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羽忿忿不平的把少女随手往地上一扔,抱着木盆往小伙房走去。

一脚踹开木门,走到灶台边,把水往锅里一倒,从袋子里抓了几把米撒到锅里,然后开始生火熬粥。

接着,他从笼子里抓起一条蛇,双手用力一掰,把蛇头丢出窗外,扑通一声,不偏不倚的正好掉到了那个浸泡毒物的药缸里,然后操起菜刀几下子就把蛇肢解了,切成碎块的蛇肉一股脑儿全倒进了锅里,蛇胆挑了出来放进窗台上的酒罐里泡着。这可是好东西。

然后他转个身,从墙角边的一个大瓮里抓出四条蜥蜴,开膛破肚清洗干净了也一并往锅里扔。之后,又是几只惨遭毒手的疑是两栖动物的尸体飞进了锅里。

最后把事先准备好的一包药材也倒了进去,这才算是加好配料了。

盖上锅盖,往灶台里添加了足够的柴火,又封住了大半个通风孔,以控制火候来慢慢的熬粥。待一切忙完了,也不过才花了不到半刻钟的时间。

拍拍手,玄羽站了起来,转身往门外走去。

即使事情再繁忙,也没有忘记目前还有一样重要的事情没处理好——那名突然出现的少女。

少女静静的躺在地上,斜着眼看他,满脸的怒火。

咦?不是点了她的睡穴吗?难道是力道不够,自动解穴了?聪明如玄羽,大概也没想到刚才随手把她往地上一丢,就把人给震醒了。

少女一下子跃了起来,朝他扑来,对他又抓又咬,开始撕扯他的衣服。

“啊!——你这个色女!”嘶喇——衣服在少女的蛮力下变成破布条。

“狼女!**!**!恶人!”玄羽手忙脚乱地招架,口不择言的骂了开来。“没节操!不矜持!不要脸!没人要!嫁不出去!@#¥%&……”然后,手上也没闲着,不甘示弱的开始拉扯她的衣服。

他知道她为什么如此疯狂。因为她中了毒。确切的说是被喂了媚药。但是这种媚药不同于其他的**。一般**只含有催情成分,她服的这种媚药中含有大量的迷幻剂和强烈的兴奋药材,属于毒药的一种。是他最近才研制出来的。服用者两个时辰之内若不及时解毒的话,极有可能会兴奋过度最后因心脏衰竭而亡。

解药……目前他还没有研制出来。只有先把她吃干抹净再做打算了。

好不容易仗着自己是男人的力气大些,终于把这色女制服。一把抱起光溜溜的某人,他也赤条条的朝屋后的温泉走去。已经成为破布条的无辜衣服乱丢了一地。

少女双手被他抓着反缚在身后,不满的挣扎着抗议。直到双双泡进了温泉池里,她才安静下来。

他仔细的帮少女清理身上的污垢,然后又用香料帮少女清洗头发,不洗掉那些粘腻的血迹可不行,会影响他的心情。

她一脸乖顺,象只小猫一样把头枕在池边,微眯着眼睛享受着他的——爱抚?!玄羽从心里升起一种怪异的感觉,手上动作开始缓慢下来。

少女浑身一震,睁开了迷茫的眼睛,转过身,有点无措的看着他。

他自然是感受到了她的意图,只得改用双手抱起她,在她耳边小小声说道:“我们——到房间里,做一些让你更舒服的事。好不好?”少女显然有听没有懂,只是睁着大大的眼睛,茫然的看着他。她现在早就被药效弄得晕乎乎的,已经分不清天南地北了。

水嫩的脸蛋上是红扑扑的两团桃色,一双大眼睛酝满了雾气,娇艳欲滴的红唇微张着,嘴里的丁香小舌轻轻颤抖着,更是考验着男人的定力。接着,那丁香小舌轻轻划过他的唇瓣,肆意的挑逗。那只滑嫩的小手,也很不老实的四处摸索着,在他身上煽风点火般,一路往下的来到了他的私密处。

玄羽不由得面红耳赤,感觉下腹一紧,胀得难受,便反手握住她的小手,阻止了她进一步的动作。

“飘云,别闹了。”他声音嘶哑的在她耳边低喃着,然后抱起她飞快的爬出温泉池,往房间走去。

放下她平躺在柔软舒适的大**,玄羽亲吻抚摸了一会儿,却又停了下来,眉宇间似乎有些困扰。然后他象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又火烧屁股般的爬起来,手在床头摸索了一下,啪的弹出一个暗格,从里面掏出几张绢布。

紧张的抖着手,颤巍巍的把绢布平摊在枕头边上,他面红耳赤的仔细研究了好一阵子,还不住的朝少女身上瞄了几眼。

少女不安分的轻轻咬着他腿上的肌肤,一双小手也很不老实的撩拨着男性的敏感。

“乖,别闹。”玄羽赶紧用手捂上那张樱桃小嘴,一个湿热柔滑的物体在他手心轻轻划过,他又象被火烧到一样缩回手,然后瞪视着少女。

少女无辜的眨眨眼,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已经流到唇边的口水。看着那抹粉色的丁香小舌,玄羽只觉得身体一阵燥热,心跳莫明加快。然后,身下的某个部分,紧胀得更痛了。而那只小手,还在不知死活的揉捏着。

唉——叹了一口气,他拨开捣乱的小手,老老实实的爬回少女身边躺下,双手一伸,把少女抱到怀里,轻轻拍抚,然后一个翻身,又趴到了少女身上,把少女紧紧的压在**。犹豫了一会儿,他动作轻柔的拉开少女白皙修长的双腿,俯身上去,之后,开始迈出他人生重要的一步……

…………

热……好热。一阵阵热浪铺天盖地的袭来。

身上好像压着沉甸甸的物体,快要让我窒息了。我伸出手去,打算推拒身上的重物,给自己留一个呼吸的空间,却发现丝毫动弹不了。难道是——鬼压床?

微微侧过头,隐约看到交握在一起的十指,紧紧的相缠着,指关节抓得泛白。

痛……为什么这么痛?下身,好象被撕裂一般。好痛!啊!有什么东西硬挤了进来?

强……强……?

后面那一个字,我怎么也不愿去想。

我咬着唇,拼命睁大了眼睛想要看清楚是哪个混蛋敢如此待我,头脑却似被烧成了浆糊一样,眼前朦朦胧胧的一片,无法聚集视线。只感觉到一个灼热的硬物象楔子一样,缓缓的凿了进来,一寸一寸的,直埋入身体深处。“啊!好痛!”我痛呼出声,眼泪很快就飚了出来。然后,开始挣扎。

只是,身体被人压制,无法使力。稍微蹬了一下腿,头顶上某人倒抽一口气,惊呼出声。而下身,是火烧一般的灼痛,吓得我赶紧乖乖躺好,不敢再乱动。

接着,身体随着某人的动作轻微晃动。

我的头脑一片空白,身体深处那生硬的摩擦引发一股热潮,由小腹向四周逐渐蔓延……

微张开嘴,想要骂人,谁知嘴里逸出的吟哦,让我的头脑烧得更迷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