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萧 飒

“夏明月,就算你是猪,现在又没有要杀你,叫这么大声干什么?”

躺在沙发上睡着的萧飒睡着正香,可这一声杀猪声实在是太吓人了。

被吵醒的她心中满是不悦。

她容易吗?

已经多少天没有好好睡过了?

本来今天是没有她的班的,不过,临时有一个手术,助手不够,又被前辈医师抓了壮丁了。正好弄完出来,准备回宿舍休息,却看到这猪头竟然被送来了急救室。

好歹这么多年的交情了,看不见也就算了。看到了总不好就这么擦身而过。

给这猪头知道了,少不得又得控诉她多么没有人道。

她可是牺牲她宿舍里柔软的床在这里守着他的。

而这个家伙,是怎么报答她的?

一醒过来就发出这么吓死人的叫声,吵她好不容易的睡眠?要知道,她可是已经连续一个星期,每天都只睡四个小时了。

这是多么没有人道的事,他知道吗?

越想越生气的萧飒,大踏步地走到夏明月的身边,顺手拿起手里的学习资料,对着他的头就是一阵猛敲。

“好痛,萧飒,我可是病人啊?你就这么对待病人的?小心我投诉你。”

夏明月觉得自己快脑震荡了,这家伙是怎么当医生的。

他要投诉,他一定要投诉萧飒这家伙。

“投诉?你还敢投诉?如果不是因为你这个猪头,我这会子已经在宿舍里休息了。你说,要怎么赔我?”

“又不是我要你陪的?”

夏明月抗议道,不过,声音倒是小得多了。算这家伙还有点良心。

“别打了,头很痛啦。”

“放心,这点儿劲道,没事的。就算是缝的线开了,你担心个啥?你旁边可是有个地地道道的外科医生呢!这种小case,放心吧,我一定会缝得好好的。”

萧飒说道,不过,气也出得差不多了。她还是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不过,夏明月听到了她这话可一点儿没感觉到安慰。他可不想再受一回罪了。尤其是这个女人,为了整他,说不定麻醉也不给就直接动手了,美其名曰,让他体验一下革命烈士的英勇情怀,免得将来万一又发生世界大战,他第一个就成了卖国贼。

“萧飒,我肚子饿了,去给我买点儿东西来吃吧。”

见萧飒息怒了,夏明月毫不客气地吩咐道。

“我为什么要给你这个猪头买东西吃?”

萧飒抱着胸,斜斜瞟了夏明月一眼,不为所动。她可不是那群对着他一张俊脸就头脑发晕的花痴女人,这小子以为他是谁啊?想指使她?没门。

“你忘记了,去年你做阑尾炎手术的时候,我是怎么对你的了?每天给你端菜送饭,对了,还有那个MP3,到了现在你还没有还我呢?现在,我受伤了,你就要这么对我?还是不是哥们儿?”

“谁是你哥们儿?我可是地地道道的女人。”

萧飒不悦地道。

“女人?”听到萧飒的话,夏明月拍着床大笑,仿佛听到了世纪第大一大笑话:“你这样也叫女人?你去外面问问看,十个里头,能有一个说你是女人的,我就跟你姓。”

“那也比你这个人妖好。”

萧飒身为女人的自尊心严重受伤,虽然夏明月这话是事实。其实仔细说起来,萧飒长得倒并不差,不过,她修长的身材,清秀的面孔,俐落的短发,只会让初见面的人将她当成是个俊秀小子,绝对不是美女。再加上她那不拘小节的性格和动作,基本上是女人眼中的帅哥,男人眼中的哥们儿。但,萧飒是绝对不会承认这个事实的,她绝对认为自己是百分之百的女人,完全是这群人眼睛瞎了。

“人妖?看看我这肌肉,这完美得让女人尖叫的身材,人妖,这两个字跟我扯得上关系吗?只要是女人,都会被我迷到的。”夏明月陶醉地说道,随后又不屑地看了看萧飒:“当然,像你这种不正常的男人婆就例外啦。也是,一只手可以举起一个单人沙发的,怎么都算不上是女人啦。”

萧飒握紧了手,她真怕自己一个冲动,当下就在这个病房里上演一出凶杀案。

这个夏明月,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跟他结下了这么一段孽缘。

“你醒来了就好,我回宿舍去了。”

萧飒决定,自己还是暂时离开一时比较好。要不然,为了这个猪头丢掉了大好前途,进监狱吃牢饭,怎么想怎么不划算。她可是怀抱着成为另一个Dr.Chang(世界顶尖的胸外科教授)的梦想的人。

见萧飒真的要离开,夏明月急了。一个人,好无聊的。他赶紧抓住了夏明月的白衣大褂,露出了个可怜兮兮如同即将被抛弃的小狗般的表情。

“萧飒,飒哥,我错了还不行?去帮我买点东西吃吧!真的很饿了。你也知道我食量很大的,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我饿死吧?嗯?”

看他这样,萧飒到底还是心软了。

这家伙虽然有时候嘴里缺德了一点,可是,心地其实再善良不过了。

上次自己住院的时候,自己在不夜城一个亲人也没有,也是这个家伙跑前跑后的。明明不过是个小小的阑尾炎手术,却让自己住了好几天,等完全恢复了才让出院。知道自己经济也不宽裕,一切开销包了不说,还变着法子带好吃的东西来看自己。怕自己闷,天天翘班来陪自己说话,下载了好听的MP3来给自己解闷。

怎么说来,作为朋友,这个家伙还是很够义气的。就是那一张嘴,每回让自己恨不得一拳揍死他。

“饿也忍一会吧。你妹妹借了医院的食堂,说要给你做点好吃的。等你醒来吃。应该一会儿就回来了。”

“妹妹?你是说明珠?”

夏明月的嘴一下子就咧得开开得,笑得跟个傻瓜似的。

“就知道明珠不会扔下我不管的。真是的,买点东西吃也就是了,偏费这个事做什么?累坏了我们柔弱的明珠可不行。”

话虽然如此,可是,满脸的幸福感藏都藏不住。

“妹妹做个饭就感觉这么好?”

看着夏明月这德性,萧飒还真有些意外。

虽然曾经听他说起过有一个妹妹,可是,没想到这家伙听说妹妹为他做个饭都这么感动啊?

想到刚才看到的那个女子,萧飒忍不住感叹。

“真没有想到,你这样的家伙,竟然有那样的妹妹。”

正常得有些太过火了,叫萧飒刚听说时真愣在了那里,那么美丽温柔优雅的一个女孩子,竟然是这个家伙的妹妹?

刚开始以为是他的新任女朋友,还真为对方可惜了一下呢。

还好还好,要不然,眼睁睁地看着那样的一个女人毁在这家伙的手里,真有些为她抱屈呢!

难得夏明月听到了萧飒这种类似贬低的话,不但没有呱呱叫地反驳,反而得意洋洋地说道。

“当然,怎么可以拿我和我们明珠相比。这世界上,没有一个女人能像我们明珠这么乖巧、懂事、温柔、善良……,简直是十全十美的女人。唉,现在知道为什么我跟那些女人都交往不长了吧!因为,实在是连明珠的一个手指头都及不上啊。叫我能怎么办呢?”

夏明月顺便为自己正了正形象,免得老被这家伙说让他少造孽。他也不是故意的啊。谁叫他忍不住就将那些女人跟明珠相比,越比就越觉得庸俗不堪,难以忍受。

当然,萧飒是个例外啦。那也是因为,那家伙纯粹是个有女人外表的男人。

所以,让他连拿起来跟明珠比的心情都没有。唉,有个太过完美的妹妹也是一种甜蜜的负担啊。

原来这个家伙是个恋妹狂啊。

萧飒摇了摇头,这个家伙完了。就连她同为女人,也不得不承认,像夏明珠这样的女人真的不多。

虽然现在美容业发达了,只要是个女人,皮肤、身材不错,随便打扮打扮,也都称得上是个美人了。

可是,像夏明珠这般,连一点儿妆也不化,就在人群中如此耀眼的美人却是不多。

更为难得的是那优雅的气质,对人的温柔和气,一点儿也没有那种千金大小姐的娇纵脾气。这个世界上,有容貌的女人不少,有气质的女人不少,有好脾气的女人不少,有钱有背景的女人也不少,可兼俱这三者的,却是不多了。

即使有,这么好的女人,也未必能看得上夏明月这个猪头。

要不然,真是一朵鲜花插牛粪上了。这家伙,如果以他的妹妹为标准,这辈子,估计想娶老婆难了。

萧飒同情地看着夏明月。

人贵有自知之明,他这德性,还想找那么好的女人当老婆,他的头脑,果然不太正常啊。改天应该让他去精神科检查检查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