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小兔崽子,把姐姐我忘了吗?!”在一旁不能插上话的周小晴看着他们兄弟情深,只能干瞪眼,终于仍不住发话了。

“哼,我们有云凡哥哥在,我们要跟他玩,你是女人,我们不跟女人玩!”

周小晴愣了一下,小样几天没见,倒是长志气了,还真是有奶便是娘,咳咳,转念一想,这可不是个好比喻,这样云凡算什么,自己又算什么,不禁皱皱眉头,“骑马马那么幼稚的游戏,像你们这么大了还玩的话是会被人笑话的,依我之见,要玩点高科技的,有深度的,具有现代化气息的游戏。”

云凡一脸“实在是搞不懂你的意思的表情”望着周小晴,“你又在说什么啊,尽挑些让人听不懂的话,什么是高科技,具有现代化气息的游戏?”

周小晴狡猾地一笑,“哎呀,不错呀,还能复述我的话了,不过还是那些话,这些东西解释起来太费劲,你们只要跟着我就行。”

两个小屁孩也不知道周小晴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不过一直认为这个姐姐好像不同于府里其他的丫头一样见到他们就害怕,反而能震得住他们,心里不免也对周小晴口中好玩的游戏有了几分期待,“是什么?有比骑马马更有趣的吗?”

周小晴一脚踏在旁边台阶上,做出要发表一番惊世骇俗的演讲的姿势来,“当然,这是富智商、体能、情商、竞技、娱乐于一体的多功能游戏,不仅可以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延缓衰弛,还可以美容养颜呢,在我生活的那个时代几乎是每个少年儿童都会参与的全民*运动,怎么样,心动了吧,那就赶快加入我们的行列,心动不如行动……”周小晴插着腰,一副斗志激昂的样子,看来在二十一世纪里不把她这种人才搬到电视台做“八心八箭,只要九九八,只要九九八的广告策划,那真是太埋没人才了。”

云凡看着周小晴这副姿态,愣得嘴巴都何不拢了,知道这小妮子能扯,但不知道扯到这种出神入化,人神共愤的地步,一口气下来不带歇息的,周小晴自然很满意云凡和俩双胞胎的表情,把腿放下来后,摆了一个妩媚的姿势,“瞧,看见没有!”

云凡和他的小表弟们睁大眼睛想要看清周小晴手上拿着的是何方生物,竟然被鼓吹到这种程度。

“切!没什么嘛,只不过是你们女孩子家爱的饰品罢了。”云凡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由先前的专注认真变得又有点登徒浪子的玩世不恭,“我虽然喜欢女人,但是女人的东西我可不爱。”说完就要带他两个现在表情憋得极红的表弟离开。

“什么东西啊,这种东西亏你还好意思说出来要我们玩,我们以后都不跟你玩了。”

周小晴拉住这两只愤怒的小鸟,“两位小少爷,这么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哟,”说完周小晴猛然把手中捏着的一串珍珠项链扯断了,珠子沿着地上弹跳了几下停止了滚动,周小晴把它们捡起来,放在旁边的一推草丛里,手上只拿了其中的几粒,“看好了,现在教你们怎么玩!”

周小晴顺手扔了一粒出去,然后俯下身子,眼中只有那在地上躺着纹丝不动的珍珠粒,右手的拇指和中指掐住手中的另一粒珠子,食指做辅助,在瞄准了后,突然间弹出去,弹出去的珠子在空中划了一个不算很有弧度的抛物线,径直砸向地面上的珍珠,做了个弹性碰撞,往前滚了一步,周小晴又拿出珠子去弹地上散落的珠子……

“这个对练眼力很有好处的,我来试一下。”云凡上前说道,小小的珠子难不倒他,现在要在晚辈面前树立一下威信,云凡接过手中的珍珠粒,也学着周小晴的样子玩起来,只不过,他的脸上是自信满满,丝毫不把这种小儿科的游戏防在眼里,想他武功那么高,这个不是手到擒来,小菜一碟?

周小晴摸着自己俏丽的下巴,站在一旁看着云凡,心里冷笑,可不要小看这个游戏,周小晴之所以这么推崇这个玩法,也是有一定的原因的,没有一定技术含量能入周小晴的法眼吗?这种活看起来简单,实际做起来就并没有那么轻松了,而云凡看起来就恰恰是那种眼高手低的人。

不得不说周小晴在某些方面还是料事如神的,云凡这番不在意,胜券在握的态度让他马失前蹄,小小的珠子在周小晴手里是那么听话,但在云凡手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该死!”云凡在心里暗骂了一声这不是让他自己很没有面子,在自己年幼的俩个表弟面前。周小晴那丫头不是更加得意?

“咳咳,”周小晴走上前来,象征性地拍了云凡的肩,“没事的,姐当年在道上混的时候,没有男生能赢过我,这已经是一种习惯了,你也不要太不好受……”周小晴的一番话让云凡更有点无地自容了,在这个时代女人只是男人的附属品,一个附属品怎么能够比男人做得更好,虽然云凡不是那种要刻意压制女人的地位,但是潜意识里多少也会有这种想法。

两个小孩之前本来是很不以为意的,但是看到他们崇拜无比的云凡大哥竟然玩不过这只山里来的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妖怪,心里很是纳闷,决心也要来玩一把,以显示出他李家男儿的气概,所以趁说话的空挡,两小家伙就在地上玩起来了。不听话的小弹珠激发了他们的斗志,偶尔中了他们就会欢呼雀跃,甚至忘了之前要替李家雪耻的事,小孩就是这样,天真烂漫总是第一位。

而云凡和周小晴则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任凭他们在地上打滚闹腾。

云凡侧过脸看了一眼周小晴,嘴角立刻绽放出了一个绝美的笑颜,“你这个丫头怎么总是有那么多怪点子?”

“怪吗?”周小晴看着小孩子玩得开心,心里也一样乐呵着,听到云凡开口说话,于是就回过头来,只不过,脸上还是笑意未合,听到云凡说“怪”这个字眼,于是凝注了脸。

“我是说,很有想法。”云凡看到周小晴这么一副表情,只好转换了一种说法,“还真是说都说不得,哪有你这么脾气大的姑娘,将来当心嫁不出去哦。”

周小晴无比鄙视地抛了一个白眼,“说了,本姑娘不希望嫁,跟你们这的男人不知道隔了多大的代沟,都说两岁一个坎,我们都不知道隔了几千岁。”

“你又在说胡话了,我就奇怪了,你真的是个妖怪还是怎样,还几千年呢。”云凡轻推了一下周小晴的脑袋,“小脑袋瓜子不知道每天都在想些什么啊,还有,不要教坏小孩子。”

周小晴撇撇嘴,看着正在地上和泥巴,,杂草为伴的两个小少爷,那可是未来的王爷呀,现在在周小晴的调教下和普通的孩子没有两样,周小晴思忖着,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将来长大了可能会和平民更加亲近,说不定是个好王爷呢。

“又做了好事一桩,孩子们,跟着大王去玩别的吧。”周小晴起身走了过去,把地上的珠子捡起来。

“干什么啊,我们哥俩还没玩够呢!”其中一个男孩抬起头,眼中全是不满,在别人玩得正起劲的时候打扰确实是件不厚道的事。

周小晴干脆地瞪了回去,“哎呀,你们好不听话的,这还是我教你们玩的,要是你们以后不想玩更好玩的东西,那就继续对我大呼小叫的吧。”

“不要,姐姐,我们听话,我们以后都要跟你玩……”还是另一个男孩比较会拍马屁。拉起周小晴的袖子,撒娇地说道。

看着那红扑扑的小脸蛋,打扮地很可爱的萌样子,周小晴实在不忍心责怪,掐着他们快要流出水来的脸蛋,“你们这么可爱,姐姐怎么会有意见呢?想不想来个比赛,喜欢青蛙吗?”

“是要去抓青蛙吗?可是这个季节没有了啊?”云凡也起身,走到周小晴面前,疑惑地问道。

“这个常识我是知道啊,只是我要教你们折纸青蛙,然后我们一起在地上玩好吧,看谁的青蛙跳地高。”

“好耶好耶!”俩个孩子欢呼地跳了起来,围着周小晴又蹦又跳的,云凡低下身左右手一边一个,抱起他那两个会卖萌的小表弟。

真看不出来,云凡看起来挺秀气瘦弱的,怎么打架和力气都那么大呢?周小晴在后面跟着,竟然也赶不上那云凡的速度,因为俩个小家伙不停地催促云凡加速,好像比看谁先达到目的地也是一种乐趣一样。

周小晴在后面拖着沉重的步伐,唉,苦命啊,以前,周小晴并没有哄小孩的经验,有时候还会觉得小孩子爱哭闹不服管教很麻烦,现在跟他们一起玩还是挺自在的,虽然有点小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