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杀令一出,华夏龙组人马几乎全部南移,前往追杀魔劫引发人公羽良。漆黑的夜幕下,忽然炸起一朵冲天的亮光,染红了半边天,明亮而刺目!

滔滔怒火肆虐密林,惊鸟乱舞,搅动那漫天的烟气,深秋的寒夜彻底沸腾了!此时半山腰处,已是烧得满目疮痍,深山的寒风吹来,顿时帐起遮迷的烟雾,一丈开外便看不清人影!

公羽良施展火云计,一举将大半追杀之人全都给诱了进来,陷入烟尘雾霭中而张皇失措!

迷烟重锁,一声哈哈大笑吓骇众人,“你们追我追得如此辛苦,现在就让我好好回报你们!时机已到,这次可不只是一个血洞而已了,你们想必很是期待我的大礼吧!哈哈哈哈哈!”

公羽良笑得很是嚣张狂妄,却声震荒野,天上惊措的飞鸟闹得更凶了。

第三队队长陈王通接到传讯,派遣得力手下进入火圈救援,而他打算留外守株待兔。岂料火势迅猛,竟引起动了山风刮起遮天的烟雾,陈王通不得不亲自前往半山腰处,镇守摇动不安的军心。

陈王通远远听到公羽良的挑衅,立时运转真气,一道穿透云霄的长啸在半山腰炸响,“邪魔公羽良,别在那夸大牛皮,龙组威严浩荡,岂是你一个人就能吓得住的!看本座来收拾你!”

听到熟悉严厉的声音,迷烟里**不安的情绪霎时便平静下来,“是陈队长?!队长来了!队长来了!!!”

一道历嚎降临,迷烟豁然裂开一个清晰地口子,现出陈王通高大的身影,电光如炬,扫过旁边模糊朦胧的影子,沉稳道:“都别慌,他只不过是一个人,没什么好怕的。待这阵烟雾过去,他将无路可逃!”

陈王通的到来,军心安定不少,一个声音随即道:“快!都背靠背挨着,别让邪魔有机可乘!”

公羽良狂笑后,便没有了动静,似乎是被吓退了。小队长们背靠背挨着,警惕地防范,诡异的是这山风久久不去,还不时带来流动的烟气,仿佛一片白布环绕在半山腰处,让人不免有些烦躁。

所有人都紧张地来回观望,对于他们来说,还不具备在这种情况下视物的能力,要不也不会坐以待毙,早就反击了!

一个小队长轻轻捅了捅身后的人,低声道:“兄弟,你说这烟气怎么回事,怎么这么久还不散?还有那公羽良,他真的打算在此杀了我们?”

他身后的人听了,低笑道:“怎么,难道你怕了?”

那人脸色一红,觉得自己被人看不起了,回击道:“我。。。我怎么会害怕!要是你告诉我那邪魔在哪里,我马上去战他!”

身后的人嘿嘿直笑,竟拉高声音,大至全场都听到了,“别问我,我可从没见过什么邪魔!你要是真想战他。。。就下地狱去问阎王吧!!!”

陡然拉高的冷音引人纷纷侧目,听闻“阎王”一词,众人顿觉大事不好!公羽良早已混入人群中,而且他要下杀手了!

噗~~~,朦幻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喷涌,以及人倒地的声响!

烟气流荡,周围的人只见刚才出音处,映着一个模糊不定的身影,像极了脑中那个印象深刻的魔影!

有人透过烟雾缝隙,瞄见了半张俊朗的面庞,失声惊叫道:“公羽良,是公羽良!他在这里,快。。。快。。。”!

可是,尖利的喊叫声戛然而止,来得快去得也快,就连他身边的人也未听出他想要表达的意思。因为他们发现,那个魔影突兀消失了。回身一望,一个鬼魅般的身影离自己是如此之近,而自己的队友已悄无声息,想必已是倒在自己脚边!

短短一瞬间,便有两个小队长倒下了,而且根本毫无还手之力,竟是如此干脆利落!

公羽良的狠辣以及超绝的实力深深震撼众人,偏偏他又隐于暗处,小队长们想要反击根本就无从下手!难道只能任人宰割?

烟霭沉沉,众人又**起来。有人选择退避,有人迎上参战,亦有人从别处冲来。。。。。。

顿时,人影闪动,人声混杂,乱糟糟的一片!

“快让开!邪魔,纳命来!”

“小心!他在你那里!”

“不对!快住手,那是自己人!”

公羽良点燃内火,误伤事件频频上演,他们已是乱作一窝粥。

陈王通脸色陡变,他再也控制不住局面,怒嚎道:“公羽良,你给我出来!”

时间在流逝,危机在酝酿,龙组队员纷纷出手,可公羽良何等身法与修为,他们几乎没有击中过正确的目标!反之,不时有人无声无息地栽倒在地。

公羽良一碰到人,只需果断出击,再迅速转移,便可达到目的。因为对于公羽良来说,在浓烟中,不论遇到谁,全都是他的敌人!

陈王通试图阻止公羽良,奈何他亦没有在浓烟中自由视物的能力。视线内一片模糊,却能清晰感受到不断有人倒地,陈王通快被逼疯了,嘶声历吼,“住手!公羽良,你给我住手!有种来战本座!”

话音刚落,陈王通飞身纵起,一把抓住一个掠过的残影,掌中青光流转,蓄势就往那人头颅击去!

掌风刮过,现出一张极度惶恐的苍白面容,那人紧张盯着陈王通,颤颤道:“队。。。队长”。

青光掌堪堪在额头前刹住了,掌风擦出一抹血迹,陈王通已近疯狂,道:“怎么是你!那邪魔呢?”

原来此人是他的一个手下,正追逐公羽良,却被陈王通给逮住了。那人望了一眼晃动的人影,无力地道:“我。。。我不知道!”

陈王通将那人松开,吩咐道:“你自己小心点。风能者什么时候能到?”

那小队长回道:“队长。。。至少还需半刻钟。”半刻钟,恐怕这里除了陈王通,没人还能站着!

陈王通忍无可忍,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真气异常地窜动,全身泛出青光。陈王通发觉不妙,努力平息真气异动,慢慢缓过劲来,青光也渐渐收敛,震声道:“公羽良,你用如此手法,算什么好汉!”

浓烟中立时一道响音回应,只是飘忽不定,让陈王通抓不

住准确方位。

“哈哈哈哈。陈大队长,我公羽良在你眼里,何时算是过一个好汉!那什么风能者,你们也别指望了,他早已向阎王报到去了!”

龙组队员们听闻此语,整颗心都沉入了冰谷,风能者已经来不了了,还能有什么办法摆脱邪魔公羽良的暗杀?

音寂人动,呛人的焦烟中,人影渐渐稀疏,血腥味愈发浓厚!

噪杂声越来越稀落,小片刻后,浓烟淡去,每一个人以肉眼可以看到,只剩七个模糊的人影。皆是站立着,无一人在移动,陈王通也分辨不出哪个才是公羽良。

刚刚有一人前来偷袭,陈王通不备,结实地吃了对方一掌。队长毕竟是队长,实力不凡,陈王通挺着伤躯,呼呼舞起青光掌,顿时将来人逼退。之后,那人便不再来犯,陈王通猜测,可能公羽良也受了伤!

陈王通面露狠色,大声道:“都别动!烟快散了,公羽良将无所遁形!”剩下的人显然不愿再引起误伤,都提起注意力防备着,紧盯着身边的人。

烟雾散去,公羽良势必有所行动,只要谁一动便群起击杀!

时间在流淌,没有人轻举妄动,陈王通凝神准备给出雷霆一击。

一阵高冷的山风呼啸吹过,一直盘踞半山腰的烟云立消,视线里顿时一片澄晰,所有景物历历入目!陈王通等人根本就没有看到公羽良的半个影子,倒是一股闷气堵在了胸口,令人悲愤异常。

只见一红发青年,脸色煞白,身体摇摇晃晃的,却努力支撑着不倒,极力张口嘶哑着道:“队。。。队长,救。。。救。。。我”。红发青年拥有火异能,他坚持了许久,最后还是被角指击中,晃了两下,便倒地不醒人事,背后染红了一个醒目的血洞!

一大汉冲过去,扶起那红发青年,激动地呼唤着:“喂喂,醒醒,醒醒!”奈何怀中的人却无半点反应,双目紧闭,面无血色,已是奄奄一息。

大汉眼噙热泪,挥拳狠狠砸在地面,击凹一个坑洞,“混蛋!公羽良!我一定要杀了你!”

陈王通看着地上,东倒西歪的众人,每人胸口皆穿一个血洞。据他估计,地上起码躺着三十多人,那可是三十多个小队长啊,竟然全被杀掉了!

短短一刻钟不到,大半个龙组便折杀于此,回去如何向组长交代,怎么向其他队员交代?

“队长!有人来了!”其他人已经一惊一乍的,看到空中飞来一人,便呼叫着道。

陈王通由悲戚中回过神来,恰见一人从空中落在他跟前。来人形色急切,扫了一眼满地的尸体,愧疚地道:“队。。。队长,我来。。。来迟了。”

那大汉被来人吓得不轻,惊异地道:“风能者?!你不是已经被。。。!”

陈王通面色愈发难看,挥手打断了大汉的话,喃喃道:“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那大汉会过意来,想起刚刚公羽良说风能者已死,立马无情地掐灭他们的希望,不禁咬牙恨声道:“公羽良!你竟使如此奸计欺骗我们,纵使追到天边,我也不会放过你!”

“风能者没死?!”,此时陈王通心中思绪万千,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公羽良比天魔教的毒面郎君还要可怕无数倍,“可惜,这样的人才,不能为我所用。既然如此,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杀掉!绝不给魔教养下大患!”

收起悲愤之情,陈王通面容狠辣,道:“通知后方部队,速派医疗小组赶来!我们即刻出发,一定要杀了他!”

七人早已按捺不住怒意,杀气浓烈,大声回答着,“是~~~!”

八道人影霎时远去,抛下地上的其他人,化作残影消失在焦林中。只是,谁也不知道公羽良去往了何方,该从何追起?

半个小时后,后方滞留的其他龙组队员接到消息,第一时间便赶到了出事点,龙组特有的医疗队自然也来了。大火已被扑灭,一路上,视线里尽是烧过的炭灰,不时还闻到熏人的肉香味,有人担心地扒开余灰查看,只见尽是一些来不及逃生的野物,被烤得通熟了,倒是没发现有人被烧死。

而半山腰处,那一个个血洞,让人骇得说不出话来,寒意凉遍全身。每一个小队长伤口如出一辙的一致,明显是同一个人所为。而如今龙组面对的敌人,除了魔劫引发人公羽良,还会有谁!

有些人忍不住心里的激恸,大呼小叫的,就要重新加入围杀的队伍。

一个上了些年纪的老女人,看起来似乎是整个医疗小队的领头人。她正低身检查者伤势,看到众人义愤填膺,不禁摇摇头,放出她那尖锐的喊叫声,道:“都给我回来!你们看看,看看!难道嫌这样的人还不够多吗,是不是要累死我这个老太婆你们才开心!我老太婆就说句实话,你们根本就不是那个人的对手,别不自量力!还愣着干嘛,都过来帮忙,看你们那熊样,慢慢吞吞的。再磨磨蹭蹭,你们的小队长就要真的死了!”

老女人在龙组中资历极深,就连大队长们都要让他三分,被她一通乱喝,众人又转回身来。老女人身边一个女生,长相甜美,戴着可爱的大帽,她也在查看伤势,瘦小的身躯颤抖着,她被那三十多个小队长吓住了。她听到老女人的话,不禁抬起迷惑的双眼,道:“队。。。队长,呜~~~呜,他们已经死了!”她的抽泣声,顿时带动了其他的医疗队员,甚至几个大汉也不禁眼眶湿润。

老女人对着她就是一通乱劈,道:“哭什么哭!平时是怎么教你们,像什么样子,一个个都跟什么似的!”

说着说着,老女人声音渐渐放低了,缓和道:“都别哭了!他们是比之前的那些严重,不过如今也只是处于一种微妙的假死状态,还没断气呢!都过来帮忙止血,再不快点,他们就要被你们给害死了!”

众人一听还有救,当下不再犹豫,七手八脚地就给小队长们止住血口,动作倒是极为迅速。

简单处理后,一人心中还是不安,怯怯问道:“队。。。队长,他们真的能活过来吗?”老女人以怪异的手法揉捏着地上的“死人”,被人一问,似乎有些不快,斜眼道:“怎么,难道你怀疑老太婆的能力?放

心吧,我保证还你们一群后蹦乱跳的小队长。不过在此之前,他们都得老老实实的,在我的病床躺上三个月!”

空中忽然传来“呜呜”的巨大轰鸣,将两人的对话都掩盖了。

“三。。。三个月,要是那邪魔。。。”

“你担心什么!那不是你瞎操心就能办到的,还不如给我做点实事。人要看准自己的位置,你给我把伤员都搬到直升机上去!”

龙组办事效率极高,几架直升机由后方赶来,接了负伤的三十多个小队长,呜呜地卷起狂风,又急匆匆飞回去了。

医疗队呆在原地待命,老女人也留了下来,其他人都望着直升机远去的方向。她却对着身边一个青年,眼泛精光,脸上堆满意味深长的笑容,道:“其实,公羽良只是布下了重重假象,那些人看上去奄奄一息,却根本就没有性命之忧!只是三个月内,他们都必须躺在医院里,战力全失,再也参与不了抹杀计划!这何尝又不是一种好结果呢,总比无故丢了性命强太多了。也不知那冷老家伙是怎么搞的,看来他的决策并不是一贯的正确。”

那青年笑了笑,对着老女人施了一礼,道:“前辈此刻还能洞悉一切,真是令人叹服。”

老女人隐去眼里神光,摇了摇头,唉声叹气的,道:“唉。。。,不行喽。老太婆已经老了,不中用了。公羽良横空出世,难遇的少年英才,不仅在抹杀令下存活至今,还让龙组折杀了大半的好手。老身这把老骨头都快散架了,一只脚早就踏进了棺材。唉,如果让当年的我去追杀他,恐怕早已被人给抬回去喽。。。。。。”

那青年呵呵低笑,道:“前辈谬赞了,那公羽良也只不过是个凡夫俗子,在前辈面前,哪里敢当英才。依我看,他是万万不敢对前辈出手的。”

寒风掠来,似乎能将老女人瘦弱的身板吹倒,她神秘一笑,道:“那可不一定。公羽良举止往往出人意料,不能以常理度量,更不是一般人能想到的。至少目前为止,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惊世骇俗,还没人能看透。。。。。。”

一旁的青年似乎被她说中,有些不好意思,连连笑着,道:“那也是大势所逼,不得不为。只怕,倒给前辈添麻烦了。”

“无妨无妨,老婆子天生就是一副劳碌的命。唉,想好好休息一阵子都不行。”老女人似乎累坏了,也许上了年纪,自己捶了捶腰际,咳了几声,又道:“老身只是有些不明白。既然只是一指之隔,为何不痛下杀心,干脆一了百了,永绝后患呢?”

那青年有些愧疚,笑了笑道:“如果真如此,那公羽良与那些东瀛恶寇有什么区别?”

“好一个宁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医疗队队长,莫名老女人打量着青年一番,而后满怀深意笑了笑,便转身走开了,头也不回地摆摆手,道:“既然如此,你们就尽管闹吧,天下终究是属于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只是,老身奉劝你一句,别太轻敌了,龙组还是有超级高手的,你最好赶紧离开这里。最后,老婆子只提一个小小的希望,别为难那些年轻人,他们也只是在坚持自己的意志罢了。。。。。。”

那俊朗的青年微微一笑,朝着老女人的背影深深行礼,道:“多谢前辈指点,晚辈谨听前辈教诲。”

深夜寒冷,不远处,已经有人就地取材,找出未燃尽的木枝,点起了丛丛篝火,周围圈着一群群取暖的人。火光微红,比之刚刚的滔天巨火,多了一份莫名的暖意。那个俊朗的青年望了一眼那一张张映红的脸庞,转身默默地离去,正如他出现时一般,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已经少了一个人。

就在那俊朗的青年离去不久,远空一道剑光驰来,其上一位雪衣飘飘的绝色女子。冷冰艳之前为了找出公羽良,带走了周易哲,却搞错了方向,偏离了好远。她接到传讯后,匆忙赶回来,却遭到了莫名黑衣人的狙击,耽误了不少时间。派了周易哲镇守后方,只身一人来到了这半山腰处。

“蓉婆婆,你说什么?!”冷冰艳花容失色,简直不愿意相信。

那被她称为婆婆的人,拉着嘶哑的声音,道:“冰儿,没什么大惊小怪的。老身已经见过公羽良了,唉,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看来我是真的老了。呵呵,四十多人啊,换作当年的我,简直连想都不敢想。可是,他却在短短的一刻钟内做到了,说是追杀,我们龙组却完全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中。”

火光映照下,冷冰艳绝丽的脸颊红扑扑的,靠在婆婆身边,她放下了冷傲的气势,尽是女儿家的温柔可爱,“婆婆,你怎么还笑得出来?公羽良现在可是我们整个龙组的敌人,你还称赞他?”

篝火习习,冲淡了血腥味。蓉婆婆道:“公羽良是不是邪魔,时间自会说明一切。上百人倒下,却没一人身亡,呵呵,这只怕是我见过的最怪异的任务了。不过,抹杀令既出,我们龙组就必须追到底!”

蓉婆婆宠溺地摸摸冷冰艳通红的面颊,为她捋直了几丝纷乱的秀发,接着道:“只是,那都是你们这些后辈间的事了,我已经老了,再也没能力再四处折腾。如今江湖中人才辈出,除了你,公羽良,还有天魔教圣女月姬影,以及。。。那些人!”

说到此处,蓉婆婆婆婆咬牙切齿,面色凶狠,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痛苦的记忆般,“冰儿,你的眼界要放到整个天下,我们龙组的未来就掌握在你们手里了。”

“冰儿知道,蓉婆婆,你都说过好多遍了!”,冷冰艳转头又道:“蓉婆婆,不准说傻话,冰儿还要你突破那个境界,活到一百岁呢。”

“呵呵,傻孩子,婆婆可没有你这份天资。婆婆修为已经停滞三十多年了,那个境界,不是光凭努力就能触到的。婆婆已不再奢望其他,只要能看着你们好好地长大,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快收拾收拾,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有消息传来了。公羽良的可怕,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冰儿,你可别大意,要多加小心才行!”

“放心吧,婆婆,冰儿知道。”

公羽良终于离开半山腰处,行于荒野中,与龙组开始了新一轮的较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