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凉的阳光洒在院子内,洗轻了空气中淡淡的草药味,一幢褪了木色稍显破旧的阁廊尽头,缓缓传出一行人的脚步声。

蓉婆婆当先由走廊拐角处现出身来,经过一台窗前突促止住了身形,身后跟着的众人也随着停下了脚步。

鼻尖微微**间嗅出了空气的异常,蓉婆婆转身疑惑道:“这不是路长虎他们的房间吗?我们进去看看,路长虎那蛮牛可有苏醒的迹象?”

蓉婆婆身为华夏医疗大队的大队长,在长生谷内随行的不乏得力的部下,以及一些漂亮能干的女医护。

卢一方微沉的脚步中气息羸弱,虚白脸色还残留着未褪尽的伤势,他半个月前才转醒过来,又过了好几天才恢复下地行动的能力,如今也正随着蓉婆婆挨个查访每一间病房。

一位年轻的姑娘眼眶泛红,却熟练上前轻轻推开门,将一行人引入房内,担忧地道:“队长,昨晚我们已经仔细检查了一番。可是。。。都一个多月了,虎队长仍旧昏死不醒。旁边挨着的那个病房也是,他们都没有要醒来的征兆。”

蓉婆婆一步当前,卢一方跟着迈入房内,忧心忡忡向蓉婆婆问道:“前辈。李天昊与路长虎伤势如何,都这么久了他们怎么还没能起来。”

抹杀令中强强激撞,奇招异术迭出不穷。路长虎,周易华,李天昊对公羽良的一战可谓惨烈无比。那“沉沙滚石”中可将人腐蚀化为顽硬冷石的土戊真气,躲入异世界空间读取他人脑海思想的幕后神能,为电光火石便能潸然寒人性命而千年幻世的小李飞刀,轻柔飘渺却惊世骇俗的断空掌,阴魅邪异的“四鬼捉神阵”。。。。。。

路长虎的急中生智将公羽良甩上高空,紧接着却招来了灌空轰炸而下的千钧力掌,周易华在“四鬼捉神”下露出了痕迹,被强烈的断空掌擦边拍中。伴随着强敌一一倒下,公羽良也是血透衣衫,苦苦支撑着对抗飞刀客的“寒星追月”,行云流水熟畅的断浪剑法终究还是切断了的“抛断天涯”。公羽良负伤而去,并带走了李天昊那未来得及射出的最后一把飞刀,独留身后生死不明的三人。

这是一个干净宽敞的病房,此刻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漏进来,驱散了房内久久弥漫的阴抑。病房布置独特简洁,流露着独到的情韵,看上去就有一种使人身心放松,精神释然的轻快感。

随着蓉婆婆的步伐,众人放眼看去,一时静默无言。因为并没有发现路长虎的病床,反倒看到一个稚气未脱的小医护趴在桌上打盹。。。。。。

如今于谷内修养的大多是小队长级别的人,都是龙组躯干的关键部分,其中一个死去对于龙组而言,都将是不可挽回的莫大损失。龙组很是看重他们的安危,所以不仅将他们安排在了有着隔间的病房内,每一个人都还配了专门的医护人员,日夜负责着他们的医护与照理。

引路的漂亮女医护露出难为的表情,负责照理的病人生死不知,而自己的同事居然犯迷糊,睡死过去了。擅离职

守,队长蓉婆婆可是亲自探查来了。

引路的女医护急忙赶过去,轻轻摇着昏睡的小医护,道:“小柔,小柔。快醒醒,队长来了。”

“嗯?”小医小柔护给人一摇不由得轻哼一声,扭过头不情愿地睁开双眼,虚迷的视线中顿时影影绰绰地印出几个模糊的身影。看她面容憔悴,以及那秀目中几缕的疲惫血丝,似乎犹自沉醉在匆匆短短的困觉中,没有完全转醒过来。

“怎么了,你来了?啊!队。。。队长!?”小柔轻轻搓揉惺忪的双眼,一对可爱的大眼睛打量着,却不想近在跟前竟然是平日里要求苛刻严厉的大队长,未褪尽的朦胧睡意不由得瞬间惊醒,急道:“我。。。。。。我。”

小柔慌忙立起身来,支支吾吾地就想要辩解,却不知该如何说好,一时急红了脸。蓉婆婆眉头紧锁,重重地上下扫量小柔,只见小柔精神低迷,清秀的面庞显出憔悴,那是一夜未眠熬出来的。

最后在蓉婆婆责怪的目光中,先前引路的女医护一副气气的模样,上前拉住了小柔的手,道:“小柔,你怎么能睡着了?这样多不好。还不快向队长承认错误,以后可别再犯了。”

“我,我只是想。。。”小柔吞吞吐吐的,像是给自己鼓舞一般艰难抬起头,只是害怕地看了蓉婆婆一眼后,又很快低下了头去。

“我只是想眯个小小的盹,真的不是要偷懒。”小柔撮弄着裙角,声音降了一大截,小声道:“队。。。队长,是我不对。你。。。你处罚我吧。”小柔委屈地垂下了头,搓着自己的衣角,不安地等待着蓉婆婆的责罚。

引路的女医护也道:“队长。小柔犯错,我也有责任,我也有错。你要责罚,连我一并罚了吧。”

“唉,罢了,罢了。这次情况特殊,谷内的伤员过多,人手确实安排不过来。倒是辛苦你们了,我很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努力。”安静的病房内,蓉婆婆摇头轻声道,忽而轻叹一声,询问道:“今天进展如何,路长虎可有醒来的迹象?”

一向严厉的蓉婆婆居然没有责罚自己?小柔愣了愣才回过神来,慌忙就往内里的隔房跑去,急急切切推开了房门,没有了之前的压抑,反而含着兴奋冲众人挥手,高喊道:“你们快过来看,路长虎队长可能要醒过来了!昨晚我无意间看到,路队长的手突兀地动了一下,还紧紧地拽住一个拳头!”

医护需要日夜守候在病人床头,随时为病人料理。小柔记得,一个多月来的轮班,可路长虎久久不醒。小柔昨晚又守候了一夜,如今有了惊喜的发现,迫不及待的便要和众人分享。

“能动了?!”众人心中立时一片欣喜,这可是个好消息,也许再过不久路长虎便可以醒过来了。同时,不少人摇头轻叹,小柔这小姑娘大惊小怪的,却被她的率真可爱打动,不由得脸上浮现几缕畅喜的微笑。

“啊——”,当众人沉醉于路长虎即将醒来的惊喜中时,小柔一声高亢的惊呼让人又提起万分的担忧,

纷纷疾步涌入房内。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的,路长虎人呢?!”一人瞧清了隔房内的状况,失声高呼道。

房内飘荡着淡淡的血腥味,小柔捂着嘴,不可置信地盯着地面。地面散掉凌乱的绷带,绷带上依稀可见新鲜的血迹。众人随着小柔惊恐不安地目光看去,只见一床被单抛离了床榻,而几个月来原本是死躺在病**的路长虎,已是不见了踪影。

“敌袭?!”卢一方脑海中掠过一阵冰凉,众人未反应出来一抹人影已是闪出,只一会窗外便传来了卢一方的惊声高呼,“不好!李天昊也不见了!”

路长虎,李天昊,周易华,特别小组三人伤势太重,在无名山谷时几乎快要死去。蓉婆婆使出惊险万分的“万元缠丝”才替他们争回了一线生机,带回来后三人更是得到了特别的照顾。一个多月了,长谷内一直平静无事,眼看着一个个伤者由病榻上下来,难道在路长虎,李天昊即将苏醒之际,遭遇了外敌入侵长生谷,还掳走了龙组的大高手?!

李天昊的病房内,地板上炸落几滴猩红的鲜血,被单已经被掀开,李天昊亦是不见了踪影。卢一方眉头紧锁,低身查看着情况,沉声道:“血迹已经快要干透,应该有两个时辰了。”

小柔吓得小脸煞白,潮湿的泪花在眼眶里打转,几乎就要决堤,颤抖着抽泣,自责道:“呜呜,都是我不好。如果我没睡着,他们就不会被坏人抓走了。呜。。。呜。”

众人默然不语,房内静得可怕。两个时辰,足以发生很多的事了。来敌之可怕没测,即便是追只怕也追不上了。更何况,阵法业已开启,敌人是如何潜入的,又是如何掳走两人,长生谷内竟然没有一丝的警觉与反应!

引路的女医护轻轻长叹,而后拉住了小柔的双手不断安慰,可小柔的抽泣声似乎更大了。

来回仔细查看了一番,卢一方沉吟半响后,道:“长生谷有强大的阵法守护,外人不可能如此简单便潜进来。而且,还躲过重重暗哨,悄无声息地离去。依我的直觉与猜测,路长虎与李天昊二人。应该是自己离开的。”

随行的有不少浸**医道的高手,可论到战斗,却只有卢一方手握着战力。其他人暗暗点头,大队长的话,理应是可信的。

蓉婆婆双眼虚闭,而后脸上浮现神秘的笑意,道:“你说的不错,他们是自己离去的。”

“真的吗?”小柔抬起泪花泛滥的大眼睛,期盼地询问道,“可是,可是我怎么没有发现,他们是怎么走出去的。他们伤势还没痊愈,不等着治疗,离开去干什么呢?”小柔生性简单真挚,只是身为医护的她,又怎能了解队长们话语中寓意。

蓉婆婆也来回查看了一趟,摆手道,“好了,好了。一场虚惊而已,大家最近也够累的,都回去吧。”

眼神一亮,蓉婆婆而后心中暗骂道:“这两个蛮牛,一醒来就不安分,净喜欢闹腾。老身非让他们好好吃顿苦头不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