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百四十七章 萧风的决定

南雪莉明明脸上还有泪水。听到这话,忍不住笑了。

心却在疼。

明明平常也不是爱开玩笑的人,这样的话,更是说也说不出口的人,竟然在刚醒的时候说出了这样的话。

是怕自己的担心吧。

所以,自己才愿意为这样一个男人守候。也曾经彷徨,也曾经迷惑,可,在自己的心中始终对这个男人有一份不可催毁的信任。

从那个平安夜,在茫茫人海里,他找到自己,牵住自己的手的那一刻起。

自己就知道,这个男人,是一个家。

也许不轰轰烈烈,也许不刻骨铭心,可是,他们能过一辈子。

南雪莉知道,就算宋美薇回头,这个男人也不会离开自己;就如同自己对萧风,即使萧风说爱自己,自己也不会回头一样。

那只是曾经最挚热的爱。曾经的憧憬。

那这个男人,却是自己一辈子的伴。

两种感情,无法比较,也放并没有谁比较重要,就像萧风现在对自己也是一样重要,为了萧风,自己也可以舍弃自己的生命,可是,活着,却只想跟这个男人过一辈子。

南雪莉想,自己明白这个男人。

就如同他理解自己对萧风的感情。

所以,才成为了夫妻。

也许有些奇怪,可是,这就是他们的爱情。

她握住了夏明日的手,一切尽在不言中。

夏明日便知道自己什么也不用解释了,她都明白。

夜未央和夏明珠两个推开门,看到这一幕,会心一笑。南雪莉听见声音,赶紧拿着面巾纸擦眼泪,给人看到自己哭的样子,真丢人。一直忍着不在别人面前哭的,都是这个男人害的自己什么都忘了。

医生和护士这时候也过来了,检查了一下,问了几个问题,让南雪莉和夏明珠放心。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不过,详细的情况还是要做一个全身精密检查才好。但不管怎么说。人醒了,而且精神还不错,至少也是一个大安慰。夏明珠将带来的东西交给了南雪莉,又拿了给吴端准备的东西去了他的病房,夜未央理所当然地跟着,虽然不想看到吴端,但让明珠跟那家伙呆在一起,更不自在。

果然,自己跟这家伙天生就不对盘。

一会儿之后,在吴端的病房里,夜未央咬牙切齿地喂吴端喝汤。

没有办法,如果他不亲自接手,恐怕夏明珠就要被勒索动手了。

吴端仗着为夏明日输了血,简直是吃定了明珠。

吴端喝着夜未央亲手奉上的美味鸡汤,简直飘飘然,看夜未央吃瘪的样子是他最大的乐趣之一。没办法,谁叫明珠选择了这家伙没有选自己,能整整他也是好的。尤其是这个男人,分明也是这么强势,却为了明珠这么屈就,真的让人特别有成就感啊。

“妹夫。还有那猪血,给我夹一块吧。真是的,失血太多,是得好好补补。对了,明天能鸭血吗?”。

吴端已经开始点菜了。

“放心,喝猪血补猪血,你的血很快就会回来的。”

夜未央笑得十分亲切,言下之意却是说吴端是猪,而吴端则一口一个妹夫叫个不停,显示自己身为哥哥的优越感。两个跺上一脚,只怕也会让不夜城里抖上三抖的大人物,这个时候,却跟那些耍嘴皮子工夫的小孩子差不多,斗得也太没有水平了一点。

不过,他们自己大约是不觉得。

互相笑得十分灿烂,眼睛却直射毒箭。

夏明珠此时却既不在夏明日的病房里,也不在吴端的病房里,而是又来到了吴勇的病房里。陈玉真守在这里,看到夏明珠来了,态度虽仍是冷淡,但少了以前那种浓浓的敌意。

“伯父,这个请收下,希望您早日康复。”

夏明珠将东西递给了陈玉真,便跟吴勇告辞了。

吴勇看着她的背影,真像,跟若云年轻的时候。

“别看了,人都走了,有什么好看的。”

陈玉真没有好气地说道。

“玉真,这次出院之后。我决定去若云的墓旁守着她了。这么多年,我也该去陪着她了。”

陈玉真早就知道自己再也留不住这个男人了,真到了这一天,她的心里反而轻松了许多,瞒了这许多年的秘密,压在心里沉沉的。如今这样也好。

“早去就去谁拦着你了,你以为我爱天天看你这副要死不活的脸啊。”

陈玉真边说边用碗盛了一碗汤,喂吴勇。

“是,我早就知道你看厌了,所以乖乖走人。这些年,谢谢你一直陪在我的身边。”

&n2000bsp;“我想想也挺后悔的,大好年华全浪费在你这个风流的糟老头身上了。等你走后,我要去寻找我的第二春了。过了一辈子,老是在单恋也没有什么意思。”

“最近,我经常在想我们一起在孤儿院的事,那时,有你,有若云,还有若水,那个时候多开心啊。”

“是啊,你从小就只知道照顾若云,明明我跟她一起跌倒了,你也总是把她扶起来。然后才会想起我。我可一点也不怀念。”

陈玉真冷哼道。

她可一点儿也不怀念那个时候。

不过,心里却还是忍不住又想起了若云、若水,那个时候,自己跟她们也是极好的,如果没有长大,如果没有和若云都喜欢上这个男人,那么,应该会是一辈子的好朋友吧。抛弃了友谊,得到了这个男人,可是,这一辈子。却没有真正的幸福过。

如果可以重来的话,自己是不是会选择另一条路呢?

若云跟别人结婚的原因,如果告诉了这个男人,他应该会愿意为了她放弃手里的一切的吧。

而自己也不用这么多年来,看着他在一个又一个像若云的怀里飘荡,说不定也会遇到一个爱自己的男人,过着幸福而平凡的日子。

也不会因为心情不好,在端儿小时候,忙着对付那些在吴勇心目中根本就没有什么分量的情妇,而忽略了端儿。等到想起的时候,端儿已经只会生疏地唤着自己“母亲”了。

跟南雪莉说好了晚上过来跟她换班,夏明珠和夜未央吃过了午饭,就打发他离开了。

夜未央十分不满,这女人,用完了就要甩开他啊。

而且,是为了赵晶晶那个女人。

早知道会造成今天这种局面,真不该让她们认识的。赵晶晶就是个水蛭啊水蛭,没事就爱缠着明珠,拉也拉不开。

赵晶晶的事夏明珠没有告诉夜未央,只说了有约。

就赶夜未央走人,她自己搭出租车过去就好了。

夜未央原还想着送她,可是,夏明珠和赵晶晶约好的会面地点,原本也不算远,她走过去也没有几分钟,因此,坚决拒绝了夜未央的多此一举。

夜未央也只得自己回公司了。原本今天公司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可以歇一天的。夜未央郁闷地坐在办公室的老板椅上,往后一躺,双腿在桌上交叉,发起呆来。无聊啊无聊,老天保佑赵晶晶那个女人还有明珠的朋友们全部都赶紧嫁出去吧。

金秘书敲了门进来了,看到夜未央这个样子也照样目不斜视,维持着一贯的面无表情,不愧是高级精英人才。有一套。

“老板,调查夏小姐的人有结果了。”

说完,将一个文件袋递给了夜未央。

夜未央将脚放回了地面上。将文件袋拿在了手里。

“出去吧,暂时不要让人打扰我。”

夜未央看着手里的牛皮纸袋,明明不过是几张纸而已,可是,拿在手里却这么沉重。心脏跳动的速度也快了起来。一直以为,对于明珠以前是什么样的人,原来是不关心,后来是不想知道,而如今却到了不能不知道的时候了。只有把握了情报,才能在战争中居于上风,这原来是商场上的作风,而有一天,却不得不将它运用到了爱人的身上。但,不论用什么手段,自己绝对不要有一丝意外。

明珠,一辈子就叫明珠。

下定了决心,夜未央拿出了里面的文件。

那里面,是明珠的过去。

只是过去而已。

叫月明珠的过去,夜未央已经知道了,所以,他很快跳了过去。而欧晓萱这个似曾相识的名字进入了他的视线,他终于又想起了那一日。

跟明珠的第一次见面。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

她对他而言,并不会只是棋子而已。

那个时候,她告诉自己。

她叫欧晓萱,还想请自己帮忙打个电话。

……

赵晶晶和萧风约在一家咖啡厅的包间里,夏明珠到的时候,萧风还没有来。赵晶晶看到夏明珠来了,朝她笑了笔,不过,有些勉强。

萧风略晚一些,也到了。

看到夏明珠,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

“你们两个谈,我在外面等你。”

夏明珠将空间留给了两人,拍了拍赵晶晶的手,示意自己就在外面等她,什么都不用担心。赵晶晶深深吸了一口气,朝夏明珠点了点头。夏明珠这才出去了。

“你有了我的孩子?”

萧风绝对没有想到会听到这样的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嗯,我想将他生下来。你能和我结婚吗?”。

赵晶晶的表现可比萧风镇定多了,该震惊的她已经震惊过了,现在她已经想清楚了,如果能两个人一起养育这个孩子那是最好不过,如果不行的话,那她一个人,也要将这个孩子生下来。

结婚?

萧风眼神复杂地看着赵晶晶的肚子。

那里面,有着自己的血脉。

原本以为不过是一个意外而已,却结出了这样的果实。

他的头脑乱糟糟的。

在这个时候,自己能停止吗?好不容易进行到这一步,他绝对不能放弃。为了这,他已经花费了太多的时间,放弃了许多许多东西,眼看离目标越来越近,他绝对无法放弃。

“对不起,我和吴庄的婚事,不能取消。”

萧风从包间里出来,看到夏明珠的脸。

一时之间,觉得无法面对。

这样糟糕的自己,最不想被她看见,却仍然无法逃避。

“明珠,我要和吴庄结婚。”

“什么原因,不能告诉我吗?或许还有别的解决方法呢?有的时候,并不是一定得这么做不可,换个想法,或许会有新的结果也说不定。”

“对不起。”

萧风只丢下这句话就离开了。

或许,现在的明珠,的确有力量为自己达到目的。

可是,那原因,却是自己一辈子也没有办法告诉她的。

夏明珠看着萧风的背影,果然是有内情的啊,萧风和吴庄的结婚。如果不是为钱,那就是为势了。有什么人是萧风需要借助吴家的力量对付的呢?那肯定跟萧风的背景有关,世界上任何事都是有缘由的。夏明珠知道,如果自己找人调查萧风的来历,肯定能找出蛛丝马迹。可是,对萧风,她却不想这么做。如果宁可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也不愿让自己知道的话,那么,自己就一直不知道好了。萧风绝对不会害自己的,自己只要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

夏明珠走进包间,在赵晶晶的身边坐下1000。

赵晶晶扯出个笑容。

“明珠,我失败了。”

“还不一定。”

夏明珠说道,即使什么也不知道,不代表不能解决问题。

“晶晶,说不定事情会有转机。等一段时间再说吧。只是,为了孩子结婚你真的愿意吗?”。

“明珠,不仅仅是为了孩子,我也想给萧风和我一个机会。我喜欢他,如果没有孩子,或许就这样算了,可是,现在,我有充分的理由让他也给我一个机会了。”

“嗯,既然如此,那我们试试看吧。”

一个生命,这个理由,的确足够充分了。

夏明珠相信,萧风也绝对不是无动于衷的。

只是,他有他觉得更加重要的理由罢了。

但是,需要借助势力完成的事,不顾一切也要完成的事,不是爱,那就只有是恨了。而为了恨错过自己所珍视的生命,夏明珠想,这并不值得。

而且,自己现在有这个能力还萧风的救命之恩。

夏明珠想,自己现在得找一个人谈谈了。

别人不知道,夏明珠想,她一定知道一些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