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微风拂面,凉爽怡人。

在一个由白色玉石构造而成的大门前,十几名年龄各不相同,性别也有些区别的武者分散束手而立,他们有的两手空空,有的佩剑,有的带刀,有的背枪,有的负箭,他们的衣着颜色与款式也都鲜有相同。

只有两个人穿的衣物相同,都是洁白如雪。其中一个是一名美貌女子,手中拿着一柄长剑,剑鞘古朴,看着就像一柄宝剑。另一个是年轻男子,身后背着一个长长大布包,看形状却似一柄巨剑。

这个男子自然就是白飞扬,今日是神武学院招收老师的日子,所以他早早就赶来了,没想到却有人比他还要早,看来这神武学院的老师还是蛮吃香,竟然有十几个人前来应招,而且个个都拥有不错的修为,最差的也是尊级,而最高的竟然达到圣级。

神武学院的大门虽大,但却没有门板,只有四名侍卫站在门口,劝阻一些妄图闯入的人。

“怎么还没人来接待,这红日都已经升起来了。”一名年约二十五的蓝衣青年轻声嘟囔着:“难道神武学院瞧不上我们,所以才如此怠慢?”

“就你这尊级修为,当然没什么可瞧的,若不耐烦就赶紧回去。”一个身高七尺的大汉瞪蓝衣青年一眼,冷声道:“一点耐性都没有,若是继续如此,我看你的修为将终生止步于此。”

“你算什么东西,敢教训我,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可是天池剑派出来的,小心我找人收拾你!”蓝衣青年怒喝着……

白飞扬看了看天边已经升了一半的红日后,就闭上了眼睛。对于这两人的争吵,他觉得非常无趣,有这功夫吵架,还不如抓紧时间修炼武功呢。

与他抱着同样想法的人不少,只有两三个人朝七尺大汉与蓝衣青年看去,剩下的都是安静地站在原地,或是修炼,或是思考,或是打量这神武学院的大门。

这大门高近两丈,宽一丈多,全部由白色玉石精雕细琢而成,一条栩栩如生的白龙盘踞在大门上,龙头正在大门的正上方,显得颇为威武。

“天池剑派?哼,很了不起吗,只是十大之末而已。”七尺大汉冷笑道:“比起我们飞云门,那可差的不止一星半点。没见识的东西,也好意思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听到这话,蓝衣青年勃然变色,而其它人也都好奇的看了七尺大汉一眼,有三个更是嘴巴微张,显然是吃惊不小。飞云门也是十大剑派之一,而且排名在第三位,确实有些了不起。

蓝衣青年脸色有些发白,他没想到自己这次踢到了铁板上,原本他并不惧怕七尺大汉的修为,虽然比他自己高,但他也不担心什么。现在他却后悔了,也不敢再这样想,更是不敢再还嘴,否则若是对方把自己给杀了,那么连报仇的机会都没有,师门必然不会为他出头。

七尺大汉看他这

模样,冷笑了一声,却也暂时放过了蓝衣青年。

一个时辰后,神武学院内飞来了三名老者,并在门口威严站定。这三名老者年纪都不小,起码有七十岁以上,发须皆已斑白,但脸色却很好,从气势上可以看出修为都十分精深,最差也是皇级巅峰,最高的达到了圣级巅峰。

“各位,感谢你们的到来,我们学院此次欲招收老师百名,不过也有不小的要求。第一个要求是必须拥有帝级以上修为,第二个是必须拥有自己的专长,若是这两点要求都符合,那便留下参加一个初期考核,通过之后就可以进入学院,十五日后还要进行一次最终考核,完全通过才会背正式聘用。”

拥有着圣级修为的老者,声若洪钟,凌厉的双目扫过众人,最后停留在蓝衣青年与七尺大汉身上,道:“若是原本有师门,而且并未脱离门派束缚者敬请离开,否则私自传授武功之罪名可能会让贵派不悦,从而责罚到身。若是已脱离门派,那就没有关系。”

“既然如此,为何不提早声明。”蓝衣青年闻言变色,很是不悦地道:“让我白跑一趟,花费了许多时间。”

老者平静地看着蓝衣青年,沉声道:“神武学院招收的是老师,不是学员,若是没有足够高的修为,如何能够教导好学员。我本以为前来应招之人会谨慎考虑,必然会想到这一点,没想到你却是不懂。你离去吧,不必再多言。”

蓝衣青年十分愤怒,但看老者修为高深,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也不敢再多言,顿足片刻后甩手离去。七尺大汉见其离开,嘴角露出一个冷笑,随后也跟着离去。

在两人离开之后,又有三名武者离去,显然都是自认不符合要求,应该是有门派加身,不欲触犯门规。原本十八名武者前来应招,现在还剩下十三名,其中有五名武者为帝级修为,七名皇级修为,一名圣级修为。

老者略微点头,显然对在场之人的修为已是认可,随后看着众人道:“先说说各位的情况及愿意拿出来教授学员的武功名称吧。”

“张少奇,帝级修为,无师门,曾拜得异人学会毒龙拳,拳法刚猛刁钻,迅捷如电。”一名中年汉子拱拱手道。

“白丘壑,帝级巅峰,曾为田园门长老,因被打压而脱离门派,修有田园刀法,刀法凝重,招招如山岳。”一名六旬老者微微点头道。

“王名,圣级,山野之人,千幻手。”同样发须斑白的老者轻声细语,却字字如铃,声声入耳。引得众人侧目,均惊叹其修为精深。

“慕容潇潇,皇级巅峰,无师门,修得天剑,剑含天道之理。”白衣女子轻声道。

随着众人一一呈报,神武学院的圣级老者脸上露出笑容。而白飞扬却安静倾听,不露任何表情,直到他人全部说完,老者将目光看像他时才开口:“李十三,皇级,无师门,

自悟清风剑诀。”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侧目,连两名圣级老者都看向了他。一人若能够自悟武功,必然是天资聪颖之人,而且悟性必然奇高,见识也不会少,否则根本不可能自悟出武功来。而白飞扬如今的面貌年轻之极,这般年纪便拥有皇级修为,让人不敢忽视他所自悟出来的剑法。

再看他身后背着的大布包,若是一柄巨剑,必然是沉重不已,用这样的巨剑使剑,那这剑法走的必然是刚猛非常的路子。

殊不知,白飞扬只是借用了十三的名号,也借用了十三的剑法。自从察觉了‘清风剑术’与‘幻影神典’之间有一些互补妙用后,他就花了数天时间专研,最终做了许多改良。同时也为修炼‘幻影神典’第三层积累了一些经验,可谓收获不小。

经他改良之后的清风剑术仍然是引导天地自然之理攻击目标,但却糅合了‘幻影神典’的玄妙,让剑术一剑化百剑,全方位攻击目标,让目标避无可避,威力更是增加了无数倍。

不过,他不会把改良之后的剑术传授出去,否则有可能会暴露自己真正的身份。若是进入神武学院教授学员,只要传授到十三的剑术至理就不错了。虽然那只是一种先天剑术,却也算玄妙,一剑化尘之威,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抵挡。

如果使剑之人修为高深,那么威力自然也会有所增强,若能够突破剑术限制,加入自己的能力引用更多天地自然之力攻击,攻击速度也能够提升不少。对上同级高手,就算不能杀死对方,自保绝对是没太大问题。

“不错!”神武学院老者点头夸赞了一句,随后看着众人道:“看来各位都是有着自己的专长武功,不过还是需要考核一下武功的高低,先随我们进入学院吧,到我们学院内的演武堂演练一下,并与我们的学院内的老师对打依次,若是通过便可作为实习老师。”

神武学院占地面积极广,里面各种玉石房屋楼阁林立,也有几处宽大的青石广场。路上上,老者简单做了个介绍:“我们神武学院共分九个分院,学员入院第一年需在一院习文与打基础,第二年才能进入儿院开始修习基本武功,第三年开始按照特长分入三至九院修习各院的专长武功,直到武功有所成才能离开学院。”

众人不置可否,对于学员该怎么修习,与他们没有半点关系,他们只要把自己所会又愿意拿出来传授的武功传授给学员,然后赚取相应酬劳或者取得一些职位、名声与权力便可。不过对于神武学院如此安排,却也是有些赞叹,习武必须是先打基础,只有基础够好,才能在以后的修习过程中省去很多不便,也更容易进步。

演武堂是一栋单独的房屋,也是由玉石做成,房屋却是不小,是供学院老师平时切磋武功的地方,同时也是用来考核即将离开学院的学员及前来应招老师的考核之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