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云带着我在回廊上七拐八拐,不知路过多少个房子,最后进了一间祠堂,钻进香案底下打开一道隐蔽的门,又穿过一个曲折的暗道,这才来到后院。

看着不远处漆着玄色釉彩的木门,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打开这道门,就是街道了。这是通向外面街区的侧门。正门在另一个方向,现在那里正有一只无头苍蝇在乱闯,逸湘哥哥已经前往教训了,叫我不要担心,只管放心回尚书府吃饭睡觉去。可是……丢他一个人在这里好么?看逸湘哥哥的意思,是不会轻易放他走的。祈祷他在太阳下山的时候能看出花园里的玄机再逃出去吧!

摇摇头,穿过院子,我伸手扶上漆黑的门把。

“飘云……不要离开我……”

手一颤,我诧异地回头。

他好像无助的哭了……跟在身后的思云脚步一顿,莫名其妙地看着我。“姐姐?”

“呃,没什么。那个——”我挠挠头,装作不在意地问她:“凌夫人布置的这个院子,究竟有多大啊?这么七拐八拐也不见个头……”

“是姑姑!”思云纠正道,“仔细她听见,又要唠叨上半天!”说完,不满地睨了我一眼,这才解释道:“我也是第一次来,只是表哥有跟我说怎么出阵,顺着走就对了。看上去,约莫着跟尚书府的用地差不多。”

“看上去?如何看……”话刚说到一半,我就住了口。思云会轻功……只是她才第一次来,仅凭三哥的寥寥数语,连个地图都没有,就这么带着我转出来了!看来,这个阵法也不咋地。只能怪如海不够聪明……“别肖想了,这个九转回龙阵,不是那么简单就破得了的。内里还设有机关呢!”似知道我在想什么,思云给我浇了一盆冷水。

啊——难怪刚才有听到箭矢疾射出去的声音。如海他——没事吧?

“走啦!表哥都过去探视了,不会伤着他的!怎么说也是一国驸马……”说着,把我推出门去,随即也跟了出来,关门,落锁。

是啊,他是驸马,好歹算个皇亲国戚,宋逸湘也不敢拿他怎么样的……肩并肩走着,看着在平整的青石板地面上拉出的两道长长的影子,我心想:要是身旁那一道影子是他的,就好了……可是,还会有机会么?

回到沈府,凌姑姑跟宋老爹没问什么,只是蓝月脸色不大好,赌气似的瞪了我一眼。我只当作没看到,满脸堆笑地跟沈家主人们打过招呼,安安静静地用完晚膳,回房休息。

可是,直到掌灯时分,宋逸湘仍没出现。

该不会是斗得两败俱伤了吧……是夜,两个娇小的身影摸黑溜出了尚书府。

“那两个丫头在搞什么?”宋沐文看着那对姐妹消失的方向,眯了眯眼眸。

凌含湘把手悄悄伸向腰间——那里挂着一串钥匙,是那个院子的……今天那对宝贝回来,就在她们身上嗅到了奇异花的香味。这种花,全京城只有两处——那个人居住的院子中种植了一小片,由她亲自打理;还有,为两个女孩修建的院落里,朝阳的地方也种植了一大片,虽然无人打理,却也开得茂盛。此花看上去犹如不知名的小野花,现在正是花期,花粉极易沾到身上。只是——她们上那院子去做什么?莫非,自己儿子迟迟未归,跟此事有关……思云带着我在街上逛了一大圈,买了不少零食和饰物,一路叽叽喳喳地边吃边逛。路过一条巷子口的时候,看到巷子里一片灯火辉煌的景象,我们停下脚步,好奇地打量。

空气中漂浮着香喷喷的脂粉味,看着花灯点缀轻纱粉饰的楼宇,不少阁楼门口站着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妖冶女子,甩着香帕招呼过往客人,娇声软语的,听得我鸡皮疙瘩猛窜,立时明白了这是什么场所。思云也很快弄明白了,与我面面相觑。

“进去看看吧……”我一阵雀跃。

思云白了我一眼,拉起我的手走进这条巷子。还没等我看清楚招牌,她已经拉着我闪身进入中间一间客人往来最多的楼宇。

我立即满眼放光,钦佩地看着她。

口胡!没想到思云居然是如此奔放大胆的女子!甚对我的胃口!

站在大堂笑盈盈迎客的鸨母看到我们进来,脸上笑容僵了一下,随即又堆满了暧昧的笑容。

“两位姑娘是第一次上我这闻香阁来吧?可有心仪的相公?是听曲儿呢,还是留宿?”

我立即满脸兴奋地答道:“我们是……”

思云一扯我的手,绕过老鸨,穿过厅堂直接往后院走去。

“哎,你们——哎,姑娘,我说姑娘!”鸨母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又听到她唤上两位龟公,朝我们追来。

哇——思云你好酷!居然要吃霸王餐!

没等我高兴多久,腰上一紧,居然被思云抱着腰腾空而起,结果效果不是很理想,只翻上了假山,再跳上亭子的琉璃顶,滑不留丢的,差点没把我摔下去。思云气恼地嘟囔了一句“沉死了”,干脆背起我,朝树上跃去。

周围响起阵阵惊呼声,没等大家看仔细,我们跳过几棵树,翻出了围墙。

急匆匆地绕过几个街角,一路躲躲闪闪地回到那个专门为我们建造的院落,思云带着我再次翻墙而入。

我不满地嘀咕道:“那么急着离开干嘛?错过那么好的见识机会!切。”

“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沉死了又不会轻功,我用得着躲得那么吃力么!”

“为什么要躲?我们可以光明正大的逛青楼啊!老鸨都说了,有专陪女客的相公呢!”我满脸不解地看着她。

“那楼里的风尘男子,有这园子里的俊俏?”她很没营养地白了我一眼,往里走去。“老爹的人跟着,那沈尚书也不是善与之辈,也派了人盯着!若不藏着掖着,你以后还想在这个安乐窝呆着?”

我哑口无言。怎么我都没发现有尾巴?看来,比起思云,我的武术造诣确实差远了。

来到祠堂,思云钻到桌子底下拨弄了一会儿,原本静悄悄的院子终于显示出她应有的风采。待薄雾散尽,夜色下的院子清晰起来,四周响起此起彼伏的夏虫的鸣叫声。这才是这个季节该有的现象。

站在廊前仰望夜空,一条淡淡的纱巾似的光带跨越整个天空,好像天空中的一条大河,河里有许多小光点,就像撒了白色的粉末一样,辉映成一片。

银河……“明日就是七夕,会有许多活动。一会儿完事了早点回去歇息,莫让姑姑和姑丈担心。”思云轻声说了一句,往花园里的假山走去。

咦?已经到七夕了?

“等,等等我!”看她要走,我急忙跟上。笑话!我可不想陷入迷阵里!

“姐姐莫怕,我已经把机括关闭了,阵法暂时失效。”轻灵的声音从风中传来,带着丝丝戏谑的笑意。

果然,没废多大劲,我们顺利来到前院。

看着眼前形迹狼狈的两人,我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