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百四十一章 项 链

夜未央将头靠在椅子上。闭上眼,揉了揉眉头,有些疲惫。还好那一天就觉得那梅若琳的神情有些不对,派人注意了一下,要不然,只怕会是个**烦。

像这样的人,还有多少个呢?

明珠,你只能是我的明珠。

过去的一切,我会亲手替你斩断,干干净净。

所以,你就这样呆在我的身边,就好。

夜未央的手,无意识地掏出了手机,自动按下了熟悉的直拨键。

“未央?”

“明珠,过来陪我吃晚餐好不好?我今天有些不舒服,没胃口。”

“不舒服还是早点下班回家吧。”

“那你现在过来,送我回去。我不想开车。”

“知道了,等我。”

挂了电话,夏明珠笑着摇了摇头,这男人,怎么越来越爱撒娇了。不过。她却没有发觉,自己的笑容中竟带着几分宠溺的意思。

去给夜未央当了司机,顺便在他们家蹭了一顿饭,夜未央还要又送夏明珠回来,话才刚出口就给夏明珠瞪了一眼。说不舒服还把她叫出来当司机的人,这会儿倒又精神起来了。被夏明珠这一瞪,夜未央便乖乖地不作声了,看得夜喜金和宋美英暗自叫奇。

而夜未晨今天却说在云飞絮家玩,就不回来了。

因此,却是没有见到。

夏明珠刚一离去,夜喜金就开始讲起经验之谈了。

“小子,这夫妻之间啊,如果开始的时候就被治住了,以后就没有翻身的余地了,你啊,现在就给明珠治住了,这怎么成?怎么样,要不要老爸教你几招啊?”

“是吗?”。夜未央笑得忘乎所以:“我看爸你是嫉妒我跟明珠感情好吧!我就喜欢被她治,爸你的绝技还是以后传给孙子吧,我就不需要了。”

夜喜金摇头叹气。

“完了,没救了。我就等着你以后后悔的那一天好了。”

宋美英则切了点水果端出来,递给两父子。

“得得得,你们两个要斗嘴就进房去斗吧,我的电视剧时间到了。”

最近播得这个八点档的电视剧正是婆媳斗得最精采的地方,宋美英可不想旁边有两只青蛙在呱呱叫。

“是,夫人。”

“是,妈。”

两个人男人知道在这个时候对宋美英是没有道理可讲的。也只有乖乖地上楼地上楼,回房地回房。

夜喜金不忘在心中长叹一声。

“女人。”

不论外表如何优雅,气质多么不凡的女人,一扯到电视剧上,立马都一个样儿了。真不知道那种肥皂剧有什么好看的,一点营养也没有。

还是回房看球赛吧!

若是宋美英知道夜喜金的腹诽,一定也会这么反驳回去。不过是一颗球而已,二十几个大男人在那里抢来抢去,抢到最后,说不定还一个球都没有进。这种游戏,真不知道乐趣在哪里?也亏男人们能一盯好几个小时。

夜未晨此时却并不在为瘸了一半的云飞絮那里。

本来她是应该在那里的,都已经洗好了澡,准备钻进被窝里和云飞絮来个秉烛夜谈,不过手突然一抹胸前却发现戴在胸前的项链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失去了踪影,急得她里里外外一阵乱找,却怎么也找不到。

“不会是落在了白狼那里了吧?”

云飞絮突然记起,似乎那个时候夜未晨扶自己往电梯的时候走去的时候,是有听见一声轻微的异响,只是,声音不怎么大,再加上自己当时脚又痛得不行。便没有怎么注意。现在想起来,可能就是那个时候了。

“唉呀,你当时怎么不说?”

夜未晨边说边穿起了衣服。

云飞絮吃了一惊。

“这么晚了,你还要一个人过去?不行,要不,明天早上我陪你一起去吧。”

今天,云飞絮实在没有再走下地的勇气了。

这一路,虽然有夜未晨扶着,但,她只觉得自己的脚已经完全不是自己的脚了。

“不行,万一给别人捡走了怎么办?”

夜未晨哪里等的,这可是卓思图的限量版项链,只在法国发售的,她可是求了夜未央好久,才在生日的时候收到的。如果给别人捡走了怎么办?

若说平常,夜未晨的胆子也不算很大。

最起码比起一向胆大包天的云飞絮来说,她应该算是有些胆小的了,可是,夜未晨为了漂亮的衣服、包包、2000项链、耳环等等一切漂亮的东西爆发出来的潜力,通常叫云飞絮绝对不敢小看。

这个时候,不要说是才九十点,就算是半夜一两点,夜未晨也绝对会爬起来,非得追回她的东西不可。

所以,云飞絮也不过劝了一句就没有劝了。

夜未晨的心情,她绝对能理解。

她对漂亮东西的追求,就跟自己对好车无法抗拒一样。若是自己的宝贝爱车丢了,云飞絮知道,自己也绝对会和夜未里有一样的行动的。

危机能激发人最大的潜力。这句话果然不错。

只见夜未晨飞车如箭,一路上超车,拐弯,抢车道,闯红灯,在如织的车河里如同鱼儿一般,游刃有余,完全没有发生追尾、撞车等不良事故,以最快的速度,最好的品质到了罪案现场,不,说错了,遗失现场。

其间,不免经过了保安大哥的问讯,不过,为了自己心爱的项链,夜未晨毫不犹豫地就使用了美人计,几个媚眼一抛,保安大哥纷纷举双手投降,放行。

夜未晨露出得逞的笑容,径自上了电梯,按下了楼层。

不过,踏出电梯的时候。夜未晨被个东西一绊,非常光荣地摔了一跤。

“是谁这么不道德,将东西扔在这里?”

夜未晨大声地抱怨,非常艰难的想爬起来。

突然间,她觉得有些不对劲,自己好像正趴在某个东西身上,而这个东西,却是软绵绵的,而且还会动。

“妈呀。”

夜未晨一声叫,连手带脚朝脚角爬去,缩成一团。不会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不要啊,她怕鬼。

夜未晨用手捂住了眼睛,不敢往前看,但过了一会儿,没有听到什么动静,她终于忍不住了,偷偷地从指缝间向外看去。

好像是个人,咦?这人的脸孔怎么这么熟悉?

那不是,李子林吗?

夜未晨松了口气,无力地坐在了地上,并且放下了手。真是,这个时候,不好好地家里睡觉,躺在这里扮什么尸体啊?

一想到尸体,夜未晨的脸又是一白。

自己不会是撞到什么凶杀事件了吧?

虽然因为刚才的惊吓,腿还是有些软,不过,夜未晨还是朝李子林爬了过去,用手触了触李子林的脸,心更慌了,怎么办,是凉的。不,凉也是应该的,这么冷的天,也不知在这里躺了多久了,不一定是死了。夜未晨安慰了自己好一会,终于心一狠,眼一闭,将手朝李子林的鼻子探去。好一会儿,才感觉到微弱的不明显的呼吸声。夜未晨几乎喜极而泣了,太好了,还活着。

在李子林的身边坐了好一会儿,夜未晨才镇定了一些。

这才想起了自己来这里的任务。

“项链,对,自己是来找项链的。”

夜未晨站了起来,对楼道间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终于。在一个墙角边发现了它的存在。夜未暖赶紧拾了起来,用手拍掉了上面的灰尘,将它放在颊边亲亲地磨蹭。

“对不起啊,小宝贝,主人不是故意把你给弄丢的,不要生气啊。我这就带你回家。”

说完,将项链小心翼翼地装进了外套里面的口袋里,并且用手拍了拍。

“这下子,不怕你掉了。小宝贝,回到主人这里了,放心地睡觉吧。”

事情解决了,夜未晨心情大好,轻声地哼着歌,准备打道回府了。经过李子林的身边时,她蹲了下来,对李子林说道。

“喂,没有礼貌的家伙,今天算你运气好。本小姐找到了我的小宝贝,心情很好,就来个日行一善好了。”

说这话的时候,夜未晨正盯着李子林的脸。

说完之后,忍不住又发表了一番感叹。

“你这家伙,长得倒是挺帅的,怎么脾气就这么不好呢?”

这张脸,还真是叫人看不厌,夜未晨忍不住又欣赏了一会,这才将李子林的胳膊往自己的脖子上一搭,想将他架起来。不过,显然,她是高估了自己的力气了,架到一半,她就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的了,她很想坚持,不过,实在是太重了,夜未晨不但没有将李子林拉起来,反而,被李子林的体重带着向后倒去。

随着“哎哟”“哎哟”的惊叫声,重物落地发出了闷响。

夜未晨闭紧了眼睛,等待着预期面来的疼痛,不过,等了半天却没有影子,她睁开眼睛,这才发觉自己的手仍然拉着李子林的胳膊,显然是这个东西充当了垫板,自己的脑袋才避免了发生脑震荡的危险。不过,想起刚才那沉重的声音,夜未晨就有些心虚。这人的脑袋,不会有问题吧?

看来,这个姿势是不行的了,夜未晨打算爬起来,再想其他的办法。

李子林此时却一个翻身,将夜未晨搂在了怀里,头深深地埋在她的发间,轻声呢喃。

“晓萱,晓萱。”

夜未晨什么时候被男人这么拥抱过,只觉得心跳得快得不可思议,好像就要跳出来似的,脸上也直发烧,她拼命地想挣扎。

然而,她越是挣扎,李子林却将她搂得越紧。

“晓萱,别走,不要离开我,我好想你。你不知道,失去你的这半年里,我都是怎么过来的,每一天,就好像一年一样。你怎么能这么残忍?在把我变成这样之后,在让我不能没有你了之后,却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了我。晓萱,我爱你,不要再离开我,求你了。”

这时,夜未晨发觉自己的头发上有些潮意,难道,这个男人——哭了?这个冷漠残酷得可以毫不留情地将云飞絮的脚都给夹成那个样子的男人,竟然因为一个女人,哭了?

震惊之下,夜未晨停止了挣扎。

晓萱?

是他的女朋友吗?

听起来,那个晓萱离开了这个男人,可是,这个男人竟然在睡梦里,还这么想着她,世界上,原来还真有这样的感情存在;世界上,原来还真有这样的男人存在。

李子林静静地抱着夜未晨默默地流着泪,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可能又睡着了。夜未晨这才从他的怀里挣脱开来,离开的时候,却又有些许地失落。

对那个名为晓萱的女孩子,产生了一股怒气。

有一个男人,这样深地爱着她,她怎么可以离开她呢?

她可知道,像这样的感情,有多珍贵?那是用世界上任何东西都交换不了的宝物啊。真是一个没有眼光的女人。

既然架起来不行,夜未晨于是换了个措施,她干脆采取了拖的姿势,虽然这样做,对衣服的损害度高了一点,也太脏了一些,不过,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了。能将李子林拖回去,不让他露宿在外头,他就应该感谢了。

好不容易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夜未晨总算将李子林拖到了他的住处,又从他的外套口代里掏出了钥匙,开了门之后,又将他拖进了客厅。

一进去,夜未晨就闻到了扑鼻而来的酒味。

她看着满客厅堆成山的酒瓶子,简直是目1000瞪口呆,这个男人,究竟喝了多少酒啊?而又用了多长的时间呢?

浓重的酒味让夜未晨难受得紧。

将人拖进来,也算是她仁慈义尽了,夜未晨转向想要离开,走了一半,还是又退了回来,将空调开了,又将沙发上的一床被子给李子林盖了。

边做边在嘴边咕哝。

“我为什么要对这个男人这么好啊?明明他对我们这么差劲。算了,就当还了上一次的人情好了。”

做完了这一切,夜未晨这才离开。

回到云飞絮那里,跟她讲起这一切来,云飞絮也是讶异不已。

“没有想到,他竟然有那样一段过去。被自己心爱的人背叛,那也难怪他对人这么冷淡了。”说到这里,云飞絮突然看着夜未晨邪笑起来。

“话说未晨啊,你不是最喜欢这种专情的男人吗?怎么样,既然那个不识好歹的女人不懂得珍惜,你抢过来好好疼爱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