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小姐,您好了没,王爷叫奴婢过来……”周小晴被关在门外,用一种既不能大到吵到里面小姐,也不能让里面人听不到的声音叫唤着,心里纳闷自己又不是公鸡干嘛要这么打鸣似的催着人。

“好了——”表小姐美丽在里面应答着,一张画得浓得像是刚吸过人血的嘴巴嘟起来,不停地瞄着自己镜中的容颜,甚是不耐烦地说道,“真是没素质,那么吵不嫌烦么?”当然这声音是极小的,因为表小姐今天可是要出席重要的聚会,可不能一大早就影响了心情。

推开了门,周小晴终于完成了任务。王爷那边催的紧呢。

表小姐用手抚了抚额头的黑发,担心梳得不服帖呢,那个样子好像是个中年妇人偏好打扮成浓墨重彩的小姑娘一样,可能是她平时比较保守打扮的原因。不管怎么样,她老人家总是出来了,像是古代英伦贵妇出行一样。

…………

车一路平平稳稳地就行至木桀府上,周小晴的心却是七上八下的,不知道为什么,木桀给她的感觉就是很不寻常,总觉得他身上与生俱来的就不是好人。不是好人在周小晴的定义里就是杀人不眨眼、冷血无情、卑鄙下流、不择手段……虽然还没有深入接触这个人,但是他血腥的一面周小晴总是能窥见一二。比如他看人时那种寒冽的目光,总的说起来木桀和闵文还是有相同点的,比如他们都有太阳的特质,都是那么耀眼,不同于闵文温和的光芒,木桀身上散发出的光是夺目的,刺得人眼生疼,而且具有主宰一切的掠夺性。本来今天周小晴是不想来的,慌称自己拉肚子或者是伤风感冒,但是一向身体壮如牛的她,突然生病谁也不会相信,看来有时候装一下林妹妹体弱多病也是很必要的,只有硬着头皮来了。

周小晴很猥琐地跟在闵文和表小姐的后面,躲躲藏藏,东张西望,生怕有什么不速之客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根据以往的经验,木桀就经常神出鬼没,常常吓破周小晴的胆。

表小姐看到这一气派恢弘的府院,两只眼睛跟饿狼似的,“闵文表哥,这就是木桀殿下居住的府邸吗?真是不一般啊……”看那神往的样子,周小晴可惜地叹道,“木桀殿下可不是那般平易近人的,不要进去就说出些不得体的话。”

反而是闵文,他镇定自若,唉,偷偷地抢了人家的未婚妻还可以这么淡定,还真只有他能做的出来啊,虽然按逻辑上来讲,闵文是林淡宜的前男友,但是人家木桀也是经过家长许可的,闵文不管怎么还是有点理亏吧。木桀算是个绿头龟了吧。

带着复杂的心情周小晴踏入了这个是非之地。

“闵文,你终于来了,我们早已恭候多时。”是木桀的声音,带着笑意,他旁边依此站着林淡宜和古宁郡主两大美女,在不远处就是云凡了,看不出他心情的好坏,不过应该也不会高兴到哪里去,这里的人他都不怎么喜欢,而云凡他又是很容易受环境影响心情的人。

“木桀殿下,古宁郡主,林小姐。”周小晴和表小姐齐齐躬身行礼。

“请起——这位是?”木桀看着表小姐突然问道。

“民女是闵文王爷的远房表妹。”表小姐脸色霎时红得像天边的红霞,羞涩地答道。半低着头,像是刚出嫁的新夫人。不过这一点倒是没有如木桀的眼底,看来也是个不懂得女人心的袋呆子。

“闵文每次都有佳人相伴,真是羡煞旁人啊。”木桀又恭维道。

“佳人,每次?”周小晴想了一下,貌似每次都是她陪在闵文的身边,这是夸奖她么,虽然心里有点喜滋滋的,但是木桀也太没注意到他身边的两个才是美女吧。难道真的是别人的才是最好的,也包括丫鬟这一私有财产?

再看看表小姐,更加娇弱了,这样的夸奖也真是太直白了吧,表小姐把低下的头又重新抬了一来,看了一眼木桀,又偷偷迅速地低下头去,这就是传说中的眉目传情吧。

进去后是到一处花园赏秋菊,满园的各式各样的花让周小晴看了眼界,原来菊花的种类也可以有这么多啊。今天的日子也是好,阳光高照,在亭子里一边饮酒一边赏花也是别有一番趣味在里面。

“闵文啊,怎么出来玩还自己带了个丫鬟,难道是怕我们府上的丫头招待不周?”古宁很明显地对周小晴的到来很是不满意,看到周小晴跟在闵文后头古宁就觉得身上像被刺扎了那般难受,谁能保证这个长得颇有姿色的丫头不会想勾引她主子,好有朝一日飞上枝头做凤凰。“本郡主不喜欢聊天的时候有个下人在场。”古宁没有针对表小姐,虽然她也只是一介平民,只不过跟王爷家沾亲带故,真正让古宁放心的是表小姐的长相,确实对她够不成什么威胁,再加上表小姐刚才自作多情对她哥哥木桀的样子,她断定这个女人一定不是她的对手,就是跟一般娇生惯养没头没脑的小姐一样。

周小晴的脸色也在那一瞬即变冷,这样被古宁当面难堪也不是一两次了,自己本来就不愿意趟这个浑水,要是古宁郡主看不惯自己,走就是了。

看到周小晴这么委屈却又不说话样子,云凡有点急,正准备找出什么话来应对这个刁蛮的郡主,这时候木桀和闵文同时发话了。

“你怎么这么不懂事,来着皆是客,你这么没规矩就好好关禁闭反思一下,坏毛病还是改不了吗?”木桀生气了,样子看起来还真是恐怖。

“古宁郡主,要带什么人来本王自然心里有数,要是郡主觉得这样不妥,那本王打道回府就是。”闵文说这话的时候以少有的硬性语气说着,这让一直低着头的周小晴都免不了抬起头来,王爷这是在维护自己啊,周小晴心里有点受宠若惊,实在是没想到闵文会这么说。

古宁有些委屈,但更多的是气愤,没想到一个小丫头就能让自己最爱的两个男人替她说话,那她郡主的脸面往哪里放?

气氛一度有些尴尬,本来就不是很熟络的几个人勉强聚在一起,现在又有了争端,所以大家都不说话。

一直坐在木桀身边的林淡宜出来打圆场,“大家都开心点啊,今天都是出来玩的,我们也好不容易聚在一起,来,我们喝点茶吧,听说这是进贡的最好的茶……”

几个皇族子弟在一起聊的东西当然都不是周小晴感兴趣的事,只是觉得一个人没有地位在古代还真是卑微,说遇上好的主子,像是闵文,虽然人格还是没受到侮辱,但是也还会避免不了做自己不喜欢的事,要是遇到像是古宁郡主这种不讲理的主子,那还不是掉一层皮。看着他们说说笑笑,周小晴只能灵魂出窍神游一下,去想想别的有趣的事打发无聊的时光。

…………

“周小晴——周小晴——”

“啊——”周小晴回过神来,看到的竟然是木桀殿下,周小晴刚准备起身请安,但是被木桀拦住了。

周小晴惊魂未定,看了一下周围,不知道在做什么,刚刚出神地太厉害了,竟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种情况最近呢越来越明显,有时候很长一段时间周小晴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就真的是灵魂出窍一样,这可能和自己是穿越过来的人有关系,这个空间有点排斥她的身体。当然这只是周小晴的猜测,也许是身体有病,也许真的是穿越后遗症。

“本殿下刚才看你一个人往这边走,所以有点担心……呃,所以过来看看。”木桀笑的像是秋天午后的风,有点迷离,有点虚幻。

“哦,那个,一个人坐坐,怕影响了各位主子的雅兴。”周小晴淡淡地回答道,有一种感觉很奇怪,每次看木桀的时候很怕,但是真正相处下来又会觉得他其实没有那么讨厌的。

“因为古宁的话么,告诉你不要放在心上,她就是一个没头脑的人。”木桀又对周小晴笑了,“这次我们又见面了,你还是像以前一样美。”

“这是幻觉吗?”周小晴心里思忖着,怎么这话听起来好像电影里暧昧的台词,而且,木桀这是在靠近自己吗?周小晴脚底一滑,从这个斜坡上滑了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木桀敏捷地一把拉住周小晴,她就像是个蝴蝶一样翩翩飞至——怎么是木桀的怀里,而且自己的一只手紧紧抓住木桀,另一只手是被木桀紧紧攥住,距离几乎是没有,这样周小晴都能感觉到木桀身上散发出的香味,是什么说不上来,但是很好问,周小晴惊慌失措地抬头看木桀,木桀却是笑着看着她。

周小晴赶紧挣扎起身,一个温柔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不要动,你想让我们一起掉下去吗?”

周小晴只有乖乖不动,胆战心惊的一幕过去后,周小晴怎么想都觉得自己是被吃了豆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