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百四十六章 身 世

若琳已经回去落樱市过年去了。也不会是她。

那还会有谁?

李子林想了一下,没有结论,便也丢开了。反正,是谁也无所谓。还是酒比较重要,买的又喝完了,怎么老是这么快就没了呢?

他穿上了外套,就要出门去。

电话声响了起来。

李子林没有手机,能找到他的,也只有座机了。是家里的电话,李子林犹豫了一下,没有接。自动答录机冰冷的声音响起。

“你好,我现在不在,请在滴声后留言……”

一会儿,妈妈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子林,今年过年也不回来吗?一个人在外,要照顾好自己,不要让我们担心。不回来也不要紧,平安就好。还有,我和你妹妹给你买了冬天穿的衣服,用快递寄过去了,这两天应该就到了。天气冷了,多穿一点。我们都很好,不要担心……”

李子林没有再听下去。

“对不起,妈。”

他在心里默默地道。

他现在,已经没有办法若无其事地当做没有遇到晓萱那样生活了。他也不想这么没用,因为一个女人,让父母这么担心,可是,连他自己也没有办法。晓萱走了,仿佛连自己的魂魄也带走了,可是,心却还是会痛,每天每天;脑子还是会想她,每天每天。这样的思念和痛苦,已经让让没有余力去顾及许多。活着,已经耗费了他全部的气力,他能为父母所做的,也只有按照他们的要求,活着。可是,还不如死了。

以前,李子林也曾经对这样的感情嗤之以鼻,那种殉情的做法,在以前的他看来,实在是愚蠢,懦弱、自私、不负责任。可是,直到自己遇到了,才知道。那只是生无可恋。从那个人死去的那一刻,眼里,便再也看不到这个世界的颜色了。

太过在乎一个人,便会失去了自己。

可笑的是,若是能够重来一次,李子林只希望自己能更早一些认清自己的心就好了。

那样,他们有的就会是四年。

而不是半年都不到的日子。

那样,也不至于连回忆,也是如此地少,可,或许因为少吧,反而每一件事,都记得如此地清晰,清晰得仿佛仍然她还没有离开。

夜未央和吴端的每一次见面,都是这么激情四射,火花在两个男人之间都可以形成一道柱子了。

噼里啪啦——

噼里啪啦——

“我今天才第一次有实感,原来你真的是男人啊。”

夜未央的眼睛在吴端的下巴上扫射,暗示吴端,如果没有胡子的话,他看起来就跟女人没有两样。

吴端也不是好惹的。

“话说,妹夫对哥哥这么不尊重可以吗?明珠。”

吴端笑得极为不怀好意。夜未央这家伙就准备郁闷一辈子吧,就算明珠嫁给他了,也别想摆脱自己。自己说起来可是明珠的哥哥。

哥哥?

这家伙在搞什么鬼?

虽然不清楚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可是,夜未央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明珠听吴端这么一说,便知道自己的猜测多半是事实了。

真是孽缘啊。

“你好好休息吧,我和未央有事得先回去一趟。”

夏明珠跟吴端打了个招呼就拉着夜未央离去了。

吴端背后提高声音道。

“明珠,给大哥送吃的过来的时候,别忘了我的份啊。”

他笑得极为开怀,原本以为这个秘密会瞒很久,说不定要到死的时候,却不料以这样的一种方式被揭开了。虽然他对夏明日这个哥哥没有什么兴趣,不过,能名正言顺地找明珠,他也就勉强承认好了。

反正,夏明日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威胁。

父亲的一切都已经转移给了自己,除了一些私产。那些父亲怎么处置也没有太大的关系,就算留给夏明日也无所谓。

夜未央和夏明珠在前往夏家的路上。

“明珠?”

“等一会儿回去看爷爷和爸爸怎么说吧。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

而两人还在路上的时候,夏明珠就接到了清兰打来的电话。说夏承志有事要说,让她先回家。两人到达时,客厅里的气氛有些诡异,所有的人都聚集在一起,就等着他们两个了。夏明月也少见的没有嘻皮笑脸,也没有跟夜未央斗嘴。

“未央也来了。这件事也不用瞒你,坐下来吧。”

夏明珠和夜未央便在空下来的沙发上坐定了。

夏承志对夏雨城使了个眼色。

“孩子他爸,还是你说吧。?000?br/>

夏雨城点了点头。

“其实,这件事,若云也好,我也好。甚至爸爸也好,原本是想当做一辈子的秘密的。但是,我希望,就算你们知道了,也要记住一件事,明日是你们的大哥,是我的儿子,这件事,一辈子也不会改变。就算,我和他在血缘上并不是父子。你们可能也都猜到了,是,明日的父亲是吴勇,当初,你们的妈妈是怀着明日嫁给我的。但是,她是我最为挚爱和尊敬的妻子,也是一位伟大的母亲。这一点,我希望你们不要有任何怀疑。”

“那,我们,我们呢?”

夏明月的脑袋乱成一团浆糊,虽然已经有着隐隐地猜测,可是,这个事实还真是让人无法接受。

“只有明日。”

听到这话,夏明月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为夏明日担心起来了。

大哥能接受这个事实吗?

他明明比谁都爱这个家的。

夏明珠倒是没有什么反应,结果跟她想的一样。而夜未央这才明白吴端的话从何而来了,该死的,竟然会有这一层关系。难道自己以后还要尊敬那个家伙不成?为什么明天不比他大呢?那样的话,就会是自己把他踩在脚底下了。

夏明天却是少见地冒出了一句话。

“大哥就是大哥。”

没有任何人有异议,夏承志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帮孩子没有让他失望。

“我觉得亲人,并不是仅仅靠血缘关系联结在一起的人,而是因为缘份聚在一起,产生了真正的情感,互相体谅、互相理解、互相帮忙。即使碰到了各种各样的困难,也始终能凝聚在一起的,那才是亲人。你们也要记住这一点。

好了,我想说的话就是这些。现在,散了吧。”

夏承志率先站了起来,由夏雨城扶回了房。

“你在这里等一会,我去帮大哥还有雪莉姐收拾衣服。”

夏明珠对夜未央交代了一声,就站了起来,月明珠见状也跟着站了起来,跟着夏明珠上去了,一边往上爬一边在夏明珠的旁边说道。

“明珠,美薇姐在收拾东西,说要走。我刚劝过她了,没有用。好像是大哥因为她受伤的关系。你能不能劝一下她?”

自己又不喜欢这个女人,为什么每回都是要自己让她留下。

夏明珠虽然不情愿,还是进了宋美薇的房间。

虽然不喜欢她,但从来也没有想要她离开这个家。毕竟,她是美男的妈妈,而且,对大哥来说,也有很特别的意义。

“将事情弄成这样就一走了之,真像是你的作风啊。”

“你来干什么?你不是不喜欢我吗?我走你应该高兴才是,用不着你假惺惺地留我。”

“我也没有留你的想法。不过,你抛弃美男一次就够了,你还想抛弃他第二次吗?还有,大哥若是发现你不见了,恐怕会从病**跳下来去找你。你想变成这样的话,就随你的便好了。”

说完自己想说的,夏明珠就准备出去。

宋美薇却突然坐在地上哇哇地哭了起来,边哭边道。

“我不想害死明日的,就算我被车撞死了,我也不想害他的。反正我又活不了多少天了,那个傻蛋,救我干什么呢?”

真是,为什么不等自己走了再哭啊。

夏明珠虽然暗自腹诽,但到底没有办法就这么离开。

看在大哥还有美男的份上吧。

夏明珠坐了下来。

“大哥死不了,医生说了。所以。你不要一个劲儿地死啊死的,没死都被你说死了。”

不得不说,夏明珠对待自己不喜欢的人的态度实在是称不上友善。

这劝宋美薇的态度跟劝赵晶晶的态度差别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宋美薇这时也没有心情计较夏明珠的态度了,自顾自地哭得惊天动地,从夏明日出事起,她的眼泪就没有怎么停过,不过,都只是默默地流泪,哭得这么大声还是第一次。哭得累了,她就在地上睡着了。

夏明珠给她盖上了被子,又通知了月明珠,自己就去夏明日他们夫妻的房里收了必要的东西,又拿上了春奶奶准备好的吃的,大包小包带了一大堆,这才坐着夜未央的车又朝医院去了。

而此时,夏明日经过漫长的晕迷,刚睁开眼睛。

就迎上了南雪莉惊喜的视线。

“你醒了?”

接着就按上了叫人铃,然后一叠声地道。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头,胸部,腿?……”

夏明日费力地露出了一个笑容。

“心,不舒服。”

“心?医生没有说心不舒服啊?难道有哪里没有检查到?一会儿跟医生说了,再仔细检查一下,很不舒服吗?心?”

“你流泪了,所以,心不舒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