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光闪过,划出一道道红痕,宛如炫目的水墨画色彩。但是,只有唯一的红色做颜料,有些别扭。各种吵杂的声响,撕裂了林间的宁静,显得周围的空间有些曲扭。

混浊的空气亦是大大地影响了我的心情,下手狠了些。最后,身边只留下惊恐的尖叫声。

我又没把他们怎么着,哭叫那么惨做什么!又没有杀人,只是多弄了几个残废而已。

“吵死了!”终于受不了这些男人的嘈杂,我大吼一声,林间草木晃了晃,树叶摩擦间响起沙沙的声响,呼啦啦掉下来一大片。

周围突然安静下来。

我回转身,看到目瞪口呆的几位少侠,脸色古板地看着我。

脚下触到一个软绵绵的东西,我踢了一脚,骂道:“装什么死!都给我说话!再装,就让你们变成真正的尸体!”

地上立即拱起来一堆人,跪趴在地上向我直磕头,口里嚷着“姑娘饶命”“小姐饶命”,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把那原本就不怎么上镜的面孔,抹得更难看了。

“滚!”我踢了离我最近的那人一脚。那群黑麻麻的生物立即作鸟兽散。

事后仔细清点了一下,咦?怎么多了三具尸首?而且致命伤都是后背心窝处插了一柄白玉柄的匕首。

我狐疑地看向几位神色恢复正常的少侠。

秦风懒洋洋地说道:“侠女,麻烦你把小生的扇柄取回来吧。”

我嘴角抽了抽。果然!他的扇子是当暗器用的!

只是……这是死人耶!

我嫌恶地挪开脚步,以手掩鼻道:“我不想接触死人,晚上会做噩梦。”

一旁有人冷哼一声。我看过去,却是被几柄扇骨匕首钉在树干上的张道岩,身体呈大字,动弹不得。他正满脸痛惜地看着我,只是,脸上多了几分惧意。

我慢悠悠地踱过去,在他怒目瞪视下解下他的腰带。身后传来温如海愤怒的声音:“飘云!你要做什么!”跟着人影一晃,人已经来到我身旁,一把抱起我,往后带离了几步。

随着我的动作往后退,那长长的腰带被我一扯,松脱开来,某人的裤子应声而落。

现场安静得出奇,半响,才响起张道岩愤怒的嘶吼。

温如海赶紧蒙上我的眼睛,把我整张脸都埋进他的怀里,小小声骂了句:“流氓。”

我一本正经道:“非也。我只是想把他捆在树上,取回秦哥哥的扇子零件而已。”

“零件?”

“呃,就是扇子的一部分。”算了算了,越解释越混乱。

从张道岩处问不出什么,只知道那些药是随从弄到的,而那个随从,很不幸滴,被秦风解决了。

我们把他捆在树上,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直看得我心虚,赶紧别开眼,往远处走了几步。身后,传来他无奈的叹息:“思云……”我装作没听见,走得远远的。后背,似乎插了两把尖刀,被他用视线凌迟着。其实……张道岩这人也不太坏,只是固执而已。也许他说的都是真的,可惜他找错了人。

但是——如果错的是凌夫人呢?她说的事情,也仅限于她跟宋老爹知道,甚至他们的儿子——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舅舅也没有印象。总觉得,事情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简单。

我突然没了游山玩水的兴头。

收拾妥当,大家到附近寻着溪流清洗一番,继续上路。

接下来两天倒也安静,没再出现什么不速之客。只是因这大半日的耽搁,我们比预定时间晚了半天到达京城。

甫一进城,还没等我好好品味京城的繁华,温家的家仆就恭恭敬敬地出现在我们面前。我满腹狐疑,怎么这温家到处都开有府邸?

温如海虽不情愿,但是碍于魔君的面子,只好应允着先回去与母亲团聚。

他抱着我安抚了很久,最后象是下定了决心似的,坚定地说道:“飘云,不管你听到了什么,一定要相信我。我会来找你的!你、你不要被别人的话给吓到,也不要被别人蒙蔽了。我不会丢下你的!你也不可以丢下我自己偷跑!明白么?”

咦?话里透着古怪!难道他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在我怀疑的目光中,温如海再三恳请我应允,我有些弄不清楚状况地点点头。他放心的松了一口气,被虎视眈眈的家仆塞进一辆华丽丽的马车,走了。

我看看身边这几人,皆避开了我的目光。三哥略显不耐地拎起我,把我丢到马上,前往客栈,等凌夫人和蓝月来此汇合了再上户部侍郎的府邸——也就是宋府大小姐的夫家的官邸小住几日,等候皇帝召见。

乖乖,这宋老爹可真是攀上高亲了!莫不是京城也有宋府的产业?

看着我疑惑的目光,秦风指着不远处的客栈,笑着解释:“这云来客栈,就是他们家的产业之一。”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细细打量即将下榻的客栈。

乖乖!金碧辉煌的建筑,整得跟皇宫似的!

入得店来,里面的景致更是让人叹为观止。

这里的建筑十分华丽精巧,楼外飞檐反宇,光闪闪的贝阙珠阁,齐臻臻的碧瓦红墙,宽绰的罗帏绮栊,繁郁的雕栏画栋。品酒花园里繁花似锦,落英缤纷,轻纱艳帐牵在四周,风一吹起便四处飘散,拂得人心蒙胧,坐在庭院内,遥望小桥流水,碧草如茵,更是别有一番情趣。

虽然没看到室内摆设,单看这楼宇庭园,就不亚于杭州的别院。

宋府……不怕树大招风么?即便是大小姐嫁了个侍郎,也不过是从四品的官职,在京城只能算是个小官。还是背后有什么人撑腰,有恃无恐?

压下心里的疑惑,稍做梳洗,用过午膳后,我拉着二哥三哥上街。秦风这个时候又不见了踪影,我也没放在心上,总之,先去见识一下这个朝代的皇宫!

从客栈出来只走了不到一刻钟,就看到了那座金碧辉煌的宫殿。

一条笔直的大道,直通向国家权利的最高点。

金瓦,红墙,庄严肃穆的殿宇层层坐落在山坡上,一直向上延伸,期间不乏青翠的树丛掩映,偶有开得满树的繁花,更添迷人风彩。那蹭亮的琉璃顶反射出来的阳光,竟似宫殿自身就会发光一样,耀眼,夺目,刺得我眼睛生痛。

好宏伟壮观的建筑!虽然看到的只是一小角,但是,由此可见一斑,待见到了全貌,又该是如何的瑰丽!

我深吸一口气,满脸兴奋地向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