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一天还算不错的游玩后,周小晴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居住的院子里。将没吃完的野枣子全部倒出放在桌子上,分成了三份。用冷水洗了把脸就把其中的两份拿起出门了。这会子她们应该都在房里,周小晴心中一喜,觉得大家会喜欢吃这果子。

顾子瑜和周希希的房间是紧挨着周小晴的,周小晴在门外轻轻扣了门闩。“来了。”里面传出一个好听的声音,门开了,是顾子瑜,周小晴眼睛向屋内扫了一眼,发现桌上摆放着笔墨纸砚,还有写到一半的字,看来顾子瑜是在勤加练习书法啊。周小晴投来赞赏的眼神,顾子瑜淡淡笑了,也许是没笑,不过在周小晴看来这个美女不管是哪样的表情都有一副值得欣赏的画卷。

“小希没在,她去秦夫子那儿做功课了,前短时间生病落下了很多。”顾子瑜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便提起周希希。

周希希因为年纪小,可塑性又强,凤姨打算好好栽培周希希,这丫头又听话,将来一定是可以一鸣惊人。在凤姨看来,顾子瑜太清冷,如果成名后也不一定会对她言听计从,而周小晴又像个不靠谱的姑娘,琴棋书画没有一样是拿手的,有点不安分,倒不像是肯安心吃这碗饭的人。林芷兰和李亦可清丽有余,魅力不足。思前考后,还是放她们去前厅,或许在实际中可以磨练她们,见惯大场面可能比较撑得住台面。

周小晴拿出一袋枣子,递给顾子瑜:“拿去吃吧,这是今天偷偷出去摘的,可甜啦,所以跟你和希希送一点过来,你在练字,我就不打扰了。”

顾子瑜看着周小晴离开,自己还站在门口,甚至还没请她进来坐片刻,觉得礼数太不周到了,但是有些感激的话,却说不出口。不知不觉也开始对这个心胸大度的女孩产生好感。顾子瑜的内心其实是脆弱的,所以要用更加坚硬的外壳来保护自己。

周小晴对于顾子瑜,也是说不出的一种好感。顾子瑜刚开始的明哲保身并没有让周小晴对其反感,相反,她能够看到她清冷外表下的心其实是需要朋友的。也不知道对方是否当她也是朋友,不过,一份好的感情,总有一个人付出的多一些,虽然有人会说这样不值得,但是付出与帮助人的快乐恐怕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傻姑娘周小晴,也会有傻福的。

“芷兰,亦可,看我跟你们带什么来了?”周小晴站在门边,靠着门嘻嘻笑道。还将手里的袋子晃来晃去。

李亦可伸出手,抢过袋子,“是什么好东西呀?啊,是枣子,我们家就有种,正想吃了,没想到这说想吃马上就有人送来,那我就不客气啦……”说完便拿出去要洗。

“瞧她这个馋鬼,也不怕人笑话,晴妹妹,谢谢你啦……”林芷兰笑骂着李亦可,又忙着道谢。“你这是上哪弄的啊?”林芷兰一面吃着枣子,一面笑着问周小晴这野果子的来历。

“这是小轩带着我出去玩的时候到路边摘的,是野生的,好吃吧?对了,千万不能让张妈看到,不然会骂我的。”周小晴有些得瑟能够找到这么好吃的水果,却没发现此刻林芷兰和李亦可的脸色都变了,心事并不在这野果子上了。林芷兰把拿在手中准备吃的枣子重新放进袋子里,有些揶揄道:“晴妹妹真不够意思,自个儿出去玩也不带我们姐妹出去,我们在这院子也快疯了,却不见那小轩也带我们出去解闷。”

“是啊,你的运气真好,小轩跟你关系那么好,凤姨又疼小轩,自然也会对你刮目相看……”李亦可也停下来帮腔。

周小晴又不是笨蛋,自然听得出这话里的酸味。看来这吃力不讨好的事还是让她碰到了。心里不免觉得憋气,早知道就不拿过来了。“也不是啦,你们都去别的院子玩了,刚好只我一个人在,小轩才会带我去嘛,跟他玩一点都不好玩,你们要是感兴趣,下次直接跟他说啊。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周小晴轻描淡写了几句,就从这个房间里出来了,还真是日久见人心,没必要为这些事就这样心生嫉妒吧,周小晴可不想没过多久就树敌。

躺在被子里,有点失眠了。周小晴承认自己并不想别人看起来的那样大度,其实也是小肚鸡肠。尤其是在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时,只不过不说出来,什么都埋在心里。委屈什么的,也会慢慢消失。周小晴会以一颗善良的心去对先面对别人,但如果发现了对方的不真实,就会心存芥蒂,不再敞开心扉了。自己一直把林芷兰和李亦可当做很好的姐妹,不曾想到她们会因为小轩和她来往比较多就有想法。这和一般的小市民斤斤计较有什么不同。

在林芷兰的房间里,同样也有抱怨。“芷兰,你看那周小晴出去时脸色没,她好像是生气了,我们是不是做的不对啊,她给我们送枣子来吃,我们还说她……”躺在**的李亦可转过脸,对躺在另一张床铺上的林芷兰说道。

林芷兰听她那么一说反而更气愤了,“我们有什么错啊,她表面上好像什么都不争,其实在跟我们抢。你看,为什么那小轩唯独和她好,连我们都不看一下。我前先天还看到小轩偷偷给她带吃的,你说,如果不是她动了什么手脚,那小轩怎么会对她那么好。我娘说了,在外面不能相信任何人。”

“要我说啊,那顾子瑜才是我们的大敌,你看她平时就不屑跟我们一起!”李亦可提到顾子瑜时也难以掩饰心中的不满。

“凤姨也真是的,要那个假清高的女人去服侍仪容姑娘,要是仪容也护着她,那这个小妖精不是也有靠山了吗?我们俩以后怎么在一品楼立足?”林芷兰也觉得顾子瑜威胁到她们。

李亦可听到这里突然莞尔一笑,“林姐姐这倒不必担心,我和仪容姑娘的贴身丫鬟红姑最近来往得紧,听她说顾子瑜做事笨手笨脚,根本得不到仪容姑娘的欢心。”

“妹妹,你做得好,就是这样,我们不能让她们爬到我们头上去,至于周希希那个小鬼,跟本不用担心,她年纪还小。”林芷兰的眉头也舒展了,夸赞着李亦可。

“只是这个小丫头明明跟我们先认识,却把那周小晴当做亲姐姐一样……”李亦可提出了自己的担忧。

“妹妹这点倒不必担心,且不说她年纪小成不了气候,就算是到了能呼风唤雨的时候,那周小晴指不定被凤姨卖去哪里了。

这些话都不想是出自于两个十几岁丫头的嘴里,眼神中透露的狠毒让人咋舌。

那边厢,顾子瑜也是心事重重,凤姨一直让她伺候仪容,这个脾气时好时坏的风头正盛的头牌。成天要小心翼翼伺候着,一不留心,被那个常给她小鞋穿的红姑抓到了,又是一顿责罚。最近仪容姑娘的老相好王将军许久不来了,凤姨又让她禁足,这个心急如焚的女人不知道情郎的音讯,心里堵得慌,常乱砸东西出气,顾子瑜的后背就被一个花瓶砸过。

顾子瑜起身,看了**的周希希一眼,将她滑落的被子重新盖好,掖好了被角,披了一件外衣,走到院子当中。头上的月亮已经很圆了,又大又亮。顾子瑜缓缓抬头,任月光照在脸上。那轻柔的光线投在她的脸上,清清凉凉的,远看去像一块玉砌出来的美人雕像。月宫的嫦娥仙子的姿容也不过如此吧。

顾子瑜侧坐在那里,恍若神仙仙子。可是仙子的命运却不知在何方。感觉像是树上飘落的树叶一样,来去不由人,只能漫无边际的飘荡,可能是落入湖中,抑或是山谷,还可能未来得及起飞,便混入尘土烂了去。

静谧的院子里只有她一人,静得可以听到房内人翻动身子的声音,还有周边不知名虫豸的叫声。顾子瑜也感到人生的飘渺与孤单,世上只有自己可以依靠了,也不知前路如何,这种没有安全感的担忧让她不自觉得拢了拢身上披的外套。

夜凉了,有些冷了。抬起的头也有些酸了,低头的那一刹那,一行泪从眼角徐徐缓落。顾子瑜,站起身,便往自己房中走去。只留下那摊月光遗落在院子中央。

而另一双眼睛,也透过窗子看着这片灿烂繁复的璀璨夜空。周小晴因难以入睡,也站在窗前看着同一片天空。那个明亮的月盘,引来无数人的遐想,为什么人都喜欢把思念寄托于此,还是因为只有这样的夜才会令人思绪横飞?

地球离月球有多远?三十八万多公里。为什么此刻的月亮看起来却是伸手可及,难道幸福也是如此,看似很近,实则有着人够不到的距离。

此夜的月光下,各怀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