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武学院,一处小院中,白飞扬已恢复了本来面貌,并处理好了自己的伤口,吩咐赵圆圆今日不用送食物过来之后,他就关闭屋门盘腿坐在**运转功力治疗伤势。

以他目前的皇级修为,要治疗伤势并不困难,只要花些时间就能够治疗好。不过在客栈里中的那两剑伤势可不轻,尤其是胖老人的那一剑,估计得两三日才能够治疗好。

不过虽然这次受了点伤,但却杀死了红尘剑派三名皇级巅峰强者,相信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红尘剑派不会再派高手过来了,否则必定会被神剑门趁虚而入,把红尘剑派连根拔起。

同时白飞扬也不用再担心红尘剑派再去找左晴母女及李大福的麻烦,红尘剑派前前后后被白飞扬杀死了近十名皇级高手,若是必然不敢再轻举妄动。他也可以安心在神武学院当一段时间的老师,除了会收到一批学员外,又可以潜心修炼武功。

这点伤,还真是受得不亏。本来他也可以不用以伤换名,但是白龙城归神武学院管辖,而学院中又高手如云,为了尽早结束战斗,他自然得拼命。

神武学院的长老殿中,数十名长老齐聚一堂,因为他们都收到了城主传来的消息,知道在自己的地盘发生了一件关系重大的事情。红尘剑派死亡百名弟子,皇级长老也死了三个,这些他们倒是不关心,反正红尘剑派也不敢来找学院的麻烦,但是杀人凶手却让他们不太放心。

能在短短时间内杀死三名皇级巅峰高手和百名先天、尊级武者,这样的人修为必然精深得很,在他们看来,凶手起码是圣级高手。而这样一个高手潜藏在白龙城中,他们却又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自然会有些担心。

“根据调查,凶手只是一个中年人,客栈小二虽然见到过他的容貌,但我认为那肯定是易容过的。所以凶手是一个潜藏的威胁,虽然不一定会找我们神武学院的麻烦,但却不得不防,必须尽快把他给找出来。”一名长老开口道。

“你说得倒是轻松,凶手能够杀死三名皇级巅峰高手,若不是修为到了圣级,就必然有着非常厉害的杀招,而且他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杀到客栈,必然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想要找到他难如登天。”一人冷笑道:“依我看,咱们神武学院还是不要自己去找麻烦好,凶手拥有如此高的修为,若是我们把他逼急了,说不定就会跟我们拼命,那我们的人得死多少?”

“不理不睬怎么行,白龙城是我们的地盘,凶手敢在这里杀人,岂不是打我们神武学院的脸,若是不管不顾,以后别人会怎么说我们?”又一长老开口:“难道因为凶手厉害,我们就怕了吗?”

“我们还是秘密调查好了,但不要去抓捕凶手,我们没必要为红尘剑派出头。”

众长老各持己见,议论纷纷,但说了半天都没有商定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对策,最后甚至有长老争得

脸红耳赤,差点就要大打出手。就在这时,一名穿着灰衣的老者突然闪身出现在长老殿中,他看了一眼众长老,怒喝一声:“吵什么吵,瞧瞧你们的样子,都七八十岁了,还像个小孩一样争来争去的。”

众长老闻言,都怒瞪着灰衣老者,一人叫嚷道:“老钱,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在这里大呼小叫的,别以为你最得院长器重就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你跟我们的地位没有什么不同。”

灰衣老者冷哼一声,道:“静观其变,这是院长的意思,若是你们敢乱动,我是收拾不了你们了,但你们希望好好想想院长的手段。”

说完话,灰衣老者再次闪身离去,只留下一双双愤怒的眼球。

神武学院长老殿在对外时自然一致,但是平时争吵打斗也是难免,因为每个人的修为都不低,脾气自然小不了,谁又会服谁?他们只惧怕院长一人,因为院长是神级强者,只要用一根手指头就能戳死他们。不过每次他们中有人犯错,院长也不会杀死他们,不过却会禁锢掉他们的功力,然后把他们埋入低下百米,一百天后才会再放出来。

这也是最让他们害怕的责罚,地下乌漆抹黑,而且压力巨大。他们又不能运功抵御,只能靠自己的身体硬抗。看不见东西、听不到声音,闻不到气味,甚至连空气都没有。每次被埋入地下的长老,出来时都是只剩下一口气儿。

时运不济的人,甚至直接嗝屁。

天明时,白飞扬才睁开双眼,而他的伤势经过一夜的治疗,已经好了五分。今日还需要进行一场比武,但他此刻却不适合与人硬拼,否则引动伤势,必然会惹人怀疑。

他大开屋门看了看天色,今日却是晴朗天气,天空中只有几朵淡淡的白云。这时,赵圆圆正好带着食物走进院门,看到他后脸上露出笑容,道:“李老师,我给您带食物来了,昨天您都没有吃东西,应该饿了吧。”

白飞扬轻轻点头,笑道:“确实有点。”

“听说今日您就要与其他新老师比试武功,以便招收学员了?”赵圆圆把食物拿到屋中,一一摆放到桌子上,道:“今年入院第三年的学员好像不少,您打算招收多少个呀?”

在神武学院中,学员可以挑选老师,老师不能挑选学员,但却可以限定所招收的学员人数,这也是为了方便教授武功,毕竟老师只有一个,若是学员人数太多,那可能就会教不过来。

白飞扬之前还真每想过具体要招收多少名学员,对他来说自然是学员越多越好,因为那样他就等于拥有了很多弟子,也就间接的拥有了自己的势力。其他老师可能不想教太多人,因为他们来神武学院当老师只是为了赚取钱财,或者找个安全的地方安心修炼武功。

他沉吟了片刻,道:“具体要招收多少个,我也没确定,到时候再看吧。”

“啊!

可是比武结束之后,长老们就会问你的。”赵圆圆吃了一惊,道:“只有确定了招收人数,老师才能够开始接受学员的报名。”

“那就来多少收多少好了。”白飞扬轻轻一笑。

吃完食物后,白飞扬背起巨剑走出了自己的小院,一出门就看到慕容潇潇也正好出来,随后两人一起前往供学员们切磋武功的露天广场,那里有也有一个大石台。

当两人到达时,发现广场上已经聚集了近万名身穿紫色衣服的学员,而另外几名新老师也到达了。神武学院这些天又招收了数十名新老师,但那些人因为还没有进行最终考核,所以不会参加今日的比武。

而这近万名学员则是今年刚入院第三年,他们也可以选择那些资格比较老的老师,但却都会先看看新老师中有没有自己想跟着修炼的武功,所以会前来观看新老师比武,若是没有自己中意,又适合自己修炼的武功,那再去找其他老师学习也不晚。

当红日升到半空时,三名长老来到了广场,并招呼白飞扬等几位新老师上到了石台上,然后一一给学员们介绍几位新老师的修为及所准备用来教授学员的武功。等介绍完之后,再让每一位老师现在石台上演练一遍自己的武功,最后才是抓对比武。

第一对上台比武的是圣级强者王名和另一个皇级老者,王名使出的自然是‘千幻手’,那名皇级老者使得则是一杆长枪。一个空手,一个手持兵器,如此比武看起来好像有些不太公平,但实际上却不是如此。

这次比武的目的只是为了展示新老师武功的精妙,并不是为了拼命,所以在比武时根本不需要招招致命,只要把自己的武功优势给展现出来即可。当然,虽然不用拼命,但打起来却也不会不认真,否则就会跟儿戏一个样了。

王名的‘千幻手’玄妙一场,一出手便是手影纷飞眩目得紧,让台下的学员们看得目瞪口呆,他们都是没有正式修炼武功的人,自然从未见过如此精妙的武功。而皇级老者的枪法也是凌厉非常,每一枪使出都是威风凛凛,气势冲天,同样获得很多学员的关注与喜爱。

两人比试了两刻钟后就下台了,并没有分出高低胜负。随后又是两名老师上台,同样是比试了两刻钟,然后再轮到其他老师,如此轮流而上,让台下的学员们过足了眼瘾。

白飞扬与慕容潇潇是最后上台的,两人已经交手过两次,一次在演武堂,一次在白飞扬的小院中,这次却已经是第三次。慕容潇潇已经另外买了一柄长剑,不过这柄剑却只是普通的剑,但拿在她的手中,却让白飞扬不敢小觑,因为他知道慕容潇潇‘天剑’的厉害。而他现在身上还有伤,却是不能再入前两次一般随意交手了。幸好,这次比武不必拼命,他只要适当的显露一下清风剑法的玄妙就够了。

白飞扬拿出巨剑,对慕容潇潇道:“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