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飘云什么都不会?”凌夫人满脸诧异地站了起来。

“是。”宋逸湘平静地说道,“飘云妹妹既不能夜间视物,也不会轻功,警觉性还很差。待我走到她的视线范围内,她才发觉。”

凌夫人嘴巴张了张,没说什么,又坐下,喃喃自语:“果然,她只是跟了普通的武师学艺而已……”

宋老爷沉吟半响,才问:“可是上一次你不是说,飘云身藏强大的内息么?”

凌夫人低叹一声,道:“那是李侍卫说的。当时,他就在他们的雅间里,还劝架来着。只是,这些日子跟飘云相处下来,我也有提点她的武艺,倒也不见她有多上心,拳法套路很是奇怪,也没件趁手的兵器合她的意……”

“劝架?”宋沐文来兴致了。“谁跟谁交手了?”

凌夫人想了一下,道:“好像是秦风跟一位小公子带来的侍卫,不知道因什么事情打了起来。”

“秦风?”宋逸湘也满脸兴味。昨天夜里刚把秦风痛打一顿,估计这会儿正躺在家里休养吧!谁叫他老毛手毛脚地往自己身上乱蹭!只是,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秦风身手不错,也许比我差一点,但怎么说在武林上也是排名前十吧?敢跟他交手的人,定不是简单人物!”

“嗯。”宋沐文摸摸光溜溜的下巴,对自己的儿子说道:“湘儿,替爹爹唤李玉来。”

“是。”宋逸湘应了声,出门去了。

“老爷……”凌含湘不知自己的夫君把儿子支开是何用意。

“温家小公子跟飘云的事……夫人是怎么看的?”宋沐文换了个话题。

凌含湘一愣,笑道:“没想到,小公子倒出落得这般俊秀了。”随即又想起了什么,一脸古怪地看着自己的夫君。“老爷的意思是——那两个孩子——”

宋沐文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不自然,无奈地叹息,“这事,咱们也做不了主啊!”

他可没忘记,前两天,那温如海独自登门拜访的时候,满脸羞涩,腼腆地询问飘云的生辰八字以及近况,并从自己口中确定了她与宋府的亲属关系。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出乎他的意料。那小公子,居然是上门来求亲的……这事儿,还真是难办。即便他们两情相悦,真心实意要在一起,也得经过那个人的同意才行。她不点头,大家说了都没用。

之后,宋沐文从李玉那里了解了大致情况,心底更是疑惑了。如果那个误伤飘云的侍卫说的不假,那么,飘云很有可能向他们隐瞒了一些重要的事情。而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让飘云爆发出自己的实力,让他们看清她究竟师从何人,又出自哪个门派,也可藉此寻找一些线索,看看当年是谁带走了飘云,当时有没有发现飘云的父亲的踪迹。即便真的不幸罹难了,也要找出埋葬的地点,让他魂归故里。

“不如,让飘云也参加选秀?”凌含湘小心翼翼地询问。

“我正有此意。我就不信,把那孩子摆到天下人眼前,那位贵人还会无动于衷!”宋沐文满脸自信。

“可是,飘云的书法绘画一团糟啊!”凌含湘不无忧虑。“而且,她的琴技也不怎么样。比起思云可就差了一大截。真要让她上场,那不是贻笑大方吗?她那高傲的母亲如何丢得起这个脸!只怕她一怒之下,不知又要牵连多少人了……”

“就算现在我们什么都不做,也已经有不少人被牵连了!你以为咱们逃得掉?”宋沐文冷笑道。

“而且,若我没记错,蓝月曾经提起,飘云跟她过招的时候并不吃力,只是拳脚有些生疏而已。想必是那些日子被亦辉吓着了,不敢乱动,懒惰生性使然。”宋沐文眯起眼眸,意味深长地说道,“我家蓝月的身手,可不比那些正宗武林世家出身的姑娘差!”

“那老爷的意思是——”

“给飘云报名,让她参加秀女武学组的甄选!”

※※※※※从秦风的宅子出来,我满脸兴奋,如神游太虚般,懵懵懂懂地被人牵着手走。

天哪!这样的信息太惊人了!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温如海这个看似温柔乖巧的男子居然是魔君的宝贝儿子。毒魔魔君耶!魔教的人……虽然他们家已经脱离魔教不过问江湖事很多年了,可是……脑海里突然浮现武侠小说里那些华丽丽的片段。书上说魔教的人不论男女都生得异常俊美,邪魅,性格古怪,看来也不全是假的。至少我身边这一位基本上符合要求……手上突然一痛,我哎哟一声,回过神来。

“干什么!很痛啊!”我不满地瞪着眼前的俊颜。

温如海恼怒地看着我。“刚才我说什么,你听进去了没有!”

“啊?你有跟我说话吗?”我眨眨眼,好像——有听到他说了些什么,我还附和着哦了几声,可是没记住内容。

他紧抿着唇,又羞又恼地放开我的手,转身往湖边走去。

我有些诧异。什么时候来到湖边了?而且,他为什么不高兴啊?我不就是心不在焉地陪着他走了一段路嘛。

走快几步蹭到他身后,扯了扯他的头发,我小心翼翼地赔礼道歉:“那个,我不是故意要忽视你的。我只是被秦风的话给吓到了,太过吃惊而已。”

他站在湖边,恍若未闻般,垂眸不语,视线,却停留在湖上的某一点。

映着蔚蓝的湖水,一头细软黑亮的长发,宝石般透亮,流泻了一身,随着轻柔的风慢慢荡漾着。尖尖的下巴,白皙的皮肤,在阳光的照耀下,发散出淡淡的柔和光泽。

长而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一双幽蓝的眸子,纤尘不染般剔透,反射着湖水的波光,好象有无数水纹在浮动,纯粹而清澈,滑出一道道晶莹的涟漪……好美……我竟看得有些痴了。

心里一阵悸动,悄悄上前,踮起脚尖,情不自禁地轻轻吻了上去。

他一愣,如触电般退开些许,手捂脸颊,吃惊地看着我,脸上慢慢浮现两朵红云。很快的,连耳根也红了,那幽深的蓝眸似泛起汹涌的暗潮般,深邃而迷离。

我被他的反应吓着了,心慌意乱的,脸上逐渐发烫,身体也不受控制的如着火般燃烧起来。我慌忙后退一小步,垂下眼眸,轻声道:“对,对不起……我只是,情,情不自禁……”声音里竟带着一丝莫名的颤抖。天哪,这还是我第一次主动吻他……虽然他也对我做了更过分的事,但是,他是男子啊。在旁人眼里,我只是一名未出阁的女子,他会不会认为我很轻浮?

一想到这些,心里竟莫名地懊恼起来。

眼角余光只看得到一双深蓝色缎面布鞋,还有随风轻轻扬起的湖蓝色长衣下摆,带着些微声响,搅乱我心中一池春水。

许久,我们都没有出声。

只是静静地站着,任春风吹拂,任阳光挥洒,任柳枝轻轻拂过脸颊,在身上投下斑驳的暗影,任……彼此相互靠近……不对,是他在靠近!

我愕然地抬头,对上那双水润亮泽的眸子,正一瞬不瞬地盯着我看。

我嘴唇嗫嗫着,轻声说道:“我——”“我——”他也恰在此时出声。

两人同时停住,尴尬地别开眼。

“你,你先说吧。”我又往后退了一小步,后背已经靠上树干,不能再退了。我把手背在身后,轻轻抚摸着粗糙的树皮,想象着在安抚自己那颗碰碰乱跳的心。视线正对着前方,只看得到他的衣领,镶着银色滚边的领口上,绣着一朵精致的幽兰。跟他的丝帕上那朵兰花是一样的形状……这是他们家族的身份象征么?还是他自己的特殊标志?

我差点忘了,温如海也是个有身份地位的人。听秦风说,魔君一家子虽然退出江湖多年,但是因为家主名声显赫的关系,在江湖上也还是有一定威望的。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就连如今跟宋府有亲戚关系的表小姐身份,也是假的。不对,身份是真的,思云小姐的确有一位姐姐名唤飘云,但是,我却是假的……从那天跟凌夫人谈话中得知,他们家的飘云十五年前跟着父亲一起失踪了,至今仍杳无音讯。可是,他们却以为已经找到了。因为我的关系,很有可能会让真正的飘云小姐被亲人遗忘吧?现在我所享受的一切,是基于他们的错误认知上的,我却因为贪恋这一份关怀和温暖,选择留在宋府,是不是太自私了?

而温如海对我的喜爱,是不是也包括了身份地位这一层因素考虑在内?

如兰的气息轻拂在发际,他就近在身侧,我应该对他说出实情……深吸一口气,刚要张口,那温润柔和的嗓音先一步响起。

“飘云,我们成亲吧。”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把我惊得六神无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