过来。

“这是我和我老公订婚时穿的礼服,那时我还很年轻,也很苗条。当然,我不是要这样的一件衣服,毕竟几十年过去了,很多以前觉得漂亮的衣服,现在也过时了。我只是希望,有一件衣服,能让我看起来有那个时候的感觉。”

说到这里,女人顿了一下,不过还是继续说道。

“其实,我正在和我老公协议离婚,我已经准备答应他了。只是,想和他在我们的家里最后再好好吃一顿饭,想尽可能的以最美的样子,好好地说再见。”

女人的语气有些苦涩,却仍然平静。

最难的都已经过去了,如今,她已经能像说别人的事一般说出来了。

石敢当听了不觉有些伤感,原来是这样啊。

夏明珠悄悄地看了看石敢当的神色,看样子,已经没有那么反对了啊。

于是继续说道。

“那么,麻烦您跟我们的设计师到楼上去聊聊吧,也要量量您的尺寸,或许,还会拍几张照,有可能,还会到您的家里亲自去拜访一下,这有助于我们的设计师全面的了解您,这才能设计出专属于您的衣服,没有问题吧!”

女人感激得道。

“那,就拜托了。”

虽然衣服还没有做出来,可是,光这份态度,便很让人信赖,或许,真的能行吧。女人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那,请跟我来。”

知道接下来是自己的事情了,石敢当站了起来。

过了许久,两人才下来,女人走的时候神情轻松了一些,留下了联系方式、电话和住址。

石敢当十分客气地送到了门口。

只是,等店门一关,立即大声嚷嚷了起来。

“明珠,为什么商量都不商量一下就擅作主张啊?”

“我们做的不就是这个,你不是服装设计师吗?难道,你要告诉我,你就只会给一些长得漂亮、身材好的人做衣服,身材差一些,年龄大一些,你就不行了?如果要挑选对象才能设计衣服,这也叫服装设计师吗?”。

夏明珠轻视地看着石敢当。

明知道这女人八成是故意的,石敢当却克制不住地激动起来。

“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不知道,给身材不好的人设计衣服是多么麻烦、困难的事,而且,我对长得不怎么漂亮的人没有灵感啦。”

“那,不想做?”

当然不想,几个字冲到嘴边,若是以前,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就说了出来。可是,想到刚才女人充满信任的目光,和面容中的轻愁,这样的话,却有些说不出来了。

那女人,似乎真的很需要一件适合她的衣服。

不是那种可有可无,多一件不多,少一件不少的,而是,真的需要。

这种需要感,石敢当还是第一次体验到。

张了张嘴,有些挫败地道。

“想做。”

说完这句话,石敢当的一肚子气也都没了,无力地瘫在沙发上,该死的,那女人估计心里暗**了,她还是想做,没有做好的自信,但,却真的想为这个信任自己的女人做点什么。

夏明珠笑了。

好现象,这女人,以前那种态度想要成为专业的服装设计师是不行的。

本来,夏明珠也没有心思管那么多,可是,石敢当表现出来的才能,让夏明珠都有些不舍了。如此有生命力,充满美感,带着致命诱惑的衣服,她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

这样的衣服,绝不是一般的人能做出来的。

虽然不知道跟国际上的那些大师还有多大的距离,可是,夏明珠觉得这样的才能,绝对不可能是普通能拥有的,起码,自己见过那么多衣服,却从来也没有感觉到那么震撼过1000。

虽然不知道自己能对这女人起多大的影响,可是,夏明珠想为石敢当作些什么。

天才被埋没,总是一件可惜的事。

夏明珠虽然不想当伯乐,但碰上了,反正没事,尽点力吧。

“喂,女人,我可告诉你,如果到最后做出来的衣服我不满意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卖出去的,到时候你自己看着办。谁叫你事先一个招呼都不打。好歹给点人心理准备的时间吧。”

石敢当还是打了个预防针,没办法,做从来没有试着做过的事,还是有点信心不足啊。

“事先告诉你了,你会答应吗?”。

夏明珠反问道。

石敢当想当驳,最后,却不得不老实承认。

“不会。”

一直以来,她设计衣服,都是以一些美丽的、身材好的人做为灵感来源的,也从来没有专门为一个外型条件不好,年纪还有一把的人设计过衣服,根本就打心理排斥。

但这种被强烈需要的感觉相当吸引人,让人有想做的冲动。

不过,到现在,石敢当还是没有找到灵感。

“喂,我可告诉你,我到现在还是一点儿灵感也没有。到时候真没东西出来,看你怎么对客人交代。”

“没事,反正我无所谓。顶多道个歉罢了。不过某人,从此以后,就不要老是说自己是服装设计师了,这个称号可不是随便路边的阿猫阿狗都叫得起的。”

不要中计,不要中计,石敢当告诉自己,可是,她的头发都要竖了起来。

不能忍受。

什么被别人说都没有关系,可说自己不是服装设计师,石敢当没有办法忍受。

这是她长这么大,唯一一直能坚持下来的东西。

也是她唯一的自尊心。

好,她就赌上了身为服装设计师的自尊心好了。

做不出来,她石敢当以后就再也不称自己为服装设计师了。

石敢当跳了起来,往楼上跑去。

“干嘛去?”

“设计衣服。”

石敢当的话说得咬牙切齿、气势汹汹。

夏明珠笑了,有人认真了喔。

会做成什么样,能不能成功,夏明珠并不担心,她只想让石敢当消除那种对特定对象才会产生设计冲动的障碍罢了。

夏明珠觉得,若是想设计的冲动越来越多,越来越强烈,这样,对石敢当应该会有所帮忙的。

不过,真是羡慕呢!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石敢当做衣服时的样子,美丽得让她都着迷了。

而自己,能够有那么一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