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水土一方规则。兽禽可成妖,草木可成妖,人畜可成妖,路亦可成妖。

长生谷禁地的尽头,呈现两片截然不同的世界。另一端是黑色的天空,黑色的云朵,黑色的山岳,黑色的土地,黑色的森林,万物皆染着一种魔性的乌黑。

一条山道千转百折,蜿蜒而去,看似平淡无奇,妖路却横贯千万里,直通昆仑仙墟。

李天昊、路长虎踏上妖路,前往仙墟修行。长生谷一如往常的平静,龙组众人在此休养生息。“抹杀令”一役着实损伤不小,需要时日来恢复元气。

漫漫妖路上,不知何处。二具乌黑的躯体,似行尸走肉,无力的蹒跚前移,生机已然全部丧尽。

“这条路真成妖了。奶奶个熊腿子,啥鸟地方。”路长虎步履沉重,他受创不轻,背上扛着一截大方石,压得他直不起腰,但大嗓门止不住。

路长虎呸的吐口水,骂道:“撒泡尿没落地上就全蒸干了。”

这是一片无垠的大漠,黑色的沙海绵延,其间浮现几座荒山石岭。两人头顶上一轮巨大的黑日。

李天昊神情枯槁,行动迟滞,一道深深的爪伤贯穿了后背,他几乎被妖路榨干,但整个人的气势却空前的强盛。

李天昊背负一具妖兽死尸,炎炎黑日炙烤,居然散发出了诱人的肉香。

“我敢与你打赌,待会来吃饭的主你叫不出它名。”李天昊扯下一大块肉,随手丢在沙堆里。

路长虎前跨一大步,“轰隆”把大方石砸进沙堆,拍着胸脯爽快应道:“赌!我赢了你就用你的小刀给我切石头,你赢了下一段路由你来选。”

“没问题。”李天昊笑道,又扯下一大块肉,丢下沙坡,肉块“咕噜噜”滚出好远。

黑日普照,热浪炎炎,肉块几乎烤熟了,香气四溢。很快“沙沙”声在大漠回响,钻出一群蚁兽,相互争食。

二人继续前行。

妖路匪夷所思,完全颠覆所熟知的世界,二人一路上所见全是崭新的景物。

高耸入云的巨大山岳,无边无际的黑色大河,从未见过的奇妖异兽。显然,妖路不止走出了皇城的范围,甚至脱离出了原来的世界,进入了另一片道的天地。

远处突然阵阵**,大片虫蚁钻出,慌慌张张,四散奔逃。不知何时竟然飘起了大雾,不一会便化作滔滔烈焰,焚烧大半片天地。

呜~呜~呜,苍老的号角声响起。沙漠深处顿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黑色火焰肆虐,如乌云压境,席卷整片大漠。

黑烟蔽日,炽焰灼天,所有的生物都在亡命奔逃!

李天昊与路长虎头也不回,紧紧跟着一群沙骨羊跑入山坳。巍峨的山岳连绵起伏,一层叠一层,羊群四脚狂蹬,一直往群山深处赶。

呼~啦~啦,羊群快速闯入一处低坳,似乎已经到了安全地带,齐刷刷瘫跪在地,大口大口喘气。

“石人!”李天昊与路长虎刚进入山坳,便异口同声的失声惊叫!

一个巨大的石人,与山坳齐腰,扶着山壁,正往山坳窥探。它粗头粗脑,壮手壮脚的,身上遍布坚硬的岩石。岩石间居然还长着几丛杂草,生着几棵古松,形态狰狞恐怖,丑陋无比。

路长虎一直没有将大方石扔掉,狠狠甩了出去。李天昊腾出手来,两道流光飞逝而出,洞穿大方石,准确逼射石人眼窝。

啪~啦!大方石砸在石人肚皮上,猛然炸裂,崩裂成两半。石人肚皮上的岩石被砸碎,炸开大条大条的裂纹,一股股浓墨般的污水飞溅,恶臭扑鼻。

寒星追月准确命中石人眼窝,但似乎也没起作用,石人没有损伤,依然不痛不痒。

咚~咚~咚,石人迈步狂奔,双手拍打着胸脯,兴奋的吼叫。它

每一步落下,整个山坳都剧烈震动,岩壁上有些松动的山石簌簌滚落,轰隆声响彻整片山脚。

沙骨羊群早已吓懵,吓疯了。

一头健壮的大羊纵身飞跃,抢先逃跑,却一头撞在坚硬的岩壁上,脑汁飞溅;一些年幼的小羊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害怕的动不了;大批骨羊在山坳里疯跑,打圈,却也不知该逃向何方。

几头沙骨羊失了心智,逃向石人奔来的方向!石人大脚落下,一路过来,全踩成肉饼。

石人若一座大山,俯下身来,伸手一捞,十几头沙骨羊落入巨掌。一时间污血四溅,全是沙骨羊痛苦的哀嚎。石人贪婪将食物塞入口中,那张嘴如山洞般大小,吧唧吧唧嚼着,那几头羊的惨叫声顿时截然而止!

石人大嘴开开合合,品尝余味,魔爪又探向羊群。

一道流光闪逝,突兀而迅捷,具有生命的灵动般,划过不可思议的角度,窜射入石人喉咙!

噔!石人冷不丁打了个嗝,整个山坳都在剧烈颤动。而后,石人转过巨大的脑瓜,两个大石眼“咕噜噜”转动,注意到了李天昊与路长虎二人。

吼~~~,石人突然高声嘶吼,撕心裂肺,丧心病狂。它愤怒异常,双手用力一攥,上百头沙骨羊立时被捏成碎肉,羊血如小河般淌下。

轰隆!巨大的石手怒扫,重重砸在山壁上,这一击威力无穷,竟然削掉了半个山头。

李天昊二人吃不住石人一击,被结结实实扫中,弹飞了十多丈远,落在山坳的入口处!

呼~~~呼,二人遭受重创,但仍旧艰苦的爬了起来。路遇强妖悍兽,这种情况,在妖路上已然司空见惯了。

路长虎双掌涌动土黄色的光泽,他的上衣已经破碎,光着个膀子,胸前背后遍布伤痕,道道淌血,但他气势高昂。

李天昊右掌虚晃,那里原本空空如也,但一眨眼间之后,一柄飞刀已然安静躺在他掌中。

飞刀晶莹剔透,别致不失庄重。它锋芒内敛,寒光闪闪,霜华湛湛。

很意外的,石人没有继续追击二人,反倒被地上的一大块肉吸引住了。那是李天昊丢掉的妖兽尸块,正散发着肉香,看来已熟透了。

石人轻轻捏起来,好奇的打量,凑到嘴边,撕咬下一大口,吧唧尝了起来。

嗡~~~嗡~~~嗡,山谷里突然出奇的安静。一种翅膀快速拍动的声音,不知由何处传来。时远时近,时高时低,但却清晰的传遍整个山脚。

噗~~~噗!石人吐出一大块熟肉,牙齿磨得咯咯作响,显然很不满意。大概生肉才合石人口味,它厌恶瞪着剩下的肉块,之后一把丢出好远。

嗡~~~嗡~~~嗡,奇异的声响时隐时现,不绝于耳,飘忽不定,但却越来越清晰。。。。。。

石人望向李天昊二人,又兴奋起来。它扬起双掌,“啪啪”拍打着山坳,一击又一击。

石人足有十多丈高,一双巨手更如小山般大小,拍下来大地都要跳上三跳。

石人一击携带万钧巨力,沙骨羊群在两击之后,便已遭到灭顶之灾。它连拍了几十掌还不尽兴,整个山谷地形都变了,还不肯停下来。

轰~~~隆!远处一座大岳从中裂开,轰然倒塌,窜出一团巨大的黑夜,只一瞬间便冲进了这边山谷。

一条蜥妖,巨大无比,约五丈高,却有二十几丈长。它双目如石磨大小,冷冷盯着同样巨大的石人。

蜥妖四爪稳稳摁住地面,如四根巨大的石柱。它正恶狠狠磨着锋利的獠牙,猩红的长舌吞吞吐吐。

一大块肉恰巧摆在蜥妖脚下,那是石人不要扔掉的,正弥漫阵阵肉香。

蜥妖直勾勾盯着,馋得唾液直流,一口叼了起来,伸长脖子吞了下去。其间

,大尾巴不安分的来回摆动,似乎非常满意,很享受的样子。

吼~~~吼!目睹这一切,石人狂暴不已,在山壁上砸出一个个大洞,对着蜥妖怒吼,扬武示威!

石人在表明,那块肉是属于它的,即便它不喜欢,即便它已经扔掉了,仍然还是它的东西!如今蜥妖妄自吞掉,石人要让蜥妖再吐出来!

呜~~~呜!蜥妖不甘示弱,反吼石人,步步前逼。

可蜥妖凶狠的目光却越过石人,察觉到了李天昊与路长虎二人的存在。它磨盘大的双眼立时大亮,兴奋异常。

“先退,再计策!”李天昊心里咯噔一跳,拉住路长虎。二人转身撒腿狂奔,往来路退去。

蜥妖沉下身子,奋力跃起,一头就撞翻了石人,撒开四个脚丫子一路狂追。

石人看似笨手笨脚,却行动敏捷。它纵身飞扑,一把抱住蜥妖,张开大嘴,对着脖子撕咬。

蜥妖迫不得已,回头与石人缠斗。

两大巨妖相争,一时间山谷里乱石穿空,烟尘滚滚。

“不对!停!!!”李天昊失声惊叫,拽住了路长虎,二人硬生生停了下来。

“奶奶的熊腿!见鬼了!!!”路长虎叫道,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

只见二人跟前的不远处,石人与蜥妖正相互争锋,它们每一击都势动天地,已有几个山头被铲平。

李天昊二人明明是往山外退去,当时是背对着两大妖的。两人的身法也算一流,跑出一段后理应离这个山谷越来越远,况且二人还拐过了几个山坡,如今怎会又回到了这个山谷!

更要命的是,比之撤退前的位置,他们离两大妖兽的战场更近了!

明明是退后,但却真真实实的前进了!

“走!”二人顾不上多少,再次返身退走,把两大妖兽抛在身后,任其厮杀。

二人身后,山谷越来越远。那里石人抱着一块巨石,砸断了蜥妖的尾巴。蜥妖一口回咬,撕烂了石人的肚皮。。。。。。

呼~~~呼,山谷间天摇地动,两道身影由缺口处飞射而来,定在了战场边缘。

“妈蛋!又见这两只傻鸟!!!”路长虎骂道,他们二人再次返回了山谷。

同样诡异的情况,又一次发生了。

这一次,他们离石人与蜥妖更近了,距离大大拉近!两人甚至可以闻到蜥妖口中的腥臭!

“俺不信你的邪!”路长虎怒骂,一把扛起李天昊,三步并做两步,又往山谷外狂奔。

可接着发生的事,不仅诡异,而且恐怖!

路长虎迈步飞奔,明明是往后退去,但从他眼里看出来,却是直直闯入了两大妖兽争斗之地。方向竟然完全反了!

路长虎没跑几步,便已到了蜥妖跟前,压根停也停不下来。他只能眼睁睁看着石人挥舞巨拳,愤然砸向蜥妖后背。

巨大的余波轰然震荡,将他们掀飞好几丈高,重重落在地上,咳血不止。

明明退后却前进了,人退后两步,却反而向前进了两步。

妖路就是如此,无比妖邪。

“我记起来了。”李天昊声音嘶哑,压下累累伤痛,缓缓道:“蓉婆婆似乎说过。妖路不允许后退!”

嗡~~~嗡~~~嗡,异声再次响起,但清晰无比。那声响竟然盖过了山岩崩塌的轰隆声,盖过了两大妖兽的嘶吼声,透过了这天地间的巨响,真真切切在李天昊与路长虎二人耳边回荡。

“嘿嘿嘿,总算开窍了。本道长肚子也饿了。”一团黑影扑打着双翅,由石人后背徐徐飞了出来,只一晃便到了二人头顶。

它震动双翅,嗡嗡作响,声音尖锐嘹亮,道:“还想跑,道爷我要收了你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