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有两种古老的职业,一种是妓女,另一种是杀手。

妓女要卖身,总有一个地方提供给她们,那就是妓院。而杀手要杀人,也有一些组织会给他们牵线搭桥,白玉楼就是一个专门给那些愿意拿命换钱的人牵线搭桥的组织。

没有人知道白玉楼在哪里,也没有人知道白玉楼的手里抓着多少个要钱不要命的人。不过,不少人都知道,若是想花钱买命,找白玉楼一定没错,因为它从没有完成不了的任务。

而要想找白玉楼帮忙杀人,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找到一座城池,然后住进客栈之中,并在正午把十万金币撒在客栈门前,任别人捡取而不得阻止。做完这些之后,就可以在客栈中安心等待,三天之内自然会有人找上门来。

这天正午,迎风客栈的门前聚集了很多人,每一个都趴在地上疯狂抢夺着金灿灿的金币。也知道是老天爷忽然开了眼,还是哪个富豪钱多了没地方放,竟然在这里倒了两大箱满满的金币,任别人抢夺。

没有人知道这两箱金币有多少枚,但看它堆积的高度,估计得有数万。客栈的掌柜、小二以及一些客官都参与了抢夺,而恰巧经过的路人也都扑了上来。

在这次的抢夺大战之中,有不少人都受了伤,那是被人踩倒后碾压的,幸好没有人被踩死,否则好事就变成坏事了。半天后,客栈门前的人终于走光了,而那些金灿灿的金币当然也一个都不剩。

有一个好奇的青年找到了客栈小二,一番打听之后才知道,原来是城中的大富商刘海瑞命人在迎风客栈门口倒了十万个金币,至于原因却是没有人知道。

刘海瑞是一个珠宝商人,身家亿万,但他却已经是一个老人,而且并没有儿子,只有一个漂亮的女儿。为了不让自己的亿万家财落入旁人之手,他挑挑选选数年,才找到了一个憨厚老实的文士,并招做女婿。

这个女婿名为张文山,原本是一个孤儿,被一个好心的酒楼掌柜收留,并长大成人。后来送入书院读书识字,也就是在那时与刘海瑞的女儿相识。

刘海瑞知道女儿认识了这么一个文士,并且发现女儿对这个张文山颇有好感,于是就请人好好的调查了一番张文山的情况,结果发现这是一个憨厚老实的文士,待人彬彬有礼,对他女儿也非常好,而且常常做一些好事。

于是,刘海瑞就把他招为了女婿。

张文山住进刘府之后,与刘海瑞的女儿相亲相爱,如胶似漆,但却一直没有生下一儿半女。两年之后,张文山变了,他开始花天酒地、四处寻花问柳,甚至多次想要纳妾。

刘海瑞的女儿自然是不同意,但两人的关系却变得越来越糟糕,常常吵闹,有几次张文山甚至扬起巴掌,想要打人。不久后,刘海瑞的女儿病了,她病得非常重,刘海瑞请来了城中最好的大夫,大夫说她只是体弱所致,只要好

好休养便会好的。

然而,她吃了好多大夫给的药,却一直都没有好,病情反而越来越重,最后终于病死在床。

事情发生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年,张文山不管刘海瑞的反对,终究还是纳了两名妾侍。而刘海瑞却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好,经常浑身乏力,他以为自己病了,但去看过大夫之后却同样没有找到病因。

这时,他忽然想起了自己女儿的病。

“咚咚……”

迎风客栈客房的门突然响了起来,刘海瑞骤然一惊,他缓缓起身并打开了房门,随即看到一个青衣男子正一脸微笑地盯着他。刘海瑞迟疑地道:“你是……”

“我叫十三,是送一样东西来给你的。”青衣男子说着,从怀中拿出一块白玉,递给了刘海瑞。

刘海瑞把青衣男子迎进了客房,并把事情的经过以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在他说这些事情的时候,十三一直安静的听着,一声不吭,这让刘海瑞心中有些忐忑。等说完之后,他才问道:“这事,你能帮我办吗?”

“当然,不然我就不会来这里找你了。”十三微笑点头,道:“不过你需要付出很多金币。”

“没关系,只要我能给得出,你要多少都可以。”刘海瑞连忙点头,不管多少金币,都比不上自己的性命值钱。他提了一个要求:“不过,我想知道,我的女儿是不是被张文山害死的,你能帮我查一查吗?”

“本来这事我是不会管的,我一向只管收钱办事,不过既然你提出了这样一个额外的要求,我就勉强帮你查一查好了。”十三微微叹息,道:“但如此一来,你就需要支付更多的金币。”

“要多少?”刘海瑞问。

“三亿枚金币。”

若是在几年前,刘海瑞还是能够拿出三亿枚金币的,但是现在他却是拿不出这么多,所以他只能卖掉自己所有的珠宝,并把几个珠宝铺子也卖了出去才筹够了三亿枚金币。张文山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刘海瑞已经卖完了所有能卖的东西,只剩下一个刘府。

夜里,刘海瑞躺在**睡着了,房中的蜡烛还在亮着,但光线却十分昏暗,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刘海瑞那张苍老的脸。

一把锋利的匕首突然插入了门缝中,并一点一点地把门闩退开,一会儿后,房门被悄无声息地打开了。两个蒙着脸的黑衣人闪身进入了房中,一步一步轻轻地走到了刘海瑞的床头。

两个蒙面人对视了一眼,然后一人慢慢伸手捂住了刘海瑞的嘴巴,而另一个人则把手中的锋利匕首狠狠地刺入了刘海瑞的胸膛。

“唔……”刘海瑞痛得睁开了眼睛,然后就再也闭不上了。

半天后,蒙面人才放开了手,同时长长呼了口气,道:“这个老家伙终于死了,可惜我们没有早点动手,让他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卖了个精光,而且那些

卖东西得来的金币也不知道放到了哪里。如今,就只剩下这一座大宅子了。”

“行了,这座大宅子还是值不少金币的,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好。”另一个蒙面人也放开了插入刘海瑞胸膛的匕首,十分平静的道:“我们马上把他弄到后花园埋了,你暂时不要做任何事,必须假装不知道他去了哪,否则若是被官府怀疑,那就不好说话了。”

“我知道。”

两个蒙面人把刘海瑞的尸体连同薄被子给抬了起来,快速走到了后花园。两人找来了铁铲,在一个假山旁挖了一个深坑,并把刘海瑞给推了了进去……

两人重新把坑给填了起来,然后收起了铁铲,并梳洗了一番。当他们再次聚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已经恢复了装扮及原本的样貌。这两个人,一个正是刘海瑞的女婿张文山,而另一个则是张文山的养父。他们重新进入刘海瑞的房中,房中的烛光依然在闪烁个不停。

“我们找找看,说不定他把卖东西得来的金币藏在房中某个地方了。”

“好,那就找一找。”

柜子、桌子,床底……他们全部都翻找了一遍,但却什么都没有找到。就在这时,一个阴森的声音突然在房中响了起来:“你们在找什么?”

两人大吃一惊,这个声音他们都十分熟悉,那正是刘海瑞的声音。他们蓦然回头,然后就看到一个胸口插着匕首,满身脏泥巴,双脚不着地,双目流血地看着他们。

“啊……”

三日之后,刘海瑞回到了自己的宅子,而张文山以及两个妾侍已经不见了。数日前,他筹够三亿枚金币之后,就把所有金币装入了一百多个特大号大箱子,然后就有一队人把箱子拉走了。

而他,也被十三给接到了一个客栈中居住了几日。

他走入自己的房中,在**看到一个信封,信封中有一封书信和一张钱庄票子。票子上印着城中大富钱庄的印章,上面的金钱数额为一亿枚金币。

“事情已经查清楚了,你的女儿的确是被你的女婿张文山毒死的。现在张文山已经被处理,根据办事的困难程度,收取两亿枚金币就够了,故退回一亿枚金币给你。”

书信中的字迹十分潦草,但刘海瑞还是看懂了。

一个青衣男子坐在酒楼的二楼,慢慢地喝着酒,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三年前,他在裂天峡谷杀了二十几个仇人,然后化身千万个不同的人,分布在大陆的个个角落,并建立了白玉楼这个杀手组织。

白玉楼目前共有三万多名杀手,而他自己也是其中一个,他给自己弄了一个代号‘十三’。

‘十三’很少出手,但每次出手都能够成功,从未失败过。在白玉楼其他杀手的眼中,他是最神秘的一个人,没有人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他们只知道,‘十三’是一个强大到无法想象的杀人高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