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不平静的早晨

清秋的早晨,虽然太阳出来了。

可是,没有夏日的炎热,只是淡淡地洒下丝丝缕缕的金光,并不灼人。

夏明珠的房里堆满了人。

上到爷爷夏承志,下到夏美男,一个个全来了,嘱咐了夏明珠好好休息,大的倒是一个个都走了,上班的上班,会朋友的会朋友,去工作室的去工作室,就留下美男还在这里磨磨蹭蹭的。

“美男,怎么啦?不上学吗?”

夏明珠有些奇怪,看这天色,也不早了。

美男的脸色却不怎么好,看起来似乎心事重重的。

“姑姑,我明明喜欢的是美月的,你知道的,对吧。”

“嗯。”

夏明珠点了点头,这个她已经听他说过了。

“美月怎么啦?”

夏明珠以为是美男和美月之间发生了什么矛盾,所以这孩子才一副天都快要蹋下来了的样子。

“不是美月,是小竹。”

美男说道。

夏明珠讶异地张大了眼,为什么会扯到小竹了呢?她发觉自己的理解力好像有点问题,他们不是在说美月吗?不过,她还是从善如流地耐心地问道。

“小竹又怎么了呢?”

“姑姑,我跟老师说了要跟美月一起坐,小竹大概伤心了吧。以前,她每天都跟在我的后面,美男美男地叫,可是,现在都不理我了,看也不看我一眼。我明明是喜欢美月的,可是,小竹不理我,我的心里还是好难过。”

美男一脸烦恼地向夏明珠倾吐了自己的心事,昨天姑姑回来得晚,他烦恼着烦恼着,就睡着了。

这个事情确实有些复杂,夏明珠有些傻眼了。现在的孩子,这青春期开始得也太早了吧。虽然她也不记得自己小时候是什么样子的,不过,应该不会如同美男这样吧!

不过,这问题还是要解决的。

“这,美男啊,不如这样吧。让春奶奶给你带些饼干什么的,送给小竹吧!说不定她就不生气了。”

最终,夏明珠提出了自认为还是很明智的建议,小孩子,应该拒绝不了零食的诱惑吧!

送走了美男,夏明珠开了窗户,拿了本书,躺在**。

脚虽然不太严重,但走路的话,还是有那么些痛的,医生也建议,最好休息几天。夏明珠便打算这几天都在**度过了。不过,还好她本来就习惯了安静,看看书、上上网,听听音乐,倒也并不会觉得闷就是。

打开了轻柔的音乐,是古琴曲,名字嘛,夏明珠是说不上的,是以前的自己下载的,看书的时候,放着听听,感觉还是不错的。

夏明珠正打算就这么悠闲地度过一个上午。

结果,门“啪”地一声被推开了。

不用想,夏明珠也知道是谁了。

这个家,除了夏明月,也没有谁会如此鲁莽了。

“二哥,我跟你说过,进来之前要先敲门的,再这样……”

夏明珠边说边抬起眼来,却被夏明月的熊猫眼吓了一跳。

“二哥,这是怎么回事?”

“别说了,来,明珠,哥好痛,来,给我擦点碘酒吧!还有OK绷。”

夏明月边说边递了一堆东西过来,显然是早有准备了。

夏明珠好笑地接了过来,夏明月早就相当自觉地端了一个椅子,坐在了夏明珠的床边,刚坐下,却发现夏明珠的手上,正裹着绷带,当下就暴走了,跳了起来。

“明珠,是谁弄伤你的?是不是夜未央那个混蛋,哥哥这就去给你出气去。”

说完,就准备往外冲。

“回来。”

夏明珠不得不大声喝道。

严厉的声音阻止了夏明月的脚步,明珠还是第一对他这个哥哥这么凶呢!

夜未央那小子算什么,为什么明珠老是护着他呢?

夏明月无比尤怨。但还是不敢惹夏明珠生气,却又不甘心,一时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过来坐下吧,不是要我给你擦碘酒的吗?”

夏明珠放软了声音招呼着,随后又解释道。

“不是你想的那样,真的是我不小心摔倒的,跟夜未央没有关系,还是他带我去医院的。原本也不怎么严重,是医生小题大作,才包成这样的。”

夏明月这才又将脚步移了回来,坐在床边,担心地看着夏明珠的手,再一次确认道。

“真的没事?”

“没事。”夏明珠非常肯定地点了点头,看二哥这样子,别人还以为她受了什么重伤呢,真是的。这个二哥,担心自己也担心得过火了一点。她朝夏明月招了招手:“真有事的话,爷爷他们能就这样放我在家里?来,脸过来一点。”

夏明月乖乖地抬起头,闭上眼睛,由着夏明珠轻轻地给他擦着碘酒。感受着脸上的轻柔,夏明月感叹不已。

这才叫女人啊!

看他家明珠,这么温柔,这么体贴。哪像萧飒那个粗鲁的家伙,他被她的哥哥揍成了这副猪头样子,那无情无义的家伙竟然就这么将他扔在一边去医院了。

还说,这点小伤,过几天就好了。就用不着去医院了。

明明去医院上班,顺路而已,竟然都不带他去处理一下。

那个家伙——

夏明月想起来都生气。

他一定要去找她算帐。

“二哥,我力道太重了吗?”

夏明珠有些想不通,明明她已经尽量轻手轻脚的了,为什么夏明月却一副痛苦的表情?

“不是,不是。”

听到夏明珠的话,夏明月赶紧露出了灿烂的笑脸。

“明珠最好了,怎么会弄痛我呢?对了,我走了,明珠你好好地呆在**,哪里也不要去。有什么东西要拿叫春奶奶和清兰就好了,知道了吧?二哥走了。”

说完,夏明月就风风火火地跑了。

反正已经打电话跟大哥说了,今天外勤,就不去办公室了。这副形象,也实在不适合去引起**,干脆去找那家伙算帐好了。

还有,怎么突然跑出来一个哥哥,以前都没有听她说过啊?这家伙怎么能这样?他可是什么事都跟她说的,她怎么连有个哥哥都不告诉他?夏明月觉得,他应该跟萧飒好好沟通一下了。朋友不是这么做的。

夏明珠摇了摇头,这个二哥,如果有大哥一半的稳重就好了。

她又拿起了书。

不过,注定了,夏明珠的这个早晨是清静不了了。刚翻开书,没看几页,手机声又响了起来。

又是谁啊?

什么时候,找她的人这么多啦?

夏明珠真的无奈了,但知道自己手机号码的人也不多,就家人、夜未央和陶砂,石敢当,哪一个不接也不好啊。只得伸出手,艰难地拿到了桌上的手机。

“喂。”

“出来,我在你家门口。”

有人直接下命令了之后就立马挂了个电话,连个选择的机会也不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