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着林淡宜的离去,闵文也没有想要去挽留的意思了,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也没什么好继续纠缠的了,话说的越清楚越好,以免日后明明不相爱了,还要错误的在一起,也许是自己想的多了,没有分清楚自己的感觉,但是过一段时日在整理也不迟。

闵文在路上走的时候,也在想自己是不是一个始乱终弃的男人,对于林淡宜是不是太过于残忍了,但是感情这种事情就是太有玄机了,爱情来的时候和爱情走的时候都没有征兆,就像明明已经分手了三年,但是那个时候自己还是走不出阴霾,总觉得自己这一生爱的人就是林淡宜了。

但是真正和好后,又觉得这三年的时间也是改变了很多东西,而这三年,林淡宜都不在身边。和好后,虽然还是回想起以前那些甜蜜的日子,但是两人人更多的是拥有回忆,根本不能对未来与很多憧憬,倒是周小晴这个丫头,总是能让烦恼忧愁都没有,她奇怪的想法,无厘头的思维,对人时好时坏,但是都是善良和小小的狡黠,最重要的是,周小晴一直都是陪在自己身边的那个人,不求回报,这已经慢慢地走进了闵文的心里,让他愈发放不下周小晴这个人了。

终于回到了府上,一抬头就看见巧倩在门口焦急地站着,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一样。

“怎么了?”闵文快步走上前,焦急地问道,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王爷,不好了,小晴姑娘她留下了一封信就走了,我看过她的屋子,一些衣物都打包走了。”巧倩如是说道,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

闵文匆匆拿过信,撕开一看,然后就对旁边的侍卫吼道,“怎么能让她走?!”

侍卫从来没见过温文尔雅的闵文发脾气当然害怕地不敢站直身体,只是断断续续地说,“周姑娘说她要出一趟远门替王爷您办事,小的想以前周姑娘也是随意进出,就没多问,还望王爷恕罪。”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闵文也来不及多说什么,爬上马,对旁边的人说道,“你们分头去找,直到把人找回来了就回府,要不然一个个不要回来了!!”

“是!!”侍卫们齐声道。

闵文跨上马,在道上飞奔起来,他的脑海里全是周小晴的那封信的内容:王爷,我走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您千万要和林小姐和好如初,我是一个不祥的人,但是在您身边的这些日子,我特别幸福,我感谢上苍,让我遇到了你,在我最无助的时候。王爷,您知道吗,我生气的原因,是因为我喜欢你。很早就偷偷喜欢你一直不敢说,但是现在我都要走了,就告诉你这个秘密吧。让王爷和林小姐吵架,不是我想看到的。我喜欢王爷这件事,王爷只当是笑话听了吧,一个小丫头的爱慕真的不算什么的不是吗?祝你幸福。小晴。

“小晴,你没有错,错的都是本王,你千万不要走,要等我,知道吗?…………”闵文加紧了抽打马的频率,只想快一点找到她,但是天南海北,能去哪儿呢?

…………

“王爷,吃点东西吧,他们都去找了,小晴会回来的。”巧倩端上茶饭,递到闵文的面前,苦口婆心地劝道,但是闵文只是闷闷地坐在那里,什么话也不说。

“王爷……”巧倩又一次说道,“您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这要是把身子累垮了,这老夫人就要担心了。”但是搬出老夫人来也没有办法。

“巧倩,你知道小晴在这里会有哪些亲人吗?”闵文问道。

“这个奴婢只是知道小晴姑娘好像没什么至亲,但是和上次来的王夫人好像交情很好,再就是那个小轩,好像以前也很好,再来就没有什么人了……”巧倩答道。

“王夫人那边我已经派人去过了,就是怕她有意躲着我。”闵文说道,不停地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看来很是头疼这件事。

“闵文——”原来是云凡,“到底是怎么回事?”

闵文也一时半会不好解释。

“云凡殿下,您先坐下来吧,慢慢谈。”巧倩说道,极力安抚,一个王爷就够受了的,现在又来个殿下,这不是要人命吗?

云凡不理会巧倩,又直接走到闵文的面前,“她现在还没有回来吗?她一个女孩子的,现这么晚了一个人在外面,要是出了什么事该怎么办?”云凡咄咄逼人。

“是我的错。”闵文也不解释,只是这样说,“我这马上就去找。”

“你到底做了什么让她走了,我记得以前让她走她都不走的?!”云凡现在把气都撒在闵文身上了。

“云凡殿下,不是王爷的错,王爷什么都没做,是小晴姑娘自己要走的,因为林小姐看到王爷和小晴在一起,所以误会了……”巧倩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云凡这么狠的样子还是头一回见,要是等一下三两句言语不合,岂不是要打起来,这可是很好的两兄弟啊,现在打起来多伤和气。

“什么?”云凡嘲弄的一笑,“原来还是因为你,如果知道有今天,当初就不应该把她放在你府里。如果再找到她,我会直接把她带走的。”云凡说的话没有半点商量的语气。

“不行。”闵文的态度很坚决。

“为什么?”云凡反问道.

“这要看她的意愿,如果她不愿意跟你走,那我不能让你带走她!”

“闵文,我真是对你失望,我不知道你有什么理由一直要跟我作对,难道我们不是好兄弟了吗?”

“云凡,对不起,但是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她在我心里到底有多重要,我不能把她让给你,因为她已经说了,她只想陪在我的身边,所以我一定会照顾她一辈子的。”

“不要说了!”云凡一拳过去,就把闵文打倒在地,闵文也不还手,“我知道这样对不住了,但是这是小晴的选择。”

云凡的脸色很难看,巧倩在一旁也是彻底吓到了,没想到昔日的好兄弟此刻已经是反目成仇了,“这就是你要说的话?好,我记着了,什么狗屁兄弟,就算我当初认错了人,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不会这么轻易地放弃她的,以后你再也不是我的兄弟,以后大家都是陌路人!”云凡狠狠地撂下这句话,摔门而出。闵文捂着胸口,不管是心里还是身上,都是疼痛难忍,云凡对于自己来说真的是手足,但是这样就把周小晴让出去,那把周小晴当成什么了,什么都可以让给云凡,甚至为了云凡可以赴汤蹈火,但是爱情不是买卖,不能随意转让。但是这些话,怎么能跟云凡说清楚好,他都不愿意再和自己说话了。

云凡当然也是气急了才会说这样的话,但是气头上还是不会想到很多,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找到周小晴,可不能让那个丫头吃苦头了。

…………

翻来覆去在**睡不下去了,周小晴索性下来了,走到桌子边,唉声叹气道,“怎么现在还有点认床了,不知道府上的人知道自己走了会是什么样的反应,是会因为少了一个惹事精而高兴地买鞭炮放呢。还是会思念自己呢?反正自己现在是想他们想的睡不着了,就这样走了,以后都不去联系了吗?说实话,周小晴心里还是有万般的舍不得,但是自己要是回去肯定就不能让林小姐和闵文附和,何况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都已经表白了,还是日后不要相见为好,等什么日子就去找石老拜访一下,到时候确定一下行程,什么时候可以回去啊?

走到窗前,周小晴看看外面的雪,还是不化,这曜日国的冬天真是漫长啊,又冷,虽然这个房子很大,但是显得空荡荡的,少了些什么东西,如果确定了要彻底地离开那些人的生活圈子,还要有一些告别吧,云凡那个家伙,自己也没有跟他说一声,什么时候也该道个歉什么的,周小晴就这么胡思乱想着,一夜都难以入睡,就是到了快天亮的时候,才有了点睡意,就爬到**,蒙着被子,迷迷糊糊就睡了。梦中有几个熟悉的人,一个白衣男子,骑在马上,四处慌张地寻找着什么人,又像是迷路了的人,只是听见他在焦急地呼喊着,但是具体是什么周小晴又听不到了。

…………

“木桀殿下,现在景王府里好像是出了什么大事,府里的侍卫都全体出动了。”徐枫递上一杯茶,和木桀说道。

“哦,本殿下都还没有做什么,怎么就有大事发生了。”

“听说那个周姑娘离家出走了,还没有回呢。”

“什么?那是什么原因?”木桀问道。

“这个到没打听到,不过,这对殿下来讲不是好事情吗?”徐枫猥琐地说道。

木桀皱了一下眉,“这么出去她不会出什么事吧?”

“殿下您说笑呢,我看此女子,懂得变通,应该是吃不了什么亏的,倒不是像一般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