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龙乃群居地底的妖兽,身形粗长似蛇,脑袋无眼,靠气味锁定食物。平时性喜缠为一团团修炼,吸收大地精气。若遇血肉则疯狂出击,争互抢食。

公羽良好好地在长华医院养伤,却被天魔教护教法王邪面书生徐志灌下惨无人性的血红醉魂丹。被掳至京南地渊,用于吸引护门妖兽,徐志自身好得以安全通过。

公羽良在地渊中被地龙大军追杀,又遭遇地龙皇,本以为要葬身黝黑的地底。当绝境来临,公羽良孤注一掷,终于触到武道真髓。修为攀登至离凡后期,凭借身怀的炼骨奇术,终于成功放倒地龙皇,地龙大军也全面崩溃!

而如今,倒下的地龙皇不但没断气,气息反而愈来愈强。新的危机正在京南地渊酝酿。。。。。。。

地龙皇的气势越攀越高,粗长的身躯沐浴着腾腾血雾,身上血丝缠绕。不一会,血丝又隐了下去。地龙皇那糙厚的黄皮也同时色泽暗淡,似一个泥茧包住地龙皇。地龙皇的气势也渐渐隐去,广场又恢复了先前的寂静。

广场仅剩几个火盆,其他都被地龙们掀翻了。火光明灭不定,地渊竟然也有微风吹进。

公羽良立身满地的地龙尸体间,看着地龙皇在玩什么花样。空间静得可怕!

啪啪的,如干涸的泥块龟裂,地龙皇的泥茧表皮慢慢剥落。

“不好!这黄蚯蚓耍花招!”一股巨大的危机感降临,正是来自地龙皇的尸身。瞄准一黄皮脱离处,露出地龙皇新皮的地方,公羽良抢先出手!炼骨术——角指!

滋~~~,威力刚猛绝伦的角指,与地龙皇新皮碰撞,擦出一串火花!地龙皇新皮竟如此坚硬了,角指只留下一道淡淡的划痕!

地龙皇屡屡被“灵果”戏弄,更被公羽良的天藏爪掏出脑浆。疼痛非常,雷霆震怒之下,使出地龙一族的禁忌邪术。地龙皇残忍杀掉手下的地龙,完成一次蜕变。被杀的地龙精气散失,回归大地。地龙皇以身化泥茧,疯狂吞噬流出的地气。在整片地龙大军的尸体上,地龙皇蜕变即将功成。

此时,地龙皇已经完完全全的成为一只金丹巅峰期的超级妖兽!

仅余的几盆火点不亮整个广场,半明半暗,一道熟悉的身影急速滑过黑暗,径直射向石桥。

“徐老头!”公羽良霎时惊叫。公羽良瞄了瞄地龙,断然离开,紧随徐志穿过石桥。

徐志久久没再听到地龙的咆哮声,猜想已经被公羽良引远,便悄悄地遛下断崖。在长长的石阶上,当他看到广场上密密麻麻躺着的地龙尸体,面部表情极其的精彩。

徐志满脸惊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武道小子怎么突然变得如此厉害了,竟能杀了这么多的地龙!当初自己可是狼狈而逃啊。他没看到公羽良也是狼狈而逃的场面。当徐志看到公羽良完好无损地挺立在地龙尸体群中,惊得差点吐血!

公羽良周身微微泛着红光,正在观察地龙皇的蜕变。徐志见多识广,第一眼扫过地龙皇就发觉不妙!那可是比自己高出一小境的强者威压,何况是来自一头妖兽!

徐志果断行动,抢在地龙皇完成蜕变前,掠到了石桥的另一头。不料公羽良眼尖,一下就发现了徐志。这把自己推上死路的可恶老头!

武者好战,但可不是傻蛋,角指都刺不破地龙皇的表皮!公羽良怎么可能还会傻傻地留在原地。难道等地龙皇复苏后,和它悠闲地喝茶聊天啊!

石桥另一头,一座巨大的城门,镶在岩壁间。城墙残败,连大门也没了踪影,但足足有十多丈高,巍峨耸立着。高大的城门透发一股厚重沧桑的气势,仿佛经历了千万年。

“徐老头,等等本大王!”公羽良苦中作乐,此时还不忘挖苦徐志。徐志身形在虚空一个趋咧,差点栽倒在地。公羽良此时修为达到离凡后期,更是身怀炼骨术。对付现在的地龙皇不行,但如果说对上徐志,公羽良还是信心满满的。被徐志折磨的日子不可能再有了。

徐志在城门下停了下来,回身看到公羽良也同时到达。公羽良可是起步晚于徐志,现在两人却几乎同时到达!

“你小子达到离凡后期了!!!”徐志看到公羽良的修为,惊得眼珠子差点掉在地上。徐志是金丹中期,自然可以看穿公羽良的修为。

“徐老头,拜你所赐!本大王才有此奇遇!”徐志可谓罪魁祸首,要是一个不好,公羽良早已葬身京南地渊。他对徐志可谓恨之入骨,恶狠狠地道。说着,公羽良就要对徐志动手。

“嘿嘿,年轻人,难道你忘了后边那头地龙皇了?咱们的恩怨暂时搁下,先渡过眼前的难关。”看到公羽良战意勃勃,眼含怒火,徐志急忙打岔道。

邪面书生实在搞不明白,仅仅离凡后期的公羽良凭什么有胆量对自己动手。不过此子确实了得,一天都不到,修为整整由心动后期涨到离凡后期!整整一个大境界!

不过,公羽良在地渊中可谓九死一生。疯涨的修为,是他辛辛苦苦在死亡边缘炼出来的。是公羽良的辛勤收获!想起自己当年的修为进度,徐志不由得老脸微红。

“本大王今天心情好,让你多活几下!”公羽良毫不客气地顶了回去。公羽良自然知道地龙皇的可怕,他也不敢在此与徐志算账。

之后公羽良又询问徐志一翻,才知道血红醉魂丹的功用,气得差点又要和徐志动手。。。。。。。

地龙皇的表皮已大部分剥落,即将完成蜕变。

古城门下,也能感受到石桥另一头,愈演愈烈的强者威压。城门口没有大门,很是怪异。凉飕飕的微风正从城内流出来,能看到城内黑压压的。两人就往城内射去,徐志面含阴笑,不知又有什么阴谋。就在两人射入城门内的时刻,又突生异变!

明明没有了大门,却阻碍重重,公羽良撞上了城门口的禁制!虚空中

突然凭空显现一道禁制,状如光网,其上如梦幻般涌动金黄色的光芒。公羽良撞在禁制上,激起圈圈的光波。下一刻,禁制发挥作用,公羽良又以更快的速度弹了回去。

公羽良头晕目眩,跌至城门外。而徐志仿佛料到会出现禁制,他邪邪地由怀里摸出一张发黄的古图,扣在禁制上。

古图轻轻贴在光华的禁制面上,浮光流动,渐渐与禁制融为一体。古图似乎出自此处,气息同源。徐志身前的禁制顿时溶穿一个大洞,足够他通过了。

“哈哈哈哈哈,武道白痴!别妄想与本座争高低,你太嫩了。哇哈哈,你就在外面好好地陪那头地龙皇玩吧!哈哈哈哈!”大洞在徐志通过后,又第一时间闭合,禁制再次完好如初。古图重新生出来,自动飞回徐志手里。邪面书生徐志手执古图,哈哈大笑着消失在城门后。

看来公羽良又被徐志摆了一道!

“徐老头!你给本大王等着,本大王迟早要把你发配到边疆洗厕所!!!”公羽良的回应远远传入徐志耳中。公羽良不信那个邪,角指就往门内空荡荡的空气直戳!果然大失所望,那层禁制又自虚空浮现。宛如一颗石头落入静静的水面,角指在禁制上激发阵阵强烈的涟漪光波。禁制反击,公羽良又被放飞。

这城门古怪之极。那头地龙皇便是奢望进入城内,奈何它也没有通关钥匙——古图。是以,地龙皇每天在城门外徘徊,也不回到谷中的巢穴。地龙皇也不死心,每天有事也要闯城门,没事也要闯城门。每回都被禁止折腾个半死。地龙皇就跟城门的禁制耗上了,它就在石桥的这头挖洞栖身。

公羽良在京南地渊屡屡受挫,一直都在搏命。公羽良进不去古城,此时他心中焦急无比。

断崖,对!断崖!分秒必争,先回到断崖那里!公羽良把希望寄托在断崖。仿佛在回应公羽良的想法,石桥那头传来深沉的地龙咆哮。

“地龙皇重生完毕了!!!”此时的地龙皇模样大变。原先肥粗的身躯缩小了一圈,现在只有五六丈,肌肉却是结实了不少,宛若披上了一层盔甲。地龙皇通体深红,血口不时喷出血红的煞气,显得极是强悍。邪术完成,地龙皇修为稳固在金丹后期巅峰。

吼~~,地龙皇愤怒的嘶吼不停传来。地龙皇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公羽良,却没再闻到那熟悉的气味了。地龙皇掉转脑袋,看来那可恶的人类已经过桥去了。地龙皇怒火再添十层。

它一直把古城门当成自己的行宫,就连地龙一族都不敢踏入半步。那该死的人类竟敢如此张狂,今天非撕了他不可!地龙皇循着血红醉魂丹的独特香味,卷着万丈怒火杀过石桥。

石桥另一头,古城门前。公羽良在尽全力寻找逃生的办法,地龙皇拉风的外相已经映入眼帘。

蓦地,公羽良眼光扫过那被地龙皇凿的蜂窝般的岩壁,脑中灵光一闪:“生死就看这回了!希望我的猜测别出差错。。。。。。”

公羽良身影极快没入岩壁下最大的石洞,也就是地龙皇的行宫。地龙皇杀到石桥头,察觉到公羽良的行为,它都快被气炸了!这回一定活活撕了那可恶的人类!!!

地龙皇狂风扫落叶般游进自己的行宫——那个公羽良钻进的石洞。

石洞中漆黑无比,且四通八达,但对地龙皇毫无影响。它并不依靠肉眼辨物,一切都有血红醉魂丹的香气引路。地龙皇迅速转了一个个弯,绕着绕着,越追越深。

公羽良舍近求远,故意绕弯路,有时还会回头拐进另一个岔口。公羽良一个外人,对地龙皇的巢穴却表现得十分熟悉。他自小在茫茫大山中长大,认路的本领堪称一绝。尽量把血红醉魂丹的独香散播,诱惑地龙皇追错路途。公羽良尽量争取时间,地龙皇也是一通乱追,被他牵着鼻子走。

一人一兽,逐渐往地渊更深处,接近公羽良期待中的目的地。

呼呼~~,公羽良窜出一个石洞口,入目似乎是一个凹谷。谷内的地面被地龙折磨得百孔千疮,到处堆着黏黏的臭泥堆。公羽良还发现,在谷底一突出的石壁上,挂着一头地龙的尸体。地龙扁平的尸体死蛇般吊下一大截,呈恶心的腥黄色,已经僵硬了。

“没想到这里竟是那石桥下的极渊,圆桶般的地龙掉下来,竟被撞压得扁平。”没有时间感叹,公羽良在谷内找到一处极是腥臭的黏土堆。运转龟息术,整个人射入地下十多丈,隐藏在一处岩壁下的凹洞中。洞中严严实实地堆满极为腥臭恶鼻的黏土,正是地龙皇所留。

周身真元按炼骨术龟息术徐徐运转,身体自成一个天地,无需补充外界能源。公羽良全身生机开始沉寂,如一具盘坐的石雕般不再动弹。此谷是地龙们常来的补充地气的地方。地龙们吞食地气,难免吞下些泥土。于是,被地龙吸光精气的废泥土,又被地龙们由尾端的口排了出来。。。。。。

日久天长,整个凹谷就堆积满满的腥臭黏土堆。公羽良被金丹后期的地龙皇,逼入绝境。他自幼混迹于山野,熟悉各种野物的习性。为了封住血红醉魂丹无孔不出的香味,他更是躲入地龙皇的黏土堆下。不知这最后的一步能否功成?

公羽良原先出现的洞口,地龙皇露出半截通红的身躯。地龙皇在复杂的纵洞中兜了好几圈,终于寻到血红醉魂丹香味最后消失的地谷。

地龙皇从容不迫,修长的身躯慢慢滑出石洞。它知道此处是死路一条,可恶的弱小人类再也逃不了了。地龙皇君王般巡视曾经龙满为患的地谷,大脑袋上两个孔洞紧促**空气。不对劲啊,怎么那种奇异芬香味彻底消失了?

地龙皇满脑袋疑惑,盘转着又仔细嗅了好几圈。这回可以肯定,不仅异香消失了,连纯粹的血肉味也彻底闻不到。地龙皇满鼻子充满的都是地龙谷地独有的气味。

地龙皇凝练金丹后期神识,探伸四

处搜索。神识反馈的都是同源的信息,依旧找不到公羽良的所在地。公羽良结合山中生活经验,孤掷一注的毫赌,赢得了胜利。

同源,同源,还是同源!!!

吼吼吼~~~~,地龙皇忍无可忍,在地龙谷地不停地闹腾。可怕的力量击下无数的碎石,地龙谷地长高了不少。

此时,黏土堆下。一个厚厚的干涸泥球中,公羽良死寂般沉在龟息术的修炼中。地龙皇折腾了好几个时辰,地谷中轰隆作响,石尘弥漫。久久才安静下来,而地龙皇发泄怒火后不知游到何处,干什么去了。。。。。。

天魔教护教法王邪面书生徐志。他戏耍公羽良之后,也远远地听到了地龙皇复苏的威吼。徐志嘿嘿地得意。他认定这次,无论公羽良再怎么挣扎,也一定葬身地龙皇口下。只是可惜了那两颗名贵的丹药。

那是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在一个绝地得到的。同时还带出了那张古图。本想留着两颗丹药保命,但在徐志看来《天魔典》后三层功法更重要些。毕竟,丹药虽可救一回命。但如若修为上不去,下一次遇到险境,可再没有丹药救命用了。

“嘿嘿嘿,武道白痴。你能为本座办事,那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哇哈哈哈哈!”徐志穿过一片残破的古建筑群后,心情激动地哈哈大笑。因为在古建筑群中,他已经找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天魔典》完整功法。他仿佛看到了自己荣登魔教教主宝座的时刻。

不管何处,弱肉强食是永恒的法则!

京南地渊似乎也到了尽头,不再往前延伸。已经看到了包围的岩壁,又是一个宽广的广场。中间一口青铜巨鼎,宝光熠熠。。。。。。

地面,华夏京南城,长华医院。已经整整一天了,派出去寻找失踪病人的各部门相关人员都陆续返回。没有任何的线索。特殊病房的一个伤势严重的病人,仿佛人间蒸发了。除了留下散落的绷带,再无任何东西。

林涵兮表情惨淡,失魂落魄的。她一个人呆在公羽良的病房,让她吃饭也不吃。林涵兮不停地感叹自己命运多舛,打小就没见过爷爷。现在,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心动的男孩,又把他给弄丢了。自己真是没有用。林涵兮傻瓜一般,把问题都往自己身上揽。。。。。。

长华医院,院长办公室。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目含精光,太阳穴高高鼓起。明显是一个高手。他斜靠在长沙发上,细细地品茶,还一边听着手下的汇报。

“队长,监视高丽李氏家族的情报已经到了。我们的人员没有发现李氏家族有任何的异常。”一个精干的年轻人报告说道。他细想了一下,又补充道:“听说那个与公羽良比斗的李乾如今仍旧昏迷不醒。李氏家族现在还嚷嚷着要看到公羽良的尸体。依我看,应该不是李氏家族干的。根据我们的详细调查,公羽良并没与任何人结仇。怎么就会不会见了呢,难道他自己走掉了?”

得出这个猜想,那年轻人也可笑的摇了摇头。

“你分析得不错,公羽良的事不是李氏家族的人干的。我有一个不好的预感,也许某些势力参杂进来了。。。。。。希望我的想法不是正确的。”中年男人苦叹着摇头:“不过,我们必须找到公羽良。龙组需要这样的人才,虽然只有心动期。不过,我看得出他潜力极大。”

这中年人正是华夏龙组,第三大队的队长。中年人思索了一会,接着狠声道:“如果找到公羽良,若他有反政府倾向。立即抹杀掉!!!”

“是!了解!!”

。。。。。。。。。。。。

京南地渊。这里自远古以来,一直是一成不变的黑暗,时间在这里仿佛没有意义。地龙谷地,散洒着块块碎石,岩壁上满是坑洞。地龙皇走后,又过了好几天,谷地中的碎石块阵阵抖动。少些小石块还震离地面,升高落地。

忽然,一处石块堆向上冒起,似乎下面有什么庞然大物在顶着。

轰~~~,石块炸飞,从地下射上一条身影。公羽良在地下龟息,成功骗过地龙皇,逃得生路。血红醉魂丹的异相消除后,公羽良又静心体悟在京南地渊的遭遇。时间悄悄地流逝。当修为稳稳停在离凡后期,短期再提升不了,公羽良便破土而出。

公羽良谨慎地从地龙谷摸上石桥,本以为会遇到地龙皇。却连个龙影都没见到,因此,他精心准备的黏土泥衣也没有发挥作用。

公羽良全身涂得乌黑,浑身浓浓的地龙黏土味。原本要凭泥衣骗地龙皇,可地龙皇不知干啥去了,把公羽良晾在一边。从某种意义上说,地龙皇这回终于赢了公羽良。。。。。

自嘲的笑笑自己古怪的模样,公羽良再次来到古城门前。城门下,一道深深的压痕解开了公羽良的疑惑。那是地龙皇的爬行的独特标志。难道地龙皇进入古城了?!

公羽良不敢相信那城门禁制失灵了。他靠上去,伸手轻轻捅了捅空气,入手毫无感觉。公羽良心中一顿狂喜,禁制果然消失了!

古城沧桑,于此屹立了千万年,城门更布下禁制护城。古城究竟有什么奥秘,以致徐志、地龙皇都费劲心机要进入其中。

城门如今真正大开!公羽良在京南地渊遭了那么大的罪,如果不进去探探古城,那岂不是白来了。公羽良再次确认身体处于最佳状态,便迈步进入城门。同时高声喊着:“徐老头!本大王来给你发配任务喽!”

死劫脱生,公羽良心情愉悦,又开起邪面书生徐志的玩笑。

一出城门,入目就是一块巨大的石碑。如大山般稳稳矗立着,仿佛穿越了万古的时空。石碑气势威严浩大,通体白砌,宽高约十丈。

注目凝神,公羽良看到石碑上的刻字,轻声念了出来。

“蚩魔乱世,铸炼九鼎;封镇邪魔,护佑九州。禹——皇——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