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苑欣媚眼含春的自动俸上香吻时,所有的理智都是白废。

我所能感觉得只有苑欣柔嫩的双唇,和那掩不尽的情意。

不知是陶醉还是迷失,我放弃一切不需要的思想,紧紧地将苑欣搂住,以健全的男儿身肆意地在她身上游走。

反身的将苑欣压靠于老树,捧着她唯美的娇靥,我毫无顾忌的索取香吻,当两唇相接时苑欣生涩但却热烈的回应着。

苑欣的举动更是大大的挑起我的**。

隔着衣物的抚摸,早以不能满足我血脉奔腾的**,了当掀起外衣,在苑欣莹白娇柔的躯体上抚弄。

用我修长的手指在苑欣**的身上弹奏出最诱人的乐章。

一切…尽在不言中…短暂的温存后。

苑欣**地依在我怀里,嘟着嘴儿在我健壮的胸肌上画着无声的圈圈。

苑欣不是在生气我弄疼了她,而是…真的太短暂了!短暂到初尝尽果的苑欣都给予“尚未满足”的白眼。

谁说处子只要温柔点就很好搞定的?眼前这位人人颂扬其温柔的苑欣大小姐,就很不满意的贴着我的身躯,自行的扭着腰肢。

感受到我的分身重新在她体内壮大,她娇媚的一笑,又搂着我的脖子,将我压回地上,跨坐于我的胯股间,挺动着她柔嫩的腰肢。

但非常可惜地,不消半分钟,我又败下阵来,只能摸摸鼻子御甲归田。

看著苑欣万叹的俏脸,我只能苦笑以对。

我也是千百个不愿意呀!天底下有哪个男人希望在让自己女人达到颠峰前自个就先挂的?虽然说这是我被煌图制造以来第一次和女人真正的结合,但在之前我总有自我解决过,那时就算没有三、五刻钟,少说也有十来分钟吧?那会像现在,两分钟不到就…真想哭,就算我女人追的再多,没有玩的本钱根本就没屁用!见着我欲哭无泪的表情,苑欣找回温柔的本性,俯下身在我唇边轻柔的点吻:“雨,这不是你的问题,可能是我太…”

“**是吗?”顺着她的话头,我很自然的接了下去。

“讨厌!”苑欣嗔白了我一眼,捧着脸儿羞答答地道:“虽然一开使很痛,但是真的很舒服耶…”

“真的?”

“嗯!”苑欣用力的点点头,“性”福的微笑。

我眨眨眼又问道:“是什么样的感觉啊?”

苑欣眼波流转,调皮的说:“这何需问我呢?你应该很清楚呀!你不是都找菲菲…嘻嘻~”

苑欣抚媚的笑着,胸前**欢娱地轻颤,使我心头一热,下身自然又有了反应,速地躬起身拥住书妤的上身,再次的展开征伐。

不幸,我又符合了某句千古名言“来的快,去的也快”…“唉…”饱受挫折的我,成“大”字型无力的倒回地上。

“别这样嘛!”虽然我不够力吃亏的是她,但苑欣还是温柔的说道:“雨真的不要难过嘛!至少…至少…你回复的很快呀!”

顿了顿苑欣红着脸继续道:“大不了以后…我们多来几次还不是一样…”

我伸手揉捏着她粉嫩的**感叹道:“妳应该也感受得到,做这档事,一定要一气呵成,否则妳们女生哪会满足呀!”

“可是…”当苑欣还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我忽然迅速的将她推开,将我的分身抽出,并且快速的找寻散落的衣物将它们穿回身上。

苑欣愣了一会儿,但也马上感应出有人接近,用着比我快上数倍的速度着装完毕,接着盘膝而坐两手相并。

顿时周围结界的银光亮起,在四周的空间产生类似水膜的波动,然后闪出阵阵的电光,和苑欣所释放的银光相拼。

见到电光,我和苑欣相视苦笑。

来人的身份很显然是菲菲了,但我和苑欣现在的情况实在不适合和她见面,不是我突然变回男儿身,而是我刚刚和苑欣发生的那段关系。

不知是苑欣故意退让,还是刚被**有些虚弱,在一阵较强烈的电光闪过后,形成结界的银光全暗了下来。

而结界的基元银针也全受不了高度的能量通过,全都软化弯曲不能再回收利用,但此时我们关心的并不是银针的再用性,而是眼前的女孩!虽然早以大略的猜出结界里的状况,但当菲菲真的看清结界里所有的情境后,还是克制不了红了眼儿。

闹别扭的踲足向林子的深处跑去,此时天已拂晓,能见度大幅提高,但纤纤还是以令我惊讶的速度,瞬间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雨…”苑欣温柔的拍拍我的肩膀:“去追吧!如果你不去我也会去,不然菲菲会有危显的,由于她刚刚将能量转为体能使用,对一般人也许还好,但是菲菲…我怕她随时都会昏倒在林子里…”

“苑欣…”我用力地将她抱紧,深情的一吻。

苑欣真的太温柔体贴了,她知道我想去追菲菲,又知道我不能将她撇在这儿,竟然还帮我找个了合情合理的理由来说服我动摇的心。

吻毕,苑欣将我推了开,玉指点在我的唇上,摇了摇头微笑地说道:“什么都不要说,快去吧!我会在这等你回来的!”

“谢谢妳!”我深情的说道。

看著苑欣温暖的微笑,我朝着菲菲闯入的森林冲去!