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南地渊,毫无光亮,乌麻麻的一片。一口巨大的天然溶洞尽头,两扇斑驳的青色铁门紧紧锁着。青色铁门也许承受不住岁月的侵蚀,门上满是坑坑洼洼的铜垢。青色铁门的挨地部位许多的孔洞,形状圆破,似乎有什么东西强行破门进进出出。

仔细一看,这里是一处凹谷,山谷右侧卧着一静水潭,紧贴着蜿蜒的岩壁,延伸到谷底中的平地。谷底空地宽阔,约有几十丈,呈扁圆形,半水半地。左边的岩壁下,一片密密麻麻,黑呼呼的洞口。

洞口大小不一,有的仅数尺,有的却愈丈宽。不知扭曲着延伸到何处,一股股腥臭沉闷的泥土味弥漫在洞口周围。

公羽良得碧玉归元丹相助,成功破入离凡初境,是武道的离凡境界。只是此时穴道未通,经脉被封,功力只有正常水平的五层。

习武之人,不能以常识度量。在墨黑的京南地渊,公羽良双目精光闪动,借着红光,分析着所处的境地。

公羽良服下惨无人道的血红醉魂丹,整个人仿佛一枚熟透的灵果,奇香诱惑。

“也许这就是徐志老头的真正目的。不过怎么除了这香味,红光,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地地方啊”公羽良发现自己的非常状态,疑惑地嘀咕道。完全不可能想到自己已经成为醉魂丹傀儡,妖兽的眼中美食。一团绯红光雾在原本只属于黑暗的京南地渊显得极是醒目!

此时,原来公羽良跌落的断崖上,邪面书生徐志嘿嘿邪笑着等待好戏上演。

谷底的湿地黏糊糊的,隐隐约约布满爬行的痕迹。公羽良脚尖轻点,飞速踏过湿地,来到那扇浊青色的大铁门前。只留下几个排成一串的淡淡压痕,轻功着实了得。只是如此轻功,与道家御空术相比,完完全全地落了下风。邪面书生徐志在长华医院出现时,是平立虚空的!

修武道,不知要何种境界才能御空飞行。。。。。。

徐志口中的地龙已经纷纷涌出巢穴,粗壮的身躯泛着幽光,撞击在岩壁,扫落块块巨石,轰轰隆隆。此处本是地下溶洞,空间封闭,地龙们闹出的如此声响。犹如烈性炸药爆炸,洞内的空气也随着暴躁起来。

眨眼间,谷内的空地上挤满了成堆的地龙,静潭里水花飞溅。却是窜出巢穴的某些地龙,被后发的疯狂大队伍挤入水潭,不住地扭动粗长的身躯,要第一时间赶回岸上。

开玩笑,如此深谷突现“灵果”,甘于跑在别龙后面的那是十足的笨龙。

地龙如蛇,身躯圆长,浑身黏黏的沾着透明的**。一圈圈的肉纹缠满粗实强韧的灰色躯体,地龙一端身体较粗些,那是它们的头部。

地底无光,地龙们根本无需装备眼睛。光秃秃的圆结头部,嘶力地张着布满森小的交错细牙。一滩滩恶心贪婪的唾液从森然的大嘴中甩落出来,溅到湿地上,溅到别的地龙那恶心的皮肤上。

大部分地龙呈土灰色,也有些黑色地龙。黑色地龙似乎更强悍些,飞奔在波浪般的队伍前方。更有一只异常粗壮的黑色地龙前锋已经嘶吼着,巨口中甩出涎液,跃起扑向那颗“灵果”。眼看那头地龙就要拔得头筹,独吞“灵果”,白捡好几百年的修为!

当时徐志正是在谷中击伤一头幼小的地龙,而被地龙集体围攻,狼狈逃上断崖。地龙乃凶兽,并不是地龙有多护幼,而是地龙嗜血,被受伤的小地龙激起凶性。疯狂间地龙们撕裂分食小地龙,扑咬更美味的人类。。。。。

公羽良正考虑是否穿过青铁门,去探查门后的黑洞,也许那里存在出路。但公羽良身上散发的奇香,惹眼的外表,引来了疯狂的地龙大军!

公羽良差点被地龙大军给吓傻掉。虽然小时候听过白毛黄鼠狼的故事,也猜测此地可能有徐志口中的地龙栖身,但怎么会是如此的场面。一眼望不到边的,密密麻麻的地龙大军!看上去每一头地龙修为都不低,且气势狂暴,尤其是这只冲在最前头的黑色地龙!

这头黑色地龙纯体乌黑,幽光凝结在皮肤下,修为达到了融合后期!这融合后期的妖兽,若能得灵果相助,绝对能成为金丹级别的地龙皇!因此它对“灵果”势在必得,第一个冲到公羽良跟前,疯狂发起攻击!

虎咆!公羽良不敢有任何的保留,炼骨术拳道篇——双重虎咆全力出动!

公羽良新晋离凡期,虎咆威力更加巨大!双拳结实地轰中那黑色地龙脑门。黑色地龙急速扑来,自身力道本就不小,如今遭虎咆反面痛击,脑门立时坍塌。纵是融合期妖兽,亦被虎咆炸得鲜血飞溅,反弹撞回地龙大军。接着又被赶来的滚滚地龙撞飞,重重地斜射侧面的岩壁,炸起一团血雾。黑色地龙粗长的身体鲜血淋漓,浑身抽搐地跌落淹没在争抢“灵果”的地龙大军中。

公羽良亦不好受,融合期的黑色地龙将公羽良撞得气血翻腾。公羽良口喷鲜血,弹射向青铁门,恰好透过一处破口,消失在未知的门后。

徐志在断崖上听到崖下的响动,兴奋地怪笑,同时又不免为公羽良担心起来:“希望那小子别让本座失望。嘿嘿,快把那些笨畜生都引开。哇哈哈哈。”魔城入口在目,怎么会不兴奋?

公羽良横撞入铁门内,顾不上伤势,瞄准一处突岩壁。蝎尾横踹,强行提起坠落的身形,往旁边的过道奔逃。开玩笑,门后是涛涛的地龙大军!这铜铁门破破烂烂,眼看着就要寿终正寝,公羽良可不认为能挡住疯狂的地龙大军!

原来青色铜门后是整面的巨大石壁,左右各开一条约一丈的过道。过道呈弧形,整齐铺着块块石砖,不知是何人所开?一道疾速的身影划过黑暗,公羽良在忙命奔逃!

“哐当~~”,铜铁门不堪一击,被疯涌的地龙们撞个粉碎。过道窄小,挤不进太多的地龙。大军开不进去,后面的地龙霎时血性大发,相互撕咬。

大门处乱成一团,血肉横飞。只有领军的几条黑色地龙抢出队伍,紧紧沿着过道追咬公羽良。它们明显是地龙大军的王者,身躯粗如大水缸,砸得窄小的过道灰尘弥漫。

一头黑色地龙此时很郁闷,另一头黑色地龙总是挡着自己的去路。它猛地一口咬住身前那可恶的肥壮圆身,撕下一大块血肉。前方的黑地龙也不甘示弱,返身回咬。

而另一条过道中,追逐的黑色地龙也在相互扑咬。。。。。。

两条弧形的过道是连通的,构成一个百丈大圆,一个形似太极图的大圆。过道连接处,修着长长的宽大石阶,公羽良身裹红光已经奔下两百级。长长的石阶下,是

一个宽广的广场。公羽良一踏上广场中的一块石板。

啪~啪~啪。打火声绵绵不绝,一团团明火逐渐自动点燃。很快,火光就圈住了整个广场,漆黑的广场顿时变得通亮。

公羽良吓了一大跳,他正要寻找出路。却不知触动了什么机关,仿佛开了一盏大功率电灯,把广场照得通明。广阔的广场被岩壁紧紧包围,没有任何路途可寻。

广场外围一圈的青铜人雕像,模样怪异,双手上托,举着火盆,一直延伸到广场尽头。遥望广场尽头,那似乎是一处崖壁。摇晃的盆火间,一排缠链的栅栏,还有一座石桥若隐若现。

对于是否有未知的危险,公羽良顾不了那么多了。他纵身提气,一抹红光就往广场石桥逃去。因为此时,长长的石阶上,已经开始有黑色地龙俯冲下来。

石桥宽约七丈,两边还修着桥栏,上面雕着满满的石刻。桥栏上头同样闪冒着火花,两边是一片黝黑,不知下面是什么地方。在京南城地下,是谁修的这大手笔的地宫?

石桥并不长,公羽良掠过十多丈便已到达桥中间。地龙大军也已经全开进广场,长长石阶上再也没有地龙爬下来。几百头粗长的地龙填满了原本空荡荡的广场,地龙波浪紧随公羽良涌到石桥处。

出乎公羽良的意料,领头的黑色地龙都不约而同地刹住追杀公羽良的脚步,在石桥边停了下来。后续的大队一时停不下,将几条地龙挤到了石桥上。

怎么就不追了呢,难道有猫腻?公羽良也停在了石桥中央。只见那几条地龙像是遭遇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不敢再嘶叫,直打哆嗦。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地龙们都安静地盘卧下来,刚刚还疯狂喊追喊杀的地龙安静地盘卧了下来!

由极动转极静,不过一个呼吸间,邪异之至。

地龙大军一只大黑地龙也许忍受不住沉闷的压抑,**起来。忽然,一转头血盆大口,一下就把旁边另一头地龙的圆实脑袋咬下来。那头地龙脑袋丢失,竟没有立时断气。没有脑袋的下半截肥粗身体不停地扭动,弹跳。大把大把的腥黄色臭血染湿那段石桥。咬龙的地龙甩掉口中的狰狞脑袋,又一口把另一条地龙撕为两截。那头地龙也不断气,拼着上半截身躯,也一口咬含住行凶的地龙,就是不松口。

森然的尖利错牙深深镶入皮肉,透明的涎液混合着黄血,石桥上臭气冲天。地龙们垂死挣扎,几丈的粗身撞碎石桥护栏。石质护栏被敲得粉碎,掉下桥下的深渊。厮咬的地龙也翻落深渊,久久没有听到落地声。

公羽良站在石桥中央,地龙们就守在石桥旁,也不进攻,不越线。石桥上只有一团深红光芒闪动,又静了下来。。。。。

公羽良不知该进该退,从地龙的反应看,前方绝对危险之极。如果后退,他可打不过那几百头地龙,也不可能从原路遛过去。身上的奇异芬芳,绯红光雾是大麻烦,简直就是在给地龙指明目标。公羽良又扭头看了看石桥下的深渊,若有所思,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断定现在没有危险,公羽良决定还是先解决此时的大麻烦。

公羽良盘腿坐下,开始运行炼骨术功法隐息篇——龟息术。

龟息术,如睡龟般控制身体机能,使之处于一种特殊的状态。各器官工作濒临停止,却又不断绝生气。

丹田微转,体内的真元依一种低慢的频率抖动,然后猛的一缩,转化为条条丝线贯穿各处穴道。徐志之前封住各穴道的道家真元,也在龟息术下土崩瓦解。。。。。。

一直缠绕着的红光像个漏气的气球,也缩小不少。红光不在如先前那般惹眼了,只能在身体尺许方圆起作用。而那芬香却遮不下,地龙仍然能凭此找到公羽良。这一调息,收获也不小了,公羽良满意地笑笑。他不仅压住红光,还功力尽复。

空气中不知何时飘着一股恶臭,公羽良感到头发有些湿润。疑惑地伸出手抓抓头,凑鼻一闻,腥臭恶心,正是地龙独有的涎液味!

“大事不妙!”公羽良向前一滚,翻身向后警戒。一头水缸般粗壮地黄色地龙,正盘在自己刚刚调息的后方,俯下头贪婪地张着巨口,地龙那透明恶臭的涎液正不断流出,滴滴落下。。。。。。

公羽良瞳孔一缩,全身冒冷汗,“黄色的地龙!!!”

黄色的地龙正是统领这群地龙的王者,地龙皇!地龙皇身躯染得深黄,水缸粗细,足足十多丈长。最可怕的是,地龙皇是金丹中期的妖兽,远远不是现在只有离凡初境的公羽良能够撼动的。

血红醉魂丹的异香,终于惊动了石桥那头的地龙皇。正是因为地龙皇在这石桥上,所以地龙们才不敢造次。

前有地龙皇,后有地龙大军,公羽良心中恶咒邪面书生他全家。

收回胡乱的心思,公羽良全身神经紧绷,自动脱离龟息状态。此时他大脑疯狂运转,两眼四处乱瞟,极力寻找逃生之法。

地龙皇大脑袋轻轻地点动,似乎并没把公羽良放在眼里。强大的皇者气势,压得桥外的地龙都低下了头。它也不急于吞吃公羽良。在这里,根本没有地龙敢于与地龙皇争食,它决定先玩玩这弱小的人类,再慢慢享受美食。。。。。。

地龙皇极度藐视公羽良,慢慢地爬过来。公羽良积蓄全力,防守地龙皇。地龙皇就这样缓慢地爬来,宛如在散步。突然,微风抚面,公羽良暗骂大事不妙!一直在散步的地龙皇硕大的脑袋急速弹出,瞬间就撞飞公羽良!

地龙皇巨大力道之下,公羽良毫无悬念地倒射入扒着的地龙大军。公羽良气得吐血,竟然又受伤了!身体阵阵麻痛,丹田酥麻,真元差点挤破经脉!

地龙皇实力恐怖!!!

公羽良栽倒在一头地龙身上,地龙肥壮的身躯还减少了不少的力道。那头地龙也许忍不住诱惑,完全没顾忌地龙皇的威胁,张口就吞向晕沉沉的公羽良。一道流光划过,那头地龙的肥身仿佛被一把巨大的利刃剖开。一剖两半,再也不会动弹。

公羽良满身的腥黄血液,踏着群扒着的地龙,就往来路狂奔。刚刚正是达到离凡期后,第一次使出的炼骨术奇篇——离骨刀。离骨刀是角指的另一种用法。真元灌注手掌,与角指一般,却结角指力点成面。数重角指凝一,如刀般割物断体。

地龙皇没想到竟然有地龙敢与自己过不去,更没想到那弱小的人类被自己撞击还能爬起来。而且,还轻而易举地杀了一头地龙,逃到了石阶前!

“嗷吼~~”地龙皇愤怒嘶嚎,

地龙皇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地龙皇粗大的身形擦地,径直往公羽良追去,蛮横地闯过臣服的地龙大军,撞出一条血路。几条倒霉的地龙没招谁惹谁,大概今天运势不好,被怒火中烧的地龙皇碾成碎肉!

也有几条地龙似乎好远些,只是被撞入石桥下的深渊。粗长的身躯伴随悲惨的嘶嚎,在黑暗中越来越小,落地声久久不见传来。。。。。。

公羽良踏着石阶向上飞逃,打算回到谷内,看是否有办法登上当初落下的断崖。虽然崖壁极高,但总比可怕的地龙来得容易对付些。

此时,公羽良觉得这石阶怎么比下来时长了那么多,为什么久久都还没到顶!

腥风吹起,地龙皇已经来到身后!地龙皇没有从后面攻击公羽良,滑到公羽良身边,硕长的身躯横着盘在石阶前。地龙皇恰好挡在那两条通道的交接处,堵住了公羽良的出路!

“今天真是倒霉到姥姥家了。自己被邪面书生一路折腾,到了崖下,就一直跑路,现在更是被地龙皇当着猴子耍!”眼看着没有了希望,公羽良怒从胆边生,选择不在奔逃。他就站在剩下没跑完的几级石阶下,怒视着地龙皇,双目战意高昂。

公羽良身后,地龙大军聚集在石阶尽头下。

“大黄蚯蚓!既然你那么热情要留下本大王,本大王就陪你好好玩玩!”公羽良雄浑的怒吼在漆黑空旷的溶洞中回荡。公羽良此时还记得自己用来激戏徐志的话,又把“本大王”抬了出来,吓唬地龙皇。狭路相逢勇者胜!公羽良不再逃避,要直击地龙皇!

武者,遇强愈强,公羽良武意蓬勃,进入了一个奇妙的状态。心神,修为都疯狂地暴涨,眨眼就进入了离凡后期!

武道艰辛,武者大多在生死关头才得以升华。公羽良乃古武修者,重重劫难洗礼下,触摸武道真意。此时的他,已经有了与地龙皇一战的资格。

心动,离凡,融合,金丹,是如今已知的修炼境界划分。由心动至金丹逐级提升,每一大境界还分为前、中、后三期。地龙皇身为金丹期中期妖兽,灵智已开,不似其他地龙般浑浑噩噩,只会凭本能行事。它自然明白公羽良在讥讽它。

地龙皇盘动身躯,拉高身形。丑陋的大脑袋高高在上,咬牙切齿地要给这可恶的弱小人类致命一击。地龙皇喉咙涌动,咕咕作响。

“哇~”!地龙皇张开巨嘴,朝公羽良射出一汪绿油油的涎液。公羽良瞬间消失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绿色涎液射穿残影,溅在石阶上。

“滋~滋~滋!”石阶冒起腾腾烟气,以肉眼可见得速度被腐蚀,凹黑凹烂下一个大坑。公羽良闪身晃到地龙皇大脑袋上,并掌成刀,极速切下。炼骨术,离骨刀!

地龙皇皮糙肉厚,离骨刀宛如切中弹性的厚皮球,被卸去不少力道。且地龙皇有护体幽光,离骨刀只透进手掌,公羽良没能一举切掉地龙皇的大脑。

入肉冰冷,没有腥黄的血液飞溅,公羽良感到有一股吸力在拉扯手掌,离骨刀竟拔不出来了!

地龙皇体内精血流窜,幽光闪闪,生出一股吸力咬住了离骨刀。

地龙皇吃了一记离骨刀,脑袋生疼,庞大的身躯剧烈扭动。抬起巨尾,如出镗的炮弹一般,撞向被稳住的公羽良。

炼骨术-——蝎尾!公羽良身形倒翻,右脚瞬间划过一个大圆,结实砸在袭来的地龙皇肉尾。

“砰!”地龙皇大尾被公羽良蝎尾扫飞,重重砸碎好几级石阶!荡起层层的灰尘,弥漫住一人一兽。离凡后期的武者,果然不同凡响,竟能硬撼金丹期的妖兽。地龙皇很郁闷,那可恶的人类在自己头上,实在是不好进攻.。

地龙皇突然窜下石阶,大脑袋一边往岩壁上猛擦!眼看着可恶的人类就要与岩壁来个亲密接触,地龙皇暗暗为自己的聪明才智得意。公羽良遇事冷静,他仍处在武者升华的奇妙境界中。

身先意动,左掌离骨刀划圆切肉,将右手解救出来。公羽良右掌带下地龙皇头顶一大块鲜肉!片刻间,公羽良打破了地龙皇的诡计,飞身脱离地龙皇。

“轰隆隆。。。”石阶上烟尘漫天,碎石纷飞。地龙皇紧贴着岩壁,一路摩擦着,冲下了石阶。公羽良紧随地龙皇,也奔下石阶。石阶尽头,那宽广的广场。地龙皇翻撞间,好几十条倒霉的地龙命丧黄泉。

地龙大军一片**,掉转血口,“波浪”涌向公羽良。

“哈哈哈哈哈!来吧,大蚯蚓们!本大王送你们上路!”公羽良哈哈长笑,战意前所未有的高昂,杀入地龙大军中。

公羽良左突右跳,快速穿越地龙大军,直奔地龙皇。地龙大军中,公羽良经过的路途,掉落十多颗地龙的大圆脑袋。此时地龙皇头部腥血淋漓,被公羽良切掉的地方更是血肉模糊。

吼~,吼~吼~吼~吼。。。。。地龙皇在广场上来回窜动,巨尾扫碎一个个青铜雕像,火花四溅。

耻辱,绝对的耻辱!金丹中期的妖兽地龙皇接连受挫于一个微不足道的离凡期人类。它正在愤怒地发泄涛涛的怒火。公羽良跃上地龙皇不住甩动的大脑袋上,低沉着稳住身形。

炼骨术爪形篇——天藏爪!

天藏爪,锋利无比,撕天裂地。又一个离凡期才能使出的炼骨奇术。

公羽良右爪如钩,深深探入地龙皇脑袋中,拉扯出一团白惨惨的浆体。虽然只是离凡后期,但炼骨术屡建奇功。在地龙皇一战中,争取到了巨大的胜利!

“嗷呼~”,脑浆被剔除,地龙皇痛声长嚎,巨大身躯扭动得更疯狂。广场中,到处是地龙的悲嚎声,地龙皇大开杀戒,嘶咬同类。地龙皇在地龙大军中杀进杀出,硬是在倒下前干扒下大部分地龙。

皇者被杀,剩余的地龙自然要找公羽良报仇!又是一场搏杀,广场上腥味浓重,到处是地龙的尸体。

望着密密麻麻的地龙尸体,再看看身上的红光,闻闻自己身上那地龙腥血也掩不住的血红醉魂丹香。公羽良心中感慨万分,不久前还猛追自己的地龙们现在都已丧命。其中大部分居然还是死在自族的地龙皇口下。

金丹者,体内结金丹。地龙皇是金丹中期的妖兽,体内自然也有金丹。金丹才是地龙皇的致命点,而脑袋并不是。

公羽良已经注意到。此时,躺在地上的地龙皇生机并没有绝灭,反而有愈演愈强的趋势。地龙皇深黄的皮肤开始发生异变,一条条血丝冒了出来。地龙皇那压迫的气息越来越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