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求票,有票票的兄弟就支持一下吧,争取能上主页的推荐榜!……难道这份凄哀的孤苦是来自殿末的那一人?那位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传说已经存活千年的大祭司?忽听身旁佳人幽幽道:“不知何时,我也将加入她们的一员,那时的我是站?是坐?是哭?是笑呢?”

回应她的是沉默…大祭司还是带着那张诡谲的面具,她那一身阴森的气息和我们身后数百个少女冰雕互相辉映,更显得可怕!“本座代表银霜全族人民,请求先生一事。”虽然是在请我帮忙,可她的声音还是一样的难听恶心令人翻胃欲吐。

强忍大祭司所带来的音波攻击,我不失恭敬的说道:“感谢大祭司阁下对本人朋友的通容和救助,贵族有何需要本人帮助您请说,只要是本人能力所及必竭尽心力的去完成它!可如果是…”

大祭司打断我接下来的推托词,直接了断的说道:“本族是以求助的身份对先生提出请求,先生不必因本族对您的朋友伸出援手而答应本族的请求。”

我们三人都愣了,这大祭司怎么这么好说话?对冰琪灵而言是错鄂,她可是头一次见到大祭司放下身段的讲话。

对我而言也是错鄂,我自己有几金两,我很清楚。

如果是她们银霜族本身办不到的事情,那就算把我连皮带骨的拿去卖了,一样也办不到吧?大祭司又语出惊人的说道:“还有十八天,就是魂精祭祀日。”

“噗嗵…”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是没想到这天来的这么快,冰琪灵面色惨白的跌坐在地上。

“照常,本座必须于三天后公布此事。”

至此,我以能大略的猜出大祭司所求为何事,我抬头望向她问道:“您是希望我在三天内杀了魂精?”

大祭司面具上的脸谱变了变,形成类似赞赏的笑容道:“没错…”

撇了一眼被苑欣搀起来的冰琪灵,我回过头问道:“为什么选在她这一届?那前面几百任女王不就白死了?”

我的意思不是要冰琪灵继续给魂精吃掉,好保持她们每任女王都给魂精吃掉的好传统。

而是如果真有办法干掉魂精为何不早点把它做掉,这样不就可以少死很多任年轻的女王吗?“根据本座常年的观察,这次魂精出世是它最弱的一次,而且刚好有先生的来到。”

“我?”搞笑!甘我屁事,如果魂精真有传说中那么神,我冲过去也不过是给它塞牙缝,当我是白痴呀?我颇为讽刺道:“大祭司阁下您武技高超,小子只值您千分之一,只要您亲自出马,哪有杀不死魂精的道理?”

“不,我相信你!”嘴上是说相信,可我总觉得大祭司诡谲的面具所表现的是在窃笑…,摆明要我去送死,凭什么本少爷要替妳们去当炮灰?既然一开始就说明只要我本人不愿意,就可以选择不做,因此我打哈哈的说道:“哈、哈!大祭司阁下您太抬举小子了,小子自认没那本事,此事恕小子无能为力!”

“嗵!”刚被苑欣扶起的冰琪灵,此时又面色灰白的跌坐回去。

见着冰琪灵,我心里猛地噔咯,只要我不答应她应该是死定了。

假如我答应就等于是拿自己的命去赌她们银霜族的传说。

如果传说是真的,那么大家一起死吧!如果传说是假的,那我还可当上一回英雄!可是我们身后那数百个少女冰雕又添挣了她们传说的可靠性,面对魂精,那可是必杀呀!我回过头,严肃的问道:“为什么相信我!”大祭司也是聪明人,不可能无缘无顾叫我去送死,要我去面对魂精一定有她的道理。

大祭司答非所问的说道:“本座只知道,血魂族中的拥有魔魂称号者,没有一个是弱者!”

见我不为所动,大祭司又说道:“她们姐妹都是本座亲手救下,而且本座大限将至,欲将大祭司之位传给灵儿的妹妹,本座不希望琪儿回来后见不到她的姐姐…”

不好意思哦!想对少爷动之以情,妳门都没有。大限将至?那不正好,去和魂精同归于尽呀!别让妳那条命白白浪废了嘛!大不了等会出去了,我带上菲菲和冰琪灵撒手络跑看妳怎么办?怕缺祭品?反正妳就快挂了,自己补上去呗!边动歪脑筋,嘴上也没闲着的敷衍道:“小子想请问大祭司阁下何不亲自动手?那总比小子强上百倍吧?”

大祭司的红色丹凤眼微缩,面上显露苦涩却又诡异的笑容:“本座的力量受限,无法离开雪凌城的范围,所以才请先生帮助。”

“噢!”我走至两女的身边,拍拍冰琪灵的香肩,回过头来微笑道:“我答应您的请求!”

冰琪灵、苑欣和大祭司都愣了一下,没想到我问了一堆,反而答应的这么甘脆。

冰琪灵神色中充满着感动之情,只差没有跪下来膜拜。

苑欣只略显错鄂并不反对,由于她本来就想帮冰琪灵一把,魂精的传说对她这个生长在高科技都市的人来说,是不可能存在的,大不了是某个人,或某个团体在做怪罢了。

大祭司面具上弯曲的大嘴,似忽放大的不少,她站起身,对着我深深地一揖,磨着那令人发颤的嗓音感谢的说道:“本座代表本族所有族人对先生,至上最崇高的谢意!”

对此,我只是微微地一笑,反正我已打好主意,只要一离开这鬼地方,我马上带她们走人!杀魂精?妳见鬼去吧!但,这都要以先离开雪凌城为前提!而我们…铁定是办不到的…由于,我忽略了大祭司无耻的程度!当她躬身完,挺直腰板后,两手快捷的交错在我们前后左右外加上下,布上六面旋转的阵法。

“碍于时间宝贵,委屈先生…”我们连那王八大祭司的最后一句话都还没听完,就被她的传送阵丢去魂精的所在地!去他,我是真的委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