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叶微动,一抹海蓝色的身影轻飘飘地落下。

温如海脸色臭臭地看着他们,闷声道:“你们……这里是飘云的闺阁,为何你们大摇大摆地闯入?这成何体统!”

宋忆寒不怀好意地嗤笑道:“哟,看这位小哥说的!这里可是我宋府的地盘,我妹妹的闺阁!敢问小哥此番贸然闯入,是何居心?”

温如海轻咬下唇,盯着面前几只满肚子坏水的狐狸,愤恨地一跺脚,转身走开。

看着那逐渐远去的俊逸挺拔的身姿,宋逸湘满腹狐疑,问道:“大哥,问你个事。”

“说。”宋亦辉也是满腹心事,漫不经心。

“如海……真的是那个玄羽吗?”

“这名字不是大家凑到一块儿取的么,怎的此番才来问我?”宋亦辉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可是……长得也太快了吧?”宋逸湘手抚下巴,满脸认真地思考着。“莫不是他自己弄了什么灵丹妙药吃?居然比我还高了……”真是叫人嫉妒啊……“原本你就是我们当中最小的一个,长得矮也属正常。”秦风不失时机地嘲讽着,刷地一下打开了扇子,随意地扇了扇。

“秦、风!”宋逸湘咬牙切齿,与他怒目相视。“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话音未落,身形一动,朝秦风攻去。秦风立即举扇回挡。

一红一白两个身影在院子里噼里啪啦的打了起来。

宋亦辉手抚额头,轻声叹气。

温如海……究竟从飘云身上吸纳了多少内力,他虽不清楚,但是,那样的醇厚气息,绝不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女自己修习来的,怕是她口中的那个乡野师傅偷偷渡给她的,她自己不知道罢了。这次选秀,她能进行到哪一个阶段,还是个未知数。希望,不要太丢脸……。。。。。。。。。。。。

“不对!出手向上斜挑要稳健!你这样摇摇晃晃的,能刺得准么?”

“腰下沉!屈膝!两腿交叠着半蹲下!”

“旋身的动作要快!不要等看清人影了才刺出,要凭感觉!”

“眼睛看着剑尖的方向,别看这边!这里的哥哥们不是你能觊觎的!”

“啊!色女!再看,把你的眼睛蒙上!”

“……”

看着那抹红色的身影在树荫底下瞎咋呼,我的腿抖了抖,腰也挪了挪,剑锋也偏了偏,总之,很没有气势了。嗖的一声,一颗硬物不偏不倚地正中我的脑门,顿时砸得我眼冒金星。

待看清袭击我的物体时——瓜子一颗,我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这帮混蛋!仗着内力高强来欺负我!

眯眼看着树荫底下悠闲喝茶的几名男子,我心中腾地升起一团怒火,手一甩,把剑朝他们直直地扔了出去。

“啊——”几声惊呼,大家惊慌失措地闪开,还不忘端上自己的茶杯和桌上的瓜子点心水果。砰的一声闷响,剑锋直接插入石桌侧面,没到剑柄处。

众人脸色古怪地看着我,现场一片静默。过了一会儿,二哥手中的杯子发出轻微声响,大家斜了他一眼。他不好意思地讪笑。看来,他的定力还不够。但是,幸好他的轻功是这几人当中最厉害的,要逃起来也没问题。

我抬头挺胸,雄赳赳气昂昂地缓步跺过去,挑起下巴斜眼看着他们,用眼波一个一个扫过,然后指指某人,“你,去帮我把剑拔出来。”

大哥面无表情地看着我,绕到石桌后,挥掌轻轻一拍——剑从石桌内往外一滑,剑柄在前,剑锋在后,朝我直直飞来。

“哎哟!”我捂着被打到的肚子,蹲在地上直哼哼。剑是抓在手里了,只是力道没估计好,剑柄往我肚子上戳了。

“笨!你就不会避开啊!”三哥语带不满地说道。

“我只是以为可以接住而已。”额上滚落两滴汗,好像,是疼了点。

揉了揉肚子,把衣服下摆从腰带里扯出来,我翻开衣服看了看,肚兜下方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印子。

没等我好好揉一揉,几声抽气声响起,眼前一暗,来人迅速把我打横抱起,朝我的居室走去。身后是二哥呱躁的声音:“啊,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大哥你脸红个什么劲!还有你!秦风!眼睛在看哪里!”

三哥悠悠说了一句:“原来飘云妹妹也喜欢大红色的肚兜。”

‘也’?看来,他时常穿红肚兜的。

“住嘴!”宋亦辉估计是发飙了,声音吼得贼响亮。然后是瓷器落地的脆响。

可惜了那么好的一套青花瓷茶具……我抿着嘴偷笑。

腋下一紧,我闷哼一声,抬眸看向满脸阴沉的男子。

温如海轻咬下唇,愤懑地瞪着我。“这下你满意了?”

我眨眨眼。我满意什么啊?我这不是情急之下把周围的人都当空气了么?又不是我故意要露的……他叹了一口气,把我往上托了托,快步朝阁楼走去。

我伸手环上他的脖子,看着从手臂滑过的秀发,软软的,柔柔的,一时怔忪起来。那一日,曾经有某个少年,也象这样抱着我,走向某个地方。

我再次仔细打量温如海,白皙无暇的面容,秀丽的眉角,婉转的眼波,深色的眸子带着一抹浓郁的蓝色,长长的眼睫毛弯弯翘翘的,犹如蝴蝶张开的翅膀,一颤一颤的,偶尔眨动一下,让我的心情也跟着跳动了一下。再看他的唇,润泽柔嫩,呈现淡淡的紫色。

秦风说过,温如海自小试药多了,嘴唇的颜色就逐渐发紫了。这是中毒的症状……那么那个少年,也是试药多了么?还是——他们原本就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伸手抚上他的脸,由脸颊一直滑到下巴,轻轻摩挲着。他稍微侧脸过来,温柔地看着我。那深色的眸子,淡淡的发散着醉人的波光。在那婉转的眸光中,我看到了自己。

深吸一口气,我轻声说道:“如海。我有没有说过,我喜欢你。”

他的脚步一顿,复又向前走去。只是,脸色迅速红了,呼吸也重了些。

“你是第二个这样亲密地抱着我的人。”我微微笑道。“在我的家乡,这种亲热的拥抱,叫做公主抱。”

他极快地瞥了我一眼,淡淡地问了声:“第一个抱你的是谁。”

咦?我怎么听着有些醋意呢?

心里暗笑着,我一本正经地说:“是一个跟你颇有渊源的人。”

他不答话,脸色冷了几分。一闪身,穿过回廊,跨进门槛,正在屋内做事的小绿和青荷吓了一跳。

“小姐?”她们关切地唤了声,大概以为我受伤了。

我朝她们摆摆手,示意她们出去。两人乖巧地放下手中的物件,快速走出房间,还不忘帮我掩上大门。只是,小绿那别有深意的一瞥,让我百口莫辩。这事儿,多半会传到宋老爹和夫人那里吧。我那个便宜姑姑大概又会来语重心长地跟我谈心了……正想着,后背触到柔软的垫子,温如海把我放在了软榻上。

他撩开我的衣物,仔细察看了一下,把手放在我被剑柄打到的地方,轻轻按了按,问:“痛吗?”

“嗯。有点。”我如实回答。只是被他那冰凉的手指触到,身体不由颤了一下。

他把手收拢,朝手心里呵了一口气,两手搓了搓,待有些温度了,才继续刚才的动作。

感受着从腹部传来的一股暖意,我满足地喟叹。

“如海,你跟我认识的一个少年很像呢。”

他的动作一顿,又继续按摩。

“你认不认识魔教的人?”

沉默了半响,他才幽幽答道:“母亲多年前就脱离魔教了。我并不识得魔教的人。”

“哦。”我有些失望,可还是不死心地问:“你爹和你娘有没有跟你说过你还有一个弟弟?大概十四五岁,也许是私生子。”

他咬咬牙,闷声答道:“没有!”

“那你有没有从亦辉大哥那里听说过一个叫玄羽的少年?”

继续沉默。

我稍微抬头,看着他闪躲的目光,满心疑惑。

“如海,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他垂着眼帘,并不看我,半响,才答道:“飘云不也一样么。你不是也有事情瞒着我?”

我定定地看着他,又把身子放平,叹了声:“如果我跟你说,我早已不是处子之身,你还敢向我提亲么?还愿意……娶我么?”后面那一句,说得有些难受。只是说出来之后,又释然了。不管他怎么看我,都无所谓了。如果就此有了嫌隙,是最好的。彼此疏远,再无任何牵绊,到时候我真寻着路子回家了,也没那么多顾虑。

可是,如果他不介意呢?难道我真的要答应他的求婚?我发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