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夫人,徐大人又过来了。”小丫头进来跟顾子瑜请了安,禀告道。

“知道了,你下去吧。”顾子瑜跟着账房的先生正在核对数目,所以只是淡淡地回复了小丫头一句。“这里好像有一点问题,你到时候再仔细地核对一下,以免出什么差错。”顾子瑜指着账本上的一些数目和老先生说道。

“咳咳。”是徐枫进来了,看着顾子瑜正在做事,就漫步踱到她的身后。

“王夫人。”徐枫很是暧昧地打了一声招呼。

“什么事?”顾子瑜其实是知道有人站在她身后,只是装作故意不理睬罢了。

“夫人又在辛苦啊,”徐枫笑道,自己如此不讨好,但是还是没脸没皮地坐了下来。

“哪有徐大人这般清闲呢?将军不在家,自然是妾身来处理日常事务。”顾子瑜冷眼道,完全没有理会徐枫这个人,自己该干嘛就干嘛。只是这个徐枫实在是太讨人厌了,是不是就过来一趟,当初顾子瑜还是有点好脸色,现在看此人就像是一个无赖,所以就完全不会再以礼相待,把他视为一个陌生人了。

“王夫人,怎么今天好像心情不好啊。”徐枫也是个明白人,自然是知道自己不受待见,所以干脆直接说了出来。

顾子瑜听到这话更是气得不行,明明是知道的,为什么总是装聋作哑整天跑到这边来呢,“既然大人要问,那妾身就直接说了,将军出塞远征,只留下妾身一个人在这府上,徐大人成天往府里跑,这样让别人看到了,不会说妾身的不是吗?”顾子瑜转过头,看着徐枫说都,如果这个人还有一点羞耻之心的话,就会直接掉头就走。

徐枫听到这番话,起初也是一愣,但随之就大笑了起来,“原本以为王将军是个大气之人,什么事情都会比一般的人想的开阔一些,想必王夫人也是如此,但是为什么要在意别人的一些流言蜚语呢,要不是王将军出征时拜托在下照顾这个将军府,在下也不敢总是冒昧拜访啊。”这一席话说的好像是顾子瑜小气了一样。

“夫人,这帐我已经查好了,要是没有什么事的话,老奴就先告退了。”账房先生这个时候发话了,看来也是呆不下去了。

顾子瑜看了一眼徐枫,心想都怪这个人,让自己的颜面都快丢尽了。“徐大人,这里妾身一个人忙的过来,你要是有事情的话,还是先走吧。”顾子瑜下了逐客令,自己也准备往外走。

“唉——”徐枫拦住顾子瑜,“先别走嘛,我还是有一些话想跟你说的。”徐枫笑道,他的手就放在了顾子瑜的胳膊上,顾子瑜往后一推,就摆脱了这样的难堪局面,徐枫对此倒是不以为然。

“徐大人,你这是干什么,都说了妾身想要去歇息了,您也请回吧。”

徐枫并不说话,只是走上前,靠近顾子瑜说道,“为什么你是这么的冷冰冰呢?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可是我听你的老对手仪容姑娘可不是这么说的,她说王夫人你当时在花魁大赛上可是风情万种,也是靠那些本事才能够俘获王将军的心,但是现在又怎么正经了呢?”

“你,不要胡言乱语!”顾子瑜听到这种事情转过身来狠狠地看着徐枫,想要制止他讲这番话。

“如果当初能够早些见到王夫人,那今天我们的关系说不定不是这样呢?”徐枫继续笑道,好像今天就是来挑顾子瑜的刺的。

“徐大人,妾身念及你和我家大人是同僚,也没有出言不逊,但是你总是百般刁难,这让妾身不得不做出一些举动了!”顾子瑜此时已是气愤到了极点,生平最恨别人拿她是青楼出身来说事了,但是徐枫不尽如此,还在言语上百般刁难,所以很是生气,“徐大人,你若还不走,我就直接喊人了!”

“这可怎么办才好呢?在下觉得和王夫人相谈甚欢,可是王夫人却不给面子,我倒是要看看王夫人怎么个待客之道。”徐枫笑道,一脸的无赖样子。

顾子瑜此刻很是害怕,如果直接喊叫会遭到下人的非议,自己本来在这将军府就不是很受待见,现在闹出这么一出,不是又要留下把柄了吗?徐枫这个人很是难缠,自己一定要想想别的办法,不能够太莽撞了。“好吧,都是子瑜的不是,但是今天晚上太晚了,不如明天我设一桌酒席,专程请大人过来?”

徐枫赞赏地看着顾子瑜,“这才是令人宾至如归的待客之道,没想到王夫人如此聪慧,这么快就领悟了。”

顾子瑜只是虚与委蛇地笑了笑,“那么既然这样,那妾身明天就恭候徐大人的大驾。”说完顾子瑜就钻了个空子准备逃出去,但是还是没有赶上,就让徐枫先一步把门关上了,这个时候,顾子瑜脸上露出惊恐之色。

“本大人从来没有喜欢过一个有妇之夫,你是例外,你每一次的拒绝与回避对我来说都是一次挑战。”徐枫笑道。

“徐大人,请你自重,你和我家将军都是朋友,你这么做不是对不起他吗?”顾子瑜提醒道,自己就往另一边躲过去,眼睛打量着屋里是否还有其他的出路,也不知道这个狂徒是否还会有更为离谱的举动。

“怎么自重,你只是一个青楼的女子罢了,这种场面应该见惯了才是……”说着徐枫就要走上前来。顾子瑜又躲了过去,但是一个屋子那么小的空间,怎么逃也不会逃到哪里去,于是顾子瑜便大声叫道,“来人啦!”

徐枫一把抓住顾子瑜,用手捂住她的嘴。手于是不规矩地在顾子瑜身上游走,顾子瑜惊恐和屈辱一起上来,眼泪便涌了出来,但是还是拼命地挣扎着,想要逃离这个恶魔的魔爪,无奈自己柔弱的女儿身无法挣脱……

就在徐枫以为顾子瑜放弃了抗争准备屈从他的时候,顾子瑜捡了一个时机,朝外面跑去,但是很快,便被徐枫抓住了,顾子瑜卯足了劲,和徐枫就在拉拉扯扯间,无意碰到了桌子的边角,一时间,整个人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重重地摔倒地上,一股剧痛从下腹传来,顾子瑜的脸顿时都苍白了,眉头都拧在了一起。

徐枫见到这个场景,也是吓坏了,怎么一个人突然之间就会有如此大的反应呢,徐枫走进了看,发现地上有一股血,急速地流了出来,顾子瑜低头一看,也是失掉了颜色,“我的孩子……”顾子瑜呢喃道,连哭的声音都是虚弱的,用一种凄婉的眼神摸着自己的小腹,就这样,突然地晕了过去。

徐枫赶紧走上前,用手探了一下顾子瑜的鼻息,发现几乎没有了动静,“该死!”于是脸上也是一片惨白,刚才的浪荡与轻浮一下子烟消云散,与之而来的是一种恐惧,如果顾子瑜醒来会是什么样子的,会不会告发自己,越想越害怕,徐枫恐惧地打开门,发现外面是一片黢黑,自己刚才进来的时候没有人看见……

…………

半夜的时候,将军府上传来哀痛之声,哭声是隐隐约约的,但是很是悲痛,**躺着的是冰凉的顾子瑜,一点血气也没有,大夫收拾了东西,正准备离开。

“大夫,我家夫人真的没有救了吗?”一个丫头一边哭一边问道,这要是王将军回来了,他们怎么活命啊?

“夫人是小产导致的失血过多,本来身体就不是很好,就算是神仙也是束手无策了。”大夫接着就离开了,也是感叹如此年纪的一个妙龄女子,就这么香消玉殒了。

…………

“什么?!”你竟然这么大的胆子跑到将军府里去胡闹?“木桀拍案而起,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这可是王将军心爱的女人,如果触怒了他,不就是又少了一个盟友?

“我本没有这个意思的,但是谁知道那个女人太倔强了,我也是无心之过……”徐枫嗫嚅道,此刻自己也是惊弓之鸟,这事来的太突然了,都没有做好准备就发生了,人命真是太脆弱了。

“那这是怎么办,如果把你交给官府也不是我愿看到的。”木桀冷冷道。

“殿下,您千万别这样,我直接跟你说是想让你帮助我的,”徐枫恳求道,“今天我是特意趁着这个时间过去的,没有几个人看见,只有一个丫头和账房先生。到时候只要打发点他们,应该就是可以瞒过去的,只要将军府上口径一致,就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这世界上哪有不透风的墙,你这么做只是包的住一时的火。”木桀说道。

“你的意思是灭了口?”徐枫揣测着木桀的意思。

“你真是糊涂,这些人都不能杀,越是这样越回引起疑心……看可不可以造成是她自己不小心小产的……”

“我明白了,这就去打点好一切,殿下,这么多年我都死心塌地地跟着你,千万不要抛卒弃子,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