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意 外

夏明月此时正在医院里,接到了清兰的电话,他简直是喜出望外,这电话,简直是来得太及时了,清兰我爱你。如果清兰就在夏明月的面前时,他是绝对不会吝于拥抱她一下的,真是大大的好人啊。

且说夏明月当初是怒气冲冲地来到医院找萧飒算账的。

不过,他的运气实在不算太好,他来的时候,萧飒正穿好了衣服,准备进手术室,今天刀子要做一位医师手术的助理,可没空理会夏明月这个闲人,所以,连眼光也没有丢给夏明月一个,人影就悄失在了手术室里。

夏明月只气得呱呱叫,恨不得冲进里面将萧飒给逮出来。

不过,饶是他再没有头脑,这手术室不能进去的事,他还是知道的,所以,也只能在我头干跳脚了。

若是他就此离开,那也就没他什么事了。

偏偏这家伙死不甘心,下定决心牢牢占据根据地,等萧飒一出来,连同刚才忽视他的帐一起跟她算算,要知道,男人的心也是很脆弱的,夏明月决定跟萧飒讲清楚、弄明白。

而这一个决定,便是接下来夏明月受苦受难的开端了。

却说夏明月这个人,历来最是怜香惜玉的,而又向来极有亲和力,上到八十多岁的老奶奶,下到两三岁的小女孩,都在他的呵护范围了。

于是,为了帮看着无聊的护士们解闷,夏明月充分发挥了他的幽默细胞,到这个时候,一切良好。

不过,紧跟着,就不太妙了。

新来的实习护士MM,一脸可怜无辜地请求夏明月让她练习练习打针,如果再不过关,她就要被炒鱿鱼了。

如何能让佳人沦落到那种地步呢?

夏明月当然义不容辞地跟着去了注射室,充满使命感的他,当然也就没有注意到背后的年长护士姐姐们充满同情的眼神,这个年轻人不错,她们是想暗示他的,不过,显然双方有点沟通不良,她们的眼神完全传递不到夏明月的心理。

而夏明月进了注射室,没有过一会儿,就傻眼了。

他只是答应了一个MM而已,为什么,自己的面前,又这么多根针管呢?妈妈咪啊,夏明月的手臂没有一会儿,便看不到一块完好的肌肤了。

有心要走,可每回,又在护士MM们天使般可怜的目光下投降了。

眼看胳膊上完全没有可以下针的地方了,不愧为学医的护士MM们,为了人类的伟大事业,她们毫不害羞地将目光越移越下,打起了夏明月性感屁屁的主意。

眼看夏明月的屁屁即将失守,正在这个关键时候,“叮当叮当”的铃声总算响了起来。

夏明月甚至没有来得及看一眼上面的名字,开口便道。

“徐经理,你好。”

“什么,材料出现问题了?那怎么行?你现在在哪里?”

“哦,我知道了,我这就去,你等我,二十分钟就到。”

……

一边说着,夏明月一边推开了注射室的门,对着护士MM们露出了抱歉的笑容,挥了挥有些痛苦的胳膊,一溜烟地就没影儿了。

只余下一众护士MM们遗憾的目光,要找到像夏明月这样愿意为了生命事业奉献的人也不是件很容易的事的,她们需要练习,大大地练习。

下一个牺牲者是谁呢?

众MM们又开始特色目标了,让我们为下一个色迷心窍的倒霉鬼祈祷吧!

而清兰此时却是有些莫名其妙,明月哥都在说什么,她怎么一点儿也不明白啊?难道她打错电话了?可是,听声音似乎又是啊?

清兰试探地叫道。

“明月哥?”

夏明月这才知道是清兰,脱离了地狱的他心情相当地不错。

“清兰美女,你真是我的大恩人。明月哥今天请客,要吃什么尽管说,我给你带回去。”

听到夏明月的诱惑,清兰心动了一下下,不过,立马就坚定了立场。

“不用了,明月哥,人家现在减肥,不能多吃。对了,明月哥,告诉一个消息喔……”

清兰禀持着八卦分享才会更快乐的精神,热情地传播了起来,八卦爱我,我爱八卦,生命不息,八卦不止,清兰无疑得了这几句话的精髓。

而不一会就传来了夏明月极为热情的响应。

“什么,竟然有这种事?我立马就回来。”

听到话筒里“嘟”“嘟”的声音,清兰满意地笑了。这才是她要的效果嘛!哪像春奶奶,反应一点儿也不热切。

所以嘛,夏家和她最合拍的就数明月哥了。

“砰”地一声,夏明珠的门被一下子推开了。

接着,夏明月闯了进来,大声嚷嚷道。

“明珠,怎么一回事?听说你和那混蛋解除婚约呢?做得太好了,二哥我……”

听到清兰所说的话,他简直不敢相信。

他实在是太爱明珠了,真没有想到,明珠会做出这么大快人心的决定啊。想到总算夜未央那让人倒胃口的家伙不会成为他的妹夫了,夏明月就恨不得拍手庆祝。想也知道,那个半点儿也没有礼貌的家伙,就是跟明珠结了婚,也不会把他这个二哥放在眼里,而他看到明珠的面子上,还要好好对待他才行,夏明月就一百个不愿意,这下子,真是太好啦。

夏明月的嘴巴咧得都快裂开了,正准备好好称赞一下亲爱的妹妹,结果,转瞬间,却倒退三步,眼睛都快瞪圆了,随后,又赶紧闭上了。

他,他看见什么了?

明,明珠不会是在换衣服吧?

夏明月将眼睛闭得紧紧地,连声说道。

“对,对不起,二哥不是故意的。”

边说着,夏明月的脸涨得通红,跌跌撞撞地退了出去,也不敢张开眼,结果,一不小心,在门口处,还摔了一跤,又赶紧爬了起来,关好了门,守在外头。明珠这个样子若是再给人不小心看到了可不行。他却是没有想到,整个夏家,除了他还有谁会这么冒冒然地闯进别人的房里?

夏明月只觉得心跳得厉害,脑子里浮想联翩,他用拳头死命地捶着自己的头。

“夏明月,你究竟在想什么啊?那可是明珠啊,是你的妹妹。”

可话虽如此,刚才的一幕却在脑海中徘徊不去。

其实也没有看到什么,只不过是一个背影罢了,只是毫无瑕疵、晶莹如玉的雪背,线条优美,在红色的内衣映衬下,美得夺人心魄罢了。

夏明月的心像擂鼓似的,“咚”“咚”地跳个不停,耳朵也鸣鸣作响。

他瘫软地坐在地上,只觉得浑身无力,两腿发软,站也站不起来了。

一时心乱如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