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与柳絮离开两柱香时间后,刚才那两个惊叫离去的人又回来了。不过这次却是带来了十几个人,其中有一个是满脸威严的中年男人。

这一队人马到来之后,立即把鸿翔车马行的四个人全部给抓了起来,其中有一个正是刚才卖马给十三的小二。中年男人走到他们面前,一脸阴冷地道:“两柱香前,我的儿子在这里不见了,谁能告诉我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到中年男人的问话,小二脑袋一片空白,两柱香前他不就在棚子里套马鞍吗,可是他并没有看到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只是听到了两声尖叫而已。鸿翔车马行剩下的三个人刚才也都在屋子中,根本就没看到任何人。

中年男人把四个人都问了一遍,却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他皱着眉头看向两个回去报信的护卫,冷冷地道:“你们两个真的没有说谎?小帅真的化成粉末消失掉了?”

两个护卫仍然一脸惊恐,齐声回答道:“老爷,是真的,那时我们看到二少爷骑马在前面跑着,突然就与马匹一起慢慢化作粉尘消失了,我们不敢有半句虚言啊。”

“够了。”中年男人突然大喝一声,道:“若你们说的是真话,那么是谁干的,又是怎么干的,谁有那么大的本事让一个人和一匹马化作粉尘消失?”

两个护卫无言以对,只能怔怔地站在哪里。

过了一会儿,其中一个护卫突然想起了当时棚子旁边的两名白衣女子,他有些迟疑地道:“老爷,那时除了鸿翔车马行的小二外,棚子旁边还有两名女子,其中一名女子身上背着两柄剑,手中好像还拿了一柄。会不会是她们干的?”

听到这话,中年男人脸色一变,当即想到了一些事情。

拿剑的女子,只可能是懂得剑术的人。而若是那女子武功高强,要把一个人和一匹马弄成粉尘消失,那完全是可能的事情。但是这样的人,就算是他这个飞雪城主,也招惹不起。

中年男人额头渗出点点汗迹,若是招惹了那样一个武功高手,他这个城主就做到头了。甚至可能会连活命的机会都没有。他看着两个胆战心惊的护卫,问道:“当时小帅有做出什么对那两个女子不利或是不敬的事情吗?”

刚才说话的护卫老实答道:“当时二少爷也没做什么,只是策马朝两名女子奔去而已。”

中年男人心头一震,痛苦地闭上眼睛,沉默了好一会儿后,道:“罢了,就当我没生这么一个只会惹事的儿子好了。”

中年男人跨上马匹,带着一队人落寞离去。

而鸿翔车马行的四个人则是返回到了屋子中,小二更是一脸后怕。车马行管事看到小二的模样,不由得骂道:“都是你惹的祸事,害得我们一起担惊受怕,你刚才卖马的赏金不发了,当作补偿。”

小二一脸委屈,道:“管事,这不关我事啊,我怎么知道卖匹马,都会被牵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