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点于心不忍。其实,也没折断他骨头,只是很巧妙的让他手腕错位而已。这个可比断腕要痛多了!反正一会折腾完了,收工的时候,再接回去就是。谁叫你不打招呼就对我下手,痛一下也是活该。

结果,趁我弯腰去捡地上那把刀的时候,那个混蛋居然挥起左手,一掌朝我的面门打来!

身后一股力道把我扯开,那个蒙面人朝他迎了上去。

两掌对接,带起一阵微风,只见那名偷袭我的男子被打飞了出去,摔在离我们有十几米远的地方,正好砸到了互殴的那一群人里,撞倒了一个跟他穿一样装束的男子。被打飞的那个人喷了好大一口血,双脚在地上蹬了蹬,晕死过去。被他压住的那个,貌似也挣扎了一下,不动了。

嘘——我吹了个响亮的口哨。

真是帅呆了!这两人,动作一气呵成,简直是配合得完美无缺!连摔出去的姿势都那么的逼真!不过,我没看到有安全绳吊着啊!他是怎么做到这样的地步的……而且,就这样直直的摔倒在地上,不痛么?

这个剧组的导演上哪去找来这么优秀的演员?是哪个武术队的?跑龙套演路人甲太可惜了!以他的身手,做替身都绰绰有余啊!他们的薪水一定很高吧!

脑子里天马行空的想着与剧本无关的事情,却不料引来了大家的侧目,几十道视线齐刷刷的向我飞来。估计是没见过女孩子吹口哨这么大声吧。

糟糕!会不会是现场录制音效的?

我抬起头紧张的四下里看了看,没发现有任何摄影器材和录音设备。

真是怪事了!除了尽忠职守的身穿古装的演员们,其他后勤人员一个都不在!这个……莫非只是排演?

现场只静默了一会儿,就有人高声喊道:“抓住那个女孩!”

我吓了一跳,看到一群身穿青灰色衣物,打扮都一样的人朝我快速冲了过来。

啥?现在是什么状况?为什么要抓我?

我傻站着不敢动,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是奋起反抗呢?还是乖乖束手就擒?或者是立即逃离现场?天哪!谁来给我一个剧本恶补一下吧!

“思云!快离开这里!”一声怒吼,让我神智清醒了些。

听这名字,应该是女孩子的名字,现场只有我一个女的,那意思就是叫我跑开了?

撒开腿,赶紧朝没人的地方跑去。

一边跑一边控制好自己的步伐,按我这个速度,应该可以了吧?一般的女演员也没我跑这么快的。

结果,身后几股强风拂过,然后有人噼里啪啦的交上手了。

后方不断飞起沙土和碎石,让我不由得好奇的放慢了脚步,转过身去观看,到底是谁打得那么卖力啊!还有鼓风机吹风?刚才我怎么没发现?

定睛一看,在我身后交手的那几个人,正是那名蒙面人,以一敌四的拦着几名男子。

远处,有几名装束不同的男子,也在与那帮显然是有组织、有预谋的团队打在了一起。哗,好精彩啊!武术指导是哪个?我真想拜见一下了。

冷不防的一声闷响,接着是石块碎裂的声音,轰的一声,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离我最近那些人脚下的石块突然爆裂开来。接着,碎石四处飞散,有一些朝我身上打来,我赶紧抱头鼠窜。

天哪!谁来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没看到炸药引爆的火花,那些石头是怎么裂开的?高科技啊高科技,绝对是高科技!回头我得跟张导演提个醒,他的拍戏手法太落后了!

没等我想明白一些事情,身后突然有风声传来,然后是某人惊呼:“思云!快躲开!”

我下意识的往右一偏,一把明晃晃的剑擦身而过,紧接着,一个青灰色的人影窜到了我面前,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这把剑也是真的?这个、这个……也太歹毒了吧?你算准了我绝对躲得开?

我咽了咽口水。接下来该怎么办?是被他抓住用来要挟别人,还是被他砍一剑然后躺在地上装死?剧情发展究竟是怎么样的……

看着他面目狰狞的举起手中的剑,我站直了身体,平伸出手掌,大声喝道:“停!”

对方愣了一下,我赶紧说:“老兄,我不是你们这个剧组的!拜托!叫你们导演过来,就算要我客串也不是这样整的!”

没等他回答,扑哧一声,那人动作一僵,然后,双目圆睁,口吐鲜血,在我面前倒下。动作缓慢得就象是在看电影。

扑——他面朝下的趴倒我面前。背后,插着一把匕首,正中心窝的位置。只留了刀柄在外面。然后,鲜血从那刀柄处慢慢流了出来。不一会儿,就染红了身下的石块。

我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太完美了!时间掐得刚刚好!

这个,原来是我什么也不用做,只在一旁看着他们对打?早说啊!

我抬头,眨眨眼,看着还在混战的两方人马。

离我最近的,是那个穿蓝衣的蒙面人,还有一个一身红褐色长袍的年轻男子,好高,好帅!莫非,是这个剧组的男主?

我两眼发光的紧盯着他。

大概他也发现了我的炙热目光,朝我瞥了一眼,然后,微皱眉头,挥掌喝退两名男子,又朝那名蒙面人说了几句什么,然后朝我快速跑来。

这个——他怎么是半跑半跳的?而且,速度好快!我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词——轻功!

“思云!小心!”那名朝我奔来的男子突然大声叫道。

嗯?没等我反应过来,脚上一紧。

我低头看去,那个躺在地上装死的男子,正抓住了我的脚踝,然后举剑朝我刺来。

我赶紧手忙脚乱的抽脚,抽不出来,只好用自由的那只脚朝他胡乱的踩了下去。

几声闷哼,他终于被我践踏够了,手无力的垂了下去。我看到,地上流的血更多了。耶?莫非我终于把他身上的血袋给踩破了?

我呼出一口气,然后抬脚朝那位帅哥奔去。

帅哥!男主!我来了!是不是应该来个热烈的拥抱?

脚下一跘,结果那只脚还是被这个混蛋给抓住!失去平衡,我身体一歪,直直的朝前面扑去。

好死不死,我看到帅哥脚下飞起一块石头,直直的朝我打来。避无所避,光荣中弹,咣的一声,那个石头正正的打在我的脑门,直打得我眼冒金星。然后砰的一声巨响,我的身体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摔得很重,很疼。因为,眼前一黑,我晕了过去。

最后留在视线里的,是一双绣有金色暗纹的精致男式皮靴。那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式样。但是,很古典,很漂亮。

然后我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剧组超有钱,连鞋子也用真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