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一苇渡江

天山末月湖,魔祖蚩尤导出的好戏,正在一幕幕上演着。

《炼骨术》最后篇章,至阴至柔的断空掌,威力无穷。公羽良看似轻飘飘的一印,顷刻间便破掉了蓝灵水域。一人一兽之间的仇怨,也莫名其妙地越结越复杂。

紫劫云芝失踪,银纹血蟒自感生机绝断,对公羽良展开了疯狂的报复。银流冰枪,蓝灵水蛇,连番的激烈攻击摧人性命,却被一一化解。苦心经营的蓝灵水域,在断空掌下,更是毫无用武之地。

复仇的烈焰蒙蔽了银纹血蟒的灵智,它于湖面现出可怕的真身,将公羽良团团圈住。血目冰寒无情,直勾勾盯着水圈中的人,随时会撕嘴嗜杀!

看着四周的银色“圈墙”,公羽良倒吸一口冷气,血蟒横出它粗长的身躯,盘旋浮在水面上,将他重重困在了里面。

银身横亘,空气霎时凝重起来,它似乎将某种玄奥至理也缠住、压缩了一般,创出一个末小、独立的微形世界。虽然隔着空气,但血蟒缓缓地缠缩身躯,虚空似乎被怪力冻住。

微世界中,公羽良真真实实感觉到,充斥着一股股沉甸甸的压力,不住地浓缩、拉扯、沉压。周身关节仿佛被什么东西锁住一般,动作立时变得生硬、僵涩起来,身体随着也越来越沉重。

呼吸间,公羽良发现自己完全被血蟒怪力制住,再也动弹不了分毫!如一个被重重捆绑的犯人一样,只能无力地等待宰杀!!!

啪~~啪~~啪,湖面上空气冰冷,此时“银身牢笼”中,却炸现啪然爆闪的火花。血蟒亲力施为,威力比刚刚的蓝灵水域不知强了多少倍。巨大的力道开始挤压,公羽良肉身冒出烟烟白气,自动运功抵抗着,大瀑布倒流时的气势熊熊燃烧。而血蟒银身玄芒流转,感觉是在缠着一硬铁块,很是费劲,不禁又加重捆绑。

双重力道争锋间,一缠缩一涨开,空气中啪啪声不绝于耳。公羽良面部扭曲,鼻中闻到浓浓的烧焦味,血蟒距离几要将他挤爆,体内真元胡乱地奔窜着,不一会便裂出经脉,在岔道中堵塞、囤积、压缩、游涨。他的身体立时呈现一种极度的不协调,有的部位变得如气球般粗壮,有的却挤缩得异常的细小。粗略地看去,他比血蟒更像一个怪物了。

湖水冰寒,公羽良却渗出密麻的汗珠,拉扯之下,内脏已经移位,快撑到极限了!而血蟒身躯绷硬,银身上密麻的玄芒流转、转动不息。

扭曲模糊的空气中,忽然闪现一道绚烂的火光。一道急促的炸裂声入耳,空气被压缩到了极限,啪然一声爆开!外界巨大的压力陡然撤空,切断了双方间的争锋。

几乎是同时,一股可怕力道反噬,由内部透体爆开,公羽良惨呼间全身披红!最后的时刻,血蟒巨首猛地拉扯,身躯突兀地紧凑一缩,空气霎时被压爆,残留的余力无处发泄,轰然在人体内炸开!

僵持许久,银纹血蟒取得了胜利,可是它似乎并不满足,血目中的恨意点滴不减,反而加深了许多。丝毫不给喘息的时间,只见它银身滑窜,结结实实地困住仇人。公羽良恍若被重重巨山碾过一般,疼痛难忍,惨嚎出声。

哗啦,湖面冲起涛涛大浪,血蟒银身缠绕裹着猎物,翻转掉头就往湖底潜去!末月湖底冰寒无比,就算是没受伤,人下去也是死路一条。何况如今,重伤之躯被血蟒缠住,岂不是死翘翘了!

咕噜噜,血蟒潜水速度极快,一晃便是百多丈。公羽良挥舞着手臂,拼命地运起神通,使劲的挣扎。

角指!只戳疼自己手指而已;离骨刀!连哪怕浅浅的割痕都没留下;天藏爪!!!银纹血蟒铁桶般的躯干,也只是闪过几划火光。诸多绝技尽皆失效,而此时已经漆黑一片,阵阵寒意刺骨而来。

水下同样存在巨大的压力,血蟒却毫不在意,拖拽着公羽良,一举消失在三百多丈的水下。。。。。。

末月湖波涛拍岸,对岸一个魔影挺拔屹立着,魔祖蚩尤神识伸张外放,时刻关注着战况的发展。身陷银流冰枪射击,公羽良将识觉切碎下探时,他微微点点头,脸上露出轻浅满意的微笑;巧妙躲避蓝灵水蛇攻击,直到断空掌横空出世,一举破掉微型水域,他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轻飘飘的一掌,威力竟大如斯;被银纹血蟒卷住,承受恐怖力道挤压,一直到公羽良被拖往湖底,他却冷眼淡淡观看,脸色冷酷绝情,似乎已经见惯了这样的场面。

作为千古魔祖,在回归上界之前,蚩尤有自己的打算,故意将上古凶兽激怒,特意打个半死,限制住了它的实力,烂架子再丢给公羽良,给他提供了一个验证、提升、突破、升华的机会。

世界弱肉强食,强者为尊!要想摆脱刍狗的命运,就必须变得足够强大。公羽良要想活下去,要想在武道上有所成就,就必须以己之力从太古妖兽口中脱险,靠自己的力量闯过死劫归来。

血蟒一味地往下窜,不知已经下潜多深,竟然还没见底。冰冷的黑暗中,水力、缠力如重重巨山,一缕血红拖着长长的轨迹淹没在虚无中,很快就消失不见。

痛呼间,冰冷的湖水灌入喉咙,呛得公羽良喘不过气来,伤口撕裂,冒出一条垂直的血带。蜕变或死亡,一瞬间的抉择定生死!

古洞口一阵绚烂青晕闪动,蚩尤解开神识禁制,那个黑水坑中,一株小树紫光熠熠,九片紫金色云状蒲叶散发着惹眼的七彩光晕,霞晕映得漆黑的洞口一片迷幻瑰丽。

紫劫云芝完好无损,一人一蛇却生死相向,齐齐没入末月湖最深处。一个光点越来越大,很快的,永恒的黑暗中浮现一团炫目的光晕,拖着呈现七彩霞芒模糊的尾巴,隐约映出一张坚毅的面庞。

咻~~~,勾月银辉映照下,浪涛还未平静的湖面突然炸升起一道白色的水带,一个人影窜跃脱出浪头,

衣衫破烂,模样狼狈不堪,脸上尽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当初在禹皇宫,公羽良大口灌下的地髓液只使用了很小的一部分,剩下的就一直都隐藏在丹田、经脉深处。一只脚迈入死境时,地髓液护主,硬生生将他从地府中拉了回来!

得地髓液浩然灵力,公羽良举剑狠狠一刺,玄骨剑看似粗糙,却极其的锐利,齐根深深没入血蟒圆滚的身躯。一透过银色光鳞,骨色的剑身突现灰色的雾芒,血蟒立时仿佛被抽断了命筋一般,毫不犹豫地一把松开公羽良,疼得在湖底嘶嚎惨叫着,搅起阵阵漩涡。

身上的七彩霞芒缓缓退去,玄骨剑也再如平常一般乳白无奇,尽管弄得公羽良起了一头雾水,但在水中吃尽了苦头,一落水他又赶忙向对岸游去。血蟒没有得逞,必会展开更疯狂的报复,尽快登岸才是上上之策!

不出所料,不一会,末月湖彻底地疯狂了,水雨抛洒倾泻,涛涛巨浪滚动翻卷,蛇影疯飞,正在经历一场激烈的狂风暴雨。

玄骨剑诡异的一刺,似乎抽掉了血蟒的半条命,尽管看上去依然很强势,但是神情却憔悴了许多,猩红的双目不时飘过恍惚的迷离,身上披着的银晕也稀疏淡薄了不少。抽痛的一刺也彻底激发了银纹血蟒的凶性,它腾跃出水面,状若癫疯,如蛟龙闹海一般窜飞穿流、搅水卷浪,沸腾了整个末月湖。

公羽良估计,距离岸边大概还有两百多丈的距离,哪怕血蟒晚出现几个呼吸的时间,情况也将大大的不同。地髓液给公羽良注入了新的生机,除了脸色有些冻得苍白,伤势、真元都恢复得七七八八了。只是没达到御空境界,在水中与血蟒作战,仍是处于下风!

血蟒突兀地转变方向,掉头跨过几乎是铺天盖地的浪潮,眨眼就窜到了身后。白花花的浪涛中,银芒突闪,涛声掩盖下,一种利箭破空的呼啸声急促而刺耳!

叮~~~,玄骨剑迎面撞上一截尖角,簌簌杀机中爆发出一阵悦耳的声响。血蟒全身披着坚厚的银鳞甲,尾角更是如一杆软硬兼济的银枪,玄光隐隐,饱含煞气,堪称它独有利器神兵。血蟒一击不成,立时盘缠着身躯,竖起细长的银尾,急促地穿刺着,化出一片密麻迷幻的枪影,一举笼罩丈许方圆。

冰冷的银流紧紧裹来,公羽良祭出玄骨剑,急速地点刺虚空,仿佛要将空气戳裂,翻转跃动间拖起了道道残影。骨剑古朴无华,看上去就是普普通通的骨条,还含些许粗糙,似乎腐朽得一用力就会崩断,但却能与银枪尾针锋相对,每一下都稳稳地承受住血蟒巨大的怪力,丝毫不见有磨损。

点,拍,甩,挡,刺。。。。。。

一时间,湖面上叮叮声不绝于耳。断浪剑法初露峥嵘,骨剑挥动间,将全身紧紧护住。血蟒打不破僵局,夺命的银枪似乎沦为了陪练,公羽良越来越起劲,渐渐沉入剑道的修行,断浪剑法逐步得到了验证、改良、完善。

啪~~~,公羽良猛地抡甩剑身,将银尾枪重重地给拍了回去。

银尾枪刚柔并济,瞬息间便反弹回攻,凝重的空气中,水面急剧地被割开一道细小的切痕,似乎有一把无形的利刃在破空划过!血蟒的反击快到极致,公羽良不加任何思索,下意识地连忙撩剑直削,带下道道圈形的骨剑残影。

似乎在躲避什么,急促飞逝的水痕刹那间便消散,一截冷漠的尖尾堪堪擦着剑身掠了过去。尾尖掠过银光,透发出的煞气寒凉而逼人,无形气劲在公羽良胸前割开一条长长的血痕。玄骨剑斜竖胸前,强如血蟒银尾,亦不敢直摄玄骨剑锋芒,如若它执意攻击,恐怕尾巴会因此被削断!

血蟒浮于水面,它很聪明的避过削尾的惨烈下场,在怨恨中,理智地选择了换位攻击。

机会难得,稍纵即逝。公羽良胸前染血,却一把抓住蛇尾腾身而上跃出水面,灵猴窜树般,展开身法飞速窜掠往银蟒粗长的大身躯。

半丈滚圆的蛇身像浮于水面的一截大树干,其上承载着一个迅疾移动的身影。不知是错觉还是真实,每一个落脚处,血蟒鳞片上的银芒便如水晕一般荡开圈圈涟漪,灵晕波动粉碎平息后,又聚出镜子一样的亮华。

被踏在脚下,血蟒立时躁动不安起来,它依一种特别的方式扭转翻动着,不停地在波涛中四处游走穿梭,极力想把背上的人给甩下来。可公羽良仿佛是附骨之蛆虫一般,牢牢地粘在了上面,任凭它怎么甩也甩下掉。打蛇打七寸,这是生活在大山中的人都知道的道理。公羽良自小混迹于深山密林,自然明了这个常识。

几十丈的距离在急速缩短,血蟒抖动的幅度大了很多,它感觉到了不安的危机感。蛇身剧烈地跌宕起伏,不时还急促地拐弯,公羽良纵身其上,却渐渐接近目标。

五丈!三丈!两丈!公羽良脚下一点,闪身腾空跃起,右掌划过玄异的轨迹,轻柔飘忽,断空掌蓄势待发!断空掌阴柔之极,却威力无双,最可怕的是,多坚实的防御都没有用。掌劲无孔不入,几乎可以忽略一切的防守。

血蟒赤眼透红,看到公羽良的势样,不禁想起刚刚蓝灵水域崩掉的诡异场景。如果被拍中要害,会是怎样的一种情景呢,想想就背脊发凉。它情急之下,掉转巨口狂然嘶张,朝着背上之人怒号咆哮。

未达到高深境界之前,断空掌还存有唯一的缺陷,那就是必须临体才能发挥威力,以公羽良现在的修为,隔空发掌将没有任何威力可言。血蟒粗长的身躯灵活无比,巨首突兀掉转,打乱了他的计划。局势突变,公羽良眨眼间便直直面对森森巨口!

只见血蟒突然笼罩上辉辉银芒,红目中腥光闪动,喉头一粗接涨一紧缩的。竭力放声嘶啸间,一个璀璨的光球宛似炮弹般喷射出,迎面轰向撞上来的人影。

绚烂的银色光球初现,清朗的夜空突然划过几道闪亮的流光,伴随天

际边远远的焦雷声,一闪即逝地没入银洌洌的光团。流光仿佛点燃了什么玄奥的东西,快速砸来的光球剧烈地扭曲变形,外层滋滋的碎华飞溅,各种霞芒的玄咒法印不住闪动、穿梭、凝结、化散。所有的一切,都只是瞬息间发生的事。

本想抓七寸,却惹来一颗发怒的银色光弹。银华飞闪的炫丽光球,“刷”的一瞬间突然失去了踪迹,化作虚无!

“断~空~掌!”公羽良轻忽的一掌印入身前的虚空,入手只是一片空无!

咚~~~,公羽良被透明的磅礴巨力狠狠地撞抛,直直洞入黝黑的末月湖下。紧接着,伴随一声厮心力竭的痛苦呻吟,一阵阵剧烈的震荡由湖底轰然炸开,整个末月湖水面平白地跳起两三丈高,再重重地跌落,荡起汹涌的巨涛!

骇人的巨浪肆虐着的末月湖,一条粗长的银色蛇影,如无头苍蝇一般四处飞窜,疯狂地扭动着身躯,一声声急促的哀嚎响彻星空,血蟒似乎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它拼命般地挣扎着,埋头射入水下,不一会又跃出水面,反反复复丢了魂一样不停地游动。

公羽良浮上水面的时候,空气中多了一股强烈的味道,异常熟悉的味道。公羽良再次确认后,眉间泛着疑惑道:“血腥味!!!”

勾月映照下,原本清冽的湖水此时隐含着若隐若现的淡淡金光,远处浪潮波动中,忽然闪过一道银光晃眼。

公羽良识觉朝着那个方向触伸,霎时间惊讶得脸色大变,惊呼道:“血蟒鳞片!”确实是银纹血蟒身上的银鳞,而且还不止一片,附近还有好几片粘附着鲜红的血肉,在随着波潮起伏飘荡着!

“怎么回事?”公羽良不禁来回扫视,寻找血蟒的身影。

吼~~~,一个巨首跳窜出水面,痛苦地翻滚粗壮的圆身,搅起重重的骇浪。那片水域渐渐地变成了一种淡金色,血蟒巨尾抬出水面,得到的景象连公羽良也不敢相信。

只见血蟒靠近尾部的地方,洞穿了一个水桶宽的大洞,寒冷的湖水正从里面流出来,可以透过血洞看到另一边深邃的夜空。竟然完全地洞穿了,血蟒身上开了一个空洞!那里鳞片破碎,一片醒目的鲜红,稀有的金色血液正是由巨大的伤口流出来,慢慢渗透在末月湖中。

“究竟是什么东西,能将血蟒伤成这样?!”公羽良心里也掀起万丈波澜,震惊无比。他与银纹血蟒争斗好几个回合,怎能不知道这只太古妖兽的可怕。

“等一下。。。。。。”公羽良似乎发现了什么,不住地自言自语道:“圆形的血洞,大小正好是。。。。!!!”明悟了因果,公羽良也不禁起了恻隐之心,与这只太古遗兽无冤无仇,虽然它屡屡想要置自己于死地,但出现这样的情况,还是深深的替它同情、惋惜。

“它不会就这样死了吧。。。。。。”听着凄凉的呻吟,公羽良轻声叹道,可是一丝微末的关切被冰冷的波澜无情地冲散。

原来,当时血蟒施展绝技,发射银流光球,外围包裹着的气浪将公羽良掀飞的同时,之后光球恰好射中自己盘旋的蛇躯。那时,它全神留意断空掌,竟然没发现所处的姿势完全不对。也怪蛇身实在太长,而且之前,它便已经被蚩尤打成重伤,诸多因素结合,于是发生了可悲可叹的一幕。能将银纹血蟒自己的银鳞、肉身一举射穿,可想而知银流光球的威力是多么的恐怖!也因为如此,让它所憎恨的人捡回了一条命。

一波浪涛涌起,公羽良赶忙从水中摘起几片巴掌大的银鳞,其中有两片竟然蒲扇般大小。血蟒由波涛里探出头来,它发现眼红的仇人竟然没葬身湖底,挣扎着又杀来了过来。不过,拖着重伤之身,血蟒明显的不再那么灵活了。

公羽良轻松地躲过第一波攻击,深吸一口气,劲起丹田,甩手脱出一道银色流光,将捡到的鳞片射了出去。接着公羽良猛地一蹬蟒身借力,身形拔高跃起,快速追向脱手的那道流光。脱飞的鳞片正浮于水面急速穿越重重的浪涛,公羽良一只脚轻轻点来,准确地将它踏落。几乎是同时,又一片银鳞向前射出,身形再次借力,快疾地追向前方的落脚鳞片。

如此起起落落的反复,公羽良施展超绝的轻身术,一路飘然洒脱地飞快接近对岸。古有达摩一苇渡江,今现公羽良片鳞渡湖!

起落间便是二十几丈的距离,甩出最后一片银鳞时,离对岸只有小半里了!蓦地,耳边刮起一阵劲风,森森寒意透体而过,回头惊鸿一瞥间,血蟒已经追至身后!

狰狞的龙首,嘶咧露出雪白尖勾的倒牙,两盏血目燃烧着无穷无尽的恨意。

连番刺激下,血蟒已经彻底疯狂了。此时银色的身躯披上了一层血色的玄晕,那是燃烧自身精血腾起的火焰。燃血大术法可以换取短暂的强势,短短的时间内修为会突飞猛进,进而诞生出惊人的实力。此法还被称为禁忌之法,因为一经施展,重则爆体身亡,轻的也会造成不可挽救的苦果。就算活了下来,修为也可能再无寸进,无论再怎样努力,一生也将可悲地停留在同一阶段。所以,燃血大术法不到万不得已,不至死亡绝境,是没有人愿意选择使用的。

紫劫云芝丢失,血蟒化形无望,如今更是累累遭受重创,四九天劫下,化为灰灰似乎已经是无法再更改的宿命。

巨首狰狞追逐,已经近在咫尺!

公羽良触着最后一片银鳞,重重地一踏,身形刹那间拔地而起,高高腾空向前飞跃着。血蟒龙首杀机汹汹,堪堪擦着他的脚底,狠狠地砸入水中,炸起一朵冲天的巨浪。

巨浪冲撞之下,公羽良哗地再次借脚纵跃,稳稳落于湖滩浅水之中。几经挫折后,在蚩尤目视下,公羽良终于安然到达了岸上。

而此时的银纹血蟒,又露出硕大的龙首,越出重重波涛,飞速往湖岸窜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