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羽良与各路英杰斗智斗勇,石洞一战惊险无比,可谓步步杀机,狭路相逢时抹杀令曾紧紧扼住命运的喉咙,但巧妙无双的换容术成功骗来宝贵的光阴,让公羽良得以遁匿无踪。

修为镇世的陆九渊,貌绝天下的冷冰艳,医怀苍生的蓉婆婆,凌迟一门的鬼屠夫,嫉恶如仇的青光掌陈王通,手持火蛇鞭的火玫瑰李佳怡,以及身怀跨空奇能的朱子空。华夏龙组七大高手面对空荡荡的黑幕,迷惘不知所措。

花火阑珊,似梦似幻。千丈崖下万山透亮,篝火如繁星点点,包围了纷乱的视线,也唤醒了孤苦寂寥的暗夜。人影淹没在光明与黑暗交织的画布里,想要坚定心中的信念,却迷失了方向。

万山篝火中流来了一道虚淡的意识:“相逢即是有缘,在下于万山篝火旁恭候各位,篝火熄灭之时,便是我等恩怨尽了之刻。”

公羽良的意思很明显,他就在这万簇篝火中的一处,等候着陆九渊等人。

石洞一战惊心动魄,短短光阴间变故迭起。万山篝火亮起时,石洞前炸开了股股喧闹,一把把火尖枪都垂了下来,所有人都望着远山那填满了视线的火花,眼里流露的是深深的疑惑,“这到底唱的是哪一出?”

他们苦苦守着洞口,却无人得知,其实战场早已转移。。。。。。

陆九渊神识大发,只为窥尽眸光中那一簇簇燃烧的篝火,奈何依旧无所获,“公羽良你太嚣张了,也太异想天开了。你休要苟延残喘,不送你入黄泉,抹杀令便永不会停息。”

“找!纵使用眼睛一个个去瞧,翻遍这些火堆,我就不相信还找不到他!冰儿,你去西方那一片,无用的火堆就灭了它。如若找到那人,就地斩杀勿论!”陆九渊咬牙愤声,下达了命令,“陈王通,鬼屠夫,李佳怡,朱子空。尔等分开行动,由各个方向结成天罗地网。发现公羽良务必将他留下,只需缠住他片刻,我会即刻赶去把他分尸!”

“是~~~~!”众人齐声应道,纷纷抓紧了手里的兵器,一张围捕公羽良的大网即将发散出去。

临走前,蓉婆婆叮嘱道:“公羽良虽身负重伤,功力不达四层。不过,你们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蓉儿,以防那公羽良再耍什么诡计,你就留在此处静息。”陆九渊袖袍一挥,喝道:“出发~~~!”

陆九渊一声令下,当先射了出去,极速掠过簇簇火光,分出了道道残影,前方一大片篝火霎时便熄灭黯淡了。

蓉婆婆目送冷冰艳射向西方天际,鬼屠夫众人身影隐入众众篝火,病态的面庞忽然绽放欣慰的笑颜,自言自语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终于还是到了这一刻,是生还是死,只能靠你自己了。”

蓉婆婆曾多次暗中帮助公羽良,而公羽良也没让蓉婆婆失望,仅凭他一己之力,在抹杀令下走到如今这一步,让蓉婆婆找回了沉灭多年的希望。蓉婆婆深深明白,公羽良是绝对不会向她出手的。

陈王通搜寻期间,不时遇到稀稀疏疏的龙组队员,不少还是他带来的部下。陈王通一番询问之下,解了疑惑的同时怒火万丈,大声怒骂公羽良卑鄙无耻!原来,那遍布山野的一簇簇篝火,是隐藏于林中的龙组队员,奉了“卢一方”的命令点起的!

时间匆促,陈王通不及多言,卷着满腔怒焰奔往下一团篝火。看着陈王通喝骂着匆匆离去,执行命令的龙组队员摸不着头脑的疑惑不已。他们当然不知道,当时给他们下达命令的“卢一方”,其实根本就不是他们所熟知的龙组大队长。

一处低陷的谷底内,万红中一点火花旁,公羽良悠然自得,不紧不慢翻烤着“滋滋”滴油的野鸡。与谷外的喧闹不同,陆九渊等人疯狂寻找时,公羽良关心的却是自己的晚餐是否已经熟透。狂拳路长虎,小李飞刀李元昊,翔龙掌苦丐老人,避日青鹫,石洞埋伏,接连几番苦战,公羽良已是饿得前胸贴到了后背。

火光温顺舔过,焦嫩微黄的鸡肉“滋滋”掉油,送出一阵阵勾人食欲的喷香。山泉潺潺,一条弯曲的河流绕近那团温暖的篝火,又转过几个大弯,带着熏鼻的香气消失在了一道绝壁后。

“公羽良~~~!”一道白衣飘飘的倩影徐徐落下,冷冰艳飘然落来打断了公羽良的思索。公羽良闻声只淡淡斜瞄了冷冰艳一眼,似乎没看到冷冰艳一般,丝毫不为其所动,依旧关注着他的烧鸡。

公羽良提起野鸡凑鼻一闻,不满意地竖着美味仔细捏捏看了看,又送回到了火边,道:“长得太肥的野鸡烤起来还真是费事,早知如此就该选那只

跑得比较快的。”

公羽良调回心思,吞下一口急切的冲动,烧鸡冲冷冰艳摇了摇,道:“冷姑娘,我等你好久了,你来得还真是时候。看你这副火急模样,是不是老远就闻到了它的味道,要来和我抢?你想吃你就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吃。你放心,看在你追我追了这么久的份上,我就大方分你一半好了。”

听了公羽良一顿胡话,冷冰艳玉颜迅速蒙上了一层寒气,娇躯阵阵轻微的颤抖,飘飞的衣裙表明此时的冷冰艳正处在随时爆发的边缘。

“你傻站着干什么,快过来烤烤火歇歇脚啊,这些天可折腾得够呛,这又累又冷又饿的。”大敌当前,公羽良却不起危机意识,大大咧咧烤着野鸡,还胡话连篇,“你抖什么?别着急,这鸡还没好,还得再等一会。”

“公羽良!谁会稀罕你的烧鸡~~~!”一抹雪衣闪过,冷冰艳贝齿含怒,一掌就结结实实印在了公羽良身上。公羽良没有任何反击或躲避的举动,冷冰艳如此轻易得手反而不敢相信,连话语也僵住了,愕然道:“你。。。你怎么不躲?”

“我。。。我。。。躲不掉——”一股腥甜涌上喉尖,嘴角漏出一丝鲜红,公羽良捂着胸口忍着低下了头去,粘稠的血液立时挂了下来,沉声道:“是陆九渊让你来杀我的?”

“我。。。。。。”冷冰艳正要作答却忽然静住了,动作似乎被定格在那瞬间,“怎么回事,我。。。动不了?”

冷冰艳神识探出,顿时花容失色,周身经络内真元运转艰涩,并且停固的迹象越发明显。

公羽良拂袖擦去血迹,运指在冷冰艳娇躯上连点,就连敏感部位的穴道也没落下,丝毫不顾及冷冰艳羞愤嗜人的怒光,道:“这是路长虎教我的,现在你也来尝尝功力被封住的滋味。”

“**贼~~~!”一个女孩子家,让人如此轻薄,冷冰艳恨不得活劈了公羽良,她恢复行动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公羽良算账,可劈在半道的剑却被公羽良轻易抓住了。

“老实呆着!你确实很强,我承认我远远不如你。不过我劝你最好别乱动,功力被封的你与凡人并无两样。”公羽良放开冷冰艳,接着摆弄烤鸡,恶道:“如今你落在我的手上,最好别逼我乘人之危。你还没有回答,你是不是听了陆九渊命令来杀我的?”

冷冰艳尝试着调动丹田,磅礴的真元沉睡了一般,唤也唤不醒,功力果真已被封死。功力丢失且落入他人之手,冷冰艳傲然圣洁的气势却丝毫不减,淡然收回神剑,不见一丝恐慌之色,绝美的容颜尽显大高手风范。

冷冰艳朱唇轻启,音若空谷,柔声道:“修为的高低可以练出来,但有些东西是不可强求的。公羽良,其实。。。你比我强多了,这一趟我便完全败给了你。也许婆婆说得对,龙组和你如若交不成朋友,但也不至于就拔剑相向。。。。。。”

“在下只是个无名小卒,承蒙蓉前辈谬赞。至于交朋友,我可不敢高攀。”公羽良拨弄着香鸡,撕出半只递了出去。

冷冰艳莲步轻移,居然大方坐于公羽良身旁,还真接过了公羽良递去的半只鸡,“陆师叔祖是下达诛杀你的命令,他正四处寻你,也许也快来到这一片了。”

公羽良闷头大口啃着烧鸡,吃相十足一个饿死鬼投胎。冷冰艳抿嘴嫣然一笑,篝火红彤彤的,映着二人似乎都染上了一层红晕。

“嗯。。。。。。好,好,好呀。”公羽良口中忙得不可开交,话也塞不出来,支支吾吾的,不知他是在谈论陆九渊还是在品尝滋香野味。

冷冰艳撕下一小块,轻轻送入嘴边,细嚼慢咽,嫣然笑颜绽开,倾国倾城,道:“公羽良,当初在京南城,你为什么不告而别,还一直躲着我?”

冷冰艳看不透公羽良眸光中眨动的念头,又道:“抹杀令的可怕你也尝到了,我再问你一遍,不如。。。你还是跟我回龙组吧?”

公羽良胡塞乱咽,半只鸡很快就填下了肚去,终于抽出空来,“道不同不相为谋。”

冷冰艳灵目圆瞪,气得娇躯颤抖,冲动着立起身来大声斥道:“你为何这般固执!难道你喜欢过着无时无刻都被人追杀的日子吗!”

“冷姑娘,多谢你的好意,我有我自己的道。华夏龙组,天魔教,是是非非,恩恩怨怨惹人厌恼。”公羽良看着冷冰艳流露出溢于言表的关切,黯然的目光不知陷入了怎样的沉思,许久才淡笑着道:“不如。。。你离开龙组,跟着我吧。”

“啊?你说什么?”公羽良一句话惊呆了冷冰艳,冷冰艳秀美

娇颜迅速飞上两朵红晕,可眨眼间又隐淡下去了,换回高洁的圣然,呸道:“休想!我堂堂鬼谷圣女岂会与你同流!”

“多谢你的理解,要的就是你这句话。”公羽良也立起身来,松了松筋骨,微笑着道:“你不愿跟我走,我亦是不可能同你回去。正如你坚持自己的意志一般,我也绝然不会改变。”

冷冰艳误会公羽良,念起方才的失态,几乎又要染上两朵红霞,话语一时塞住了。

设身处地,以己度人,如此之法,让冷冰艳脑海转过了弯,坚持带公羽良回龙组的念头愈来愈暗淡,渐渐被说服了。

识觉铺展,陆九渊等人已然逼近半里内,公羽良忽然邪笑着步步逼近冷冰艳,怪声怪调的,道:“琐事办完了,现在我们也该办正事了吧。”

公羽良贼眼正在冷冰艳玲珑有致而引人无限暇思的雪裙上乱瞟,盯得冷冰艳七上八下,忐忑难安。

“你。。。。。。你要干什么?别过来~~~!”冷冰艳目露惊恐,紧张地裹着衣裙,不由自主往后退缩。

“月黑风高,荒山野岭,孤男寡女的。”俊朗苍白的面容泛起丝丝邪魅,公羽良嘿嘿笑着,“一个绝世佳人放在眼前。。。。。。我要干什么,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

“**徒~~~!”冷冰艳火辣辣的羞愤难当,绝美容颜迅速烧起红晕,惊呼一声,抡起手里神剑迎头便劈,可剑行至半程便遭遇阻力,被公羽良给抓住了,再也前进不了分毫。

冷冰艳咬牙切齿,使上了浑身气力,玉颜憋涨得通红,神剑就是刺也刺不动,拔也拔不出。功力尽数被封,手无缚鸡之力,如若眼前的人意图不轨,冷冰艳也能乖乖当待宰的小羔羊。

转念及此,冷冰艳贝齿发狠,惹痛搁下神剑,扭头便逃。冷冰艳功力尽数被封印,轻功却仍旧了得,衣裙翻飞间,一道白艳倩影立时滑出几丈开外,奈何公羽良比她要快上一截,已是堵死了去路!

公羽良闪身便堵在面前,冷冰艳如受惊了的兔子般吓了一大跳,捂住胸口的害怕步步倒退,娇娆身躯急剧颤抖,填满了深深的焦急与惊恐。

公羽良出手定住缩退的慌乱步子,道:“别浪费力气,你是逃不了的。”

“你敢!快放开我~~~!”一股沉重大力压来,冷冰艳牢牢被钉在地上,极力扭动着却怎么挣也挣不脱,一波波无力感涌上心头,秋眸泛水潮湿,几乎就要挂下两行无助的清泪,厉声斥骂,“公羽良你这无耻**徒,我看错你了!你不得好死!!我一定会杀了你~~~”

“冷姑娘,你生气的模样也是美得醉人,不愧是能颠倒众生的绝世尤物。”公羽良带着浅淡的笑意打量冷冰艳,话头一转,变得让冷冰艳羞愤欲死,又接着道:“万山篝火,一刻千金,醉梦伊人,知己难逢。既然你说要杀我,为了报答日后你杀我的大恨,我现在便要。。。一亲佳人芳唇。”

公羽良说罢,扶着冷冰艳香肩,微微低身凑上前去。冷冰艳脸颊滚烫,不敢接触公羽良的目光,一时间居然臊得面红耳赤,娇羞无限,安静合下了眼帘,芳心小鹿“扑通扑通”乱撞。

篝火明灭,夜风无声。天际稀疏的几点寒星,悄悄拉过一朵乌云,也害羞地躲了开去。

篝火旁清冽的溪水中,微波荡荡,二人的倒影靠得如此之近,冷冰艳娇唇欲滴,公羽良甚至已经闻到了冷冰艳发丝透出的淡雅清香,这一回她是怎么躲也躲不开了。。。。。。

宝贵光阴悄然流逝,行至最为关键的时刻,公羽良却是停住了,俊朗的面庞上,笑意明净,静静打量着目下绝代佳颜流露出的娇艳可爱。

识觉再次铺展,山谷外传回的景象如在目般历历清晰,公羽良掌心乌光迸射闪烁,在冷冰艳不知不觉间解除了她的禁制。

“篝火将熄,我与龙组的种种缘分恩怨,也该随之烟消云散了。。。。。。”轻微的细语随夜风飘荡,公羽良轻身术张至极限,整个人化作一抹残影飞速射入谷中的溪河。

公羽良入水时无声无息,火光闪闪跳动下,水面始终如一的安静,不溅起丝毫水花,亦不泛起任何一道微末涟漪,正似虚渺的道痕流过一般,圆满地与自然万物融合在了一起。

想象中的羞辱为何久久不见动静,周围的空气似乎也空荡荡的。冷冰艳小心翼翼睁开眼帘,慌乱谨慎的黑暗徐徐漏来一丝光亮。瘦弱的火花和风摇曳,整个山谷一片萧凉,冷冰艳雪衣飘飞,而公羽良早已不知去向,独剩一朵映春的雪梨花孤零零傲立于寒风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