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南大学内,“煞雾血球”一战,公羽良毫无招架之力,吞下了重重苦果;而病榻上昏死的公羽良才刚一转醒便被邪面书生徐志挟持去往京南地渊,充当惨无人道的“血红醉魂丹”傀儡;漆暗阴冷的京南地渊中,公羽良遭遇骇魂动魄的地龙大军,独自面对凶残嗜杀的地龙皇;在京南地渊的尽头,公羽良更是见证了传说中的九鼎封魔印,并误打误撞解开了盖世魔祖蚩尤封印!

九转归途,武道的火花,跨越了悠悠岁月而重逢,公羽良与魔祖蚩尤一见如故,关系亦师亦友。

京南地渊一战后,二人结伴同行,前去找寻剩余的残魂封印,东海海眼,泰山禹皇宫,秦始皇陵,九曲黄河,天山末月湖,足迹逐渐踏遍华夏大地。

洪炉剑池论道,泰山峰巅问天,九曲黄河断浪,傲君台头对酒。一路行来,青涩少年逐步蜕变成长,公羽良始终坚持着心中的意念,贯彻出了属于自己的道。

禹皇宫内公羽良力克天魔教毒面郎君,与威名飞速传诵的却还有公羽良执意与魔祖蚩尤并肩同行的消息,于是在人心惶惶而莫须有的蚩尤魔劫下,公羽良成为了整个天下的公敌!

天山末月湖与魔祖蚩尤分道扬镳,公羽良初涉江湖回到京南城,闻出了扶桑忍者留下的血腥味,于是化身索命鬼罗,以雷霆手段击杀扶桑倭寇。

之后,经神秘高手授意,为了彻底消除魔劫隐藏的祸胎,华夏龙组巨额战力大举南下,“抹杀令”挟万钧之势将公羽良逼上漫漫逃亡路。

横跨华夏大地的千里大追杀,局势跌宕起伏,**迭起不休。《炼骨奇术》孕育了无双战力,足以抵上千军万马的绝世妙计层出不穷,公羽良以一己之力面对整个华夏龙组,可怕的战力也步步展示在了世人面前。

龙组是九州背后的守护者,维护着华夏大地的秩序,如若龙组垮塌了,整个天下也将陷入水深火热的混乱。

陆九渊,冷云风,苦丐老人,陈王通,卢一方,李佳怡,路长虎,李元昊,周易华,周易哲,朱子空,以及冷冰艳,鬼屠夫,蓉婆婆,公羽良。

一为华夏守护者,一为魔劫引发人,抹杀令下,刀光剑影,江湖恩仇,可谁都不曾有错,有的只是流转不息的时代意志。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万山篝火,缘起缘灭,公羽良转身离开,种种恩怨纠葛亦随烟飘散。。。。。。

林木下夜雾流淌,一位黑衣老者显出身形,公羽良苍白面庞浮现丝丝狠色,道:“你还真会挑时候下手,现在终于等不及了吗?居然从京南城追到了这里,但为何你们又躲躲闪闪的不敢露面,是害怕自己赢不了,还是说你们只会从背后下黑手?相田真一的走狗。。。。。。”

在京南城,相田真一触怒公羽良逆鳞,在万千疯狂倾泄的虎咆下化为细碎肉泥;而一代佳颜冷冰艳祭出非攻剑法“通天浮屠”,相田真一带入华夏的部下几乎全部伏法;金牌忍者“五号”见势不妙逃之夭夭,投奔追击龙组潜入高手而去的“藏武君”。

任谁都不会料到,抹杀令身后居然一直隐藏着个尾巴,公羽良才摆脱龙组不久,便又落入寻仇上门的东瀛忍者埋伏圈!

主子相田真一被公羽良所杀,回去之时五号功力会尽数废去不说,如果五号没一并带着元凶人头,按照规矩,还将会承受难以想象的折磨。令人求生不得只望一死了之,从而得以解脱那无穷无尽的痛挫煎熬,却又被活生生再拖回来,丢入绝灭情感的人间炼狱,直至耗尽最后一丝精气,化作一滩滩污浊恶臭的死水。

每一回五号猜设后果,都不由得额冒冷汗,心神灵魂俱是一片片的寒凉。

“八嘎!该死的支那人,你马上就得陪着少爷殉葬~~~~”金牌忍者五号身材矮小相貌猥琐,眼中却不时闪过狠辣之色,又道:“藏武君,正是此人杀了真一少爷。我们务必于此杀了他,为少爷报仇雪恨!”

五号身后的黑暗,一个气质卓绝的青袍青年,腰间挂着一把紫黑色武士刀,淡定从容地缓缓踏步而出,一举一动无不彰显着他在剑道一脉的高深见悟。

青袍青年按住腰间长刀,断然回绝,道:“五号,你们少爷的仇你自己去报。我答应跟你来到此处,可不是为了那可笑的相田真一。”

“哦?这下有意思了。。。。。。”公羽良露出浅笑,一时也按住起武的冲动,静观事态发展。

青袍青年透发的气息超然,公羽良已是将他定为大敌,可是如今这神秘高手与那五号似乎并不是同一阵营。

“八嘎~~~风户藏武!你这是什么意思!”五号脸色急变,勃然大怒,厉声高吼,道:“你别忘了,少爷被杀你也有着不可推卸的罪责!公羽良不死,我看你回去怎么向组织交代!”

“五号。别拿那些老家伙来压我,我随你们来到这个国度,可不是为了保护相田真一的周全而来!还有,你以为我会在乎那些老家伙的感受吗?”风户藏武剑眉微挑,轻哼一声,冷笑着道:“告知与你也无妨,早在三年前,那些自大的老家伙们,便已是无一人能胜过我手中的剑!”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三年前你才多大,怎会胜得了那些老家伙~~~”五号脸色瞬间惨白,手里长刀怒指着风户藏武,惊得不敢相信,反驳道:“既然如此,你为何又跟着我们一道行动!”

“你可曾试着去了解过自己手中的剑,又可曾试着用自己的意志去看这个世界?”风户藏武缓步而行,每一个细微举动皆散发无尽韵义,剑道气息虚淡却凌厉迫人,道:“五号,我奉劝你一句。如若你还与那些老家伙们一般,丢不掉那些古旧顽劣、腐朽而愚昧之极的歪心邪念。别说是修为毫无寸进,恐怕你再也走不出这片林子。”

“你是说,我会死在这里?!八嘎!你开什么玩笑~~~!”五号心惊肉跳,顿觉口干舌燥,不安地瞄向了公羽良。

“或许你能赢。不过另外再告知你一事,相田熊二业已全员覆没,九号、十号也尽皆葬送在公羽良之手。公羽良的可怕,不是你能想象的!”

五号忽而咧嘴嗤笑,状若癫狂,道:“哈哈哈哈,就凭他如今这副病怏怏的模样,你说我会输给他!”

“我好意相劝,信不信由你。我和你们不一样,剑道才是我毕生所求。”语罢,风户藏武不再理会五号,径直朝公羽良而来。

“我从东瀛远渡古国华夏,只为一事。”风户藏武在丈许开外驻足,紧握腰间武士刀傲然而立,清澈的眸光涌荡着强烈的炽热,火辣辣盯着公羽良,激动地道:“以——剑——求——武,以——血——问——道!”

风户藏武按着剑柄,双目神光炽亮,衣衫猛然暴涨鼓荡,熊然浩大而晦涩强烈的战意一闪即逝,一股无形的强劲气势骤然震荡开去,整片树林子似乎都在不安地“哗哗”摇动起来!

虽只是短短一簇光阴,公羽良已经领略到了眼前青袍青年的可怕,那是真正的强者气息,丝毫不下于绝色佳人冷冰艳的强者之气!

“八嘎!风户藏武你干什么!公羽良是我的,你快让开~~~!”惊闻相田熊二亦是死于公羽良之手,五号面情阴冷狂暴,双目已然被胸中仇恨染作赤红,高声吼着就抢至风户藏武身前。

风户藏武皱着眉头,不满地看着五号,狠狠地道:“我不会管你有多深的仇怨,不过你最好抓紧时间。我给你一炷香,一炷香时间后,不论结果。即便你能侥幸残存,我也会亲自出手杀掉你,然后向公羽良挑战!”

“八嘎!你放心,他没那么好命,一炷香足够我杀他了!”

五号手持一把狭长武士刀,怒视冲冲瞪着公羽良,流露出无比的憎恨,咬牙切齿道:“公羽良,你杀了我胞弟,我便割下你的人头祭奠他!”

“一个远道而来,是以剑染血而问道,怀着深深敌意的未知大高手;另一个不舍千里追寻,要为相田真一雪恨,而且居然还与我有着拭亲大仇。但是不管如何,至少他们都是来自那个国度——东瀛扶桑!”

公羽良停住了心中猜想,对着眼前二人昂然而立,掌间腥芒隐动,亦是起了动武之意,沉声道:“无论你们来自何方,无论你们是谁,无论你们出于何意!我虽遭华夏龙组抹杀令所不容,但只要你们敢提剑踏上这块土地,我公羽良就算豁出性命不要,也势必将尔等诛杀于此!!!”

公羽良曾从魔祖蚩尤处淘来不少魔诀,此刻已然飞速运转开来,黑色煞气随着沉寂已久的杀意渐渐上涌,公羽良苍白面庞阴森森的泛出阵阵冰冷,犹如九幽冥域索命鬼罗般邪魅。

公羽良一双眸子死灰沉沉的,直勾勾盯着五号,吐字冷漠无情,道:“既然你如此想念你的兄弟,我便大发慈悲地送你上路,你就到地狱好好与他叙旧吧。”

话一脱口公羽良便先发制人,原地留下的一道朦胧虚幻的残影还未消失,一只索命鬼掌已是递近五号面门。

“八嘎!狂妄!!死吧~~~~!”五号怒喝一声,长刀翻扭,反撩而上,泛着寒芒的利刃划过一道白影,急速往公羽良肩头削去。此刀法行径诡异,角度刁钻,力道毒辣,五号欲一刀便将公羽良半边臂膀给卸下来!

公羽良邪魅一笑,掌间涌冒起丝丝乌气,刹那便将手掌化为僵硬的顽石状,随后只闻“锵”的一声刺耳声响,空气中闪窜起一条“滋滋”的火花。

五号削出的长刀居然硬硬生生停住了,被公羽良牢牢抓在石掌中,再也前进不了分毫!

一波未熄,一波又起。公羽良的攻势连绵不绝,急如狂风暴雨,不留五号一丝反击的机会。五号还未来得及做出思考,公羽良已是以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急促转过身形,长腿绷紧划过一个凄美圆痕!!

炼骨奇术——蝎尾,出动!!!

五号自以为狠辣绝情,怎会知公羽良化身鬼罗后,竟是比他狠辣百倍,绝情千倍!

嘭~~~,灌注公羽良强劲力道的蝎尾划过死亡之圆,居然“咔嚓”崩断了那把长刀,继而再狠狠砸入五号胸间,炸起一声闷响。

霸道的蝎尾入怀,五号霎时便如沙包般被蝎尾横扫出去,败得干净而利落,中途撞上一株巨树才止住了去势。

五号哇的喷出一嘴血雾,然后软塌塌贴着粗糙的树杆跌落,挂下一条触目惊心的歪斜血迹,那鲜艳的血红将赤褐色的树皮都遮盖住了。

哗啦啦~~~,巨木一阵阵轻微颤动,承受过五号巨大的撞击之力,枝条上那些经受住时间洗礼而清脆如新的碎叶,此刻居然纷纷洒洒飘落下来。

片片落叶归根,翻转着飘穿过那朵猩红的血雾,叶青色在那呼吸时间内便被染上妖艳的血红,然后徐徐落满一动不动的五号周边,仿佛是在给五号充当纷洒的葬花。

呃~~~,公羽良眼前忽然荡开一阵阵眩晕的黑暗,身体发虚双腿一弯,无力跪在了地上,低头捂着胸口,努力镇压因动武而牵动的伤势,嘴角却还是沁出了一条黏稠淤血。

滴答滴答,珠珠落血绽放出朵朵凄美的血花,公羽良眼中闪过狠厉之色,而后怒吸一口浊气,立即咬牙撑着地艰难立起身来,迈开沉重的步伐向死躺的五号行去。

煞人的强烈危机再次降临,五号怒吼着抓起断刀,猛地弹地而起,他胸口黑衣塌陷,一片湿淋淋的。

五号身负重伤,却浑然不知痛楚一般,脸上反而充斥着兴奋癫狂的神情,似乎血的味道刺激了他,怪声怪调地啸道:“公羽良!你的那些招数连支那龙组那些虫蚁都杀不死,你以为会对我有效吗

!”

五号嘴里叽里呱啦,念起一串串不明的咒语。伴随着尖啸刺耳的嘈杂声,五号脸上挤出颗颗恶心的毒疮,使那张本就不协调的脸看上去更加丑陋不堪,湿淋淋的胸口也逐渐腾起阵阵幽煞的黑雾。

黑雾呛鼻而刺眼,公羽良一看便知是邪术,但受蝎尾巨力而坍塌的衣袍缓缓膨胀,在公羽良接近前便恢复如初,那里就似未曾吃过伤痛一样。

公羽良目光倔强而坚毅,踏碎席卷周身的剧烈伤痛,步步逼向五号,坚定不移的步伐从未因五号的突然痊愈而彷徨,道:“你得意个什么劲。我的招数粗浅不堪,的确杀不死龙组一人,但却可以轻而易举,杀掉你这只癞蛤蟆!”

“八嘎!你找死~~~!”公羽良口尖舌利,处处不饶人,五号吃不了公羽良戳中他的痛处,举着断刀暴怒扑来。断刀在蝎尾下崩去了一截,但沾上了五号鲜血,似乎更是凶狠恶毒,在五号手里一颤,陡然分作三抹寒芒,经过极为刁钻的轨迹,分别刺向公羽良周身三大要害!

浓烈的杀意扑面,公羽良巧妙后退半步,那一小半步精妙绝伦,透露出高深玄妙的武道神韵。令人匪夷所思的半步,非但不是退缩的勇气,反而是敢于直前的必杀决心!

石火光阴,刹那即逝。几乎是公羽良后虚踏半步的同时,便主动以更快的速度向五号撞去,在那快至绝巅的步法旁,掌中紧紧并拢的五指强劲如钢铸,已然刺透贯穿了一层层的黑暗。

噗~~~,伴随着利刃贯透肉体带出的惨烈声响,场面霎时由极动换为极静,公羽良与五号撞作一处。沉甸甸的沉闷压在心头,巨木下静得可怕,二人紧紧挨着,尽皆一动不动了。

高手相争,生死一线。手里断刀停在了公羽良心口处,只差毫星半点便可以致公羽良于死地,可是断刀再也不可能往前插了。

五号的视线中阵阵惨白,体内炸开滚滚锤痛,丑恶的脸上填满了深深的惊惧与不可置信。一只沾血的掌爪,由五号背后穿了出来,挂下滴滴的艳红。五号不仅是身形平衡,就连多年练就的沉稳心神,亦是在惊才绝艳的半回步下土崩瓦解。

噗~~~,公羽良抽回手掌,五号胸口再次开裂,立时又引出喷涌的血液,五号身体一瘫,跪倒在地。

公羽良漠然望着跪伏于自己脚下,而后四处翻滚,痛苦呻吟不已的五号,冷声道:“你不配中角指,天藏爪才是你最后的断头饭!”

“你。。。。。。你。。。。。。八嘎!我饶不了你!”五号势在必得的一刀化作泡影,还以如此方式败于天藏爪下。面对伤势累累的公羽良,居然还连二连三的败北?!此时此刻,即便公羽良与五号间毫无旧时仇怨,五号也已不能再容忍公羽良的存在。

五号诵起古怪咒语,黑雾邪术再现,几息光阴下,天藏爪开出的创伤转眼痊愈如初,而五号随着受创以及黑雾出现的次数增加,散发的气势也越来越犀利。

五号在丈外立起身来,身形呈现肿大变形的趋势,脸上的疮瘤亦是愈堆愈挤,相貌极度丑陋,仿似一头强大的人形妖兽正逐渐诞生。

公羽良剑眉微蹙,目睹着五号诡异的变化,道:“居然又活过来了,看来你这只癞蛤蟆还藏有几分毒性。不过越是性毒的蛤蟆,往往会死得越快!”

“嘎嘎!公羽良,你是杀不死我的。有幻妖术护体,我只会愈来愈强,最后死的一定是你!”五号提起断刀窜射而来,速度比之前快上不少,同时不断结着不明的手印。

恍惚的黑暗中,五号似乎唰唰一分为三,三道浓烈妖气都握有半截锋利断刀,由不同方向激射向公羽良。

公羽良恍如不知袭来的危机,邪魅一笑居然贴下了身去,随着飘虚的掌印成形,苍白面容却忽然腾起丝丝的血气。

轻柔如春风拂面,空淡如流水绕指。公羽良虚虚浮浮地递掌,轨迹飘忽不定而缓慢无比,却立时拍中了脚下的大地,朗声诵道:“断——空——掌。”

炼骨奇术中,断空掌至阴至柔,至强至霸,是威力最盛的一式。掌印出手时看似柔弱无比,可劲力却是霸道绝伦,盖世无双!

啊~~~啊~~~啊~~~,恐怖凄厉的惨嚎回荡在整片林地,三个飞射杀来的五号,无论是假体傀儡,亦或是真身本体,在断空掌磅礴巨力喷发后,尽皆定住了手里的杀意,如遭霄雷噬体不停震颤,而后纷纷倒地不起,翻滚着哀嚎不已!

嘭~~~嘭,两个五号轰然炸碎,化作两团升腾的白烟,白烟消散后,露出两截断圆木杆。

公羽良苍白面色中的血气久久不退,断空掌战果显赫,也一并把公羽良累累伤势推入了无底深渊。公羽良真元枯竭,功力急剧流失,已是不足三层。如果能顺利解决五号,但在那之后,可是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风户藏武,一个不弱于冷冰艳的剑道大高手!

“八。。。八嘎。公。。。公羽良,我一定会百倍讨回来的,你等着——”五号此刻状况凄惨悲凉,七窍流血,身体无力软瘫着爬不起来,正承受着地狱般水深火热的煎熬。

断空掌力下,五号浑身骨骼,五脏六腑,四肢百骸,就连周身经络,甚至每一寸锥心刺骨的创痛,无一不被震散了架!

五号幻妖术涌起腾腾黑雾,翻卷着裹紧五号周身。五号刚一恢复豪星半点,恶毒的咒骂便呆不及,直直灌入公羽良耳中,怨怒重重地道:“八嘎!该死的公羽良,待会我不仅要把你杀了,还要去把支那龙组那堆蚂蚁干掉!否则难消我心头之恨~~~”

“可惜啊,你这只癞蛤蟆,永远不会有机会了。”公羽良俊朗面庞上,猝然绽放阴魅的邪笑,遮下了层层的痛楚,同时右掌虚张,扣住了五号丑陋的脑袋。

“巫——术——搜——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