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是以秦风的角度来看问题】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与这个古怪的丫头有了交集。我想,大概是宋亦辉来拜托我帮他调查的时候。

那个时候的我没有见过她,却见到了她的画像。

不,画像上的不是她,是思云。而且只有我看过,然后由我临摹了数张分发给手下,让他们帮忙寻人,顺便打探她的一切事迹。手下的人当然不知道他们要找的是两个人,一直以为是同一个人,我也懒得解释。因为思云没有出过家门,见过她的人只有宋府的那群狐狸。若真在江湖上打探到什么,就一定是飘云惹下的。宋狐狸说她们长得一模一样,连他也被骗过了,当时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双胞胎。

出乎我意料的是,查访了很多地方,却没有她的任何记录,倒叫我的手下查到了一件隐秘的事情。

十五年前姑苏城外的一户陈姓人家不知何故遭人灭了口,当年的知县久久不能破案,被上面逼急了,就认定是盗匪所杀,然后派兵剿了山匪,山匪也签字画押俯首认罪,这个案子就草草结了。

可是,陈家并没有被赶尽杀绝,据当地的村民说,有一对双生子的尸首没有找到。而且,那是一对年仅三岁的女儿。村民的印象如此深刻,是因为那陈家的世交在灭门惨案发生后的一个月曾上门探访,说是前来祝贺陈老爷的孙女满三周岁的,却不想得此噩耗,只好悲痛地到陈家祖坟上了香,立下誓言一定要为陈家报仇。

有趣的是,与陈家交好的那户人家,姓张。

恰巧,把思云拐走的那名男子,也姓张,名道岩。

之后听风楼又搜集到了更令人震惊的情报:张家老爷携妻儿在姑苏住了半个多月,悼念完至交好友,又忙完自己的俗事后,即刻返乡,打算着手调查陈家被灭的事情,却不想在归家的途中被盗匪袭击,劫财劫色,杀人越货,张家家主四口无一生还,随行的商队也被洗劫一空,只有两名武师埋在尸体堆中装死,逃过了一劫。张、陈两家自此家道中落,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那对双生女下落不明的事也渐渐地被人遗忘到了脑后。

也许——张道岩是漏网之鱼?

据宋亦辉说,张道岩是他爹在经商途中捡到的,在他们家做了十年的伴读,对于宋府的几个孩子来说,亦师亦友。因为他的年龄比大小姐年长两岁,他们都尊称他为张大哥。在宋府的十年里,张道岩最疼爱的就是思云和蓝月,把她们保护得无微不至,有时候比他们这几个做哥哥的还要尽职。就是这无缘无故的关爱,让凌夫人起了疑心,两年前找了个借口,把那张道岩撵走。却不想姓张的不死心,又跑回来把思云拐走。看来,也是蓄谋已久的。

然后——那个麻烦的丫头就出现了。

原以为思云会藏起来,却没想到,很快就找到了思云跟张道岩的踪迹,原来是游山玩水去了。看来,宋府这些年确实让思云憋得慌。而冒牌的思云小姐,在宋亦辉的威逼利诱下,大大咧咧地住了下来。

之后,除了严密监视之外,大家找不到任何破绽来确认那个少女的身份。我甚至想把她绑起来严刑逼供,看看究竟是她皮厚还是我的鞭子厉害。

我也曾问过宋亦辉,他老爹是不是在二月十八日以后带回的思云,因为那一天,恰好是陈府被灭门的日子。他却给了我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他说:“三夫人经常行走江湖,离家三五个月是常有的事。那一年开春,二月中旬的一天夜里,不知什么缘故,突然把最小的弟弟和妹妹带走了,离家五年才回来。再见到他们的时候,逸湘九岁,妹妹思云也已经七岁了,完全看不出儿时的模样。同时带回来的,还有一个漂亮的小丫头,叫蓝月。三夫人说那是思云妹妹的伴读,在家里的地位,就跟小姐一样,还嘱咐大家要把她当亲妹妹一样看待。可是对思云妹妹的态度却是谨慎了很多,感觉,思云在大家的眼里,是个不可冒犯的神灵一样,就连爹爹和几位娘亲,对她的态度也是很恭敬的。”

知道他们家的事以后,我一直都在怀疑,思云绝对不是宋府小姐,但也不会是陈家失踪的女儿。那个蓝月,倒有可能是真正的宋三小姐。宋亦辉也同意了我的猜测。那么,思云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

线索就在思云的身世上断了。

而飘云,更是空白得象一张白纸。没有亲友,没有过往。就象是突然凭空多出来的一个人。这让我产生了深深的挫折感。

原本不太想理会这件事了,却偏偏在这当口上给我翻看到了十五年前师傅接下的案子。

十五年前的寻人启事。

一名男子带着他的女儿失踪了。

师傅说过,不让我插手这个案子,所以听风楼里保存的资料上没有这名男子的画像。而当年参与这个案子的人,已经全部隐退,让我无从查找。

有人可以突然不见,也有人突然冒了出来。当年不到三岁的女娃娃,现今要是活着,也该有飘云这么大了……感受着躺在怀里绵软温热的娇躯,我觉得手有点麻,遂动了动手臂。她不满地嘟囔一声,往我怀里蹭了蹭,一条腿搭了上来,搁在我的大腿上,手臂横在我腰间,紧紧地抱着。

我愣了一下,有些哭笑不得。

没见过哪个女人这么放心大胆的窝在男人怀里睡觉的。我跟她非亲非故,她就不怕我对她心怀不轨?即便她是真正的郡主,大家都对她毕恭毕敬的,但是,在没有皇上的光芒照到的地方,没有圣旨的庇佑,也只是个小女人而已……伸手抚上她的脸颊,软软的,肉肉的,很有弹性,果然比男子的要柔嫩多了。

手缓缓向下,抚上胖乎乎的腰,还是肉,而且——是赘肉。

我突然很想笑。

飘云一直都很能吃,即便她说的没有胃口的时候,也可以吃下一只烤鸡,平时胃口好的时候就更不用说了。可是,只长了这么点肉,实在说不过去,按理说应该圆滚滚肉敦敦的。她倒是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身材发胖。

我突然玩心大起,在她身上摸索起来。

腰上别了什么?荷包?

放在手掌心仔细辨识,好像是药丸。

掏出来凑到鼻尖嗅了一下,是——解毒丸?不过,这清涩的味道,那淡淡的若有似无的香味,不象是如海的风格。如海制造的药丸子,甜味更浓些,感觉更滑腻,象是给小孩子吃的糖丸,不象这个这么干涩。可是,确实是好药啊……皇宫里的东西就是好!

想了想,反正飘云留下这么多也吃不完,干脆截留几颗好了。于是,在兜里放了两颗。

又在她身上摸了摸,袖袋里放的——还是药丸。

不过这是如海炼制的,感觉,象是十全大补丹。

如海……为了飘云,居然同意了郡主的苛刻条件。可是,如果他知道郡主是假冒的,而真正的郡主正跟我躺在一起,那张温和的脸上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如果我染指了他喜欢的人,作出不可挽回的事,他……会怎么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